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霆**上身浸泡在葯爐中.連同爐中老葯一同煎熬.在旺盛的爐火下.老葯葯勁也隨之導入肉身中.

不同之前霸道的葯勁.慕雲霆感覺一股股暖流.自毛孔皮膚流入對體內.不斷滋養著五臟六腑乃至骨骼經脈.

葯香陣陣.氣霧起起落落很是朦朧.一瞬間宛如置身仙境.處在葯爐中的慕雲霆.周身都散發著金色光暈.

光暈迷濛.慕雲霆凝神運轉.不斷御氣行走周身百骸.

在葯爐不遠處.石天神情專註.以神農藥經上的武功.掌握葯爐火候.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馬虎.

入武道從磨皮境界開始強化肉身.現在提氣大圓滿境界的慕雲霆.藉助這葯勁將肉身強化到極致.

體內氣勁再啟.不斷遊走體內各處.葯爐上的光暈越發盛大起來.

銅皮鐵骨鋼筋武道前三境.對武者來說可謂是重中之重.慕雲霆現在打下堅固基礎.從此就可平地起高樓.近可臨天摘星.

「喝.」

葯勁如涓涓細流入體.慕雲霆將其導向丹田.以至強力量擴大丹田加強自身精力.

運轉過三大周天過後


緩緩睜開雙眼.就見落湯雞早已等待多時.開口就詢問起來「當日人燈合一后.是什麼感受.」

慕雲霆細細回想起來.最後還是搖了搖頭「當時的情況我已經記不清了.不過到最後回神后.就有精疲力竭之感.」

「沒虛脫就不錯了.就算跌落成凡器.那苦海青燈還是先天級別的.」

對於苦海青燈.沒有人比三鬼更了解.可三鬼都在深度沉睡中.

「那個那個……」

落湯雞一見慕雲霆.這些獻殷勤的模樣.就說「怎麼.現在需要本神尊的幫忙了.」

「嘿嘿.那個天荒獸皇大神.您老人家可知道如何復甦鬼族.」

「鬼族啊.」落湯雞若有所思起來.在漫長的歲月里.自己自然聽聞過這樣一個奇特的種族.

真正的鬼族並非是人死之後.怨念不散化成.無處可去再遊盪人世間.正統的鬼族是本源母星中.一處古老之地的誕生出來.

三首雲蛟笑道「難怪平日里看咱家兄弟鬼里鬼氣.原來是隨身帶著三頭鬼.」

「有你這麼說自家兄弟嘛.」


「鬼族母星距離北辰星球.甚至這個星域都很是遙遠.一般的修鍊者都無法到達.為何在北辰星會有三名貴族.」

慕雲霆搖搖頭「這個就不知道了.從我在北辰星球蘇醒過來后.就遇見了寄魂在苦海青燈內的三鬼了.」

「寄魂.」

落湯雞有些意外.按照常理來說.修鍊有成的鬼族.肉身也甚是強硬.若不是經過一場大戰.不可能肉身銷毀只剩下一縷魂魄.

慕雲霆又說「難道要讓三桂蘇醒.就要去鬼族本源母星.那也要先破除北辰星球的末法狀態.」

所有問題到頭來.都在末法二字面前無路可去.

「就算末法時代過去.你也不能去鬼族母星.」

「為什麼.」慕雲霆倒是自信滿滿「就算橫渡星空.我相信也不是辦不到的事情.」

「你不能去.因為黑風主人也去過.如果一而再的走黑風主人走過的道路.那你被同化的可能就更大了.」

修真之護花高手 .

「黑風主人能超越前人.我也一樣當可以.更可以反殺初代黑風主人.」

落湯雞一聽的自然不會認為慕雲霆在空口說大話.可創造出無名道訣的初代黑風主人.可是位列修鍊者頂端的大能存在.慕雲霆如今只不過是凡人境界的武者而已.

「鬼族的存在.在星空中倒是為人知曉.可屍族這樣一個種族.卻是鮮為人知.」

確實

慕雲霆入世以來從來沒有聽聞誰說過屍族的存在.也唯有落湯雞這樣一個身份.才聽聞過屍族的存在.

「在遙遠的年代前.本神尊倒是聽聞過屍族.僅僅只是聽聞過.」

屍族的存在歲月.比天荒獸皇巔峰時代還要久遠.

這樣聽來.慕雲霆都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屍族最後一員.

「你的屍道修為如何.」屍族是一個神秘種族.落湯雞自然很是好奇.

慕雲霆一聽自然連連搖頭其來.若不是依靠各種強悍精血.讓自己覺醒現在自己都不好意思稱自己為屍族帝屍.

屍族是與大道相爭相生的種族.若沒有大道的排擠打壓.根本就不會激發出無限潛能來.這也是慕雲霆想要打破末法時代的一大原因.

「白屍境界屍族最低階.說多了都是淚啊.」

「這不是我們的絕世護國公嗎.今日一見還真是三生有幸.」

就在慕雲霆搖頭心嘆時候.就聽到一熟悉聲音傳來.自然是白眼到「這不是新一屆奶爸商少爺嘛.真是少見了啊.」

「客氣客氣.」

慕雲霆看了看商少華身旁的燕孤凌.又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看來你是把小凌子給帶壞了.小凌子.你這也太讓我失望了.」

燕孤凌則道「金水城重建事宜.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偶爾放鬆放鬆也是應該的.」

「偶爾放鬆放鬆.」落湯雞從燕孤凌燕族中.嗅到陰謀的味道「小石頭這裡沒事了.你先是研讀葯經.」

石天剛要起身.商少華趕忙阻攔「別啊.小石頭在這次大戰中表現突起.可似乎要好好獎勵一下.」

「這都是石天應該做的事情.」

燕孤凌一聽更為滿意的點了頭「如此說來.還更應該獎勵.要好好的獎勵.」

慕雲霆出了葯爐自然行一套拳.一招一式似龍騰虎躍.拳掌連出威力十足.直接讓氣流不斷爆炸起來.

半刻過後才緩緩收功.一雙虎目審視著眼前不懷好意的兩人「我怎麼看你們一肚子壞水啊.有神事情就趕緊說.」

商少華道「在這金水城內.尋寶的要去萬寶樓.尋花問柳要去什麼地方.小石頭你知道嗎..」

石天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來「要去胭脂宮.」

「真佩服你們.去喝個花酒還要搞神秘.」

燕孤凌一本正經道「我們這是要帶小石頭.感受好好世界的誘惑.堅定內心意志.」

……

胭脂宮

門前車水馬龍.往來者絡繹不絕.

在這裡根本就看不見來往者.有家園破滅的傷心難過.無不是一副尋歡作樂醉生夢死的模樣.

不同一般風月場所的庸俗裝飾.慕雲霆抬頭望去.這胭脂宮倒是打扮的清新素雅.

「走吧走吧.」商少華倒是有些.迫不及待催促道.

燕孤凌鄭重警告「說好啊.我們只是看一看.你要是對不起婉如.我就把你閹了.」

商少華聽了直接虎軀一震「小凌子大舅哥.你這是要讓婉渃守活寡啊.」

「放心.說不定你大舅哥我.會再給婉渃安排一個男寵!」

商少爺一聽直接勒緊褲腰帶

……

開門


花花世界映入眼帘來.隨處可見妖艷女子往來酒桌上.

其中客人或有i文人墨客.或有紈絝子弟.更有不少販夫走卒也來感受花粉味道.

「真是滿目琳琅啊.」商少華一進來就大讚道「不知道今晚花魁.會是何等的驚艷玉容.」

慕雲霆算是明白了.這兩人如此興奮.原來是有大美人看.

「這麼說來.我倒是有些小激動了.」

「這不是絕世護國公.還有小王子和駙馬爺嗎嗎.」

燕族宣布建國.商少華與燕孤凌兩人.自然多了新的稱號.

但胭脂宮客人對慕雲霆的出現.自然有些緊張.烽火夜幕下大戰羅傳一戰.可謂讓人看得后怕.

還是初來金水城的打扮.落湯雞及小化的三首雲集安.各站在一個肩膀上.將來金水城百姓也以這等形象.為慕雲霆雕塑石像.

突然

胭脂宮燈火暗了下來.只留得一束燈光的.

芳香撲鼻來.美人倩影現.雲袖流雲起.舞出翩翩驚鴻.

紅衣艷麗.蓮步搖擺中.處處充滿難言的誘惑.

如夢醉人.胭脂宮眾人的無不看得痴醉不醒.慕雲霆也抱著欣賞的眼光.卻不敢隨之起舞.只因為這花魁戴了一副鬼面具.

如當初在自己所見那一名殺門暗系.所佩戴的面具一模一樣.

「難道這花魁也是來自殺門.」慕雲霆保持高度警惕.甚至有隨時出現的準備.之前在百草藥園內.誅殺一名殺門之人「還真是沒有想到.殺門的報復居然來得這麼快.」

美人如花隔雲端.美人如畫在夢裡.

待慕雲霆回神后.只見除了自己一桌外.胭脂宮所有人都陷入昏迷.但臉上都是幸福洋溢的表情.

慕雲霆笑道「還真是醉生夢死.」

這時

花魁也停下舞步來.望著慕雲霆一桌緩緩而來.

因為那鬼面具.慕雲霆對這胭脂宮花魁.保持相當高的警覺.

只見花魁緩緩摘下面具來.眾人皆是大驚起來.

燕孤凌第一開口「是你.」

「怎麼很意外嘛.難道看到小女子你不高心.」

嬌聲細語下.燕孤凌自然是少不了臉紅.落湯雞一見這等模樣.直接說來「怎麼看都像是有一腿.」

胭脂宮花魁不是別人正是蕭涵.這時蕭涵倒是對石天起了興趣來「小弟弟.還真是厲害.能夠破解姐姐使出的**來.」

石天見蕭涵媚眼勾魂模樣.都不好意思多說一句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