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他早上離開的時候,讓蘇紅葉在酒店定了宴席,現在他要趕過去赴宴。

今天這一上午,算是把林肖折騰的很疲憊。

從南沙爛尾樓到星級酒店,再從市局跑到武裝部。

短短几個小時,林肖幾乎完成了普通人幾乎一輩子可能都無法完成的經歷。

金沙酒店,林肖推開包廂的門。

房間內,蘇紅葉看到林肖之後,頓時就鬆了口氣跑上來拉住林肖的胳膊就捶了他一拳。

“你這個王八蛋,你救了小澤就回來不好嗎?還敢去追罪犯,你害的老孃爲你提心吊膽的,連電話都不敢打給你,就怕你被人給打死……”蘇紅葉說着話,聲音幾乎都要帶着哭腔了。

小澤被韓金城的人救出來之後,在醫院簡單處理了一下擦傷之後,就返回了家裏。

而蘇紅葉聽到小澤說林肖去追罪犯之後,當時就差點被氣暈了。

連帶着擔憂和恐懼,蘇紅葉忐忑不安的度過了整個上午。

她即擔心林肖被罪犯打死,又擔心林肖打死了罪犯,被警方抓起來。

現在看到林肖安然無恙的回來之後,內心的情緒瞬間爆發了。

“行了,這裏這麼多人呢……別摟摟抱抱的,影響太壞了!”林肖有些臉紅的看着包廂內目瞪口呆的李忠秋夫妻,還有眼巴巴坐在旁邊的小澤,低聲呵斥了一句。

“我不,我就不鬆開!”蘇紅葉說話帶着喃喃的鼻腔音,雙眼紅紅的說道。

“小澤,這……這是咋回事啊?”李忠秋臉色有點難看的問道。

老頭現在還以爲林肖是小澤的男朋友呢!

看到蘇紅葉和林肖摟摟抱抱的,心裏自然非常膈應!

小澤硬着頭皮扯了扯自己老爸的胳膊,然後輕聲將林肖僞裝自己男朋友的事情全盤托出。

此時,她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掩蓋下去了。

而李忠秋夫婦聽了自己女兒的話之後,也愣了很長時間。


通過今天這件事,他們對林肖是一百個滿意,但沒想到的是事實給了他們當頭一棒。

女婿是假的啊!

男朋友是人家的啊!


老兩口此時看着蘇紅葉的眼神無比幽怨。

但事已至此,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能去責怪誰呢?

如果不是自己催婚催的太緊,恐怕小澤也不會想出這種古怪的辦法來對付自己夫妻二人。

“叔叔,阿姨,裝男朋友的事我確實該向你們道個歉……”林肖坐在旁邊,端起酒杯說道。

李忠秋沉默了片刻,才搖了搖頭說道:“孩子,是叔叔該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救了小澤,我跟我老婆,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活了……” 一場午餐,吃了大概一個半小時。

宴席上,林肖毫無疑問成了絕對的主角,包括蘇紅葉在內,所有人都在問他有關他去追罪犯之後發生的事。

而林肖自然不可能把真實情況都告訴他們,所以只是隨便扯了個謊,說自己沒追多久,對方就被警方抓走了。

他之所以回來的晚,就是因爲在警局做了個筆錄而已。

吃完飯,小澤把林肖和蘇紅葉送到車上,並且鄭重其事的說道:“林肖,這次真的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就完了。”

想到今天上午的遭遇,她依然心有餘悸。

王永琪明顯已經瘋狂了,如果林肖不出面的話,很難保證王永琪會對她做出什麼事。

而且按照一般人的思維來想,王永琪和林肖有仇。

林肖明知道王永琪叫自己過去送錢,是想要對自己不利,很多人都不會同意他的要求。

因爲林肖和小澤畢竟不是真的情侶。

更何況即便是真情侶,有幾個敢爲對方孤身犯險的?

“如果你真的感謝我,那就早點找個男朋友吧……”林肖坐在副駕駛上,看着小澤笑着說道:“不然你單着,總會讓紅葉擔心你會對我有想法!”

“呸!”蘇紅葉聞言啐了一口,心道林肖的臉皮真是越來越厚了。

“……”小澤一愣,然後略顯尷尬了笑了笑。

這就讓林肖有點緊張了。

他說這句話完全就是爲了輕鬆氣氛,活躍一下,但沒想到小澤非但沒有隨着他的話開幾句玩笑,反而露出這種古怪的表情。

這他媽……危險啊!

林肖不動聲色的拍了拍蘇紅葉, 用眼神提醒她:如果你再不說點什麼,很可能過不了多久,小澤就會爲你戴上一頂綠油油的帽子。

而此時此刻,蘇紅葉似乎也意識到小澤的反應有點不對勁。

通常,女人在捉姦時候的智商,僅次於福爾摩斯。

她眼神憤怒的看了一眼林肖和小澤,心中開始後悔之前答應讓林肖假扮小澤男朋友了。

事情似乎超出了她的預料。

小澤的性取向,貌似是被林肖硬生生的掰了回來!

“我們還要上班,就先走了!改天再聚哈!”蘇紅葉臉上掛着燦爛的笑容,衝着車窗外的小澤說道。

她將“我們”這兩個字的讀音咬的極重。


像是在宣誓主權一般。

“葉子,晚上我還去你家住唄……”小澤聞言,遲疑了一下笑着說道。

林肖渾身汗毛一豎。

蘇紅葉沉默了良久,伸手拉住林肖的胳膊,擠出笑容說道:“不好意思,小澤,恐怕你以後不能去我那裏住了,我和林肖確定關係之後,可能就要同居了……你也知道,情侶兩個人在一起,再加一個外人的話,不方便。”

“我們也可以三個人一起住啊,就像那天晚上那樣……”小澤還有點不死心。

林肖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看女人鬥智鬥勇,是真的好笑!

“你笑什麼?”蘇紅葉轉過頭看着林肖,臉上保持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問道。

“我想起好笑的事。”林肖說道。

“什麼好笑的事……”

“我在想,你終於肯讓我和你一起睡了。”林肖極爲無恥的說道。

蘇紅葉聞言臉色漲紅,憋了半天才看了一眼窗外的小澤說道:“你說的事,改天再聊!我們上班要遲到了……走了!”

說完這句話,蘇紅葉開着車逃也似的離開酒店。

直到過了幾條街道,蘇紅葉依然被氣的胸口劇烈起伏。

“有句話說的真是對,防火防盜防閨蜜!我是真沒想到,小澤居然還能對你有想法!”蘇紅葉抿着紅脣,暗自磨着牙說道:“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失策!”

“真倒黴,就不該答應她當時的要求……”

“對了,還提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怎麼了?不就是你摸了她的……不對,你連我的都沒摸過,怎麼能去摸她的呢?”

“林肖,你們該不會是早就串通好了,聯合在我面前演戲的吧?”

蘇紅葉忽然一腳剎車,美眸之中滿是懷疑警惕的目光。

林肖聽蘇紅葉越說越離譜,心裏是萬分佩服女人的想象力,真的是堪比愛因斯坦。

同時心裏也在有些尷尬。

連一個小澤都讓蘇紅葉緊張成這幅樣子。

如果被她知道袁幼薇的存在,她會是什麼表情?

渣男難當……

……

一路喋喋不休,蘇紅葉和林肖在下午打卡上班時間之前,終於抵達了公司。

而到達了公司之後,蘇紅葉也收起了自己那副”男朋友被別的小狐狸精惦記上,自己身爲正宮卻不能彰顯主權”的哀怨模樣,重新變得冷漠且端莊起來。

這兩種轉變,看的林肖暗暗驚歎。

女人果然都是善變的動物。

都有兩幅面孔。

在林肖面前,蘇紅葉就是正常的女人,會吃醋、會埋怨、會發脾氣。

而在公司,在下屬面前, 頭號強婚︰重生回來當學霸

有氣場,有威嚴。

剛剛到達公司大廳,前臺的小妹妹就走了過來,笑着說道:“蘇經理,林經理,李總有事找你們。”

林肖挑了挑眉毛。

自從上一次曹峯的事,公司賠了一筆錢之後也算暫時壓了下來,李總最近爲這件事忙的焦頭爛額,現在找他們兩個還真不知道有什麼事要交代。

來到三樓,在總經理辦公室門外敲了敲。

“進!”李總的聲音在裏面響起。

啪嗒!

林肖伸手打開門,跟着蘇紅葉身後走了進去。

而林肖走進去之後發現,辦公室裏除了李總之外,銷售部的經理也坐在旁邊。

“蘇經理,林經理,坐。”李總起身指了指沙發。

林肖和蘇紅葉聞言坐了下來,同時看向李總,等待着他的下文。

“今天我叫你們幾位經理過來呢,是有件事商量。”李總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框,說道:“之前盛世地產那筆訂單讓我們公司的經濟緩解了不少,但出了曹峯的事之後,公司也賠付了不少錢。”

“所以我現在想擴大一下公司的運營渠道,以便儘快穩固公司的效益。”


“我是這麼想的,現在電商非常火!我想請人做個代言,在網上賣賣貨。”李總輕聲說道。

蘇紅葉聞言沉默了片刻,李總的思路是對的,現在網絡太發達,一味的呆在公司裏閉門造車,已經明顯落後於時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