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賀叔總覺得這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事,畢竟沈二爺和老夫人可是有30多年的相當於母子的情分,陸小姐才陪老夫人幾天啊。

心中不安,賀叔回房間給沈嘉曜打了個電話。

將沈老夫人要親自調|教陸細辛的事情說了。

沈嘉曜正在看書,靠在沙發上,領口鬆鬆而系,原本是舒服恣意的。

聽到賀叔的話,立刻坐直身體,語氣焦急擔憂:「怎麼不早點告訴我?現在如何,母親可有為難細辛?」

「呃……」賀叔好為難,不知道該怎麼跟沈嘉曜開口。

老夫人根本沒有為難陸小姐,反倒是沈老夫人自己,被陸小姐忽悠懵了。

現在,老夫人連疼了30年的二爺都嫌棄了。

一心一意只喜歡陸小姐。

賀叔這邊問不出來什麼,沈嘉曜直接掛斷電話,給陸細辛打過去,第一句就是:「細辛,你怎麼樣?」

陸細辛正在房間里看書,接到電話,臉上下意識露出一抹笑容:「嘉曜。」

聽到陸細辛的笑聲,沈嘉曜心下一松,隨即又是縮緊,像是被一隻大手狠狠一攥。

他的細細,一定受了很多委屈,但卻不想讓他擔心,居然還在用笑安慰他。

沈嘉曜簡直要心疼死了:「細辛,這段日子,你是不是很辛苦。」

陸細辛捏著書的手一頓。

她似乎一點都不辛苦。

不過,可以適當撒個嬌。

陸細辛放軟聲調:「嗯,是有一點,不過沒關係。」

聞言,沈嘉曜更難受了。

她的細細心那麼軟,看她在陸家受的委屈就知道了,肯定被母親百般挑剔。

不行,他得回去一趟。

原本,沈嘉曜應該去瑞士的,但是他臨時決定,先回國,然後再去瑞士。 夜晰幾人都和菲世一樣憂心忡忡,可就算如此也不能自亂陣腳。顧小浩一臉沉鬱的望向凌天所在的馬車,盼切出聲道:「天兄,你可別出什麼事啊,我這麼多年來就交了你這麼一個朋友。」

馬車內,凌天平躺在靠椅上的身軀微微顫動,額頭上溢出了成群的汗珠,銀斜而筆挺的劍眉時而揉雜在一起,一副做噩夢的神態。

彥千雪從儲存空間內拿出一張金色的絲娟,小心翼翼的擦拭著凌天額頭和臉上的汗水,那絕艷動人的臉上帶著憂鬱和傷痛之色。

「你又做噩夢了嗎?究竟要怎樣才能讓你走出那片陰暗?」彥千雪金眸微垂,眼中黯然失色。

凌天的夢境中……

「快跑啊!」

「殺人啦!」

「救命啊!」

「啊!~」

一道道惶恐和絕望的吶喊音在整個大院里四處徘徊,凌天的眼前人影逃竄,那一張張帶著恐懼的面孔在他眼前不停轉換,顯得弱小而無助。

一團血液頃刻似瓢潑大雨般朝凌天撲面而去,他只覺眼前一紅,全身上下便即刻被這淋淋鮮血所浸透,而在他身前的幾人則被利刃穿腸破肚。

這些人帶著死不瞑目的雙眼望著他,彷彿是一把把銳利的刀劍般要戳穿他幼小的心臟。

他抬手看著沾滿血跡的雙手,這雙手幼小而紅艷,顯得極其的微不足道。他大腦一片空白,雙手隱隱的顫抖了起來,無盡的恐懼似成千上萬的手臂般將他緊緊抓住,使其動彈不得。

「嗤嗤……」

鋒利的刀刃從那幾具冰涼的屍體中抽出,幾具屍體紛紛「撲通」一聲栽倒於血泊之中。

幾個手持刀劍的黑衣蒙面人目光兇惡的看著渾身是血的凌天,接連投以嘲諷冷語道:「喲!這不是那個廢物大少爺嗎?!是不是嚇得尿褲子了啊!哈哈哈……」

「這廢物估計是連逃跑都忘記了,畢竟是一個沒有任何修鍊天賦的廢人。」

「讓這廢物解脫吧!我看這廢物活著也挺累的,現在就讓他一走了之!」

「滾開!」正在幾人七嘴八舌、惡意滿懷時,一道洪亮如鐘的聲音將幾人震得一陣哆嗦。

幾人聞音色變,連忙向兩邊避讓而開。一個滿頭紅髮,皮膚暗黃的高壯男子正在幾米開外的地方看著凌天。

這人身穿一件單薄的馬甲,全身的肌肉勁爆駭人,如同一塊塊剛硬的鱗甲。

他手持壯闊大刀,一副狂放蠻橫的模樣道:「據說天門宗主是這世界最強的人,我千里迢迢、白費心機的來到這裡,結果這天門宗主竟然杳無音訊、生死不明,真是讓我大失所望!不過你身為天門宗主的兒子,想必也能讓我痛快一番吧,所以你就替你父親與我一戰!」

語罷,他留有刀痕的臉上露出了猙獰恐怖的笑容,那雙冷銳的眼睛也閃出了紅色的凶光。

其他幾人聞言都心生惶恐,因為這男人被世人稱為狂魔,不僅實力強不可匹,而且為人兇殘不講道理。只要是被他盯上的人,都無一例外的死相極慘,可以說是毫無人性可言。

凌天面色冷白,抬眸痛恨萬分道:「為什麼?!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下此狠手!為什麼你要將天門趕盡殺絕,我父王曾經拚死守護你們,而你們不但不心懷感激,還狼心狗肺的痛下殺手!這究竟是為什麼!」

嘹亮的聲音響盪而出,這撕心裂肺的吶喊發自肺腑,讓人深感悲愴之意。兩行淚水如雨淋下,打濕了他的整個臉龐。

幾個黑衣蒙面人見凌天咆哮出聲,紛紛都面露震驚之色,畢竟這廢物在遇到狂魔時沒有落荒而逃,反而還振振有詞的講大道理。不過這只是以卵擊石罷了,要知道狂魔鐵石心腸,對人生道理完全無動於衷,這樣反倒會讓狂魔更加變本加厲。

狂魔咧嘴狠笑,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道:「你問我為什麼?那我就告訴你,在我的字典里只有殺與被殺,弱者就像是任由宰割的羔羊,毫無生存價值,只能淪為強大之人的養料!弱肉強食,你跟我談守護?那只是無能的表現!」

一個蒙面人頃刻閃身於狂魔身旁,雙眸散發著幽冷的寒光,聲音無情無味:「血殺盟的盟主傳令下來,天門在今夜必須於世滅跡,你就別在浪費時間了,畢竟還要花時間挪走天門寶庫中的所有珍世奇物。」

涼風凄凄,夜色沉沉,凌天心灰意冷,兩眼暗淡無光。淚水彷彿凝結成冰,冷寒而透徹,將他的身心層層冰裹。

父王生死未卜,哥哥下落不明,往昔震懾四方的天門失去了父王的支撐,淪為了任由拆割的富饒之地。他想要反抗、想要守護、想要戰鬥,但是身為廢人的他只能在腦海中幻想這一切。

狂魔聞言扭了扭脖子,骨響連篇。他的臉上狠笑不減,踏前一步道:「狂斬!」語罷,他將手中的大刀豎劈直下,只見刀光閃爍、氣浪激騰,一道暗紅色的刀波旋即割風斬浪,朝凌天勢如破竹的飛馳而去。

鋒利而強橫的刀波在凌天的眼中迅速放大,一種束手無策、無處可逃的感覺涌遍全身。在這亂世之中,他這種廢人也只能淪落到這種下場,毫無反抗的餘地。他已經受夠了這樣的生活,也沒什麼好留戀的了,就這樣輕鬆的一走了之吧。想罷,他苦澀一笑,悲涼而無奈、釋懷而孤寂。

「小天!」一個風塵仙貌的女人驀然間來到了凌天身前,聲音之中帶著幾分急切。

女人催動體內的全部力量,瀲眼的金芒自其身軀飛舞直出,在其身前瞬間凝聚成一道金芒屏障。

「嘭!~」

兇猛的刀波宛若是陷入狂暴的巨象般兇狠的衝撞在金芒屏障上,一道道翻湧的力量波動自衝撞之處不斷的震蕩而開,掀起了狂風大浪。

凌天見前面熟悉而苗條的身姿,頓時大吃一驚道:「娘!你怎麼會在這裡?!」娘最近重病在身,一直在房間里休息調養,他以為外面發生暴亂,娘聞聲時就已經趁機離開了天門,畢竟娘和自己一樣沒有修鍊的能力。

ps:今日呈上一章,希望您能看得開心。。。 黃清聽了以後,心裏一驚,「這個可不是什麼好事,如果讓其他的人知道了,會給我們就造成災難的。這個蕭冷玉怎麼也不注意,在宮裏人多嘴雜,傳了出去,也不好聽。」黃清生氣的說。

「我就是這麼想的,我看我們一定要告訴爹爹。不要等到禍到臨頭了才去阻止。」蕭落柔說。

黃清讓丫鬟把蕭冷玉給帶了過來,蕭冷玉不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麼,她剛剛來到了黃清的面前。

黃清立刻讓家丁把蕭冷玉給綁到了凳子上,「給我狠狠的答,打她五十大板,看她還不守規矩。」

那兩個家丁立刻就打了起來,蕭冷玉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挨打,但是她抬頭看了看蕭落柔,立刻就傾白了。

一定是蕭落柔這個女人陷害自己的,看她幸災樂禍的祥子,肯定是給黃清說了什麼壞話了。蕭冷玉忍着痛心裏痛罵着蕭落柔.

紅落和小翠看到這裏立刻就跪在了黃清的面前,「夫人不要打小姐了,你這祥會把她打壞的。」她們兩個哭着說,

「今天不打不行,誰讓她和皇子私通的。如果讓人發現了,我們全家都要沒命的,所你給我狠狠的打。」

蕭冷玉心裏嘀咕著,自己什麼時候去和皇子私通了,蕭落柔既然編理由的話,也要編一個能讓人信服的。不過她看到黃清的祥子,知道為什麼蕭落柔根本不用費力的去撒謊了。她們是母女,自己不管做什麼都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紅落和小翠看求情也沒有用,就站在那裏不停的哭。

當蕭冷玉覺得自己已經受不了的時候,五十大板終於打完了。蕭落柔覺得意猶未盡,就給自己的母親說,「五十大板太少了,應該再打她五十大板才好,她可是私通皇上啊!」

黃清猶豫了一下說:「不用打了,我看蕭冷玉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錯了,如果再犯的話,一定加重處罰。你們兩個把蕭冷玉給帶下去吧。」

紅落和小翠立刻把蕭冷玉扶了起來,帶着她回到了房間。蕭冷玉的後背和屁股痛的讓她無法呼吸。

小翠心疼的幫她把衣服脫了,給她上藥。一邊上藥一邊說,「他們也下手太狠了,看看把主子都打成什麼祥子了。」

蕭冷玉吸了一口氣說:「你們不要哭,今天的事情還沒有完,我一定不會放過她們的,你們等著看好戲吧。」

這幾天,蕭冷玉一邊養傷一邊思考着如何報復蕭落柔。最後她想到了一個十足的妙計,既可以羞辱蕭落柔,又可以讓黃清無地自容。

等蕭冷玉的傷好了以後,她就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了。蕭冷玉很清楚蕭落柔心理喜歡的是長孫千文,所以她才會如此的恨自己。

這也是她這次機會最重要的一環。她讓小翠找了一隻信鴿,然後給長孫慕青寫了一紙條,約他晚上去樹林里看星星。

長孫慕青收到以後,心理非常的高興。之前蕭冷玉都對自己不理不睬的,現在竟然要和自己約會去看星星。看來蕭冷玉一定是想通了,只有他長孫慕青才是最適合她的。

突然,長孫慕青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他仔細的看了一遍紙條。下邊的落款的確是蕭字。這下他完全的放心了,這個一定是蕭冷玉,不是是別人。

長孫慕青迫不及待的等著天黑,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心上人一直的等著自己。所以天黑以後,他立刻就去了那個小樹林,他去的時候,樹林里還沒有人,他站在那裏等著蕭冷玉的到來。

蕭冷玉看準時機,在蕭落柔不在的時候,在她的房間里留下了一個紙條,上邊寫着讓她去樹林里看星星。落款寫的是長孫千文的名字。蕭冷玉把一切做好以後,只等著蕭落柔上鈎。

蕭冷玉仔細的留意著蕭落柔的房間,很快她看到蕭落柔進了房間以後,不一會就離開了。蕭冷玉知道她一定是到了那個小樹林。

蕭落柔看到自己房間里的紙條,興奮的差一點跳了起來。沒想到長孫千文竟然會約自己去看星星,之前長孫千文的眼裏一直都只有蕭冷玉,對她這個姐姐一點興趣都沒有。

那次,蕭落柔主動的和長孫千文說話,約他到家裏來吃飯,但是他冷漠的拒絕了。長孫千文一定是看到了那個蕭冷玉的真面容,所以才來約自己的。

蕭落柔仔細的看了一眼紙條,的確是長孫千文寫的。雖然蕭落柔並不認識長孫千文的字跡,但是她想不出有誰敢冒充長孫千文的。所以,她不想讓長孫千文久等,就立刻換了衣服去了小樹林。

她到了的時候已經看到有人在那裏了,她想那個人一定是長孫千文。

紅落和小翠看到蕭冷玉不停的忙碌著,她們知道蕭冷玉的計劃。雖然她們兩個也不喜歡蕭落柔,但是她們擔心讓黃清知道了又要打蕭冷玉。

「主子,如果夫人知道了怎麼辦,你會不會又要挨打啊。」小翠擔心的問。

「不用擔心,只要她們能夠抓個現行,我就沒事。現在是她自己的女兒犯錯,不是我,我看她怎麼好意思來教訓我。她不是說我不懂規矩嗎?我們來看看她的女兒是怎麼不懂規矩的。」蕭冷玉自信的說。

「可是,她可是夫人的親生女兒,夫人是不會懲罰她的。」紅落說。

蕭冷玉點點頭說:「我知道,不過我有了這個把柄,她們以後就不會敢在我的面前這麼囂張了。」小翠和紅落覺得有點道理,她們也就安心的準備看這場好戲了。之前蕭冷玉被打的時候,她們就猜到是蕭落柔搗的鬼,這次能夠教訓她,感覺也不錯。

總不能讓蕭落柔一直的來欺負她們的主子吧,現在有機會報復了,就一定要抓住機會。

蕭冷玉覺得時機差不多了,就立刻讓小翠去告訴她的父親蕭元政。

小翠來到了蕭元政的房間,敲了敲門。蕭元政看到是小翠不高興的問,「什麼事情》沒有看到我正在書嗎?」

小翠說:「老爺對不起,我只是聽說大小姐私會皇子,所以就特地來告訴老爺。我擔心會給家裏帶來災難。」

蕭元政一聽,手裏的書掉到了地上,「你從哪裏聽說的,你有證據嗎?不要胡說八道!」

「剛才有一個人來敲門,我去開門的時候,那個人告訴我大小姐和皇子在一個小樹林里私會,他還告訴了我具體的地址,讓我告訴老爺。」

蕭元政看着小翠,心裏有些猶豫。他很擔心自己的女兒,如果蕭落柔真的和皇子私會,讓皇上知道了,自己的人頭可能就保不住了。

「你立刻去告訴夫人,我很快就過去。」蕭元政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