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道:「其實這是你的家事,我也不瞞你,在場的眾人實際上我一個都沒有告訴!就在你走後的第三天,我們收到了國內的來信,你的媳婦因為生孩子最後不幸死在了家中。電報上說,你媳婦保住了孩子……是個男孩……」

說完,王明宇轉身背過去,眼角還是留下了淚水,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對一個男人最大的打擊。鄭凱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彷彿感覺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一般。

一旁的特戰隊員,包括唐風等人都是傻傻的看著鄭凱,這件事情他們都不知道如何的去勸,也不知道如何的安慰鄭凱,他們只知道,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男人的打擊有多麼的大。

想想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的鄭凱,此刻卻承受著如此巨大的痛苦……

這幫兄弟們多麼的想要為鄭凱分擔這一份痛苦,但是可能嗎?鄭凱的雙手幾乎就要將地扣出十個洞出來,配上他猙獰的表情,此刻眾人都害怕鄭凱出什麼意外…… 王明宇看著鄭凱的模樣,也是有些擔心。鄭凱這一次出去之後,恐怕他心中堅持下去最大的動力就是自己的妻子要生了。

而自己也即將做父親了,雖然此刻還是從事著如此危險的事情,但是這種傳承,這種血脈相連的感覺是不會錯的。

鄭凱知道,自己現在最大的動力就是回去看看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但是卻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婆已經死了,這樣的打擊誰能夠承受的了呢?鄭凱不能,其他人也不能。看著鄭凱的模樣,眾人都是非常的辛酸,非常的令人有共鳴,因為他們不知道下一刻這樣的結局會不會是他們。

王明宇將鄭凱扶起來,鄭凱看著王明宇,此刻恢復了一些清明。鄭凱的虎目中潸然淚下,王明宇用力的抱著鄭凱,他知道,現在的鄭凱是一個需要發泄的地方,或許哭出來對於他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鄭凱,想哭就哭出來吧,哭出來也就好受一些了!」王明宇用手輕輕的怕打著鄭凱的後背輕聲的說道,一旁的唐風也是如此的說著。

鄭凱過了一陣道:「軍長,我沒有事的。我能夠挺住,我不是還有我的兒子嗎?就算是為了他我也不會幹什麼傻事的,我要做好一個父親的責任!」

王明宇道:「一個成熟的男人,就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鄭凱,你是我們的驕傲!這一次你去漢城執行任務,在極為困難的條件下,讓整個美軍翻天覆地,就憑這一點我們就要嘉獎你,你的級別我已經給你提上來了,我現在正式任命你為特種團副團長,兼職特種四營的營長,希望你能夠帶領你的部隊們,繼續創造一個個屬於我們的奇迹。」

鄭凱立正敬禮道:「請軍長放心,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為我們318軍戰至最後一滴血!」

鄭凱的話是那麼的質樸,卻那麼的決然。王明宇對著鄭凱也是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鄭凱繼續問道:「軍長,第六師怎麼樣了?李師長呢?我怎麼進來沒有看到他們啊?」

王明宇道:「他們此刻正在被困在208高地上,原本他們打算在炸毀軍火庫之後撤離的,不過現在他們已經暴露,他們想著與其四處逃竄不如以靜制動,所以他們就選擇了在208高地上與美國人火拚,固守待援,彭老總到了之後,我們已經開始準備救援計劃了。」

鄭凱立刻道:「軍長,請允許我也參加這一次的行動,行不行啊?我也想早點看到李師長他們,請軍長允許!」

王明宇剛要開口的時候,外面的勤務兵進來報告道:「軍長,那個跟著鄭營長一起過來的那個女的,還有他的哥哥說要見一下鄭營長,旁邊的翻譯說他們不說是什麼事情,請軍長明示!」,這個士兵也是鬱悶的很,這兩個人過來了啥也不說就是要見軍長。

如果各個都是像他們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勤務兵要給軍長罵死呢,所以此刻這個勤務兵有些鬱悶的看著王明宇,而王明宇則是看向了鄭凱。

說起來王明宇聽說有個女的喜歡鄭凱的時候是非常的高興的,因為這樣可以暫時性的分散鄭凱的注意力,哪裡知道鄭凱這個榆木腦袋壓根也不想和這個女人發生一點點的關係,這個就讓人非常的鬱悶了。

不過現在鄭凱剛剛得知喪妻之痛,此刻怎麼也不可能慫恿鄭凱過去和金敏兒湊成一對了吧?對於金敏兒是朝鮮人的事情,王明宇倒是不很在乎,這個實在太好辦了。

到時候學習學習中文之後,弄個朝鮮族的不就得了?而且如果參加的是朝鮮勞動黨,就憑藉這關係也是沒有任何的關係的。可是現在的問題是什麼?

現在的問題是神女有夢了,而襄王卻無情了。這個是一個讓人非常糾結的問題,眾人也是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王明宇只能讓金敏兒和金志銀兩個人先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他們兩個不是去喝金日成在一起的么?怎麼回來的如此之快?

金志銀和金敏兒他們回來的本身就快,因為他們之間的語言交流也沒有任何的障礙。再者說了,金日成那邊也是一大堆的破事等著他去瞎忙活呢,人家也沒有這個閑工夫跟在這裡扯淡不是?現在就形成了這樣的一個局面。

王明宇沉聲道:「讓這兩個人進來,順便在外面帶一個翻譯過來,這幫人基里哇啦的,我可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鄭凱,我看你就見一見?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鄭凱道:「軍長,反正你要答應我上前線,我現在就是不想讓自己停歇下來!」

王明宇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理解的心情,不過我可告訴你,你必須給我停下里歇息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你跟著我身邊好好的呆一陣,到時候我會有任務交給你們營的。放心吧,再者說,你們的營現在都已經被派出去了,你覺得你現在幾乎就是光桿司令了,還有什麼好英雄逞能的啊?立刻給我呆一邊去……」

鄭凱有些無語的站到一旁,心中那個鬱悶啊,實際上鄭凱想要去前線完全的就是要發泄一些。現在王明宇也害怕他這樣的心情到了前線會把命給送掉了。

所以王明宇不可能讓鄭凱這麼傻乎乎的去前線送死的。這一點王明宇把握尺度是非常的好的。

金敏兒和金志銀過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請鄭凱等人過去給他們的士兵訓練訓練。可問題是特種團的人哪裡有這個閑工夫去幫你訓練啊?

再者說了,人家給他們訓練一些普通的士兵這不是浪費人家的功夫么?

金敏兒等人還知道鄭凱是318軍特種團的人,以為就是一個普通的軍官而已,他們也不想象普通的軍官能夠如此的厲害么?

當然了這個也不能怪金敏兒,畢竟他們也沒有聽說過什麼所謂的特種作戰,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新鮮事物對於他們來說肯定是陌生的,只不過他們覺得鄭凱非常的厲害而已。

金敏兒和金志銀兩個人進來之後朝著王明宇的方向敬禮,王明宇也是毀了一個標準的中國的軍禮,金志銀道:「王將軍好,各位長官好!我叫金志銀,現任朝鮮人民軍暫125師師長!」

王明宇問道:「暫125師?這個是哪個師啊?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啊?有誰聽說過的?」,這也不怪王明宇不知道,。這個金日成也沒有跟他商量過,而且最鬱悶的是,這個也是金日成隨口一說,其實也沒有納入正規編製之中。

金志銀一聽一愣,以為這個是金日成和他們商量好的呢,可是現在發現好像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不過金志銀還是笑著道:「是這樣的,剛才領袖跟我們談話,剛剛決定的,我們現在的人數才幾百人,所以這個125師是名不副實,但是領袖已經答應了我們,只要我們訓練處一個師的部隊下來,我們的師就算是正式成立了。現在整個平壤都在招兵,我想我們也是有機會的吧?呵呵呵!」

王明宇一聽才明白,這個是他娘的金日成自己搞的一個花樣,為的就是收買這幫人。一上來就給一個師長噹噹,金日成看來還真是下了血本了。

不過這樣做的好處和壞處都是顯而易見的。這樣一個根本沒有受到過正規軍事訓練,切沒有帶隊經驗的人,恐怕還真的一時半會很難讓人信服啊。

不過王明宇也知道,很多中共的高級將領也是沒有受到過正規的軍事訓練,他們他們天生就是指揮的材料。不知道這個金志銀是不是這塊料,實際上金志銀也是有些能力的,否則也不可能聚集這麼多的人在他的身邊,這一點王明宇是心知肚明的。

然而,能夠團結人和打仗是兩碼事,如果真的不太行的話,至少要配上一個參謀團隊,這樣才能夠很好的將這一支部隊發展下去。只是金日成這麼做,明顯是讓他們自食其力了。

王明宇笑著道:「不知道金師長這一次過來找我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談?還是單純的找鄭團長敘舊呢?如果你們是找鄭團長敘舊的話,那麼我們的指揮部讓給你們敘舊!」

金志銀笑著道:「敘舊當然是要敘舊的,不過我們來找鄭團長也是想要有些事情讓他幫忙!」

鄭凱道:「你們有什麼事情?如果我能夠幫助你們的,我自然會儘力而為,如果不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的,我也是會想辦法幫你們一把的,你們是我帶過來的,我會對你們負責的。」

金志銀看了看金敏兒,金敏兒有些猶豫,不過還是說道:「鄭大哥,是這樣的,我們都沒有什麼帶兵和訓練士兵的經驗,我們想要請你幫我們參謀參謀,最好能夠給我們提供一點訓練士兵的人,您看?如果你覺得為難的話,那就算了……」

鄭凱對於這件事情實際上沒有什麼做主的權力,畢竟所有的部隊都是王明宇節制的。這件事情要是王明宇點頭的話,那麼這件事情肯定是沒有任何的問題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王明宇怎麼點這個頭呢?鄭凱看向了王明宇,王明宇此刻也是在沉思。

125師目前就那麼幾百個人,首先必須要招兵買馬吧?這個錢糧金日成肯定是供應的。如果這一點他都辦不到的話,那麼你不能讓人家金志銀等人變出錢來吧?

人家過來投靠你,給你招兵買馬訓練部隊,最後難不成還要讓人家自己掏錢不成?最主要的是,就金志銀這點家當如果是養個幾百人還能養一陣,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們需要養那麼多人。金志銀當真是有這個能力么?顯然是沒有的。

在王明宇看來,就算是給他們提供點人訓練也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他要幫助他們訓練部隊?難不成就因為是鄭凱把他們拉回來的?他們就粘著自己的人了?

這樣的性格堅決的不能夠讓他們養成。王明宇道:「這樣吧,金師長,我有一個主意,你看怎麼樣?如果覺得可行的話,那麼就行,如果覺得不行的話那麼就不行!」

金志銀看了看王明宇,現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時候,金志銀也是非常的鬱悶,不過還是道:「王將軍有什麼辦法您儘管說,我一定按照您的做法去做!」

王明宇道:「你們現在的情況我大致也了解了,不過你們是隸屬朝鮮人民軍的,我們幫助你們訓練是有些越權了。所以在這件事情上,為了不引起中朝兩國的關係,我想你們也是應該去在看看,看看金日成同志的說法是什麼樣子的?如果他們實在不能夠給你們提供訓練人員的話,到時候我一定讓鄭凱帶著一幫人給你們訓練一段時間,你看怎麼樣?」

金志銀喜上眉梢,感激的說道:「謝謝王將軍,謝謝王將軍。素聞王將軍仗義,今日一見果然是見識了。是這樣的王將軍,來之前呢,我也問過了領袖,領袖的意思是讓我們自己想辦法,我覺得現在我們在去問領袖的話,恐怕……」

王明宇沉思半響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鄭凱!」

「在,軍長!」鄭凱立正道。

「我現在命令你,從基層的連排幹部中抽調十人暫時進入125師對其展開訓練,訓練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他們培養一些訓練人才,我的意思你們明白嗎?」王明宇道。

鄭凱當然明白王明宇的意思,實際上王明宇也是不太願意這麼做的。但是有些礙於面子也不好不辦,不過更重要的是,王明宇這麼做可能還是另有目的的。

王明宇的第一個目的就是讓鄭凱忘記他的喪妻之痛,如果能夠找到一個老婆的話那就更好了。第二個就是他對鄭凱說的話實際上就是差不多點訓練就得了,咱沒有必要把他們養這麼肥,這幫人從來都不是從一而終的,到時候萬一有個什麼事情,他們比你還橫!

王明宇的決定就是最後的決定了,不過金志銀也得到了他想要的,金敏兒看到鄭凱的到來,也是流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反正一切看起來是皆大歡喜的…… 王明宇是真想要訓練處一支朝鮮人自己的部隊么?當然不是,王明宇是愛國,但是他可不是朝鮮人。

而且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畢竟是利益的交換而已,王明宇為什麼把朝鮮人訓練強大了呢?說不準哪一天朝鮮覺得自己可以跟中國叫板了,會不會直接和中國鬧得不愉快呢?

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事情,王明宇覺得自己也不會去湊這個熱鬧。

現在將鄭凱弄過去,其實主要還是為了讓其過去好好的放鬆一下心神,鄭凱目前的狀態實在是不適合到前線去參加戰鬥。

王明宇知道,鄭凱現在就是個拚命三郎,只有等到他恢復十分的理智之後,王明宇才能讓他投入到戰場之上,這個就是戰爭的法則。

王明宇不想讓鄭凱失去那麼多,而且他還有個兒子。

鄭凱就憑藉這一次軍功已經可以結束他朝鮮戰爭的旅程了。

他的這一次軍功足以抵得上幾萬大軍了。這一點王明宇是心知肚明。朝鮮戰爭進行到現在,實際上除了之前韓朝雙方之間的爭鬥,剩下的就是318軍和美國第八集團軍之間的戰役了。

平壤爭奪戰已經結束,現在一切圍繞的戰爭恐怕首先就是要戒酒208高地上的李賢宇等人,這一點王明宇等人知道的很清楚。

說起來王明宇如果在國-軍中的資歷已經是非常的夠了。但是現在不存在國-軍了,或者說國-軍已經成為了過去,所以王明宇在軍隊中的地位並不是很高。

當然主要原因有很多,其中最為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王明宇的出身,要摘掉王明宇首先就是大資本家出身,其次他是中央軍校出身,最後才是真正的最為主要的,他的所有的功勞看似偉大,實際上他都是給國民黨掙得的臉面。

由於當時王明宇的身份並沒有曝光,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實際上王明宇那個時候已經加入了共產黨。而且他們更加不知道,後來中共這邊為什麼條件突然寬鬆了一些?實際上就是因為王明宇的暗中幫助,讓中共度過了最為艱難的歲月。

這一點無論是任何人都是不容抹去的事實。王明宇在這個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容抹殺的。可惜這些事情只有中共的一些高層知道。

王明宇這一次被提拔為志願軍的副總司令員,就其這一點高層實際上是沒有什麼異議的,但是很多的師長軍長們卻很不服氣。

中共的很多將領覺得他們已經消滅了日本人,打敗了中央軍,就是沒有機會和王明宇當時的318集團軍交手而已。

如果當真是有這樣的機會的話,他們未必就比他們差。318軍所依仗的不過是裝備比他們強而已。

因為318集團軍有錢已經是深入人心的了,只不過他們都以為這是蔣委員長看到他們戰績輝煌賞賜的,實際上蔣委員長聽到之後恐怕也要笑出來,這樣就能白白的做一回好人了?當然了,王明宇賺錢的能力,也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

即便是蔣委員長至今也沒有想明白,為什麼王明宇會如此的有錢呢?當然了,現在就算是想明白了也無濟於事了。

蔣委員長還曾經假想過,如果王明宇把當時的傅作義換掉的話,恐怕整個中共都不要想進入中原,更別說橫渡長江了。但是這一切都是假象,老蔣現在已經灰溜溜的溜回東山了。

整個抗日戰爭,王明宇可以用輝煌來形容,但是急流勇退之後還有多少人能夠記得呢?

而且中共的宣傳部肯定是不讓宣傳國民黨的將領的,當時王明宇的身份很特殊,為了不暴露,宣傳的也是非常的少。

畢竟老蔣的疑心病非常的重。王明宇在這樣的條件下,能夠很好的找准自己的位置也是不容易的。

現在王明宇明顯可以感受到,彭老總對自己是很不錯,但是底下的將領看到自己從來不喊自己副總指揮或者副總司令,都是喊王軍長。這個就是有些挑釁的意思在裡面了。

當然了,他們也覺得這美國人也挺好打的嘛,看看318軍沒有費什麼力氣就把美國人的老窩給掏掉了。據說就用了十幾二十個人,他們覺得如果是他們的話也是可以辦得到的。人的自信心一旦膨脹起來,那是非常的可怕的。

彭老總知道這個情況的時候,也是一笑了之,一般沒有在王明宇的手上吃過虧的人總是那麼的自信滿滿,就看看當時中共打日寇的時候?

消滅掉個一兩千人已經是大勝了,而王明宇那邊消滅個一兩千人就跟玩一樣。這個就是差距,彭老總當然知道美國人的戰鬥力,但是這幫人初來乍到,怎麼可能把美國人放在眼中呢?

而且國內為了消除對於美軍的恐懼,實際上宣傳美軍的時候也就喊著美國鬼子,和日本鬼子差不多。

這個就是說,日本鬼子我們能夠戰勝,美國人也是一樣的。彭老總帶過來的軍隊有很多的將領都不服王明宇,他們現在就是想要和王明宇一決高下。

看看到底是他們318軍厲害,還是自己的軍隊厲害,他們是絕對不會服氣318軍騎在他們的頭上的。這一次王明宇正好還有求於他們,他們也是各個都說沒有問題。

在會議上彭老總也是有些無奈,這幫人真的是被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沖昏了頭腦。美國人就是那麼好對付的么?知道人家318軍對付美國人到底有多麼的困難么?

彭老總是看過318軍的軍隊的,人家的軍隊的精氣神就是要比自己的軍隊要高出很多。

只是表面一看就能夠看出差距,就知道這個其中的差距有多少了。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們現在用的這些武器有很多都是王明宇提供的。

他們用的禦寒的衣物有一半都是王明宇提供的。看著他們吃著人家的,穿著人家的,拿著人家的,還對人家嗤之以鼻的樣子。

彭老總恨不得踹他們一腳。

但是彭老總自然也不是那樣的人,這幫人就是要給他們一些苦頭吃吃,他們才知道這段時間他們到底幹了什麼?和人家的差距為什麼這麼大?為什麼人家能夠當上這個副總指揮?

王明宇要和彭老總最後一次討論一下這一次營救李賢宇的計劃,這一次參加的可就不是王明宇和彭老總還有金日成三個人了。

這一次參加的人數,多了師級以上的幹部。其中對於王明宇最為不服氣的要屬於從東野抽調過來的38軍,軍長梁興初可謂是林彪的得意門生了,這個時候他怎麼可能看得慣王明宇呢?

但是這一次部隊營救李賢宇的任務,還就是有38軍的事。當然了,林彪實際上對於王明宇雖然不服,但是卻也不敢小視。可是林彪卻不會這麼跟下面的人講這些啊,這樣豈不是落了林彪的面子么?

梁興初就是因為這樣,對於王明宇才有了一絲芥蒂。當然僅僅也就是軍事上面的不服,梁興初的部隊有了十輛坦克還是多虧了王明宇呢,這一點梁興初也是知道的。

雖然現在318軍的裝備還是不如318軍,但是他們兩個的差距已經在慢慢的變小了。梁興初不知道的是,他們才十輛坦克,王明宇這邊已經是有著幾百輛坦克了。

只不過這些對於絕大多數人都是保密的而已。現在戰爭進行到現在,很多人都覺得目前雙方之間的差距已經越來越小了。可是彭老總也是笑而不語。

在會議上,梁興初道:「彭老總,王軍長,我認為我們現在只要把第八集團軍的側翼撕開一條口子,我們就能夠衝過去,到時候我們直插進入平壤外圍,就可以直接救318軍的第六師了嘛!」

王明宇搖搖頭道:「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要知道,美國的飛機場距離我們非常的近,我的第六師是趁著夜色前進的。而且是秘密前進,而如果我們撕開一條口子的話,那麼我們就暴露在他們的飛機之下。」

梁興初現在有了防空炮,底氣也是非常的足:「王軍長的膽子什麼時候變的如此的小了? 吸血寵兒誤闖美男學院 美國人的飛機有啥子的,你們不是也打下了他們那麼多飛機么?咱們現在還有防空炮,呵呵,我覺得我們能夠衝破美國人的防線。」

王明宇道:「這個絕對不妥,除非美國人全線後退,我們才能夠前進。否則就算是我們撕開一條口子出來了,到時候我們還是要防止美國人的兩面夾擊和飛機的轟炸。」

彭老總道:「王總指揮的意思你們難道還不明白嗎?現在我們的處境並不是那麼的美好的。要知道美國人的武器可是比我們先進很多,而我們很多的武器還需要在我們的國家布防。所以我們這一次帶過來的武器也不是特別的多,美國人的飛機是一個隱患,我們總不能駕著防空炮一路走吧?」

王明宇道:「防空炮我這邊不少,但是平壤需要布防,還有一些城市也是需要布防,否則朝鮮的百姓死傷就太嚴重了。目前我們國內東北一帶我們也是布防了大量的防空炮,可能梁軍長你也知道了,美國的飛機已經轟炸過東北了吧?」

梁興初憤恨的說道:「是啊,這幫狗娘養的,老子要是殺光這幫人,你說他跟朝鮮人打仗,最後去炸我們的國家。這不是典型的挑釁是什麼?以為我們不敢打么?現在咱們過來了,我倒是要看看美國人到底牛氣在什麼地方?」

梁興初也是一員猛將,所以梁興初有時候對自己有些不敬,王明宇只不過是笑笑也沒有說什麼。現在說其他的有用么?只有把李賢宇救了才是最為主要的。王明宇可不想在失去自己的好兄弟了。

這一點王明宇始終是這麼認為的,而且現在美國人已經開始收縮了,他們也想著以逸待勞。而這個待勞是待的誰?還不就是彭老總的部隊呢?

美國人已經在318軍身上損失慘重了,急需要一些漂亮的戰績來填補他們的空白,讓美國的民眾們對於他們重拾信心。

可是這個也是非常的困難的。因為現在他們遇到的是318軍,而不是其他的中國的軍隊。如果他們一開始遇到的是其他的中國的軍隊的話,那麼他們現在恐怕還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全然不把中國人放在眼裡的那種樣子。

不過現在已經不可能了,實際上這一場戰爭到了現在已經是非常殘酷了。318軍打先鋒,實際上有好處自然就有壞處。

好處就是讓美國人吃了一個大大的苦頭。但是壞處很有很多,那就是美國人對於中國人的重視已經到達了一個高度,麥克阿瑟再也不把朝鮮當做是囊中之物,而是徹底的重視起中國的軍隊起來。

這就是一個不好的現象。

中國的軍隊實際上除了318軍之外和美國人的差距也是不小的。這一點彭老總是知道的,現在美國人這麼重視自己,這一場仗有那麼好打么?

簡直就是笑話,美國人要是認真起來,這一場鹿死誰手還真的不知道,這也是王明宇為什麼如此的慎重的原因,如果真的戰鬥力和裝備都和318軍差不多的話,那麼他還需要擔心呢?

可是現在的問題不是因為不是這樣的么?而且現在自己這邊的人自信心倒是有些膨脹了,全完不把美國人放在眼中。這一點王明宇還是非常的擔心的,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不重視美國人的話,這一場仗恐怕還是要出問題的。

好在318軍就在旁邊,很多事情還可以挽救,這一點王明宇雖然緊張,但是感覺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不過迄今為止,很多的將領面對美國人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到時候恐怕為了面子很有可能傷亡會更大,中美雙方的士氣自然會是此消彼長,到時候營救李賢宇的計劃恐怕就要困難加大了。

這一點王明宇是心知肚明。不過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無論多麼額的困難,戰爭總是要繼續下去的。王明宇看著208高地的方向,心中也是頗為的感慨…… 208高地上的敵人慢慢的增多,美國人現在也是殺紅了眼,陣地上到處都是瀰漫著硝煙的味道,整個陣地看上去似乎被削了一層,漫山遍野都是層林盡染的摸樣。

天上的太陽悄然的躲到了雲層的後面。地面上似乎只剩下寒冷刺骨的北風呼嘯而過。

李賢宇坐在那邊喝著洋酒,原本不喜歡喝酒的李賢宇此刻似乎也愛上了這種味道。李賢宇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酒了,現在他感覺心中有些冷的時候就喝一口。

隨著戰爭的積蓄,李賢宇的思維已經有些麻木,很多的兄弟們就這樣的離他而去了。這種心痛的感覺久了也就會覺得不再那麼的心痛了。李賢宇看著底下一個臉上有些漆黑的模樣,心中發出了無言的感慨,他們都是為了祖國在獻出他們寶貴的青春。

山洞裡面的水源本身就是緊張的,為了能夠多堅持幾天,李賢宇的命令是除了傷員必要的喝水之外,其餘的人每天都是定量的供應水源,李賢宇內疚的是,很多的士兵即便是到了死亡的那一刻,連一口水都不能滿足性的喝一下,這樣的感覺讓李賢宇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很好的長官,也不是一個很好的領導者,他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是必須要堅持下去。

王明宇給他的答覆很模糊,現在王明宇也不確定自己到底能不能真的從容開始向208高地發起救援,現在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王明宇知道,208高地幾乎是每一分鐘都在不停的消耗著他們自己的戰鬥力。

現在雖然208高地什麼也不缺,但是唯獨缺的就是水。要知道你有食物又怎麼樣?只要你缺少水源,頂多幾天的功夫,整個部隊的戰鬥力就會下降不止一個層次。到時候無論是要幹什麼,都必須要慎重行事。這一點是無可厚非的。

王明宇對於李天舒做出了最壞的打算,雖然王明宇也不想這麼做。但是李賢宇知道,王明宇既然這樣說了,那麼此時他們就有可能很難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過來。現在不是守城,他們是攻,攻守之間的差距是非常大的。

美國人現在處於一種防守的態勢,這個態勢就非常的不妙了。王明宇知道,美國人絕對不會這麼輕易的放他們過去的,只要208高地上的敵人一天不消滅,美國人就要堅持他們的陣地一天,他們絕對不會這麼的就把自己的臉面就丟掉的。

王明宇看著美國人已經停止了進攻的腳步,不但沒有高興,反而越來越覺得這件事情非常的難辦了。剛才他們當然是想象的非常的美好。但是想象的非常美好和真正的美好卻是兩回事,想象是覺得贏下來理所當然。但是事實上,想要短時間內攻克美國人的防線,實在是難以辦到,這一點王明宇自己都覺得信心不是那麼的足。

彭老總知道,現在整個208高地的形勢其實比想象的還有危險。首先堅持一個月只不過是李賢宇個人定下來的目標,到底是否真的能夠堅持這麼多的時間?這一點卻不知道。李賢宇知道,現在他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閃失,否則的話,一旦被美國人撕開一條口子的話,那麼整個298陣地的後果那就是不堪設想的。

李賢宇拿著望遠鏡看著美國人也在那不斷的調兵遣將。李賢宇呵呵一聲冷笑,現在美國人的上百波進攻都已經被他們擊潰,來自不同的陣地,不同的軍種都是一個結果,美國人始終不能前進那麼一步,就像是一個沒有經驗的新郎一樣,始終找不到入口。

但是美國人找不到入口並不代表著他們沒有任何的殺傷力,事實上現在的美國人殺傷力是非常的驚人的。對於整個目前的形勢,美國人也是非常的讓人心驚的,他們非但在犧牲這麼多人之後,沒有縮減兵員,反而開始不斷的加大對於這個地區的增兵力度。

用麥克阿瑟將軍的話來講,這幫人就是鐵了心的必須要有所動作。否則的話,必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給予其他人機會。208高地上的中國人,必然不會讓他們有任何可趁之機的。

208高地上,一群士兵正在聊著天,他們已經在這邊堅持了十天了,也不知道他們接下來到底能夠在堅持多久,不過他們的臉上已經沒有任何的害怕的神色。說起來這幫士兵可能都是以新兵居多,老兵實際上很少很少。

但是現在他們都已經成長為一代癩病了,他們都已經在戰爭中適應了自己的角色。

「師長來了,大家都站起來,師長來了!」一個士兵看著李賢宇緩緩的向著自己走過來,都是站起來立正,等待著李賢宇的檢閱。李賢宇示意眾人坐下。

李賢宇笑著道:「眾位兄弟,是不是感覺有些不太合適啊?呵呵,這一場仗打的很艱苦啊!」

「師長,不艱苦,我們出來就沒打算回去,聽說主席和軍長都誇我們了,我們感覺我們做什麼都值得了,何況我們這是保家衛國,又不是打內戰啥的!」一個戰士笑著道。

李賢宇道:「同志們,現在我們208高地已經被美國人看成是他們嘴邊的一塊肉了,大家看,我們的對面就是虎視眈眈的美國人。咱們現在是沒有任何的退路,我們只有死戰不退才是唯一的選擇,如果有人覺得不想打了,或者累了。可以提出來,我可以讓他們到師部去休息一下,這個我李賢宇是不會怪大家的!」

「師長,我們東北軍已經打小日本的時候就被人嘲笑,現在我們東北人打美國人了,咱們再也不能認慫了。我也知道我們這邊有一大半都是東北的兄弟們,咱們東北人就沒有認慫的人。師長你不要說了,死戰不退,這是我們的底線!」一個戰士站起來道。

「是啊,師長,我們現在輕傷也不會下去的。美國人把我們當成了盤中餐,呵呵,就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這個實力把我們當成盤中餐呢?反正我現在已經跟他們說明白了,我們現在就是一個字,戰!如果怕我們就不來當兵了,大傢伙說是不是啊?」

「是啊,格老子的,美國人囂張怎麼了?不是說他們挺厲害的么?怎麼看到我們也就這樣么?我一個人都乾死了十來個美國人了,我也沒看到美國人有多厲害。師長,是不是這傳言不實啊?呵呵呵!」

李賢宇哈哈一笑道:「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兄弟們有這份雄心壯志是我李賢宇的福氣啊,我們第六師是318軍的部隊,是一支鋼鐵部隊,是一支打不垮的部隊。我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我們的軍長正在和彭老總商量著要過來增援我們的部隊,兄弟們,你們只要好好的堅持住就行了,我們的光明未來是不會遙遠了。」

「師長,軍長真的要過來支援我們嗎?哈哈哈,我就知道軍長不會忘記我們的。這樣我們還有什麼後顧之憂?到時候只要我們第六師還有一個兄弟活著,那麼我們第六師的魂就還在,我們第六師就是打不垮的軍隊,師長,如果我們第六師都死光了,是不是我們的番號就么有了?」一個士兵盯著李賢宇,目光中充滿了殷切。

李賢宇心中一酸,不過還是道:「兄弟們,我李賢宇在這給你們保證,即便是我第六師全體官兵戰至最後一兵一卒,沒有任何的生還人員,那麼我們第六師的番號也是絕對不可能撤銷的。我們第六師絕對不可能撤銷番號。我還要申請軍長,永遠保留我們第六師的光榮稱號。」

眾人懷著激動的心情看著李賢宇,李賢宇和王明宇的關係大家都知道,現在在318軍還不了解過去歷史的軍人已經很少。他們對於318軍都是充滿了那種敬畏。日本人被他們消滅了那麼多,這個就是318軍輝煌的歷史。

雖然現在是重頭再來了,但是那一股子精神卻沒有丟掉。如果是以前,他們這些士兵能夠想象他們這麼人消滅那麼多的美國人么?他們即便是覺得自己的實力不錯,但是卻也不敢如此的想象。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他們可以這樣的想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