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前面那輛紅色的越野車,他的眸子沉了沉。

如果今天這個車裡的人是路彥昭,他一定要問清楚,這一年的事情,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不回家。

車子在主幹道上,路彥琛也不敢直接追上去堵截。

等車子越來越少,路已經偏郊區的時,路上已經沒有多少車了。

這時候,秦未央也發現了後面的車。

路彥琛立馬加快速度跟上去,他想要超過去,直接堵在秦未央的車子前面,被迫讓她停車。

結果,他剛加速,秦未央也立馬加速。

路彥琛不是傻子,他知道,秦未央肯定發現自己了。

此刻,他迫切的想要見到路彥昭,也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把油門踩到底。

前妻,再愛我一次 秦未央也豁出去了,她也玩命的加速。

兩輛車,一前一後,在郊區的大路上,玩命的飈速。

秦未央的車裡,路彥昭被秦未央這突然的加速,給震驚了一下。

他轉身看著秦未央,不解的問她:"已經快到古堡了,你開這麼快做什麼?有什麼急事嗎?"

秦未央的臉色陰沉,表情嚴峻到極點。

她的聲音都有點咬牙切齒:"我們被人跟上了,後面那輛車,已經跟了我們好久了,我剛剛發現,我估摸著,他們應該不是什麼好人,我們快點到家,家裡附近有沉風安排的人!"

路彥昭聽到秦未央的話,從後視鏡里看了一眼後面那輛黑色的越野。

他的眸子閃了閃,對著正在瘋狂飈速的秦未央問:"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壞人?"

秦未央的神色難看的可怕:"你覺得正常人會追著我們一路嘛?好人會這樣做嗎?"

路彥昭的神色不明:"我個人認為,這種事情,也未必真的是那麼一回事!萬一他們只是找你有事情呢! 霸情冷少,誘妻深入

秦未央轉身,鐵青著臉看著路彥昭:"路彥昭,你是不是這兩天非得跟我作對,先是要出來,現在又這樣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你才是圖謀不軌的那個,如果我真的要對你圖謀不軌,你覺得我圖了什麼?我說了他們追著我們一路,用心不良,我的想法難道錯了嗎?你覺得他們是好人,我現在就放你下來,你去跟他們見見吧,看看他們是不是好人,沉風是做什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萬一他們是沉風的敵人,我們要怎麼辦?讓他們抓我們去威脅沉風嗎?路彥昭,沉風不是你的弟弟,你不心疼不要緊,我心疼他!" 秦未央是真的氣極了。

路彥昭現在還沒有想起以前的事情,可是,他卻話里話外的偏向路彥琛。

雖然他們沒見面,可是,秦未央卻覺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一種不可言的血緣關係,讓路彥昭對路彥琛這個親人,無法懷有敵意。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生活,會被路彥琛打破,她真的平靜不下來。

她淡定不了,只要提到這件事情,她就像是被人踩到尾巴的貓咪,一下子就毛了。

她如果不是情緒失控的,這樣的話,她平日里,是怎麼都對路彥昭說不出來的。

她說完這話,路彥昭明顯是愣住了。

他轉身看了一眼秦未央:"未央,你今天到底怎麼了?你心情不好,身體不舒服,你要回家,好,我不找記憶了,我陪你回去,可我要去找尋記憶,就是跟你作對嗎?每一個失憶的人,恐怕都會有這樣的想法吧,再說了,我們是男女朋友,我也未曾說過,你對我圖謀不軌之類的話,是你非要這樣說,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說的時候,我也會傷心,最後,沉風是你弟弟,他就是我弟弟,我肯定也會為他著想,我只是覺得,後面的人給我的感覺,不像是敵人而已,如果真的是敵人,他們有機會直接撞上來的,可是,他們明顯沒有,未央,你不覺得,你今天說的很多話,都毫無道理嗎?我希望你恢復正常的你!"

秦未央看著後面緊追上來的車,她的神色越來越陰沉。

她沉沉的盯著後視鏡,一言不發。

路彥昭皺了皺眉,神色也有些難看。

巨星從演太監開始 他沉聲道:"秦未央,你今天到底在想什麼?你到底怎麼了?"

秦未央猛地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立馬轉過去。

車速太快,她也不敢分神。

可是,路彥昭從來沒有這樣喊過她的全名,他明顯是不高興了。

秦未央的情緒有些不穩定:"阿昭,我今天沒有任何跟你吵架的意思,如果你非要跟我吵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我只是不想讓後面的人追上我,可能我說的話,也沒有道理,但我希望你能去辨別,我說的話有道理的你可以聽,沒有道理的,你不聽我也不會說什麼,所以,不要再說別的了,行嗎?我現在只想甩開後面那輛車!"

秦未央的話剛說完,她還來不及反應,突然看見,後面的車子,一下子提速上來。

他們眼看著就到古堡了,結果,路彥琛的車子,直接超過他們,直接橫在他們前方不遠處。

秦未央頓時瞪大了眼睛,她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去踩剎車。

因為車速太快,車子在路上已經飄起來了。

幸虧秦未央經驗豐富,沒有猛地踩剎車,減速還算是緩和。

重生靈植空間:崛起吧,小農女 最終,他們的車子,堪堪停在了路彥琛的車子旁邊,兩輛車子來了一個親密的接吻。

秦未央看見路彥琛下車,直接站在了他們車子旁邊。

秦未央才從剛才的驚魂中,回過神來。

她就聽見路彥昭的聲音有些顫抖:"他是誰?"

秦未央的臉色一變,她轉身看向路彥昭。

她看見路彥昭死死地盯著路彥琛,神色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糾結,還帶著一絲迷惑。

秦未央聽到他的話,徹底愣住了。

她硬著頭皮說謊:"我不認識他!"

路彥昭轉身看了她一眼:"你真的不認識他嗎?那我下車去問問他!"

路彥昭說著,起身就要下車。

秦未央急了,她一把抓住路彥昭的胳膊:"阿昭,你聽我說!"

路彥昭轉身看向她,神情有些冷漠:"你想說什麼?"

秦未央的表情變了又變:"我想說,如果你真的聽到了什麼,能不能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不要把我對你的好徹底否定了,行嗎?"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他沉沉的看了一眼秦未央:"再說吧!"

說著,他把秦未央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扯下來。

秦未央的表情一下子變得慘白,她的嘴唇顫抖:"阿昭,如果我真的騙了你什麼,你是不是永遠都不會原諒我了?"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他沉默了一秒,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路彥琛,神情前所未有的嚴肅:"我認識他,我雖然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認識,可是,他給我那種熟悉的感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給我的,所以,未央,我其實已經猜到,你欺騙了我很多事情,但是,具體是什麼,我現在並不想知道,我想下車去問問,他找我做什麼!"

秦未央聽著路彥昭的話,眼眶都紅了。

她死死的咬了咬嘴唇:"你先等著,我下車去問問,然後再讓你見他,好嗎?就當是看在我們這一年在一起的份上,好不好?"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難過的樣子,好像他下了車,以後就再也回不去了一般。

雖然路彥昭知道,他之前的記憶,秦未央可能真的欺騙了他。

可是,他卻沒有想過跟秦未央分手。

秦未央告訴他,他們之前就認識,她是他的女朋友。

他相信,因為秦未央給他的感覺,也非常熟悉。

這一年的時間,她一直默默的陪著自己,他也喜歡她。

但是,他對記憶的迷茫,想要找回自己的記憶,秦未央卻處處阻止,這就已經讓他很懷疑,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現在,站在車外的這個人,長相跟自己有六七分相似。

他能感覺到,他過去的事情,這個人肯定知道。

可是,秦未央卻分明不想讓他見這人,他今天,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他沉默的看著秦未央,好半天才開口:"行,我在車裡等你,但我今天一定要跟他單獨談談!"

秦未央的眼睛閃爍了一下,她點了點頭:"嗯,我知道!"

說完,她直接扭過頭,下車。

秦未央關上車門,路彥昭的神色變得很是複雜。

他不知道,在他過去的記憶力,秦未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身份,可是,看著秦未央一直排斥他知道過去的事情,他的心裡,總是有種隱隱不好的預感。

但是,他卻很想知道以前的事情。

所以,這次,他只能讓秦未央失望了。

路彥昭坐在車裡,看見秦未央下車,走到了路彥琛面前。

他的眉心,下意識的皺了一下。

車外。

秦未央面色冰冷的看著路彥琛:"你想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剛才的車速,很容易造成車禍的,你是想讓誰死?我嗎?"

路彥琛冷漠的看著她:"我並不想讓你死,如果我真的想讓你死,我不會手下留情到現在,之前,看在李沉風的面子上,我明知道,路彥昭就在你身邊,我卻沒有對你出手,問你到底為什麼他有家不回,可是,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等了,我也不想跟你多說,我只想問路彥昭,他到底要不要父母,要不要親人了,希望秦小姐不要阻止我,否則,我對阻止我的人,一般都不會客氣!"

秦未央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神情很是強勢:"那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怎麼對我不客氣!"

路彥琛的聲音也冷了下來:"這麼說來,你是想要阻止我了?"

路彥琛的眸子,危險的看著秦未央。

豪門婚劫:小助理,你被潛了 秦未央往後退了一步,手已經攥成了拳頭。

路彥琛挑眉看了她一眼:"我一般不打女人!"

秦未央冷哼了一聲:"等你跟我過幾招再說!"

路彥琛神色一沉,直接向著她一腳踢過去。

秦未央敏捷的閃開,路彥琛的神情變了變。

因為他這一下輕微的試探,就知道了,秦未央的功夫,絕對視系統訓練出來的,他出腿的速度,一般人未必能躲得開。

秦未央的反應和敏捷程度,遠遠超過他的預料。

不管怎麼樣,路彥琛今天都是要見到路彥昭的。

他毫不猶豫的再次出手。

路彥昭坐在車裡,他本來以為,秦未央下車,是想要跟路彥琛談什麼。

結果,他在車裡沒坐幾分鐘,就看見秦未央和路彥琛打了起來。

路彥昭的神色一變,他皺眉,迅速下車,直接向著路彥琛和秦未央那邊衝過去。

秦未央的拳頭,剛要打在路彥琛的腹部,就看見路彥昭衝過來,他想也沒想,直接擋在了路彥琛的面前。

秦未央的手沒收住,猛地抬頭,震驚的看著路彥昭,直接打在了路彥昭的胸口。

路彥昭悶哼了一聲,他皺眉看著秦未央。

秦未央打到路彥昭之後,立馬慌了:"阿昭,你沒事吧?"

路彥昭伸手,推開了她的手:"你不是要跟他聊聊嗎?為什麼要打架?未央,你到底想幹什麼?"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的話,眸子一下子紅了起來。

她死死的咬著牙:"阿昭,我心裡不舒服,難道我就不能任性一下嗎?"

路彥昭沉沉的看著她:"他得罪你了嗎?"

秦未央猛地轉身,背對著路彥昭,她的眼淚,一下子流下來。

她要怎麼告訴路彥昭,她不想讓路彥昭回到路家,離開她身邊。

當然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害怕路彥昭恢復記憶,想起一年前的事情,那他們之間,還要怎麼走下去。

面對失憶的路彥昭,她雖然愧疚,可是,他在自己身邊啊! 各大秘境小世界的情況,第一時間出現在陳聽雨面前。

這讓陳聽雨很警惕。

這些人越是沉默,越是安靜,越是讓人擔心。

有著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之感。

陳聽雨臉色凝重,眼中帶著血絲,這幾天憑藉著以往的直覺,讓他很不放心,始終盯著一處處傳來的消息,各家看似沒動靜,但實際上應該早已打成了一種默契。

一旦動手,極為可怕!

「所有人做好準備,一旦動手,直接開火打擊,各地戰機隨時準備起飛,掛彈等待,龍軍二十小時待命!」陳聽雨沉聲。

一旁,一名助手看向陳聽雨,帶著一絲擔憂,同時也有著一絲懷疑。

「局長,他們真的聯合了,要動手?」這人不是很肯定。

陳聽雨非常肯定的點點頭。

「按照我說的去做,所有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兩大異境口,要注意!」

這人聞言,沒有再說什麼,但總覺得局長想的多了。

部長大殺四方,誰不懼怕?還敢動手?

與此同時,雙石村這邊,林楠內緊外松。

凰無畏始終坐鎮虛空神殿之上,嚴密探查周圍情況,方圓十里範圍內,任何異動都逃不過凰無畏的探查,只要有高手貿然進入,就會被盯上。

雙石村這邊,虛空神殿坐鎮!

江南異境那邊,虛空神殿坐鎮!

西南異境那邊,林楠同樣悄然布置了一座虛空神殿,之前悄然從通天店鋪購買,結果差點沒交易成功。

不是靈氣值不足,而是林楠買的太多了。

這種至寶,饒是通天店鋪存貨也極少,冷月親自出面,告訴林楠這是最好一座了。

這座寶物,何宏親自煉化,與此同時林楠之前的那座神秘小鍾也送給了他,以他的實力,再配上這些東西,比林楠還要強大,足以鎮守一方。

即便是燕京那邊,林楠也做出了安排。

眼下,他就是在等,等誰先動手,等他們怎麼動手!

華夏大地,突然間平靜了下來。

不,確切的說是整個地球都突然間平靜了下來,讓越來越多的人感覺到不對勁。

風雨欲來的前奏!

這一點,林楠感覺的到,有著一種濃濃的危機感,為此不惜重金購買了一套保命保甲,堪比上品靈寶層次,價格極為昂貴,但效果也極好,哪怕化靈境高手貿然一擊,也休想擊殺自己。

雙石村這邊,林楠待不下去了。

大戰,隨時可能爆發,高手交手,哪怕是有著虛空神殿鎮壓,但依舊可能給予極大的破壞力。

也正好,飛船研究所那邊,最新成果出來了,連帶著歐洲那邊的飛機也問世了,需要林楠去過問,親自探查。

第一站,林楠趕到飛船研究所。

第一時間,各方得到消息。

一群真正的高手,想要打探林楠的消息,很簡單,有的是方法。

「等,還在華夏境內,而且距離都不遠,等他離開華夏再動手。」一群高手暗自議論,早已做好了準備,就等待著最佳時機。

飛船研究所,距離江南異境不過幾百里的距離,太近了。

對強者而言,十幾分鐘的時間,甚至可能更快。

所以,這些人更願意在更遠處等待,林楠要去歐洲飛車飛機試驗場,路上無疑是最好的伏擊之地。

飛船研究所,林楠獨自一人,並沒有其他人跟隨,一路上林楠隨時最好被襲殺的準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