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得知這一切之後,龍夢辰就大笑去研究那海族城池上方的那曾膜的想法了。這一刻龍夢辰都感覺到變成了一個海族是一件多麼不明智的選擇。立刻的解除了變化。龍夢辰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佩戴上避水珠,龍夢辰向腥藍之海的更深的地方前進了。既然了解到了海族的情況,那也同時的要了解海獸的情況。

一路上龍夢辰都會躲避那些海族。龍夢辰始終的都在海底前進著,沒有到海面上的打算。直到龍夢辰又向前走了大概五天的路程。龍夢辰看到了一座大山。順著大山爬了上去,沒有想到那山的上面居然是一座小島。原本不打算回到水面上來的。現在既然已經回到了水面那就一切順其自然吧。登上了小島,龍夢辰才發現這個小島的面積還非常的大。這上面也有人工雕琢過的痕迹。明顯就是有人生活的地方,但龍夢辰並沒有發現人。就這樣漫無目的在小島上閑逛。

剛進入到一片森林的龍夢辰,突然的發現周邊有人影攢動。自儲物戒指當中拿出了武器,龍夢辰級靜靜的等著那些人的出現。四周的灌木叢被人給撥開,四周一下的就湧出了一大堆人。說是人還有些地方與人不一樣。應該說他們是比海族更像人的海族。因為那些人的手掌上也長有肉鰭。五個手指間也都有肉連著。但是他們是有鼻子的,只不過頭髮倒是都是藍顏色的。手中都拿著武器。這些人看到龍夢辰明顯的一愣。然後自龍夢辰的對面分開人群走出來一人。

「你是人族?不是海族」那人張口說。

「對我是人族,我不是海族。但我看你們才像是海族的」龍夢辰說。

「不,我們並不是海族。我們是水族的」那水族頭領說。

「水族?你們是海族新進化的?」龍夢辰追問。

「看來你是剛到大陸上歷練的人族。連上古五行種族都沒有聽說過。人族的冒險者,要是你願意聽故事,我可以講給你聽」那水族的頭領說。

「當然願意聽了,那龍夢辰就叨擾了」龍夢辰說。

「龍小友,我們歡迎你啊」那水族的頭領說。

被那一群的水族的人都讓進了島內。一路上龍夢辰了解到剛剛說話的那個水族的頭領叫水無言。是這附近九萬萬里的水族的族長。這個族長會不定期的到各個水族的聚集地暫住。正巧這一次來到這個島嶼,龍夢辰就來到了島上。水族是一個非常有包容的種族,龍夢辰是人族,並沒有與水族有仇怨,更何況龍夢辰就一個人,所以這族長就向龍夢辰拋出了橄欖枝。這個島嶼雖然也非常的大,但島嶼上的面積還是不夠建設一個城池的。所以就是一個簡單的村莊。

村莊當中基本上都是以木材為主,建築物都不是特別的高。倒是讓龍夢辰有一種回歸到了大自然的感覺。看著就讓人舒服。一路上水無言頻頻的與大家點頭。而所有的水族都會恭敬的向水無言問候。這就能夠看出來,水無言在水族當中備受尊敬。同樣的也能夠看的出水族是一個比較和善的種族。龍夢辰喜歡這樣的種族。

水無言帶領著龍夢辰來到了非常平常的一間房子,「龍小友,這裡就是我的住處。」然後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水前輩您先請」龍夢辰由衷的說。

兩人進到木屋,從屋內走出了一個兩眼水汪汪的的一身藍色長衫的姑娘。那姑娘沒有看到有外人在場,而是直接抱住了水無言的一隻手臂撒嬌的說「爺爺,你怎麼又把靈兒一個人丟在了家啊。都不帶靈兒出去玩」

水無言笑呵呵的說「龍小友見笑了,這是我孫女水靈兒,都讓我寵壞了。」聽了水無言這麼一說,水靈兒呀的一聲「爺爺,有客人來了你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啊,讓我多尷尬啊」雖然嘴上說尷尬,但龍夢辰一點也沒有看得出來這水靈兒的尷尬。

「靈兒姑娘活潑開朗天生麗質,倒是水前輩的福氣」龍夢辰說。

「你倒是會說話啊,你叫什麼名字啊?」水靈兒居然主動跟龍夢辰打招呼。

「我叫龍夢辰,是人族」龍夢辰說。

「人族?我還是第一見到。你與我們水族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啊」水靈兒說。

「是的,我們非常的相似」龍夢辰說。

「好了靈兒,我要與龍小友談事情,你去沏一壺茶來」水無言說。

水靈兒撅著小嘴,滿心不情願的離開了。「又讓龍小友見笑了」水無言說。

「靈兒小姐心性淳樸,讓人羨慕啊」龍夢辰說。

「這丫頭啊,從小就被族中的人寵著,所以任性了許多。但這丫頭天生的就擁有一項天賦。凡是大惡之人,就會本能的排斥。而大善之人就會本能的親近。 盛寵千金妻 」水無言說。

「沒有想到還有人有這樣的天賦」龍夢辰說。

「是啊,我們也是無意當中發現的」水無言說。

又跟水無言聊了一會,龍夢辰就開始詢問水族為什麼與海族那麼相似了。水無言也沒有保留就將上古的五行種族以及海族的來歷都說了。在最上古的時候,有五個超級的種族。分別是金族、木族、火族、水族、土族。五大種族當中金族實力最為強大。上古的時候,五大種族可以說是佇立萬族之上。但後來一場種族大戰,卻讓五大種族徹底的退出了歷史的舞台。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恢復過來。反而近些年來卻越來越衰敗了。

海族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是水族的一個附屬的種族。但自從水族衰敗了之後,海族就開始打壓水族。這麼多年以來,要不是水族一直都有能夠鉗制海族的方法和海族懼怕的高階的修士。恐怕海族早就將水族給滅了。海族天生的就是一個生育能力很強的種族。要不是因為海族不能夠長時間的離開水,恐怕海族早就登上大陸了。以海族的壯大的速度恐怕早就成為超級的種族了。

海獸是大海中的凶獸,天生的殺戮者。 將門閨秀 。成年的海獸都會擁有築基期的實力。而海獸的提高是根據所食用的海族的數量還提升的。所以海族一直的都把海獸當作第一強敵。其實對付海獸水族一直都擁有自己的獨特的方法。這也是為什麼海族總是想要攻擊水族的原因。要是能夠得到水族的對付海獸的辦法,那麼海族就可以輕鬆的稱霸整個海域了。

聽了水無言的話,龍夢辰陷入到了沉思當中。這些信息要不是了解海族的水族說出來,恐怕龍夢辰很難的會知道。雖然龍夢辰曾經變化成為了一個海族,對海族有一些的了解,但那終歸是低等級的海族,對種族內的事情了解的非常的少。現在知道了這一點,龍夢辰就可針對海族做一些計劃了。



「前輩,非常感謝您跟我說的這些。這對我實在是太有用了。」龍夢辰說。

霸道總裁愛上我:老公要親親 對你有用那就好。只要是想對付海族的,那都是我水族的朋友。雖然我不能夠代表水族,但我可以代表我這九萬萬里的氏族,要是在攻打海族上我的氏族能夠幫上什麼忙的話,我絕不推辭」水無言說。

「水前輩,能夠得到您的幫助這是得天之所幸。同樣的我不能夠代表人族,我也不需要代表人族,未來在這九萬萬里的海域之內,將只有水族能夠統治。」龍夢辰鄭重的說。 「龍小友的承諾那就能夠抵十萬天兵」水無言說。

「水前輩抬愛了。我們也是相互幫助共同進步」龍夢辰說。

「未來以後我們雙方更好的合作,也是方便聯繫。我倒是有個不情之請。」水無言說。

「水前輩但說無妨」龍夢辰說。

「就請龍小友將我唯一的孫女,水靈兒帶在身邊。有什麼事情,也好讓水靈兒及時的通知我」水無言說。

龍夢辰聽了之後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說「好的,水前輩放心。我一定保護靈兒姑娘的周全」

水族與海族最大的不同就是,水族會建造船隻。而且還是強大的戰艦。不但水靈兒跟在了龍夢辰的身邊。同時水族還送給龍夢辰一隻戰艦。這戰艦十分的巨大,周身都是用鋼鐵鑄造而成的,根本就不是那些木質船能夠比擬的。站在那戰艦的船頭,感受迎面而來的勁風,龍夢辰心中居然升起了無限的豪情。而龍夢辰沒有注意到,在船艙當中有一雙靈動眼睛正盯著自己。

這水族製造的戰艦就是不一樣。在海面上航行的速度快的不得了。雖然不可能像飛的一樣快,但那也比龍夢辰在水中前進的速度快。原本龍夢辰的回程需要十天的時間。現在就只需要短短的兩天的時間就能夠到達觀海城。但當戰艦行駛到夜間的時候,突然的受到了攻擊。整支船都在劇烈的晃動著。龍夢辰從修鍊當中被打斷,急匆匆的衝出船艙。來到甲板上,指揮戰艦的水族的頭領立刻向龍夢辰報告「報告龍將軍,我們遭受到了海獸的攻擊」。

「海獸?這附近怎麼會出現海獸的?水天賜,你知道怎麼回事嗎?」龍夢辰問。

「這海獸一定海族引來的。要不然這樣的地方是不會有海獸的出現的。而且這一隻海獸還是一隻能夠摧毀戰艦的巨型海獸。其實力更是相當於元嬰期的修士。」水天賜說。

「那麼說我們的戰艦最多能夠抵抗元嬰期的修士了嘍」龍夢辰說。

「是的,元嬰期的修士就能夠破壞我們的戰艦」水天賜說。

「那我們還有更厲害的戰艦嗎?」龍夢辰問。

「有啊,當然有。我們能夠製造抵抗大乘期修士攻擊的戰艦。」水天賜說。

水天賜可不是沒有頭腦,龍夢辰問什麼就會告訴龍夢辰什麼。這也是水無言授意的。也是變相的告訴龍夢辰水族還是擁有非常大的潛力的。龍夢辰並沒有再問其他的事情。而是將目光轉向了戰艦的下面。

透過海水龍夢辰能夠模糊的看到那海獸的樣子。那海獸倒是有些像地球上的鯨魚。十分的巨大,這海獸對戰艦的撞擊會對戰艦造成非常大的損傷。見海獸轉身離開,水天賜大聲的說「不好,海獸要對戰艦進行撞擊。所有人做好戰鬥的準備」

水天賜的話音剛落,就聽到撲通的一聲,當水天賜回過頭的時候,龍夢辰已經跳下了水。水天賜見龍夢辰下水,立刻向水靈兒報告,並且要求所有的水族的士兵都做好隨時救援的準備。水天賜來到水靈兒所在的房間,輕輕的敲響了房門。還沒有等水天賜說話,房中就傳來了水靈兒的聲音「我已經都看到了。你們只需要安心的等待就行了。龍將軍是不會有事情的」

「可是我們不僅是要面對海獸,這附近還有大量的海族。更何況那海獸還是一隻元嬰期的鯨魚獸。以龍將軍的結單期的修為,恐怕不能全身而退啊」水天賜說。

房門打開,水靈兒還是那一身的藍色的長袍。不過面前多了一層薄紗。「那我們到甲板上去看看吧」水靈兒說。

跳入大海中的龍夢辰,向著那鯨魚獸就追了過去。元嬰期的海獸,倒是看看有多少的實力。龍夢辰拿出系統獎勵的那件上品的法器。面對未知的海獸,龍夢辰還是不敢太大意的,握著手中的上品的法器,龍夢辰的底氣就要足很多了。一路向鯨魚獸追了過去。到來進前就是一招龍御劍鋒。直接的就將那海獸的脊背打出了一個大口子。那海獸受到這樣的致命的傷害,憤怒的轉身,一記魚尾就抽了過來。

龍夢辰趕快的利用如影隨形的步伐,緊緊的貼住了鯨魚獸。拿出符籙就向那鯨魚獸的傷口處攻擊而去。在大海當中火屬性的符籙攻擊力都會被降低,所以龍夢辰不用火屬性的符籙,都用的是金屬性的符籙。對著那鯨魚獸的傷口就是疊加攻擊。讓鯨魚獸的傷口不斷的加深加大。鯨魚獸體內則不斷的有血液流出。大量的血液染紅了附近的海域。龍夢辰心想就這樣就能夠耗死這隻鯨魚獸。

雖然這鯨魚獸的力量巨大,身體也夠靈活。皮糙肉厚,一般的修士還真不是這鯨魚獸的對手。但奈何這龍夢辰就能夠剋制這鯨魚獸。如此鯨魚獸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去。但困獸猶鬥垂死掙扎,那鯨魚獸臨死也要推著一個墊背的。眼看著那鯨魚獸越來越萎靡,一張符籙攻擊之後,鯨魚獸又是一記尾巴的攻擊。龍夢辰還是照常的閃避。但龍夢辰萬萬的沒有想到。這一次閃避之後,那鯨魚獸又噴出了一股寒氣。那寒氣出籠罩的地方直接的就凍成了冰。就連那鯨魚獸自己都凍成了冰。而龍夢辰的一隻手臂被寒氣籠罩,居然也瞬間的結成了冰。

被凍成冰塊的手臂,直接的隨著那鯨魚獸的屍體墜落到大海海底。而龍夢辰也生生的體會到了斷臂之痛。一條手臂脫離大量的鮮血湧出。龍夢辰強忍著疼痛,飛上了戰艦。帶著漫天的血霧,龍夢辰摔倒在戰艦的甲板上。海獸被殺死,那些海族卻還在。龍夢辰受傷那些海族都看在眼中。那些海族趁機對戰艦發起了進攻。

見龍夢辰帶著血霧摔在了甲板上。水靈兒趕快的上前查看。之間龍夢辰已經開始出現意識混亂的情況了。趕快的將龍夢辰攙扶到船艙當中。龍夢辰這個時候已經因為斷臂失血,寒氣入侵雙重的傷害意識有些混亂。水靈兒運用水族特有的療傷的方式,對龍夢辰施展了療傷之術。但龍夢辰一臂已經殘疾,這倒是讓水靈兒不知道該如何的面對。

「水靈公主,龍將軍這手臂…」水天賜說。

「被變異的鯨魚獸的寒氣直接的凍掉了。是很難恢復的,除非能夠找到木族的人。還需要木族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能夠將這斷臂恢復。或者是需找一些天材地寶」水靈兒說。

「我們還想與龍將軍建立同盟關係,沒有想到這一次卻讓龍將軍失去了一條手臂。看來我們恐怕很難再與龍將軍保持現在的關係了」水天賜說。


「這次是我的責任,要是我早一點告訴他,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水靈兒說。

龍夢辰並不知道因為自己的一次不小心而讓水靈兒與水天賜都心生間隙。怕是龍夢辰將來會怨恨水族。而這個時候龍夢辰正在煉化體內的那一絲寒氣呢。這寒氣還真是厲害,居然能夠凝固人的真元。還好龍夢辰修鍊功法特殊,有吞噬的功能,現在雖然速度很慢,但正一點一點的吞噬那寒氣。

龍夢辰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久的時間,反正當自己醒來的時候,那條左臂還在流血。龍夢辰趕快開始運轉九龍破天劍訣當中的龍元回春。功法運轉之後,龍夢辰就感受到左臂的酥麻。然後神奇的事情就出現了,那隨著酥麻的感覺越來越重,由那最肩膀的傷口處居然開始有新的骨肉血脈增長起來。雖然增長的速度非常的慢,但那也是肉眼可見的速度。

大概話費了兩個時辰的時間,整個的左臂都長了出來。龍夢辰用力的揮動了幾下左臂,發現左臂與原來的並沒有差別。這到讓龍夢辰十分的開心。這龍元回春果然厲害,看來以後這一招還是少用的比較好。這一招太逆天了,整條手臂就能夠生長出來。身上那些受損的經脈居然也都好了。寒氣已經完全的被龍夢辰控制了。雖然沒有全部的吞噬,但至少現在能夠控制,可以慢慢的煉化了。

這寒氣是什麼東西,龍夢辰也不知道。但卻知道這寒氣一定不是那鯨魚獸自己體內的。就在龍夢辰想要走出船艙,告知水靈兒自己已經沒事,但跟自己心靈相通的小可,卻給自己傳來了信息。說在那荒獸平原上發現了一座城池,詢問龍夢辰要不要去看看。

在系統當中,還擁有一座城,龍夢辰倒是沒有想到,這個當然的要去看看了。進入系統當中,龍夢辰直接的選擇的出現在小可的身邊。小可現在也已經成為結單期的妖修了。但小可還是不能口出人言。一切的交流都要靠神識。相傳越是保持獸形久的妖修,未來的成就就會越大。一般的妖獸成為妖修的時候就可以口出人言說話了。而達到接單期才能夠開口說話的妖修,那能夠同時斬殺兩個築基期就能夠說話的同級的妖修。所以能夠長時間的保持獸形態的妖修,那都將成為妖修當中的頭領。

而小可的戰鬥力那就跟不用說了。現在接單期修為的小可,能夠戰勝靈動期的妖修。身邊跟隨的那些小弟,都是元嬰期的妖修。龍夢辰突然的出現,立刻讓很多的妖修都緊張了起來。當小可看到龍夢辰,立刻的就衝到了龍夢辰的身邊。然後在龍夢辰的身上曾來蹭去的。那些妖修哪看過自己的老大這個樣子,一個一個的都等著大眼睛看著龍夢辰。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人能夠讓自己的老大這樣的。 龍夢辰撫摸著小可的頭頂。「這一段時間一直沒有來看你,你在這裡過的還好吧?要不然你跟我出去吧?」龍夢辰通過神識傳達。

「我在這裡很好的,父親放心吧。我的實力還非常的弱,等將來我能夠幫上父親的忙再出去吧」小可說。之所以會叫龍夢辰為父親,是因為小可已經認龍夢辰為主了,當然也只有小可再認主之後才叫父親的。當然龍夢辰也是默認了,總的來說龍夢辰還是非常的喜歡小可的。

「可是這裡面的世界,與我所在的世界時間的差距太大了。我一天不進來就差不多相當三年沒有見了。你要是有什麼事情我也不能夠及時的出現啊」龍夢辰說。

「放心吧父親,雖然我的修為增長的非常的緩慢,但我的實力增長的可不緩慢。現在就死靈動期的妖修也不是我的對手」小可說。


「你的安全此時最重要的知道嗎?一切都要以你的安全為主知道嗎?」龍夢辰說。

「嗯,知道的父親」小可說。

與龍夢辰做了一個簡短的交流之後,小可就對其他的妖修吼了一聲。其他的那些妖獸都顫顫巍巍的趴在地上。看著那些妖修都匍匐在地,龍夢辰倒是有些震驚。之前雖然知道小可降服的那些妖修對小可都十分的尊重,但沒有想到居然會對小可這樣的懼怕。看來小可沒少使用血腥的手段啊。

「小可,對待屬下可以嚴厲,但不能嚴苛。你的這些屬下對你都心生恐懼,這不是真正的服從。要是有一天他們對別人的恐懼超過你,那麼那一瞬間你就會被這些屬下淹沒。但你要是讓這些屬下心悅誠服的跟隨你,那麼即使面對再大的困難他們也不會背棄你。明白嗎?」龍夢辰神識說。

「嗯,以後我會改變的父親放心吧」小可神識回復。

小可是非常的聽龍夢辰的話的,所以只要龍夢辰說過一遍之後,小可就會放在心裡。聽到小可答應了,龍夢辰也沒有再說別的。轉過頭,看著那些在地上匍匐的那些妖修,龍夢辰說「你們都起來吧」

聽到了龍夢辰的話,那些妖修都抬起了頭,看著龍夢辰身旁的小可。小可點了點頭,那些妖修才起身。龍夢辰見那些妖修起身了,找到對著其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妖修說「能跟我說說關於妖修城池的事情嗎」

那妖修恭敬的給龍夢辰施了一個大理之後才說「回稟大人,在距離這裡五百里之外,有一個妖修城池叫卡秋城。在城池當中有丹藥、法寶、符籙、功法等等修鍊所需的物品的出售。但那個城池是一個小城池,最多只能夠容納一百萬人。」

「我是小可的父親,你們不需要叫我大人。你們以後叫我老爺就行了。我是一個人族,我想你也能夠看出來。我先知道,我要是進入到妖修城,會有什麼不妥嗎?」龍夢辰說。

「回稟老爺,在妖修城池當中人族的出現並不會有任何的危險。因為城池當中經常的會有人族的商人。而且城池當中有傳送陣,通過傳送陣到達其他的城池非常的方便」那妖修說。

「你說的很全面,這裡是十顆丹藥,你拿去吧」龍夢辰給了那妖修十顆天階中品的符丹。別看只是符丹,天階的符丹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東西。

得到了龍夢辰的賞賜,那妖修可是非常的激動。這些妖修一般都是沒有勢力支持的。平常的時候為了得到丹藥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沒有想到這一次只是說了一些常識就得到了這麼多丹藥。但發現那丹藥都是天階的丹藥的時候,那就更是不能夠止住內心的狂喜了。對龍夢辰跪下就是三個響頭,嘴裡還一個勁的道謝。

「不用這麼沒有出息,只要你們將小可照顧好了,以後你們的好處會是你們想不到的。」龍夢辰對那妖修說。

既然龍夢辰是可以進入到那妖修城池的,龍夢辰就想著要到妖修的城池去看一看。雖然這裡是系統當中,龍夢辰對這裡還真缺乏了解。也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了解一下。龍夢辰也一直的再考慮,每一次到系統當中都是神識進入,既然小可都能夠進入到系統當中,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也全部的都進入到系統當中啊。那樣修鍊起來不就要快很多了。現在也沒有經驗值,殺妖修也不能夠增長修為了。單單的就是意識進入到系統當中,也不能夠增長修為啊。

龍夢辰也在想找一個機會試一試,要是自己也能夠進來那不就更好了。但自己的意識進入到這個系統當中,但小可感受到的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身體。這也讓龍夢辰一直的都想不明白。沒有答案就先不去考慮了。先將眼前的事情解決了再說。跟隨著小可,一路向那卡秋城而去。

以龍夢辰等人的腳力,五百里也不需要都久的時間。很快龍夢辰就看到了卡秋城。準確的說,應該是卡秋鎮。雖然在那城門口有士兵在把守,但並沒有人收取什麼入城的費用。在那卡秋城當中,大街上全都是人。不單單的有妖族、人族還有巫族、魔族、靈族等等。龍夢辰還是第一次的見到妖族之外的其他的種族。巫族每一個都非常的健壯。魔族長得都比較兇惡。靈族倒是十分的漂亮。

看到這些種族,龍夢辰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在系統當中會有大量的外世界的種族呢?而且這種族還都那麼的一致。帶著滿心的疑問,龍夢辰就開始逛起了卡秋城。這卡秋城雖然小,但卻是一個修真界的真正的城池。到處的都能夠看到販賣各種物品的人。各個種族販賣的物品的大不相同。其中要數人族販賣物品的最多,東西也是最全的。這裡的物價居然與系統當中的定價完全的一樣。而各種族之間也非常的友善,並沒有發生兩個種族大打出手的事情。

小可也是第一次的來到城池。當走到一個酒樓的時候,酒樓當中的香味讓小可停下了腳步。龍夢辰見小可停了下來,搖搖頭就想往裡進。誰知道剛剛得到了龍夢辰獎賞的那個妖修攔下了龍夢辰說「老爺,這裡面消費非常的高。一頓飯恐怕也要上百的下品元靈石。我們…」到嘴邊的話也沒有說出來。這個妖修原本是一個炎虎,修鍊成為修士的。所以就曲了個諧音的姓氏姓炎叫炎天。

「沒有關係,既然小可想要吃,那麼我們就進去吧」龍夢辰說。雖然龍夢辰叫小可,其他的人可不敢這麼叫。小可在那些妖修的面前都自稱龍幽。而那些妖修也都叫小可為老大或者是龍幽老大。

聽龍夢辰說可以進到酒樓當中,小可也沒有客氣,直接的就向酒樓當中走去。那店小二熱情的招待龍夢辰等人進入到了酒店當中。坐下來點好了酒菜,龍夢辰又開始問炎天「你知道各種族之間要是戰鬥該怎麼辦嗎?」

「回老爺,有一個叫混亂戰場的地方。在那裡不分種族,不分勢力的可以進行戰鬥。出了那混亂戰場,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不會發生生死搏殺的。」炎天說。

「我們要是到達混亂戰場需要多久的時間」龍夢辰問。

「我們這裡是最為偏遠的地方了。要是想到達混亂戰場,那也至少是需要十天的時間吧」炎天說。

「嗯,我知道了。我們先吃飯吧」龍夢辰說。

還別說能夠在系統當中吃一頓飯,那味道還真是沒得挑。不過這一頓飯也的確是夠貴的,單單就是一頓飯就花費了龍夢辰三百多的下品元靈石。走出了那酒樓,龍夢辰與小可就在大街上閑逛。並且跟小可用神識做交流。

「小可,我想讓你在這裡發展一下勢力,你看怎麼樣?」龍夢辰說。

「父親,你想要發展一個什麼樣的勢力?」小可問。

「一個絕對忠誠,我隨時能夠調動的勢力」龍夢辰說。


「那我去混亂戰場吧。在這裡還真沒有什麼挑戰了。我倒是可以去混亂戰場,對自己進行一番磨鍊」小可說。

「不管什麼時候,你都要保持自己的安全。知道嗎?」龍夢辰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