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樹是木,而這片沙漠則為土,木克土。

想通之後,顧銘不僅不受限制,而且他竟然能夠飛行,這讓顧銘無比的激動。

「這片沙漠說不定還有什麼危險,不如使用隱身術,不僅能夠隱藏身形,還能把自己的氣味隱藏起來。即便是遇見危險也能夠安全的躲過去。」

想到這裡,顧銘立馬隱去了身形,隨即飛入虛空之中,向著沙漠深入飛去。

顧銘飛的很慢,距離地面也就只有十米左右,如果太高了,沙漠上的東西,他就看不清了。

飛了沒多久,他的前方便出現一群沙漠行軍蟻,竟然有一百多隻。

個頭很大,每一隻差不多有一米多長。

「踏破鐵鞋無覓處,竟然這麼快就遇見了!」

顧銘微微一笑,神識向四周釋放,確定無人之後,一百多道火焰瞬間向沙漠行軍蟻沖了過去。

滋滋……

一瞬間,百餘只沙漠行軍蟻被火焰吞噬,一顆顆妖丹飛入顧銘的手中。

「這速度,真不是蓋的!」

顧銘滿意的笑了笑,當火焰收回后,繼續前行。

轉眼一天的時間過去了,顧銘已經收集了上千顆妖丹,可是令他奇怪的是,除了沙漠行軍蟻外,其餘的沙漠生物,他竟然一個也沒看到。

難道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

想了一下,顧銘並沒有理會,畢竟他的任務是為了沙漠行軍蟻的妖丹。

天越來越黑,天黑后的沙漠才是最危險。

然而這對顧銘來說根本不是一回事。

他有隱身術,就算是仙帝來,也別想發現他。

雖然已經有一千多顆妖丹了,可是對顧銘來說,這些資源遠遠不夠。

因此,顧銘一次次頻頻出手,渴了不喝點仙水,足足三日,不眠不休,當然顧銘也不用休息,因為他根本沒有消耗仙力,而且在生命之力的幫助下,他的仙力竟然在慢慢的增長著。

三天過去,顧銘依舊神采奕奕,繼續獵殺著沙漠行軍蟻。

關鍵是也沒有別的生物讓他可殺。

不過這三天來,顧銘始終都在天葬沙漠的外圍行動,並沒有深入到裡面去。

即便是裡面有什麼東西在召喚他,他也不會冒然進入。

就在顧銘打算進攻一小群沙漠行軍蟻時,突然看到天空直接一暗,如烏雲一樣將天都遮住了。

「沙漠風暴!」

看到天空中快速飛過來的一片巨大的風暴,顧銘的臉上立即露出驚恐之色。

顧銘沒有任何的遲疑,立馬取出一枚避風符,同時在自己的身上設下了定風陣。

「我為什麼不煉製一件衣服呢?防火防風防傷害!」

顧銘想著。

這時,巨大的風暴颳了過來,整片天地都變了顏色。

風暴如同一把大鐵鍬一樣,直接將周圍的沙子都卷上了天空。

顧銘的抬頭看去,發現自己剛才所呆過的地方,已經被那恐怖的風暴卷到了天上。

剛才那群沙漠行軍蟻此時已經被撕裂,就連妖丹都沒剩下。

「這沙漠風暴,還真是恐怖啊!」

看到這一幕,顧銘的臉上閃驚駭之色。

如果沒有避風符和定風陣的話,恐怕他的下場也會像那些沙漠行軍蟻一樣吧!

風暴很快過去,天空恢復了本來的顏色,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剛才的一切就好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沙漠還是剛才的樣子,並沒有半點變化。

面對這種情況,顧銘只能搖了搖頭,轉身換了一個方,繼續去獵殺。

突然,顧銘聽到遠處傳來了打鬥聲,便生出了好奇,順著聲音飛了過去。

飛了沒多久,就看到五個人正跟一隻巨大的蜥蜴戰鬥著。

顧銘一看,便笑了,因為他發現那五個人,正是他在接任務時,碰到的那五個傢伙。

此時他們五個人正與那隻蜥蜴戰鬥,十分的危險,畢竟那隻巨型蜥蜴可是極仙境。 他們五人只不過是羅天上仙境,除了那個龍濤的是九品,其餘的都是八品,怎麼可能會是蜥蜴的對手呢。

此刻那隻蜥蜴猛地一衝,頓時衝散了他們五人的配合,同時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將其中的一個傢伙給吞了下去。

「快撤!」

龍濤滿臉的驚恐,急忙叫人後退。

一抬頭正好看見已經解除隱身的顧銘,此時正坐在一處沙丘上,一手拿著仙酒,一手拿著仙肉,一邊吃著一邊安靜的看著這邊的戰鬥。

「該死的東西,竟然坐在那裡看著,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

龍濤不知道顧銘剛剛來,還以為顧銘是故意不救他們的,臉上的神色,十分的陰沉。

不過,顧銘這做也確實沒有打算幫忙的意思!

「小子,我是龍華仙府主肪弟子龍濤,如果你能救我回去的話,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此刻龍濤直接喊了出來,其他的人,也都向顧銘看了過去,眼中閃過驚喜。

原本他們五人配合,在這天葬沙漠之中斬殺沙漠行軍蟻是十分輕鬆的,可是誰知道風暴過後,竟然出現一頭二品極仙境的巨型蜥蜴。

不想猜也知道,這頭巨型蜥蜴一定是被風暴從裡面帶出來的。

此時他們五人少了一個人,戰鬥更是打了一個折扣,更何況他們還不是這隻蜥蜴的對手,他們要活下去,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顧銘的出現正好給他們帶來了機會。

顧銘聽到他們的話后,臉上閃過一絲冷笑。

這幾個傢伙根本就看不起他,可是顧銘並不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就算是救他們一命,也無所謂。

可是龍濤剛才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就好像是有著陰謀存在一樣。

想了半天,顧銘將手中的東西收起來,起身向前他們走去。

「我擋住這個傢伙,你們立刻出手!」

顧銘祭出仙劍直接向著蜥蜴斬了過去。

然而他並沒有用全力,誰知道龍濤他們會不會背後下刀子呢?

而那龍濤聽后,相互對視一眼后,立刻轉身就跑。

「這群傢伙!」

看到龍濤等人的動作之後,顧銘臉上的神色,瞬間冰冷,「這種人真是該死!」

顧銘冷哼,直接一斬殺下蜥蜴的腦袋,直接取走它的內丹。

「濤哥,你看!」

而這個時候,龍濤他們剛剛逃走沒有多遠,轉回頭看到顧銘那邊的情況后,一個個驚恐的張著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小子,運氣也太好了嗎?」

一個龍華仙府的弟子開口說道,臉上露出羨慕之色。

在他們看來,顧銘只不過一個九品羅天上仙,怎麼可能殺死那頭蜥蜴。

運氣,一定是運氣!

龍濤的臉色變得什麼難看,本想擺顧銘一道,卻不想讓他佔了大便宜。

不過畢竟都是龍華仙府的人,龍濤也沒怎麼關注,轉身向其他的地方繼續跑去,他的任務是沙漠行軍蟻。

而顧銘這邊,自然看到了龍濤。

見他們離開后,嘴角一挑,露出了一絲笑容。

對於顧銘來說,跟龍濤這種人,離得越近越好,否則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雖然顧銘斬殺他們非常容易,但是他不想找那個麻煩。

「這個畜生,也算是不錯的資源。」

顧銘看著蜥蜴,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儘管是仙獸的屍體,可是它們的體內也是蘊含著大量的能量的,正好可以被神格吞噬轉換。

刷!

就在顧銘伸手準備吸收蜥蜴體內的能量時,一道白色光芒閃過。

「極品仙石?!」

疫生 看到那道光芒所在,顧銘立刻將那東西掏了出來,正是一塊極品仙石。

「真是好運氣!」

顧名臉上露出喜色。

要知道這極品仙石可是好東西,只要把這一塊吸收了,顧銘相信他的實力就會上升兩個小境界。

看來這次的收穫還是非常大的呀。

「有危險!」

就在顧銘將極品仙石收入仙戒時,敏銳的直覺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身形瞬間消失,同時快速飛上天空。

刷!

下一刻,一隻閃著寒光的飛箭,劃破虛空,直接插在顧銘剛所在的地方。

只見那片被蜥蜴鮮血染紅的黃沙,立馬變得漆黑無比。

「竟然下毒!」

看到黃沙的變化,顧銘的臉色極其冰冷,扭頭向著飛箭飛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是他們?」

顧銘看去,只見龍濤帶著他的三個夥伴,正一臉驚恐的向這邊看著。

「人呢?怎麼沒了!他怎麼沒了!」

龍濤大叫道。

顧銘落地,隨後撤去隱身,從蜥蜴的身體後走了出來。

「你們是在找我嗎?」顧銘冰冷的問道。

「不錯,我們就是在找你!好東西應該由強者擁有,這是仙界亘古不變的真理,現在我我們四對一,你是弱者,還是乖乖的把妖丹和剛才那塊極品仙石交出來吧!」

龍濤說著,便向顧銘走了過來。

手中拿著一把弓,一隻跟剛才一樣的飛箭已經裝在了上面。

「龍濤,我剛才可是救了你們四人的命,難道你們打算就這樣對待你們的救命恩人嗎?」

顧銘淡淡的開口,臉上看不出什麼變化,不過雙眼之中卻滾動著殺氣。

「那又如何?」龍濤不屑的看著顧銘,「小子,不是我說你,你佔了便宜反過來咬我們一口,你的臉呢?」

龍濤說著,雙手一舉,直接將弓箭對準了顧銘,而且另外三人也動了起來,直接將顧銘斬殺過去。

「既然你不肯交出來,只好我們自己動手取了!」

一個八品羅天上仙說道,手中的大恨直接向顧銘的腦袋砍了過來。

砰!

還沒等他衝到顧銘面前,只感覺丹田處傳來劇痛,隨後整個人直接倒飛回去,隨後便失去了知覺。

一個八品羅天上仙想要對一個一品極仙動手,那不是找死嗎?

什麼叫做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這個八品羅天上仙就是如此。

就在這裡,另外兩人的攻擊也到了。

同時,眨眼間,他們也是兩樣的死法死去。

「這,這怎麼可能?」

龍濤傻眼了,他根本沒看見顧銘是怎麼動的手。 惹上神探貴公子 而他的三個夥伴竟然就這麼死去了。

他的臉上充滿了無邊的恐懼。 「現在,輪到你了!」

顧銘臉色冰冷,向著龍濤走了過去。

「我是主脈之人,你不能殺我!」

龍濤大喝一聲,直接鬆開了手,只見那支飛箭化成一道光芒向著顧銘飛了過去。

顧銘身體輕輕一閃,便躲過了那隻飛箭。

「不能殺你?為什麼?」

聽了龍濤的話,顧銘冷笑,臉上滿是不屑與嘲諷。

不過就算是如此,顧銘的速度也沒有降低,依舊緩緩的向龍濤走去。

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死神一樣,正在慢慢的接近龍濤。

「你不要過來,我是龍華仙府的嫡系血脈,你不能殺我。你要是殺了我,龍華仙府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龍濤大聲叫喊,顯然被嚇得不輕!

「你認為這個理由能夠說服我嗎?」

顧銘聽了龍濤的話,感覺十分的可笑,隨即指著蜥蜴以及另外三人的屍體說道:「我已經殺了他們,也不差你一個!」

顧銘說著,繼續向龍濤走去。

「別殺我,我給你仙石,我給你資源。而且我們嫡系血脈身上都有印記的,不管是誰殺了我們,府中的長老和家主就會知道是誰下的手。」

龍濤此刻開口,竟然直接給顧銘跪了下來,手中的武器也全部都扔掉了。

顧銘一聽,不由一怔,沒想到還有這種說法。

那麼如果要是斬殺龍軒的話,就要承受整個龍華仙府的報復嗎?

就在這時,顧銘臉色突變。

只感覺到了一陣天旋地轉,黃沙漫天。

隨後一條數百米長的大蛇直接冒了出來。

「那是……沙漠霸蛇,這傢伙不是應該在天葬沙漠深處嗎?怎麼會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