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彬沒有回頭看梅林,只是一直注視著窗外。

「梅林,你有什麼想說的么?」

「主人,請原諒,我擅作主張,直接讓阿爾薩斯出動追擊敵人了。為此,我願接受任何懲罰!」

王彬緩緩轉身,看著這個最早跟隨自己的人。

「梅林,我知道你是為我的傷勢考慮,可你也要知道,我的決定,不容更改!說一下後面的情報!」

「謝主人原諒!威林頓公爵擋住了教廷的襲擊,並給敵人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另一邊那個布朗負責的訓練營,損失慘重!阿爾薩斯的追擊,消滅了兩個據點,大概兩百多人。」

「知道了,王室的人,應該很快來訪。你先出去吧!」

「是!主人!」

梅林剛要退出書房。

「梅林!下不為例!」王彬沉聲說了一句。

梅林沒有說話,只是低頭退出了書房。 對於自己的這些手下,王彬並不會懷疑他們的忠誠。只是他們只會考慮自己的安全和利益。

可是,自己也有牽挂的人,如果衝突的時候,自己又無法控制自己的這些手下。

王彬不想發生另自己後悔的事,尤其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也有了牽挂。

也許,自己要安排一個副手了。

休息一晚的王彬,又喝了一杯生命之水。

可惜,生命之水對於靈魂層面的傷勢,效果太差了。

走出書房的王彬,看不出來一絲受傷的樣子。

「小姐,在哪裡?」

王彬有些好奇任婷婷怎麼沒有過來找自己,就問一直守在書房門口的侍從。

「主人,小姐在廚房,好像是再給你熬湯。」

王彬聽了,笑著說了一句,「這丫頭。」

「需要我去通知小姐么?」

「不用了,我直接去找她吧!」王彬拒絕了侍從,決定自己去找任婷婷。

只是剛到大廳,就看見一個人走了進來。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王伯爵,你這是猜到我要來,準備迎接我的么?」

風塵僕僕的威林頓公爵把外套遞給身邊的侍從,張開雙手走向王彬。

王彬無奈的和威林頓公爵擁抱了一下。

嗯,西方的禮節,真的有點不習慣。

「威林頓公爵,還真不是,我是準備去看我師妹給我熬的湯,要知道,教廷的一個騎士團團長還有一個紅衣大主教,可不好對付!我的師妹為此,十分擔心我的安全!」

威林頓公爵有些尷尬的聳了聳肩,「王,對不起,作為一個古老的勢力,內部肯定有很多的派別。說真的不是每個都像我這樣的。」

對於眼前的老人,王彬還是十分尊重的。這是一個有著傳統貴族精神的老人,對於自己的職責,十分看重,並以此為榮。

老公爵聽了,大笑著拍了拍王彬的肩膀。

「王,告訴,你昨天的收穫如何?」

「三百名騎士,包括一個團長;一百名神父,還有一個主教。不過,公爵,我的損失也很大!在人數佔優勢,又是突然襲擊的情況下,我損失了兩百人!」

王彬聲音有些低沉的回答,語氣中充滿了悲傷。

威林頓公爵也收起了笑容,苦澀的說:「知道么?因為有些傢伙不願意相信你,我們的一個訓練基地,包括正規騎士在內的六百人,全部戰死。我那裡還好,損失不大,我還打了一個伏擊,消滅了不少敵人。」

「來吧,你也忙碌一個晚上了,先喝杯咖啡,提提神。」

看著有些憔悴的老公爵,王彬沒有再說什麼。

六百人,這對任何一個勢力,都是非常巨大的損失。

這也難怪,身為公爵的威林頓,如此憔悴,並且大早上就來到王彬這裡。

書房中。

剛喝了一杯咖啡,準備說話的威林頓公爵,就被王彬打斷。

「聖光閃現!」

一道聖光落到威林頓的身上,威林頓的狀態好了一些。

「謝謝,你的法術真的很棒!」威林頓疲勞恢復了一些,誇讚著王彬的法術。「對於後面的作戰,你有什麼意見么?」

「你們王室,能夠派出多少部隊,或者說你們的決心!」王彬經過這次,對於王室貴族的效率,真是有些懷疑了。

「我們的決心不容置疑!我會通過這次,得到國王的支持!」

很明顯,威林頓對這次王室騎士團的表現十分不滿。

「那麼,我的建議很簡單!全力消滅境內的教廷據點!然後,集中力量!主動出擊!我的故鄉有句話,進攻是最好的防守!」

王彬的計劃很簡單,也最直接。

「進攻梵蒂岡?你沒有開玩笑吧?」威林頓被王彬的計劃驚呆了,手中的咖啡杯掉落了,才反應過來。

王彬看著驚呆了的威林頓,笑了笑,「公爵大人,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很有魄力的人!」

威林頓扶正了咖啡杯,無奈的說:「王!這不是魄力的問題,那是梵蒂岡!千年教廷的總部!不說明面上的十二個大主教,現在是十一個了。還有一個聖騎士團,一個近衛軍團,暗地裡還有一個宗教裁判所。直接攻擊那裡?幾乎是送死的行為!」

威林頓的情緒十分激動,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動。

作為一個和教廷對抗里多年的王室力量,威林頓太清楚教廷的可怕了。

王彬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教廷已經成為歐洲所有勢力的陰影。

「威林頓公爵,我知道你的擔心,也知道梵蒂岡的可怕。可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更應該把那裡作為目標!只要我們做出了行動,並且給梵蒂岡造成了足夠的損失,這就夠了!」

王彬的話,讓威林頓沉默了。作為一個老牌的政治家軍事家,對於突襲梵蒂岡,一旦取得成功,所帶來的好處,是十分清楚的。

甚至於只要取得一定的成功,其意義都十分重大!

「可是,我們的實力,能成功么?」威林頓公爵內心深處,對於教廷的實力還是有些恐懼的。

「我倒是有個底牌,應該可以給教廷一個重創,只是代價太大!」王彬之所以敢於直接進攻梵蒂岡,和系統有很大關係。

「什麼樣的底牌?」

「先看王室的態度再說吧!我不想有些人在後面給我一刀!」王彬對於二戰早期英國內部的爭鬥,還是了解一些的!

威林頓沉默了,對於帝國內部的矛盾,他很清楚。

尤其是下議院並不了解這些超凡者戰爭。

「給我一點時間,王,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不過你保證,你有把握,給那群小人一個深刻的教訓!」這次的傷亡,對威林頓的刺激遠比想象的要大的多。

「公爵大人!我保證!只要王室全力支持我們!我可以給那些傢伙一個刻骨銘心的記憶!」王彬嚴肅的給了威林頓一個保證。

威林頓點了點頭,站起身,「我該回去了!還有很多事要處理!」

「你在休息一下吧,你的身體……」王彬看著面色憔悴的威林頓,不由得有些擔心他的身體。

「孩子,我很好!我必須為你們這些帝國的未來,儘可能的爭取支持!」威林頓笑著拍了拍王彬的肩膀。「下次在喝你師妹煮的湯吧!」

「我送你!」

看著威林頓的車,駛出了莊園。

腹黑總裁vs麻辣前妻 「主人,這個威林頓公爵不錯!」

站在王彬身後的提里奧,也給予了很不錯的評價。

「確實不錯!是一個為了自己民族奉獻的人,只是日後可能還會成為敵人!」

王彬對此也很無奈,畢竟民族不同,觀念不同,總有一天,利益也會不同。

「主人,查理來電!宇宙魔方,找到下落了!」

修斯快步走到王彬身後。

「你確定?」

王彬聽到這個消息,馬上轉身追問。

「確定!已經知道在哪個教堂了。」修斯很確定的回答。

「修斯,你和阿爾薩斯一起出發,帶上煉獄騎士團,一定要安全的把魔方拿回來!精靈族的所有獵手也一同出發!」 王彬站起身,有些無奈,如果不是不想亂殺無辜的話,此刻真想直接處理了這一家人。

「我們先回了,下次有時間再來拜訪!」

現在的氣氛,說真的,已經沒有了參觀奧康納家的心情了。

「阿彬,我們現在去哪裡?」

回到車上的兩人,多少有些無奈。

「去劍橋大學!貝亞爾。」

「劍橋大學?」任婷婷有些驚訝的問。

「是的,已經安排好了。今天沒什麼事,先去把入學的手續辦好!」

任婷婷高興的抓著王彬的胳膊,「我真的可以去劍橋上學么?」

「你師兄我再怎麼說,也混到了貴族,這點小事還是可以辦到的。」

「阿彬,你真好!」

「你好好學習,以後星宇集團就要交給你了!」王彬溫聲鼓勵著。

「可是,去劍橋學習的話,就沒有辦法在家裡陪你了?」任婷婷突然想到劍橋離倫敦有五十多公里。

「你就住校吧,我沒事就去看你,再說也不遠,周末你可以回家啊!」王彬安慰著任婷婷。

五十公里,對這個時代的交通工具,需要花費的時間,還是挺長的。

劍橋大學,位於倫敦東部的劍橋鎮,並不在倫敦市區。

劍橋大學,在這時代,就已經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學府了。

「阿彬,這就是劍橋大學么?好美啊!」任婷婷剛進大學,就被這座學校的景色所吸引。

「確實,不但景色不錯,其底蘊也十分雄厚!」王彬點頭認同。

至於貝亞爾,就在車裡等王彬二人回來。

「同學,校長辦公室怎麼走?」王彬叫住一個學生問路。

「校長辦公室啊,你們是第一次來么?」這個身體瘦弱的小夥子,好奇的問,在劍橋,東方人並不多見。

「我們是第一次來。」王彬笑著回答。

「那我給你們帶路吧。我叫韋恩,物理學院的。」性格開朗的小夥子,自來熟的開始聊天。

「我叫王彬,這是我的師妹,任婷婷。物理學院?很不錯的專業。我師妹也要來這裡讀書,能介紹一下么?」王彬隨和的聊著。

韋恩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兩個東方人,現在已經過了開學的時間。而劍橋大學基本不會有轉學的存在。

「這個要看你喜歡什麼專業了。」

「阿彬,我想進商學院!」任婷婷高興的回答。

「商學院?對於女性的招生,太嚴格了!」韋恩聽了任婷婷的選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這個東方女孩。

王彬知道任婷婷為什麼選擇這個學院,「婷婷,你可以先選擇其它你喜歡的。至於以後幫我管理集團,可以慢慢學習。」

任婷婷笑著搖頭,不在說話。

王彬見了,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改變任婷婷的決定,也就隨她得意願吧。

「你們的感情真好!」韋恩羨慕的說,只不過眼底有些落寞。

「韋恩,你現在主攻那一方面?」王彬對這個小夥子印象不錯,也感覺到了他的那份落寞。

「我現在主攻的量子學。」說道自己的專業,韋恩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

王彬和任婷婷笑著看著這個年輕人。

任婷婷老看了王彬一眼,明白自己的師兄對這個年輕人起了愛才之心。

王彬確實對這個年輕人起了愛才之心,尤其聽了韋恩說的那些自己的見解。

王彬之前對於物理學並不了解,可打開了星際序列后,一些基本的科學基礎,也都了解了。

韋恩的想法,在有些方面,超過了這個時代。

王彬就想把韋恩招攬進自己的集團,就想之前的伊西。

很快就到了校長辦公室,王彬在離別前,給了韋恩一張自己的名片。

「韋恩,我跟欣賞你的才華,如果有機會,你可以來我的古堡,我想和你詳談。」

韋恩聽了有些緊張的接過名片,看到上面只有王彬的名字,還有一個地址,其它的信息一個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