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他們現在所在的這個位置,原本距離溫泉池也不是很遠,再加上那溫泉池所在的地方,石柱子上方還漂浮着一縷縷的青煙!

所以在這種地方如果雲空間要是都能失蹤的話,那自己就真的不知道他的智商該如何去拯救了。

於樑此時此刻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着急了,就這樣大跨步地朝着那兩個姑娘所在的位置跑去!

畢竟在這種野外之中危機四伏,所以他早趕到一秒就會早一秒安心一些。


……

當於樑花費了大概幾秒鐘左右之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能夠看到眼前所發生的一幕了!

此時此刻兩個姑娘正在水池子裏面不停地撲騰着,而且還有一個龐然大物就在水池子邊上虎視眈眈的看着對面的兩個姑娘。

當於樑看到這玩意兒的那一瞬間,整個人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

很明顯這是一隻野狗!

野狗和家狗最大的區別,就是這玩意兒是生性比較殘暴的動物。

而且這種野狗非常恐怖,甚至於三四隻以上的野狗就可以跟一頭豹子進行打鬥。

可想而知到底有多麼的恐怖?

……

當於樑看到這隻野狗的那一瞬間,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他並不是擔心這一隻野狗,而是因爲野狗原本就是羣居動物。

這樣一來的話,在這裏發現了一隻野狗,那麼說不定其他的地方還隱藏着另外的野狗!

這種東西智商可是很高的,就算沒有隱藏着其他的,想必距離這裏應該也不是很遠。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嘴角蠕動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猶豫那隻野狗是背對着自己的,所以兩個姑娘在着急的過程之中還是能夠看到於樑臉上的表情。

於樑對這兩個姑娘輕輕的揮了揮手,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現在千萬不要發出來任何聲音,如果要是把其他的野狗招惹過來,到時候可就麻煩了,自己一個人可沒有勇氣和一羣野狗對戰。

兩個姑娘雖然說此時此刻異常害怕,但是有於樑在這裏,所以兩個姑娘的神情似乎也變得正常了不少。

就算到現在依舊沒有辦法平復自己的心情,可是兩個人也知道,於樑在現在這種情況之下是絕對不會不管她們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整個人開始不停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於樑輕輕搖了搖頭,看起來似乎是在平復着自己的心情一樣。

接着於樑佝僂着自己的身軀,順勢從地上撿起了一把棍子,就這樣一步一步朝着對面的野狗貼近了過去。

其實於樑現在也有些無奈,因爲他實在有些搞不清楚,這兩個姑娘到底是怎麼搞的?

難道一兩個小時還不夠洗澡的嗎?爲什麼到了現在還泡在水池子裏面?

其實這點也是於樑自己的問題。

畢竟他確實剛剛也沒有跟人家兩個姑娘提醒到位,野狗原本就是夜間出來覓食,因爲這些東西比較邪,所以它們基本上都不敢見到陽光的。

再加上這裏很有可能是附近唯一的水源,所以這隻野狗可能只是有些口渴,所以纔過來喝水,可沒有想到竟然直接撞到了兩個姑娘。

於樑就這樣一步一步朝着那隻野狗貼近了過去。

而此時此刻,那隻野狗正在虎視眈眈的盯着面前的兩個姑娘。

好像在考慮着這兩個人到底能不能吃一樣。

片刻之後,當於樑來到野格身後的那一瞬間,直接卯足了力氣,狠狠一棍子就朝着這隻野狗的腦袋敲了下去!

當於樑猛然間一把用棍子將這隻野狗腦袋敲下去的那一瞬間,便看到這隻野狗直接急了,連忙在地上打了兩個滾。

接着這隻野狗猛然間轉過頭,就這樣露出了兇狠的牙齒,直勾勾的盯着身後的於樑。

而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直勾勾地盯着這隻野狗,臉上的表情充斥着滿滿的鄙視之色。

“來啊,你這隻畜生!要是不敢來的話,就趕緊給老子滾蛋!”

當於樑喊完了這句話之後,那隻野狗直接嗷嗚了一聲。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至於原因非常簡單。

在這種時候,千萬不能讓這隻野狗叫出來。

因爲這些野狗的聽力都非常敏銳,若是這隻野狗進入到了攻擊的範圍之內,那麼其他地區的野狗要是循聲,就會立馬趕到!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幾乎沒有什麼猶豫,直接朝着這隻野狗撲了上去,狠狠一棍子就朝着野狗砸了上去!

由於剛剛這隻野狗吃了虧,所以也知道絕對不能跟於樑硬剛!

猛然間便躲過了這一下……

於樑手裏拿着棍子,狠狠一下子就敲到了地面之上,棍子直接就被於樑給打斷了!

可想而知,此時此刻於樑的力道到底有多麼大?

“你這隻畜生!趕緊給老子滾蛋!要不然我要了你的命。”

只不過這隻野狗似乎也挺堅強的,反正到了現在還在不停的試探着對面的於樑! 而此時此刻,於樑整個人的手掌正在不停的顫抖着。

因爲剛剛他手裏拿着棍子直接砸到了地面上,由於這個棍子沒有任何的彈性和韌性。

所以自己的手掌經過棍子所傳導的力量,直接讓於樑整個人的雙手都在不停的顫抖着。

到了現在爲止,於樑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了這隻野狗的身上。

他多希望這隻野狗能夠知難而退,趕緊離開這裏。

就算待會兒這隻野狗要着急,其他的同班就算他們沒有辦法直接離開這裏,也可以到達石柱子上面,這樣一來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

可是這隻野狗卻絲毫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


“我操,樑爺大戰野狗,你們猜誰會贏啊?”

“這種時候還是不要開這種玩笑了吧,樓上的,感覺有點不是太合適,而且話說回來了……總是覺得有點尷尬,不過我感覺樑爺應該還有什麼其他擔心的吧!”

“樓上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感覺自己越聽越迷了?”

“實不相瞞啊兄弟們,我剛剛其實都已經查過了,這個野狗可比咱們所想象的恐怖多了,最關鍵的問題是,這玩意兒其實是羣居動物!所以我覺得樑爺更多的應該是擔心野狗會有自己的同伴,這樣一來的話他們就算徹底被攔在這裏了。”

“終於來了個明白人啊,兄弟!”

“我也覺得這個兄弟說的不錯,你們這些人見識都太淺了,野狗真的是羣居動物,剛剛我也發現了。”

“我去,這些野狗怎麼長得這麼噁心啊?一條條跟喪屍一樣!”

“咱們人類還是要畏懼自然鏈的呀,感覺這些野狗真的就不應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任何動物的存在都有自己存在的意義,兄弟們可不敢亂說話呀。”

……

衆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所有人都在不停的說話着。

“你們大家現在能不能別講這麼多了?難道咱們這一次就應該這個樣子嗎?我看咱們現在還是不要太囂張了吧!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必須要稍微收斂一點,你們覺得我們說的怎麼樣?”


“還是有道理的呀……”

沉默了片刻之後,直播間的衆人長出了一口氣,所有人都在直勾勾的盯着於樑和這隻野狗。

於樑一直都在不停地平復着自己的心情,可想而知,他現在到底有多麼擔心?

講句不好聽的。

шωш• тт kдn• ¢Ο

雖然說現在只存在了一隻野狗,可是對於於樑自己來說,也是非常擔心的。

如果說這隻野狗要是開始發瘋的話,而且一旦叫起來,恐怕他們幾個人就會比較尷尬了。

“你這個畜生!還不趕緊給老子滾蛋!”

這隻野狗聽到於樑的謾罵聲之後,直接嗷嗚了一聲!而且這傢伙是仰天長嘯!

其實野狗的叫聲和狼的叫聲還略微有些相似。

於樑聽到這個叫聲之後,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雖然說他不懂野獸的語言,可是這個信號怎麼看都是要叫人的節奏啊!

想到了這裏之後,於樑再也忍不住了。

雖然說他一直都在盯着這隻野狗,但是他卻對着身後的雲空間破口大喊了起來。

“兄弟,趕緊把那兩個姑娘帶着上去!趕緊一塊兒上去!一定要上石柱子,挑高一點的石柱子上去!”

此時此刻於樑整個人的語氣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因爲他是真的非常擔心。

對面的雲空間還是一臉懵逼的表情。

但是跟於樑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之後,其實雲空間也明白了一個道理。

有些時候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之下,自己是絕對沒有辦法過多廢話的,還是得趕緊按照於樑所想要去做的事情去做!

想到了這裏之後,對面的雲空間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對着水裏的兩個姑娘招了招手。

“你們兩個人還杵在那幹什麼呀?這傢伙見到個澡堂子就走不動路了!趕緊快點出來啊!”

可是那兩個姑娘卻比較尷尬。

因爲兩個人在水裏面泡着,裏面只剩下了一些比較貼身的衣物,所以當雲空間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兩個姑娘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雲空間直接就愣住了。

“我說兩個大姐呀,都到了什麼時候了,你們還在意這些東西呢,放心好了,我不會看你們的直播間裏那麼多人,也不會看你們的人家在看樑爺和那隻野狗打鬥呢!”

當對面的雲空間破口大喊出來的這句話之後,兩個姑娘轉過頭互相對視了一下。

兩個姑娘這一下也想通了,畢竟都已經到了現在這種時候,自己當然不能再給人家於樑添麻煩了。

於樑一直都在直勾勾的盯着眼前這隻野狗,甚至於剛剛雲空間說出來了那句話之後,於樑還專門把金屬球的位置調整了另外一個角度。

這樣一來的話,兩個姑娘自然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只不過於樑的眼光其實是可以看到王倩倩和張思雨兩個人的,只感覺一陣花白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