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卡爾金髮碧眼,並且皮膚十分白皙,一看便屬於歐洲人的血統,根本與中國人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劉偉先是愣了半晌,旋即似乎明白了什麼一般,眼中不禁浮現出了一絲惱怒的神色:“卡爾先生,你知不知道在中國戲弄軍人是怎樣的下場!”

話語中,似乎認定了卡爾頓在調戲自己!

而讓人感到異常的是,卡爾聽到劉偉這番話語,並沒有反駁,反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緩緩的擡起頭,看着面前的劉偉,開口說道:

“我知道這件事情說出來,劉先生肯定不會相信的,不過我也做了準備。”

說着掏出了一本黑色的證件,遞給了劉偉。

“這是什麼?”接過證件的劉煒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半信半疑的翻閱了起來,然而面前的情景卻讓自己大吃一驚:

證件的內部竟然是中國的護照以及身份證!上面清清楚楚寫了卡爾的身份是中國人!

黑色的護照如同驚雷一樣,使得劉偉在大驚之下,眼中更是浮現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怎麼會這樣………”

對方明顯看上去不是中國人,可是護照上白紙黑字看上去證據確鑿!

與此同時,卡爾看着滿臉震驚的劉偉,嘴角微微勾起了一絲嘲諷的微笑,不過很快便被掩蓋過去。

“劉先生真的是這樣。”卡爾說着,竟然換上了一幅十分愁苦的表情,貌似有什麼難言之隱一樣,“我的父親是歐洲人,不過母親是華僑。正因爲如此,生下我纔是中國人。”

“我一直隱藏着這個祕密,還希望劉先生不要泄露出去。”卡爾盯着面前的劉偉說着,不知是真是假。

與此同時,劉煒的大腦已經變得紊亂了起來,又聽到卡爾這番解釋的話語,緩緩的點了點頭,心情開始變得無比沉重。

他努力想要做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無從下手了!

“撤吧。”

在檢查了好幾遍,確認身份證以及護照上面所寫的內容是真的之後,劉偉有些無力的點了點頭,眼中也浮現出了一絲失望的神色,低低的開口說道。

“歡迎您下次再來檢查,我們公司一直沒有什麼問題。”卡爾聽到劉偉這番話語,又換上了一副笑眯眯的表情,不鹹不淡的開口說。

反而心情沉重的劉偉並沒有多說什麼,擡起頭看了卡爾一眼,緩緩的走了出去。

其身後的衆多士兵也跟了出去!

與此同時,卡爾看着遠去的衆人,笑容緩緩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戲謔的神情。

“這次做的很好。”看到衆人緩緩的消失在電梯內,卡爾轉過頭,輕輕地拍了拍安東尼的肩膀,緩緩的開口說道。

“您過獎了。”安東尼看了卡爾手上的護照一眼,心中微微一動,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欣喜的神色。

“這本護照的內容做的不錯,吩咐手下的兄弟們這個月的薪酬多加一倍。”卡爾看着眼前的人,安東尼眼中不禁多了一絲笑意,緩緩的開口說道。

“謝謝老大!”

安東尼再次恭敬的鞠了一躬,旋即似乎想起了什麼:“老大這些資料………”

“這些資料拿去燒吧。反正也是假的。”卡爾聽到安東尼的詢問,頭也不回,淡淡的開口說道。

“可是老大,這些假資料差不多花了一千多萬,如果現在燒掉的話是不是………”安東尼聽到卡爾這番話語,沉默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聽我的,拿去燒。”卡爾語氣十分堅定,“相信他們吃了這次虧,下次一定不會再來了。”

“是!”

安東尼聽到卡爾這番話語,恭敬的點了點頭,旋即將桌上的資料再次抱了起來,朝着大門外走去。

與此同時,在其身後的卡爾,看着漸漸離去的安東尼,身軀一動未動,眼中時不時的閃過一絲精芒,似乎正在思考着什麼。

另一方面,劉偉在搜尋無果之後,有些懊惱的上了車,緩緩的朝着基地所在的方向開了過去。

與此同時,另外幾組的情報也到了。聽劉偉感到沮喪的是,另外幾組也沒有收到什麼可靠有用的情報。

聽到這幾個壞消息之後,劉偉心中一陣煩悶,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怒意。

“彭!”

伴隨着一聲沉悶的響聲,劉偉的拳頭狠狠的砸到了車上。

“怎麼會這樣?難道說他們真的沒有任何問題?”與此同時,劉偉心中滿是鬱悶的想到。

“叮………”

一聲輕微的響聲打斷了劉偉的思路,使得劉偉神情微微一動,緩緩的擡起頭來,朝着聲音所在的方向看去。

竟然是自己的手機。並且上面顯示着一個十分熟悉的名字,正是自己的上司龍戰天打來的。

劉偉看到這副情景,心中微微一動,沉默了半晌之後,似乎做了什麼艱難的決定,咬着牙,按下了接聽鍵。

“喂?”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有些蒼老的聲音,“事情進行的怎麼樣了?”

聽到電話那頭的問話,劉偉緩緩的嘆了一口氣,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的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全都告訴了電話那頭的龍戰天。

“你是說對方的公司竟然沒有一丁點紕漏,並且那面相是歐洲的年輕人竟然是中國人。”在自己說完之後,龍戰天沉默了片刻之後,緩緩的開口確定道。

“沒錯就是這樣。”劉偉輕輕地點了點頭,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無奈的神色,“而且我檢查過那些證件,提我多年的推斷來看,很有可能是真的。”

電話那頭的龍戰天聽到劉偉這番話語,竟然一時間沉默了起來!

過了好長時間之後,龍戰天輕輕地咳嗽了一聲。緩緩的開口說道:“這件事情十分蹊蹺,等你回來再詳細說吧。”

說完便匆匆的掛了電話。

劉偉聽到這番話語,心中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點了點頭,將電話掛掉之後,指揮自己的車隊,提高了車速,朝着基地開了過去!

三個小時之後,在基地的一處大本營內,龍戰天正坐在一張椅子上,面前站着的正是劉偉,只不過聽上去正在訴說着什麼,神色十分凝重。

“你的意思是說所有的公司資料都檢查了,今天護照以及身份證,通過掃描儀來看,是真的。”好長時間之後,龍戰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緩緩的開口複述道。

“沒錯,就是這樣老大。”劉偉聽到這裏,先是微微一愣,旋即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雖然檢查不出來,總覺得這些事情有些詭異。”

一旁的龍戰天聽完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眼中浮現出了一絲思量的神色。

聽了好長時間之後,龍戰天看着面前的劉偉,才緩緩的開口說道:“你在車上的時候,你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我,我立馬安排特勤局幾個人去查了此人的準確信息,發現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這人雖然持有中國護照不假,但是居然同樣持有歐洲其他幾個國家的護照。”龍戰天說着,眼中不禁浮現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真讓人感到差異的是,這些護照中十有八九是真的。”

“怎麼會這樣?”

一旁的劉偉聽到龍戰天這番話語,大吃一驚,臉上也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對方怎麼會有多個國籍?難道出生地不應該是一處嗎?”

然而讓人感到意外的是,龍戰天並沒有回答劉偉的話,反而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情況,不過這人的身份看上去非同小可。”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劉偉臉色十分難看的說道,話語中不禁多了一絲擔心之意!

“好了,這件事情目前形勢過於複雜,你忙了這麼多天了,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沉默了片刻工夫之後,龍戰天擡起了頭,看着面前的劉偉,開口說道。

劉偉微微愣了一愣,卻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點點的頭,轉身告辭離去了。

與此同時,龍戰天看着劉博遠去的背影,在原地一動不動,眼中卻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情來。

要知道,雖然自己這次突查並沒有什麼結果,但是以自己多年的經驗來看,絕對不可能有這麼簡單。

憑心自問,一個與外國勢力錯綜複雜的公司,怎麼能連一丁點漏洞都沒有?

想到這裏,龍戰天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絲冷色:

十有八九自己那天與戰友所說的話被泄露了出去!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意味着整個軍區內一定有着內鬼,也就是替卡爾通風報信的人!

形勢變得越來越複雜了。

想到這裏,龍戰天緩緩的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十分無奈了起來。

自己原本想着憑藉自己這次突查,在震懾卡爾的同時,最好能夠查出一些蛛絲馬跡,這樣就可以避免寧無華受到牢獄之災了。

可是卻不遂人意。卡爾似乎提前知道了自己的計劃,經過旁人的通風報信之後,提早一步將公司所有的漏洞都處理了,自己只能白撲了個空。

那寧無華怎麼辦?要知道,自己一直最看好寧無華,甚至連自己的女兒龍靜也對寧無華產生了一絲莫名的情愫,這些自己都看在眼裏的。

難道真的要讓寧無華背上這麼多罪名?執行槍斃不成?


思索了好長時間之後,龍戰天似乎想到了什麼,咬了咬牙,眼中更是浮現出了一絲心痛的神色。

自己這輩子性格剛強,從來沒有求過人,可是如今看來,似乎要替自己證明十分得意的門生弟子去求人了。 另一方面,戒備森嚴的監獄中,寧無華正坐在單人間中,輕輕的靠着牆,似乎正在思考着什麼。

“寧無華,你的審判時間到了。”

片刻工夫之後,將於外傳來一陣清冷的聲音,將寧無華從回憶中拉進了現實。

寧無華神色微微一動,緩緩的朝着監獄大門外看去,原來是那名獄警。

只不過此時獄警臉上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戲虐神色,取而代之的是十分凝重的表情。

要知道自己當時稍微顯露了幾招,便將監獄中的那三個刺頭搞得服服帖帖,再也不敢來找自己的麻煩。

也正是因爲如此,寧無華在監獄裏纔有了一定的名氣,衆人看到寧無華,就如同看到凶神惡煞一般,有避之而無不及,更別提惹他了。


而寧無華也樂意看到這樣的場面,既然別人不惹自己,自己也不會主動去糾纏別人。

想到這裏,寧無華從容的站起了身,走到了大樓門前,等待着獄警將牢門打開。

“啪。”

伴隨着一聲十分輕微的響動,獄警將大門緩緩的打開,兩名獄警順勢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挾持住了寧無華。

寧無華看到這副情景,心中微微一動,並沒有多說什麼,反而十分配合的放鬆了警戒。

不長時間之後,三名獄警便押着寧無華,朝着遠處走去了。

在獄警的看押之下,寧無華上了一輛黑色的suv,很快便朝着法院行駛過去。

不長時間過後,寧無華便與衆人來到了這裏,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的走了進去。

與此同時,法院大廳內早已經十分**肅穆,法官,公證人員以及聽證會的人羣全部都靜靜的坐在這裏。

“被告人寧無華,你涉嫌………”與此同時,查法官看到警察將寧無華緩緩的壓了進來,推了推額頭上的眼鏡,手中微微一動,翻開了厚重的卷宗,緩緩的念道。

片刻工夫之後,大法官已經將事情的原委全部都倒了出來,只不過所有的罪名貌似都推到了寧無華的身上。

“被告人,你有什麼要說的嗎。”與此同時,大法官擡起頭,看着面前的寧無華,緩緩的開口說道。

“我沒有什麼要說的,我認罪。”寧無華聽了大法官這些話語,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毅然決然的神色,默默的開口說道。

與此同時,公正會的衆人聽到寧無華這番話語,眼中曾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甚至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我知道寧無華居然被軍事法庭判了這麼多的罪名,可是並沒有任何的推脫,甚至連一絲辯解都沒有說出口。

難道說寧無華早已經下了決心接受所有的罪行?


想到這裏,公證團的衆人一時間面面相覷了起來,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們原本以爲,寧無華一定會對自己的罪名百般阻攔,甚至是推脫,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可以恰巧趁這個機會,壓之寧無華一波,從而將所有的罪名全部都推到寧無華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