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的部分是她極嫩的肌膚,紫紅的一道道是鈍物或皮帶擊打的傷痕。

歷歷在目,樣子極慘!

這時,一陣微風吹來,頭上的樹葉擺動,露出一些細碎的縫隙,從縫隙中透露下來點點陽光,照在她的後背上,傷痕因此更加鮮明,有些地方還在微微地沁出血絲,有些地方已經結了痂,向肌膚內翻卷的痂邊,深深地摳在嫩白的肌膚裏面……

張凡皺着眉,不知說什麼好,只是內心裏深深感覺,其實世上好多女子,生活在苦難之中。

凌花微微欠身回過頭,問:「沒事吧?」

張凡嘆了口氣,仍然沒有說話,卻伸出小妙手,輕輕地捂在傷痕上面。

凌花被一隻有力的大手突然摁在腰臀部位,不由得「啊」了一聲,身子一直,羞得把頭埋在草葉里。

「別動,我給你初步處理一下,別讓傷口發炎了。」張凡說道。

凌花果然不動,努力地把後部向張凡挪了挪,這樣一來,本來就解開腰帶的褲腰又自動向下褪了好多,把臀部的創傷也大半顯山露水呈現在醫生眼裏。

在這野外的密林里,無人甚至無飛鳥,面前是這麼一個美好的存在,張凡彷彿有點做夢的感覺。

不過,他頭腦還是相當清晰,不會讓自己走到邪路上去,暗暗給自己打氣,鼓勵自己堅持立場:「我是醫生,中醫醫生!」

不斷地念了三遍,心中才感到不那麼狂跳了,凝神閉目,從經脈里運起古元真氣,順手腕向手掌運氣,然後慢慢地發功,導引真氣進入她的肌膚之中……

一股熱力,自腰臀之間發出,迅速向周身擴散,凌花感到像是被電烤箱給烤了一般,熱烘烘的感覺特別舒服。

剛才張凡摁她傷口時那種微微的疼痛現在消失了,傷口處不但不疼,反而有那麼一點點麻木。

在陌生異性面前產生的緊繃神經,也隨之放鬆,內心有幾分驚喜的感嘆:他的手指好長!好軟!好有力!

他的掌心熱熱的,摁到哪裏,哪裏的細胞就幸福得失去了知覺……

「啊……啊……」凌花一聲一聲,禁不住低低地叫了起來。

這聲音,如果不親眼看見現場,是很容易被誤解的。即使張凡親自在現場,都不禁有些分神。

不過,他保持閉着眼睛,眼不見,心不饞,只是手上不斷地向傷處輸送內氣療傷,這樣一來,雖然無法保持內心古井無波,卻也勉強能撐著把傷痕基本撫平為止。

只用了三分鐘,張凡輕輕鬆開手。

睜眼一看,疤痕不見了,傷口平復了,紫紅變為潔白。

只是原先傷得特別深的地方,還有一道道肉眼模糊可見的淺痕——這些,就不徹底治療了,一來一次治療過多容易傷了張凡自己內氣,二來留點後路來日相見吧,呵呵。

有了這個想法,連張凡自己都笑了:沒辦法的事,男人,對美女都有一種無法割捨的留戀,在這方面,我張凡有點小心眼,但別的任何男人也都無須裝逼,無須偽善……這種事,和道德沒關,是本能。

感覺張凡的手從自己身上移開了,凌花的腰部一涼,很不適應地扭了一下胯部,輕輕回過頭來,有三分怨,三分感激地看着張凡,柔聲嗔道:「這就完事了?」

「呵呵,手工治療部分完事了,然後我給你開個方子,你照方抓藥,你喝上半個月,內傷就會好了。」張凡很正經地說着,然後取出紙筆,「借你腿用一下,寫幾個字。」

她馴服地把腿伸過來,讓張凡把紙墊在上面,寫完了藥方。

張凡把藥方折了折,塞進她的上衣兜里,然後伸手要幫她系腰帶。

「真的全治好了嗎?」她伸手阻住他的手,不放他系腰帶。

「傷痕都平了,只剩下皮下一些紫淤,但今天不可能治好,過些日子,我有時間了,再過一來趟,或者,你去京城也可以。」

她白了他一眼,心裏罵道:明明白白裝糊塗!

張凡見她半坐起來,姿態令人噴血,而且眼裏神色不對。

張凡心裏格登跳了一下。

「你是不是嫌我長得丑?」凌花眼裏冒火,沉沉地問了一句。

「沒沒,」張凡驚了,「你長得……怎麼說呢?就是……長得好!」

「真好?」

「我不騙你。」

「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我?」

「這……叫個男人就會喜歡的。」

「喜歡還不快上來……」她半嗔半怒地低吼了一聲,然後身子向後仰倒在厚厚的草葉堆上,眼神里十分熱情,並且擺出了一個很撩人的姿式。

。趙德鈞與晉安寨相距僅有一百里地,卻不與張敬達聯絡,也不出奇兵對契丹軍隊進行游擊騷擾、偷營劫寨、截斷糧道。

他主要做兩件事,一是不停地上疏李從珂,要錢、要糧、要兵、要權,重點是要替養子趙延壽爭取到鎮州成德軍節度使,他的理由很充分,因為鎮州成德軍是連接幽州與河東的交通樞紐。二是暗通契丹

《五代十國往事》第499章當政治家遇到賣國賊5 陸成回到了出租的房子裏,然後就坐在電腦前發着呆。

這一次閔宏講的東西,陸成吸收得有點多,所以需要好好消化消化。

而在整理的過程中,陸成只是隨意地掃了一下自己的遊戲面板,差點被嚇到了。

「玩家:陸成。」

「lv2920001/29000!等級稱號:主治醫師(亞專科:骨創傷、手外科、顯微外科)。」

「基礎技能:中級。(清創縫合、清創換藥、骨牽引術……)」

「進階技能:中級。(手法複位術、骨折閉合複位石膏外固定術、開放性骨折複位外固定支架固定術……)」

「手術技能:中級。(血管縫合術、血管神經探查術、關節脫位閉合複位術……)」

「高級技能:肘關節損傷治療經驗、骨折複位術、骨折開放複位鋼板螺釘內固定術、神經縫合術。」

「頂級技能:肩關節損傷治療經驗、人體四肢解剖技巧、清創縫合術、美容縫合術、抗生素使用經驗。」

「專家級技能:膝關節損傷治療經驗(包括半月板縫合、膝關節前交叉韌帶斷裂等)、肌腱損傷治療經驗、骨折術后感染治療經驗。」

「……」

收穫顯然是巨大的,就僅僅是這一會兒的工夫,直接把陸成現在的等級干到了lv29級,而且很快就要到lv30級了。

而且到現在為止,經驗值都還在不停地上漲過程中,陸成估計,可能今天晚上的等級就會提升。

然後就是,專家級技能出現了,而且一出現就是三個,膝關節損傷治療經驗,肌腱損傷治療與骨折術后感染治療經驗。

陸成自身擁有了頂級技能之後,終於也算是正式地踏入到了專家級的這個殿堂中,知道了其中的奧妙,及其和頂級、高級等等級的不同之處。

專家級,絕對不是單純的手術操作技術!

手術技術能夠達到的天花板,就是頂級,即便再往上,不會再有增加,而是理念與眼界的提升。

就好比,肌腱損傷之後,肌腱縫合術的完成,難道就是治療的結束么?即便是同一個人做完了手術之後,手術后的療效,就一定是相同或者是相差不大的么?

其實不是。

醫療技術的最終體現,一定是一整個過程的升華,任何一個單純的步驟,都沒辦法讓治療的效果受到單一的升華。只能說,比較關鍵的點在於那關鍵的幾步。

手術當然是關鍵,但是,對骨科的疾病治療產生影響的東西,就至少有兩條,一是手術做得好不好,二便是手術后的康復,時機的選擇,康復方式的選擇……

陸成覺得自己的視野更加開闊了!

現在的他,以前所期待的,對那種極致完美的手術操作流程的期待感,沒多麼深的執念了。

不管手術的操作流程,有多麼好的觀賞度,最終都還是要體現在患者的療效之上。所以,其實說起來,只要把患者最終的療效最大化,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要求追求手術與手術過程的流暢度和美觀度。更不是追求手術有多快。

想到這裏,陸成再次翻看坎貝爾繼續閱讀的時候,側重點就稍微有些不太一樣了。

他現在也似乎明白了,為何閔宏教授,周玄青教授他們,為何在做手術的過程中,有些時候手術的速度和流暢度,還比不過他的原因了。

因為閔宏、周玄青和李東山他們,在進步和學習的過程中,單純的技藝性操作,並不能達到陸成一樣的,直接憑藉技能達到頂級或者其他。

但是,他們缺憑藉着自己深厚的知識累積,把整個治療流程,優化到了頂級和專家級的地步。

他們在把手術的操作步驟,優化到一定程度之後,就不去再追求操作上的完美了。

……

「原來是這樣啊!」陸成低聲地沉吟著。

同時又拿出了一個本子,然後寫下自己的成長規劃。

陸成現在所擁有的技能,高級和頂級的很多,而且這些操作和技能,都只是操作性的理論,而並非是治療性的理論。

就好比是,當陸成遇到了一件壞的衣服的時候,他自然而然地知道去怎麼修整,而且這個修整的過程,是挑不出來什麼毛病的,只是論操作性,已經是修整過程的最頂級。但是最終的修整完成度,其實還需要陸成有審美、時尚性,以及陸成本身對這件衣服就有夠深的理解,才能夠真正的最大化還原這件衣服該有的魅力!

這可是一件極有魅力的事情。

技巧的熟練,無他,唯手熟爾。

一般的骨折,就現在而言,基本上所有的縣級醫院都能夠做得下來!而且甚至光憑操作性,一些大型三甲醫院的教授還未必就比下級醫院的主任做得好,

因為大型三甲醫院的教授們,接觸的骨折病人,絕對沒有下級醫院那麼多。

但是,真要論起最終的療效好,不談論個別,就平均水平來講,教授們做出來的手術,一般都要比下級醫院的療效要稍微好一點。

這個過程和差距,只是單純地被別人理解成技術上的差距了,但其實這並不完全準確,硬技術上的差距,還未必有這麼大,但是軟技術,就是兩者的理論認知,包括術后的康復,對疾病的理解,對術后併發症的理解方面,差距還真的不小!

陸成現在還提升的,就是這個過程,在把這個過程做得更加完美之後,他就可以嘗試地去根據自己的理解,對手術進行改良了。

也許是一個小操作的增加,也許是一個步驟的縮減和優化,可以針對很多術后的併發症,可以提升手術的療效!

這就是技能到了專家級之後,可以去開拓的東西,這也是在專家級之上,應該追求的東西。

站的平台不一樣,視野和追求也就自然而然地不一樣了,並不需要陸成刻意地去裝這個逼,非要想着怎麼去改善手術,來顯示自己的水平,而是,他會不自覺地就會去思考,到底該把手術步驟中的哪一步優化一下。

也未必是改良,而是根據每個人對疾病和手術流程的理解不一樣,在理論上可以避免哪些併發症后,然後再去進行印證。

當這種小操作和優化越來越多的時候,量變而質變!

在這個時候,應變的能力,也自然是不日而語!

「嘀嘀嘀滴!」

陸成的vx又閃了起來,赫然是方泥馨發來的信息,仍然是好幾十篇文獻!

好像一個無限投喂陸成這隻寵物的主人一樣。

不過投喂的是文獻,要是其他人,估計早就崩潰了。

但是陸成並沒有,而是細細地看了起來,一剛又是到了凌晨。

方泥馨把窗帘上了鎖,把鏡子收進了洗手間,所以從一點之後才開始睡得香甜……

……

翌日!

陸成再次精神抖擻地出了門。

買了早餐之後,並沒有遇到方泥馨,陸成也是第一次真正地可以加入到了早餐互援團了。

周五是閔宏教授的手術日,所以在查完房后,要第一時間地趕到手術室去。

交完班后!

閔宏再次帶着常威隆等人開始了例行的查房。

來到了13床之前,這是季末分管的病人。

季末一到床旁,便是快速地介紹道:「師父,這是個前交叉韌帶術后的病人,周三手術的。今天是術后的第三天!他定製的膝關節支具今天也到了,今天還是常規地調節到15°?然後在這個範圍內進行練習吧?」

前交叉韌帶重建術后,需要進行制動和功能鍛煉。

制動是為了避免病人在前交叉韌帶並沒有完全恢復之前,運動過程中扭傷而至交叉韌帶的再次斷裂。功能鍛煉,是為了讓病人不發生關節僵硬。

否則的話,前交叉韌帶長得再好,活動度都失去了,就沒太多的意義了。

常威隆道:「就按照這個康複流程來調吧。沒問題的,這個病人的手術過程非常順利。」

聽到這裏,閔宏教授便道:「威隆,我好像是記得你們運動醫學上次在開會的時候,黃游一直在講快速康復的事情。這個快速康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有過研究沒有?」

常威隆聞言,頓時就皺了皺眉頭,說:「閔教授,這個快速康復的事情,是現在才剛提出來的理念。還沒進行推廣,就算是黃教授那邊,也只是有少數的人在進行嘗試。我覺得暫時還沒必要在科室里進行嘗試。」

同時常威隆心裏埋汰道:我滴個閔教授欸,這個快速康復,叫病人三天下地,三到五天就屈曲到九十度,那韌帶斷了咋整?那是要賠錢的啊,賠得起么?

我們能不能稍微把膽子放小點,把心搞得更加細一點?

閔宏似乎對常威隆的答覆並不滿意,但是,他也沒說出來,而是看向了朱歷宏。

朱歷宏的膽子大,閔宏對他很喜歡,若是能夠再稍微聽得進去別人的一些建議,就好了。所以,閔宏覺得可以在朱歷宏這裏得到答案。

朱歷宏說:「閔教授,這個東西,剛興起不久,我也覺得沒有必要這麼着急,所以就沒去研究過。手術畢竟是一種有創性操作,實在沒有必要給病人帶來二次傷害啊。」

閔宏接着看了看林輝。

林輝看了看朱歷宏和常威隆,其實他是知道的,但是這兩個哥哥都沒說,他也怕閔宏搞出來什麼事,所以便道:「閔教授,這個理論還不夠成熟,是以後運動醫學的一個發展方向,但是目前來講,沒有誰能夠真正地把快速康復給系統化。」

「我們科室還才新興發展,可以稍微緩一緩,等到把基礎打好之後,再來考慮這個問題也是可以的。」

閔宏想了想道:「那也行吧。」

不過轉頭的時候,閔宏就看到了陸成沉默地站在那裏,似乎是陷入了深層次的沉思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