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哦,呵呵。”

“我在想,小靈韻身後跟着幾個小兔子;楚玲身後跟着幾隻大蝴蝶;而空幻你……身後跟着三個朋人跟班時的情景。8051嘴角抽搐着一面想像一面流汗。”

說到這兒,8051還毫無自覺地上下掃視了一眼空幻,然後提起手中的茶杯,優雅地品嚐着茶水。

“哦,是嗎。”空幻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真幸運,你就是其中之一。”

“噗!”

…… 秦苒的事當年也就那一屆大一新生鬧得沸沸揚揚。

後來各種事情層出不息,秦苒軍訓的事熱度就沒那麼高了,但老張記得陸照影跟他說過那位秦小姐的事情。

畢竟當初陸照影朝不少人推銷過秦苒。

這兩年,老張跟陸照影出生入死的,也是陸照影的心腹,出入陸家幫陸照影辦事兒,甚至跟蹤保護過潘明月,對陸家跟陸照影的情況還算了解。

跟那位程家五行也聊過。

現在忽然想起來,當初聽到他們提過秦小姐的事兒,程木就是那位秦小姐教出來的。

再往前算,潘明月這種苗子當初沒引起那麼大波瀾,因為還有比她更猛的,正常人一聽就覺得不可能,但那位……

她真的不是正常人。

「老張,到底誰啊?」兩個長官都非常好奇。

老張沉默了會兒,只開口說了一句,「把M洲地下黑拳打趴下的女人。」

**

陸照影回到了他休息的屋子。

陸媽媽剛好打了電話,他看了眼正在開電腦,修整照片的潘明月,拿著電話去外面了。

「最近都沒打電話。」自從陸照影幹了這一行,陸媽媽有些心驚膽戰的,尤其上一次他昏迷,陸媽媽聽到消息就暈了,還是程雋親自打電話給陸媽媽說他沒事,陸媽媽才放心。

逆流1982 頭頂太陽大,陸照影把帽子往下壓了壓,走到樹下,有些不想動:「昨晚加了班。」

「有這麼忙嗎?我說你什麼時候混不下去,就回陸家吧,」陸媽媽開口,「陸家這一堆人都惦記著你。」

陸照影習慣性的摸了下耳朵,笑了下:「再說吧。」

陸媽媽那邊沒再繼續糾結這件事,而是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清咳一聲,又頓了下,才道:「我就,聽人說,你最近在那裡,身邊還有人?」

這種事,能傳到陸媽媽耳朵里,陸照影想了下,估計是那天晚上會所里的那幾個兄弟傳出來的。

他們估計沒敢多說,也沒聽過潘明月的名字,畢竟那群人愛玩,陸照影並不想把潘明月介紹給他們。

陸照影沒說話,陸媽媽有些不悅,「你這樣……混蛋。」

「是明月。」陸照影想了想,還是開口了。

陸媽媽驚訝了好一會兒,才驚訝的道:「有什麼計劃嗎?」

陸照影看了看門內,「你別管了,掛了,再見。」

陸媽媽還沒來得及長篇大論,陸照影就掛了電話。

京城那邊,陸媽媽抱歉的看了眼面前的人,「嬸娘,這孩子你也知道,不太聽我的話。」

面前的中年女人聞言,連忙開口,「不礙事的,我也就來給你傳一句話。」

陸媽媽微笑著把中年女人送出去。

依照陸照影如今的地位,在陸家沒人可以撼動。

陸照影年近三十,還是單身,盯著他的人不再少數,尤其是陸家那些人,自然希望陸照影上能娶上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無論對誰來說都是好的。

再聽到家族傳的陸照影跟一個陌生女人不明朗的關係后,陸家這些人就急著來陸媽媽這裡探聽消息了。

陸媽媽站在門口,看著中年女人離開,才挑了下眉,拿起手機重新給陸照影打了各電話。

陸照影還沒進門:「媽……」

「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你再搞不定,妄我之前替你說了那麼多好話,你爭氣一點!」陸媽媽暴躁的開口。

「我……」陸照影還想說一句。

陸媽媽不等他回,「別跟我說,你去跟明月說啊,我聽到你說話就有氣!」

她也不等陸照影說什麼,「啪」的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陸照影拿著手機看了半天,才想起來他媽媽跟秦苒一樣的暴脾氣,摸了摸鼻子,走進房間。

潘明月還在修圖。

「這些照片我打算整理起來。」潘明月聽到他進來的聲音,也沒回頭,依舊在調軟體圖庫,聲音聽聽起來有掩飾不住的愉悅。

陸照影看了看,他看不懂這些圖的區別,就是覺得看上去十分順眼,「要不要讓晨姐幫你登一下。」

棄婦有情天 潘明月笑了笑,「不用了,這些應該是機密吧,我留著自己欣賞就好。」

「那行吧,隨你。」陸照影去拿杯子倒水。

潘明月保存圖的瞬間,回頭看了眼陸照影。

豪門契約新娘 她有些恍惚,這麼多年,除了秦苒跟宋律庭他們,沒人知道她最初的願望不是當稽查官,而是攝影。

今天看到攝影機的時候,她確實,有種莫名的感覺。

**

下午。

陸照影依舊去巡查,潘明月也擔心她在突擊一隊的安排的效果,拿著電腦,一邊修圖一邊看他們。

老張全程跟她。

兩個長官也跟著她。

突擊一隊的教官意識到潘明月十分好說話,為人十分溫柔,就找潘明月去請教射擊槍跟高度的問題。

老張跟兩個長官在原地看著電腦。

「你今天說,那個地下拳場……」兩個長官還沒說完。

忽然間,電腦頁面,忽然彈出來一個對話框,老張被下了一跳,對話框的字一個接一個的顯示,白底黑字——

【讓陸照影給我回電話】 無病無災,這是普通人的美好期望;

無兵無災,這是管理者的美好願望。

但無論是期望還是願望,都有一個殘酷的現實,那就是這東西很大的概率無法實現,或者說基本不可能……也許。

期望往往會被打折;願望往往會被擊破……

所以說,這悲劇的世界。

啊,離題了。

事實上,我們要說的是公元17年到22年這五年間的事情。

對於朋族的管理者而言,這五年恐怕勉強說得上,是一個願望得以實現的五年了吧。

無論是戰爭、民衆、政府還是技術都是如此。

戰爭方面,無論是地下的靈族,還是地上的影族、遁甲族、以及朋族內部,都沒有什麼要打上一架才能說清楚的事,所以相安無事。

而我們深究其原因,就能發現。

實際上,靈族方面,是被‘神罰’超級大地震給嚇着了。

一個大地震,靈族方面損失了近五分之一的人口,這完全說得上是文明出現之後的最大一次災難。面對這種災難,任何有腦子的生物都不會無動於衷。

於是,直接面對這場災難的靈族方面,很多善於思考的個體,在考慮‘爲什麼會發生這次大災’的問題時產生了某些聯想,其實也無非是‘罪與罰’之類的東西而已。

他們認爲,這是戰爭打的過於慘烈,以至於引發了‘地怒’(當成人類的天怒即可=。=)。

這種想法其實沒什麼,任何時代都會有人產生這種想法,比如人類古代把大災推到天子失德;現在把2012推到人類犯錯什麼的。

不過巧合的是,靈族倒是猜對了其中一個原因,事實上,靈族內部你就算死光了星球都不會理會,但你打就打唄,還拉上那麼多其它生物墊背,這纔是關鍵點,但很顯然,靈族人並沒有想到那裏。

然後,根據之前的‘戰爭導致地震’之類的聯想,靈族內部產生了一個讓空幻和8051都哭笑不得的變化。

這個變化是什麼呢?

那就是,靈族內部居然出現了本族第一個成形的【思想】,這恐怕也是雙月星第一個成形的思想,其意義之大不言而喻,那就是【無戰】。

【無戰】,歸結一句話就是‘戰爭是個【嗶——】,應該被【嗶——】掉,我們要講究和平,講究溝通,講究交流,講究友好。’

無戰論的提出者認爲,‘世間一切都可以用溝通來解決,無論是對動物還是對人均是如此,文明與否的判定,也應該是根據在相遇之後,首先選擇溝通還是首先選擇戰爭上。’

‘戰爭是最沒用,也是危害最大的行爲,它只會如同【神罰地洞】(即那兩個被震塌的地底大陸)一般,吞食血肉,卻毫無產出……’

這之類的言辭,不,應該說已經上升到【思想】層面的東西,可是第一次出現在雙月星,無論其合理或者有效與否,都擁有強大的魅力。

而或許是靈族內部正好都在思考這個問題,於是,無戰論一時間大行其事,顯示出了極大的影響力。即便是在極端好戰的靈族內部,它也產生了非常廣闊的流傳,甚至連五個靈族組織中的一名【高端統御者】(組織中衆多統御者的首腦),都認同了這一思想。

至於這種情況會持續多久,這就不得而知了。

“好吧,雖然不怎麼相信本身就帶着好戰基因的靈族,會因爲一個思想從老虎變成小貓咪,但至少我們獲得了不短的穩定期不是嗎?”

雖然做不成星球意志,但畢竟還是代行者的8051,在獲得這種情報之後,就將其當做笑話告訴了空幻,而空幻就說出了上面的話。

但說出了之後,空幻卻感到一絲威脅。

“思想,不說還沒想到,朋族到現在爲止,似乎都沒有成形的思想,這對於一個文明而言可不是件好事。”

回想起前世人類文明古代那些百家爭鳴,空幻就感到一陣急躁。

而一旁的8051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之後,卻用尾巴敲了敲空幻說道:“重要是重要,但這方面的東西,你、我,甚至暗血和白農都最好不要插手,這樣才能讓朋族發展出自身的思想。否者,朋族也不過是人類某種文明的延續而已。8051頗帶警惕性地表示。”

“知道。”

靈族無戰事,無戰意,地下對於朋族而言就是和平的另一個世界,因此朋族除了將三大堡壘繼續作爲三大戰隊駐地外,就沒有再多去關注靈族的問題。

而除了靈族,與朋族關係最爲緊要的外族,就是影族了。

不過在戰爭方面,影族對朋族而言,則可以說,在短期類是完全沒有威脅了。

因爲,由楚霞帶領的影族雷神教會,終於還是在公元18年2月份成立。

這個以雷神‘秩序、公正、忠誠與制裁’爲教旨的教會,完全是由影族人組成。教會會長,是之前的大酋長影山;教會組成則完全參考了影族之前的議會模式,設立了上級、中級、下級三級教會議員。

可以說,除了換個名字,增加了一個傳教的職責外,這貨完全就是影族的議會翻版。

當然,爲了突現朋族的影響力,教會之上,還設置了教會長老。

同時,還按照朋族還沒有正式開始使用的神族等級模式,選出了影族最強的六人,給予了他們【上影戰師】的稱號,除了其中的影山擔任會長,剩下五人都擔任長老。

至於這個【上XX師】,其實是朋族中對意識實力的預計劃分方式。

在神族化的計劃中,朋族預計將以前的偏戰鬥方面的靈魂級劃入【師】級。

其中,又以普通資質的人,所能達到的靈魂級最高程度——靈魂級高期,賦予【上】的稱呼。

而【影】,則是指影族的刺殺戰法,如同影子一般的存在;當然,如果換到朋族,則不會有這一項;而換到遁甲族,則會是【遁】。

【戰】,則是指這些人都是屬於戰鬥類的存在;而如果是技術研發類的個體,則會賦予【技】;如果是非戰鬥偏向思考和大腦運用的,則賦予【智】;其它方面的也有相應的稱呼。

用例子說明,之前靈魂級高期的‘神史’大祭司,其實應該是【上智師】,因爲她的主要發展方向並不是戰鬥,而是教化,或者說洗腦類的幻界製造者。但在她進入靈魂級巔峯後,就可以正式稱呼爲【智屬神】,這是規劃中對靈魂級巔峯的稱呼爲【X屬神】(朋族)或【XX屬神】(外族)。

而這次從影族中選出的,雷神楚霞親自賦予了【上影戰師】稱號的五人,經過對比發現都是靈魂級高期。

這倒是讓楚霞她們微微吃了一驚,因爲這五人和那名前議長、大酋長一樣,都屬於不容易感知的情況,若非楚霞幽神級巔峯,以及之後進入陰神級的實力,還真感覺不清楚。

此外,例如成爲教會上級議員的赤影,與已經成爲中級議員的鐘爲,實力修爲都讓她們獲得了【少影戰師】的稱號。

當然,這只是影族方面的情況。

這種稱號模式,朋族武部還沒有具體完全完善,所以只是在影族暫時實行了那一部分而已。

而擁有了教會的支持,影族方面這五年,完完全全就是沉浸在了朋族一波又一波的技術衝擊之中,根本沒時間也沒心情去想其它的東西。

因爲朋族的目的,是爲兩百年左右的敵人降臨做準備,又不可能真的按兩百年去規劃,所以是儘可能地對其它能夠成爲助力的種族提升實力,實力方面只需要比朋族低一點即可。

當然,那只是明面上的,無論是教育還是研究,朋族都是依舊緊抓不放。

而五年的時間,影族也只是從原始部落文明(參考山頂洞人),被強行拖到了部落城邦聯合(參考商周),而算起來,朋族應該已經達到沒有參考的程度(與人類文明差異頗大,無法尋找同類對比=。=)。

“可以說,現在的影族,只要沒有提升到春秋戰國的類別,就不會對我們產生威脅。”

這是木紋族長的看法,對此,最瞭解影族的楚霞倒是有點異議。

“這個種族實力不差,只是受限於身體因素,個體實力的發展潛力無法與朋族相比;但如果是像空幻記憶中的文明一樣發展外部科技,以他們與那個文明差不多的大腦水平,以及他們比那個文明個體更高的身體素質,還是會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的。”

“只是,我們不能爲自己製造敵人。”

一句話,就確定了影族至少兩百年的發展歷程。

“好了,不說這些抑鬱的陰謀什麼的,還是說說咱們的遁甲人吧。”承受着衆人鄙視加懷疑眼神的木紋,因爲不想糾結過多的影族問題,而岔開話題。

實際上,她只是將正確的話題繼續下去而已。

然後話題就轉到了遁甲族上。

遁甲族算是朋族的絕對附庸,這個種族的文明,甚至都是在朋族影響之下才出現的,否者此時的遁甲人應該是類似於地球上海豚、狼之類的情況(被稱爲地球第二聰明物種的海豚發來賀電,PS:人排第三=。=)。

而正是因爲這種關係,遁甲人在很多方面雖然產生了獨立之類的情緒,實際上卻依然堅持着對朋族的跟隨政策。

在完全併入朋族之後,他們更是完全打消了分裂的意思,一心一意將自己作爲朋族的一員。

這讓高層中某些意圖算計遁甲人的管理者也很是尷尬。

畢竟,現在的朋人其實還是很單純的,他們除了技術與組織結構上,幾乎達到人類工業革命之前的水準外,在思想和經驗總結方面,終歸還是才正式展開了不到半個世紀,也沒什麼積累。

因此,最終朋族還是在神之一族改造中算上了遁甲人,將其作爲【神僕】一級。

而在旁敲側擊地瞭解了遁甲人高層的想法之後,朋族的一羣傢伙也算是稍稍鬆了口氣。

“神僕?什麼?”當時的遁甲人方聲望最高的農部部長遁甲青草問道。

“神僕啊,就是跟着神做事,幫着神做事的人。”當時前往詢問遁甲人的農部部長如是回答。

然後,遁甲青草同志很是贊同地點了點頭,表示遁甲族是永遠的神僕。

這方面有沒有誤會,在場衆人都沒去想過,而在詢問上百名遁甲人代表都獲得類似的答案之後,朋族方面便立即着手神族改造的下一步計劃。

接下來就是朋族內部的問題。

這五年間,朋族內部除了又一次大年會上,各省省長在市長們的助威之下,爲預算吵了個不可開交,最後在木紋‘全部給我安靜,要讓暗影來幫你們做預算嗎?’這種大吼之下告一段落外,並沒有什麼值得稱道,或者說特別的事情發生。

美男的誘惑 至於暗影,雖然它的具體情況依然只有長老院、神庭和族長知道,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高層有一支極其隱祕,無時無刻不在了解着你的所作所爲的隊伍’之類的傳言越來越強,已經在管理者們中傳開,倒是讓管理層爲之一清,也因此,高層並沒有做出限制。

當然,這時候其實也沒什麼貪官污吏等污染視線的東西就是了,最多也就是覺得自己做省長不夠,想要進入朋城,而無師自通地私下裏向高層拉關係之類的行爲而已。

※※※

種族大方向上說完,就是細節上的問題了。

五年時間,朋族主要的細節,還是鋼鐵的推廣。

公元17年鋼鐵出現之後,依靠着其強於青銅的延展性和強度等等東西,算是獲得了各行業的極大支持。不過受限於產量,它的推行也只是比初期的青銅好上一點。

至少,朋族可以推行‘銅器換鐵’的政策,將民衆手中的無用銅器收回來(如‘銅菜刀+5個銅幣=鐵菜刀’),這些銅器被熔鍊後製作銅幣、銅線、裝飾品等更有用的東西,這就是資源合理利用方面的問題了。

“這叫節約!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