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殘刀看到這一幕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隨後直接說道。

“哈哈哈,你發現了又如何,還以爲你有什麼手段,沒想到就這點計量,你覺得你能擋的住我的這些暗器嗎,看來你今天死定了。”

剛纔看到王越一臉自信的樣子,還以爲王越有什麼底牌呢,沒想到是自己想多了。


很明顯,王越是想用自己的魚竿將這些毒針給阻止,但是這些毒針的速度絕對是快到不可想象。

所以王越必死無疑,只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整個人嚇了一跳。

“叮叮噹噹。”

就在那飛針要打在王越身上的時候,王越直接將那些飛針給擋住了,當殘刀看到這一幕後,整個人十分的憤怒,忍不住怒吼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

邪魅總裁獨寵成癮 ,能夠將這飛針擋下來。

自己確實小看了王越了,原來他早就做了準備,這個王越實在是太狡猾了。

他難道早就知道自己有這歹毒的暗器了嗎?

“砰!”

等到將這些飛針全部擋住之後,王越將這魚竿扔在了地上。

這是讓九爺特殊打造的魚竿,是用特殊含鐵製造的,目的就是爲了對付對方的暗器。

隨後王越直接向着纔到衝了過去,等到他衝到殘刀面前的時候,王越直接一拳打了過去。

“砰!”

“這一拳是爲了這麼多年死在你們手下的無辜生命打的。”

“砰!”

“這一全是爲了你們昧着良心掙的黑心錢打的。”

“砰!”

“這一拳是爲了你的狂妄自大打的。”

王越一拳又一拳打在了殘刀的身上,殘刀每次被擊中都要吐出一口鮮血。

對於他來說,他真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自己竟然真的不是王越的對手。

“師傅!”

原本還在觀戰的幾個徒弟看到殘刀受傷之後,一臉的驚恐。

隨後他們直接向着王越衝了過去,對於他們而言,絕對不能看着王越傷害他們的師傅,他們一定要讓王越付出代價。

“一羣廢物,輪不着你們插手,給我滾!”

王越看到這幾個人向自己衝來的時候,眼神變得冰冷了起來。

隨後直接怒吼一聲,當他怒吼後,這幾個人直接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一臉的驚恐。

誰也沒想到王越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厲害,光是這樣的程度就有人將別人給震飛。

隨後他們一臉不屑的看着殘刀的幾個徒弟,之前這幾個人還想挑戰王越,簡直是找死啊。

“一羣自不量力的傢伙,還敢挑戰王總,簡直是在找死!”

九爺看到這一幕後,冷笑了一聲,隨後搖搖頭說道。


這幾個傢伙簡直是自不量力,王越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得罪起的存在。

隨後他一臉仰慕的看向了王越,不得不說王越的實力就連自己也十分的震驚。

那邊受傷的殘刀捂着胸口,隨後對着王越問道。

“很好,我輸了,我殘刀沒想到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你的實力確實出乎我的意料。”

殘刀看着眼前的王越有些無法接受,王越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厲害。

隨後他苦笑了一聲萬萬沒想到,自己接了這個任務,竟然無形之中得罪了王越,他真的是做錯了一件讓他終身後悔的事情。

王越看到他的樣子後搖搖頭,隨後上前一步說道。

“那麼你能告訴我,到底當初是誰讓你們對付我王氏家族的?”

王越說完之後,眼神變得冰冷起來,自己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想要問出來到底當初是誰請雪狼僱傭兵的人對付他們王氏家族的。

不然的話,他們王氏家族根本不會沒落的。

這個殘刀根本不會平白無故的對他們出手的,這個幕後一定有更加自己不知道的家族再不控制這一切。

自己一定要找到他們,然後將他們解決掉。

當殘刀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了一聲,強忍着自己身體的痛苦說道。

“你以爲我會和你說嘛,做我們這一行的講究的是信譽,就算是我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的,我已經想起來了,原來你就是當初王氏家族的人,看來我萬萬沒想到早知道就把你給殺了。”

對於殘刀而言,他可是有職業操守的,所以他絕對不會告訴王越到底是誰要對付王氏家族。

如今的他已經想起來當初確實有人請了他,然後讓他對付王氏家族。

不過對於他而言,當初的王氏家族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強大,所以他並沒有殺了所有人,而且留下了活口。

沒想到自己的舉動竟然造就瞭如今的王越,真讓自己痛心啊。

當王越聽到殘刀的話後,想了想說道。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不會告訴我的,所以我提前做好了準備。”

對於殘刀的話,王越其實並不意外。

如果這個傢伙要是這麼輕鬆告訴自己的話,他估計說的也是假的。

不過沒關係,自己這一次格式做了充分的準備,所以就算是殘刀不想說的話,那也沒什麼用。

當殘刀聽到王越的話後,皺皺眉頭,隨後直接說道。

“我不相信有人能撬開我的嘴,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沒有任何人能夠讓我告訴他任何祕密。”

對於殘刀而言,沒有人能夠讓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不管對方用什麼手段他都不會去做的。

只不過接下來王越說的話,讓殘刀有眼吃驚,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會這麼做。

“可以啊,你可以選擇不說,不過我可以讓你雪狼僱傭兵全部消失,對了,還有你的。兩個孩子和三個老婆聽說他們現在可在m國過的不錯。”

這一次王越可是做了充分的準備的,所以這個傢伙根本不可能逃脫自己的手掌心的。

殘刀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不過他隨後一臉的不屑直接說道。

“你少嚇唬我了,你知道雪狼僱傭兵到底有多少人嗎,還有我的妻子和孩子在什麼地方,你還是不要嚇唬我了,你覺得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在殘刀看來,王越根本就是在嚇唬自己,畢竟雪狼僱傭兵十分的龐大。

很多人想要解決他們,但是最後根本還是放棄了。

至於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王越根本就找不到他,早就把對方藏在了一個十分隱祕的地方,沒有任何人能夠找得到的。

所以王越一定是在嚇唬自己。

“聽說過殺手聯盟的人嗎?他們已經決定和龍組的人合作了。”

“你什麼意思?” 當殘刀聽到王越的話後,皺着眉頭,不知道王越這個時候說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殺手聯盟和龍組的人合作的話,你覺得你還能夠堅持下來嗎?你的雪狼僱傭兵還能夠存活下去嗎?”

當殘刀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震驚。

如果要是殺手聯盟,還有龍組的人聯合起來的話,說不定真的能夠做到這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過他隨後露出了一絲的笑容,然後對着王越說道。

“哈哈,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如果要是真的能夠聯合起來的話,說不定你還真的能夠做到,但是你覺得殺手聯盟的人會聽你們的話嗎?你還是不要癡心妄想了。”

在殘刀看來,王越根本就是在嚇唬自己,他以爲殺手聯盟是什麼樣的存在,怎麼可能輕而易舉的和龍組的人合作呢,這根本不可能。

王越一定是在嚇唬自己,只不過下一秒王越直接撥通了電話,然後扔給了那邊的殘刀。

“王總,我是殺手聯盟的老大。雪狼僱傭兵組織的大本營已經被我們找到了,我們現在已經準備動手了。等候你的指示。”

“什麼,怎麼會這樣?”

殘刀很快聽出了對方確實是殺手聯盟組織的老大,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也不知道他們答應了龍組什麼條件,爲什麼會和龍組合作。

如果要是他們聯合起來對付雪狼僱傭兵組織的話,這件事情可就嚴重了。

只不過他的話還沒說完,王越直接將手機奪走,然後對着殘刀說道。

“接下來我們應該好好算算賬了。”

如果要是說王越之前說的話,他還有些懷疑的話,只是現在殘刀已經沒有任何的懷疑了,因爲王越眼神十分的冰冷。

隨後他露出了一絲苦笑,原本他還覺得自己來到這裏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王越呢

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變成如此的境地。

隨後他搖搖頭,然後咬咬牙說道。

“我可以告訴你當初到底是誰對你們王氏家族出手的,但是希望你能放我家人和孩子一條生路,我只有這個一個要求了。”

對於殘刀來說,他這一次輸的很慘,已經沒有辦法再翻身了。


他現在只有一個希望,就是能夠希望自己的家人能夠活下來。

至於他的手下,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

王越聽到殘刀的話後,直接拿起電話撥了過去。

“放過殘刀的家人,至於其他人,任由你們處置。”

說完之後,王越邊把電話掛了。

至於殺手聯盟那邊的人聽到王越的話後,並沒有說話。

此刻在他面前跪着的有幾個小孩,還有女人,他的手下就在他旁邊等待接下來的命令。

過了好半天,他的手下終於忍不住了,隨後問道。

引鯉尊 老大,我們現在怎麼辦?是不是放了他們?”

手下說完後就看向了他們老大,也不知道他們老大到底會怎麼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