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守雨問衛洹洹,這個消息是剛剛一位相識的軍官告訴他的。

「嗯!是真的,不敢相信以現代的科技可以製造出那樣的作戰單兵。」衛洹洹回答,眼神充滿無奈,作為一名研究員在此前居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對敵研究科在食堂吃飯時觀看了十月一日中央軍事委員會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他們之中除了雷正所有人表情皆為震驚,他們此前並不知道神兵小隊的存在,而且作為研究人員的他們居然無法猜測那是機器人還是人類。總而言之,對敵研究科五人在哪以後心情非常複雜,如果國家真有這樣的武力,那為何還要派他們來前線研究半月族的弱點,他們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

「華博士,以你仿生科技學的角度來看,神兵有沒有實現的可能?」白守雨轉而問華漢影。

「理論上是可以的,不過,製造的模型像人類那般大小的,恐怕,一百年後都不一定做得到。」華漢影道。

「一百年啊!領先一百年嗎!」白守雨感嘆。

「哼!到底是真是假還不清楚!」李常寧教授冷哼。

「既然是中央軍事委員會發布的,應該不會打自己的臉。」付醉寒道。

雷正聽著幾位老師議論,自己卻不敢發表,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可是來這裡為軍隊奉獻幫助的,到頭來發現自己的研究根本派不上大用場,那豈不是太過打擊人。當然,也不是真的一點作用也沒有,至少在前些日子裡對敵研究科為軍隊提供非常多關於半月族和妖族弱點的研究結論。

而且,雷正一心想去前線,根本不想呆在對敵研究科,聽到神兵小隊到來后,心裡反而暗暗竊喜,因為,他終於可以與趙詩楠相見。

「雷正,你覺得怎麼樣?神兵小隊是人還是機器?」衛洹洹問雷正。

「額!我覺得是人吧!」雷正猶猶豫豫回答。

「為什麼呢?」衛洹洹繼續問。

雷正一愣,為什麼?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人啊!不過,突然雷正想到一個可以接觸神兵小隊的法子。

「嗯!既然神兵小隊已經來到蘇城,我們去見一見不就知道啦!」雷正道。

幾位老師齊齊盯著雷正。

雷正疑惑問:「難道不可以嗎?」

「應該可以!」 那紅的人生 衛洹洹道。

「那你們看我做什麼?」雷正奇怪。

「哈哈!我們在想年輕人的思維就是敏捷,我們壓根沒有往那個方向思考。」華漢影笑道。

「好吧!」雷正尷尬摸摸頭。

說做就做,衛洹洹立馬動身和顧天山中尉交談,而且很快得到神兵小隊的答覆。

兩小時后,顧天山載著對敵研究科的五人來到東部戰區,中部戰區,南部戰區聯合軍的總指揮部拜訪神兵小隊。為什麼是五人而不是七人呢?因為李常寧教授和一直呆在房間的研究員都沒來。

衛兵將對敵研究科六人領入一個訓練場地內,至於顧天山中尉因為沒得到許可只能在外面等候。

「歡迎各位科學研究者們,我是神兵小隊的隊長陳人傑少校。」

對敵研究科六人剛進來,一名年輕軍官便過來迎接。年輕軍官的行為和長相都沒問題,但是,他說的話卻讓雷正如雷貫耳。

什麼?他在說什麼?神兵小隊隊長?隊長不是詩楠嗎?詩楠去哪裡了?雷正內心不敢置信的吶喊。 「你好,陳少校,感謝你答應我們無禮的請求。」衛洹洹對陳人傑說道。

「沒事!沒事!大家都是為國效力,這點小小的請求我都不答應的話也太不近人情,你們看,那邊便是我神兵小隊的成員。」

陳人傑指向訓練場上十名正在訓練的軍人,這十名軍人乍眼一看跟普通軍人沒有任何區別,都是身穿軍隊軍裝。

看到如此情景,衛洹洹,白守雨,華漢影,付醉寒四人表情略微微妙,在陳人傑介紹前,他們看不出這十名軍人有特殊的地方。。

四人的表情被陳人傑看在眼裡。

「他們就是神兵?看上去跟普通軍人一模一樣,跟上次報道的不一樣啊?」白守雨忍不住將心中的疑惑道出。

「哈哈!那是當然,沒有戰衣的神兵僅僅只是普通軍人罷了!」陳人傑笑道,隨後轉身面對十名軍人,喊道:「呂律,你過來一下。」

陳人傑喊的呂律正是雷正認識的那個呂律,雷正一開始便注意到,這十人里他認識的只有呂律,楊陽和魯馬騰,至於趙詩楠和雲婷根本不在。

「長官!」呂律小跑過來對陳人傑行軍禮,同時偷偷看了一眼雷正,剛剛雷正出現的時候他同樣注意到了。

「嗯!」陳人傑點頭,「我們這幾位科學家們想見識一下神兵小隊的真實面目,你來給他們展示吧!」

呂律望向對敵研究科五人,說實話他心裡自然是不願意的,神兵小隊又不是表演小隊,他沒有義務做這樣的事,但是他不能反駁陳人傑,因為陳人傑是隊長。

「同志,實在不好意思,我知道這種請求太強人所難,但,作為一名科學研究者我們又太想知道神兵的真正身份,如果有什麼對不住的地方我在這裡先給你道個歉。」衛洹洹察覺到呂律的表情變化於是真誠對呂律說道。

聽衛洹洹這麼一說,呂律心裡好受多了,便不在糾結表演不表演的問題。

「看好了!」呂律道。

「全身覆蓋!」

黑色的T恤即刻延伸,蔓延全身,這就是呂律的羽靈戰衣。

呂律彎腰前傾,一個助跑加速,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訓練場中間,抓起一個沙包拋向十幾米高空,同時人一躍而起超越沙包凌空翻身劈腿,砰,一聲巨響,沙包轟炸地面,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力量十足。

衛洹洹四人只覺得耳朵嗡嗡作響,腳跟微微顫抖。

震撼!震驚!衛洹洹四人的表情只剩下震驚,他們此前根本無法想象人類的身體體質可以強大到如此境地。

同時,雷正心裡同樣驚訝,呂律展現出來的實力比江北混亂時期要強上不少,難道羽靈戰衣還可以進化變強?

啪啪啪!陳人傑微笑鼓掌。

「精英就是精英!」

完成一套表演后,呂律回到陳人傑面前,羽靈戰衣收回。

「任務完成!如果沒有其他事我歸隊繼續訓練。」呂律面無表情道。

「辛苦你了!回去吧!」陳人傑揮揮手。

「各位科學家們,我的隊員的表演還算滿意?」陳人傑面朝對敵研究科五人道。

這時,衛洹洹等人才從剛剛的震撼中回過神來。

「陳少校,我代表我們研究科感謝你們的寬容,時間不早,我們便先返回。」衛洹洹再次對陳人傑道謝,同時道別。看也看了,繼續留下來打攪自己都過意不去。

「好!各位請便!」陳人傑笑了笑。

對敵研究科一行五人一走出訓練場,壓抑的氣氛瞬間活躍起來。

「沒想到神兵是人,這要是機器還好推測,人的話,該從何下手!」華漢影嘆息道。

「我在中科院沒聽聞過那種技術,國家把他們隱藏的好啊!」付醉寒忍不住發表自己想法。

「重點在那件黑色的衣服,到底是什麼材料合成的呢?」衛洹洹思索。

「類似生命體!」付醉寒回答。

「會不會存在智慧呢?」白守雨自言自語。

「智慧?不太可能!如果是生命體他們又如何維持生命活動?如何吸收養分?」付醉寒道。

「哎!沒有提示我們大概一時半會得不到結論,好在,看也看了,我們回去繼續自己的工作吧!」衛洹洹道。

「嗯!」三人點頭。

就在此時。

「啊!糟糕!」雷正突然喊出聲。

「怎麼了?」衛洹洹疑惑問雷正。

「洹洹姐,我的身份環表,好像落在裡面,可能剛剛太激動,弄掉了,我回去找一下。」雷正著急回答。

當然,雷正在假裝著急,而且身份環表也沒丟,是他自己剛剛趁四人不注意解下環表收入口袋中。

「怎麼這麼不小心!我們一起回去找一下吧!」衛洹洹責怪道,並提議一起回去幫雷正找。

「不用! 泡大神纔是正經事 不用!」雷正擺擺手拒絕,如果一起回去,那他編這個謊言就沒有意義了。

「我自己一個人去就可以,洹洹姐你們先走,回到車裡等我就好。」

雷正本來要擺脫四人,怎麼可能再讓他們一起回去。

「好吧!我們先走,你趕緊找迴環表追上我們。」

衛洹洹也不堅持,畢竟只是小事,讓雷正自己做。

「好!我很快跟上你們的。」

說完雷正轉身跑回去,不給衛洹洹反悔的機會。

不過,雷正這小把戲怎麼可能瞞過人情世故的衛洹洹,從見到神兵小隊開始她已經發現雷正的小動作,只是故意不戳穿他。 雷正原路返回,走到入口時恰好遇上呂律。

「跟我來!」呂律對雷正道。

雷正點頭,在呂律身後默默跟隨,一會兒,呂律帶領雷正進入一個器材室,楊陽,魯馬騰已經在裡面等候。

「雷正!」

楊陽笑著對雷正打招呼。

「楊副隊長!魯馬騰!」

雷正見到兩人心情也比較開心,他們也算是患難相交的老朋友了。

「神兵小隊到底發生什麼事?詩楠和雲婷呢?那個陳人傑是怎麼回事?」雷正迫不及待問。

「哎!現在的神兵小隊已經不是以前的神兵小隊。」楊陽嘆氣。

「我來說吧!」見雷正著急,呂律說道。

「上次李誠英的事,我們又一次私自行動,上頭對我們的行為非常憤怒,原本我們能不能繼續留在神兵小隊都說不準,但是隊長抗下所有責任。」

「那詩楠現在在哪?」雷正繼續問。

呂律搖搖頭。

雷正又望向楊陽和魯馬騰,兩人皆是搖頭。

「不過你放心,隊長應該不會有事,我想可能是被調回研究部門。」呂律猜測說道。

「研究部門?」

「嗯!隊長原本是研究人員,當初為了訓練我們才來當隊長的。」呂律點頭道。

「沒聽詩楠提過!」雷正心裡苦悶,不過,這其中涉及太多機密,趙詩楠不跟他說也是情有可原。

「具體的情況我們也不清楚,我們曾偷偷調查,但是一無所獲,在國防部,隊長的身份是機密。」呂律同樣無奈,很多事情他們都做不了主。

聽完呂律的話,雷正心裡沮喪,原本以為來到前線可以與趙詩楠相見,誰知到頭來卻是一場空。

「雲婷離開神兵了嗎?」雷正突然想到另外一人,他以前和雲婷做過搭檔,相處還算不錯。

「倒也不是,她留在基地當教官。」呂律回答。

「哎!對雲婷來說這樣會更好吧!」

偏執老公霸道寵 作為一個旁觀者,雷正能看出雲婷非常喜歡李誠英,然而喜歡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這種痛苦誰人能承受。

「那個陳人傑,我看他不像會使用羽靈戰衣,為什麼會成為你們的隊長?」

雷正猜對了,陳人傑確實沒有羽靈戰衣。只有切合羽靈戰衣的適應者才可以使用羽靈戰衣,不過,陳人傑並不是適應者。

呂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雷正這個問題,把目光轉向楊陽。

「這事比較複雜,我們的上頭並非同一根繩子上的人。」楊陽道。

雷正沉默,突然他想到一件事,「你們什麼時候對妖族發起進攻?」

楊陽猶豫一會,想到對方是雷正,和他們一樣一直和妖族戰鬥的人,於是不作隱瞞,「明天。」

「可不可以帶我一起?」雷正現在只能指望楊陽他們把他帶到前線。

楊陽面露難色,說實話,雷正加入他自然是歡迎,但是,他做不了主。

這時呂律聽到門外有聲響,對雷正道:「有人來,你先藏起來。」

「嗯!」雷正答應,隨後躲到一張桌子背後。

顯然,呂律三人的行為有很大約束。

「楊副隊長,原來你們在這裡啊!我在訓練場上看不到你們還以為你們偷偷跑回家呢!」來人正是陳人傑。

「陳隊長多慮了!我們只是過來拿訓練器材。」楊陽回答。

「原來如此!是我多心了!」陳人傑裝模作樣點點頭,眼睛卻四處查看。

「走吧!回去吧!」

楊陽對呂律和魯馬騰道,只要他們離開陳人傑自然不會多慮,這樣雷正便不會暴露。

「嗯!」兩人點頭一齊離開器材室。

陳人傑盯著楊陽三人離去的背影,恨得咬牙,不過他拿楊陽三人也沒什麼辦法,只能氣憤離去,嘴裡叨念:

「別以為我沒有羽靈戰衣就治不了你們,遲早讓你們付出代價。」

陳人傑離開后,雷正等了大概三分鐘,不見有動靜后才輕手輕腳從器材室摸出來。伸頭朝外看了看,不見有行人的蹤跡,趕緊離去,畢竟,他返回訓練場已經有一段時間,不能再讓衛洹洹他們繼續等候他。

果不其然,雷正剛回到車裡就被衛洹洹抱怨。

「撿個環表需要這麼長時間嗎?」

「呵呵!」雷正尷尬笑了笑,「剛好遇上神兵小隊的軍人,和他們聊了會。」

「聊了什麼?有沒有關於那個黑色戰衣的信息!」衛洹洹滿臉期待看著雷正。

雷正一愣,心裡苦笑,把羽靈戰衣這一茬給忘了,現在說那話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

這不,整車人都盯著雷正看。

雷正無奈搖搖頭,「只是知道他們喊羽靈戰衣。」 十月六日,如楊陽所說,人民三大軍區聯合軍果然發動大規模反攻,同時對敵研究科的雷正收到一條命令。

「雷正,李軍長命令我把你帶去前方戰場。」顧天山來到對敵研究科對雷正道。

「現在就要去嗎?」衛洹洹放下手中的工作走過來問。

「嗯!現在去。」顧天山點頭。

雷正放下手裡的活,解下手套。

「好,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終於等到這一刻,雖然雷正如願以償,但與對敵研究科相處久了難免有些不舍。

「好!我們走吧!」

「嗯!」

雷正回頭看了看衛洹洹幾人,揮揮手,作最後的道別,這個時候他不想說話,不想留下牽挂。

宅在隨身世界 「雷正!」 圣道讀書人 衛洹洹喊住雷正。

「我等你回來!」

雷正感動得笑起來,對衛洹洹道:「好!」

「保重!」

白守雨,華漢影,付醉寒也走過來送別。

雷正對幾人再次揮揮手,一去不復返。

「最後還是要走啊!」

雷正人走遠后,白守雨嘆息。

「對雷正來說至少了卻一番心事吧!可惜了這麼好的苗子。」華漢影嘆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