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然,空氣中傳來一道撕裂空氣的破風聲,在眾人的驚愣中!宛如死豬般的慘叫緊隨響起。 「剛才她差點被車撞到。」周陽有意無意的說道。

頓時,顧忘的心像是提到了嗓子眼,立即站了起來,一陣恐慌。

「然後呢?人怎麼樣了?」顧忘立馬問道,眼睛里有些許驚恐。

「哎呀,行了,這麼關心她,幹嘛自己不去看啊,真是的。」女人低聲抱怨著。

她知道顧忘的心裡,還有趙以諾的存在,他只是在生氣而已。

兩個人也是夠倔的,誰也不找誰,誰也不向誰低頭。周陽撇了面前的男人一眼,沒有說話。

超市裡,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繁華。凌辰在辦公室里一直忙碌著,趙以諾忙著和員工一起排查貨物,看上去很是和諧的模樣。

可是漸漸地,趙以諾突然發現超市裡竟然少了一個人。

「哎,老李,咱們超市裡,是不是有人請假啊?」她低聲問道。

「沒有啊,就我們這些員工,怎麼了?」老李一邊忙著一邊回答。

嗯?不對吧?以前好像還有一個特別漂亮的年輕女孩,咦?她去哪裡了?

「我好像記得……」

「我知道你說的是誰,她走了,被凌辰趕走了。」老李直截了當的說道。

這是什麼情況?凌辰把人家給開除了?不是吧?他怎麼會做出這麼狠心的事情?雖然那個女孩有時候看起來確實挺物質,而且還很任性,但是那個姑娘的本質還是挺不錯的。

「不是,凌辰為什麼要趕她走?她犯錯了?」趙以諾繼續問道。

「哎,趙以諾,我就可奇怪了,你說你不關心你自己,倒是關心起別人來了,凌辰就是想要趕她走,你能怎麼著?攔著他啊?別忘了,現在人家可是店長,我們都是給他打工的好么?」老李提醒著。

瞬間,趙以諾被這一番話給懟的無言以對。

不行,她得去問清楚!

趙以諾直接將手裡的東西放下,徑直走向凌辰的辦公室。

「哎,趙以諾,你別沒事找事啊!」老李在後邊大聲喊道。

可是此時的她,哪裡還會聽得進去老李說的話。現在的她,心裡更多的是一種憤怒。

「啪!」

突然,門被狠狠地推開,趙以諾氣勢洶洶的走了進去,臉上一副不悅的模樣。

凌辰抬頭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怎麼了這是,生氣了?」他緩緩站起來,走向女人,低聲問道,眼睛里有一股異樣的情愫。

「你為什麼要把那個姑娘開除?」她直接問道。

什麼?她怎麼知道?凌辰別過臉去,不再看她,眼神有些躲閃。

他知道,趙以諾不喜歡自己輕易的開除每一個員工,畢竟大家在一起這麼久了,感情早就已經很深了,她一樣他們就這樣一直相處,直到天荒地老,當然,這只是一種誇張的說法。

可是沒有辦法,是她不對在先,不然他也不可能會做到這麼絕的地步。

「怎麼?你捨不得?」凌辰問道。

「我當然捨不得,你知道大家在一起工作多久了么?他們這些人,很多年以前就已經在一起工作了,你這樣說開除就開除,你讓她們怎麼想?」趙以諾大聲喊道。

辦公室外邊,幾個員工在旁邊小聲議論著,臉上有些不可思議。

「哎,什麼情況啊?主管怎麼和店長吵起來了?」

「不知道,你說,他們不會打起來吧?」

「想什麼呢你,店長是誰,人家可是紳士,怎麼可能會打女人,別多想了,趕緊幹活吧!」

幾個員工,不捨得看了辦公室一眼,紛紛散去。

凌辰看著面前動怒的女人的模樣,有些想笑。

她總是這樣,因為太重感情而忽略了一些事實。

「好了,我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你就不會這麼想了。那個姑娘,大半夜的跑到我家,而且還以死相逼,非得讓我娶她不可,你讓我怎麼辦?而且我也調查清楚了,整個超市裡,大部分都不喜歡她,她和其他員工完全融入不進去,那你覺得還應該繼續留她在這裡么?」凌辰低聲解釋著。

原來是這樣。頓時,趙以諾只覺得心中一陣愧疚。

看來還是自己誤會了這個男人。

「那個,不好意思啊,我沒有搞清楚事實就向你發火,是我的不對。」女人低著頭說道。

他知道,她一向都是這麼善良,他也知道,她一向都是這麼仗義。

「好了,那你今天晚上請我吃個飯怎麼樣?就當作是對我的一種補償?」男人突然靠近她,問道。

就一頓飯而已,她還不至於那麼小氣,女人抬頭笑了笑。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絕對沒問題。」她使勁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承諾著。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以後,趙以諾便離開了辦公室。

旁邊,老李小心翼翼的看著向她走過來的趙以諾,眼睛里有一絲謹慎。

「那個,你沒事吧?」老李小聲問道。

「沒事啊。」趙以諾笑道。

天吶,真是嚇死人了,她還以為店長要狠狠地批她一頓呢。看來,剛才是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老李瞬間鬆了口氣,繼續忙碌著。

很快,天色漸黑,超市裡的員工逐步散去,凌辰還在辦公室里繼續敲擊著鍵盤,趙以諾並沒有進去打擾他,只是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等著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辰伸了個懶腰,看了看手錶,才發現此時已經天黑。

完了,食言了,她該不會生氣吧?男人立即拿起旁邊的手機,趕忙撥了過去。而此時的趙以諾,早就已經睡著了。

剛撥出去,凌辰就聽到趙以諾手裡的鈴聲,不是從手機里傳出來的,而是從外邊傳過來的。

推開門,女人正靠在椅子上,閉著眼睛,一副很是憔悴的模樣。

男人立馬掛掉了電話,蹲下,認真的看著面前的趙以諾。

她真的很美,美的不可方物,她也真的很善良,善良的讓人有些心疼。

「額……」趙以諾揉了揉眼睛,緩緩站了起來。

「你忙完了。」女人打了個哈欠,嘀咕著。 身材消瘦絡腮鬍張三抽小男孩的那隻手眨眼間釘上一把飛刀,掌心溢出猩紅鮮血,因疼痛而躬下身子的他,面色極為痛苦。

一瞬間。

太快,快得沒有人注意究竟是誰出的手!惡霸的人一臉驚恐撕下環顧,圍觀眾人愕然之後也在尋找。

小男孩嚇得愣在原地!

陽光下的城樓,幾乎是一瞬間,氣息凝固!

片刻,咆哮聲在場中響起!而也就是這時,一少女帶著盈盈笑意擠進人群,纖縴手中,正把玩著一把閃閃反光飛刀。

「臭娘們…是….」疼得冷汗直冒的張三,露著半邊膀子,瞧得少女輕靈動人,他眼瞳猛然睜大,髒話硬生生被卡在喉嚨。

少女的出現,並沒得到圍觀眾人的喝彩,相反,這些人一臉惋惜的望著少女。因為張三跟何家有關係,得罪他就等於等罪何家,而得罪何家,在這裡的難以生存下去的。

張三似乎忘記了手上的疼,兩顆黑珠在少女楊柳細腰間徘徊。旋即,發現圍觀眾人神色不一,他猛然清醒,面色猙獰。道:「是你對老子….」

「嗖….」

眾人感覺自己眼花,怎麼一下子那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小女娃就掠到張三面前,抬手就是幾個耳光抽去。

幾顆牙齒掉在地上,少女抬起修長細腳!

「蓬…啊….」

沉悶聲混合慘叫,聲線宛如一道驚雷鎮住眾人!似乎他們都不想在岩鎮有人敢對張三下手,可眼前的一幕絕無虛假,很真實。

「殺了這賤人….」

張三的打手怒憤一擁而上!然,少女只是瞟了一眼,嘴角勾起的弧線,迷醉動人。旋即,手中飛刀隨時一擲,飛掠過三名壯漢身子,釘在後方一名大漢手膀之處。

「啊….」

那三名壯漢只覺耳邊劃過一道涼風,疼意襲來,不由斂足,身後慘叫襲來,眾人不由一緊身子。細看,壯漢耳邊均是出現一道細微紅線。

轉瞬間,所有人愣住,目光齊聚一襲農裝少女曼靈身軀,微風掃過,她那烏黑長發迎風飄移,在刀削般雙肩盪起一道道美麗弧線。

太歲頭上動土,惡霸豈能忍下這口氣!可這娘們的功夫著實高了一點,就憑他們這七八個人,完全不夠塞牙縫。

「你是什麼人?竟敢在何家地盤上鬧事?」疼得大汗淋漓的張三,面色陰沉可怕,醜陋的面額連連蠕動。

「路人。」少女聲線清脆,但那一抹寒意,卻是令得張三不由一顫。

「你找死,路人也敢管張爺我的事!」

「不平事,當然得管!」眼芒美光瞅了一眼渾身發抖的小男孩,少女掃視圍觀眾人,抿唇粲齒一笑。道:「我的行為算是找死,但你沒有機會報復我,知道為什麼嗎?」

眾人微愣,少女突兀呵呵一笑。道:「因為我現在就可以殺你,我不是岩鎮的人,殺了你們我馬上就能離開,別說你們找不到,就算找得到,相信你們也不敢在別家地盤上鬧事!好了,話就這麼多,你們現在是走是留?」

所有人的目光獃滯,感情人家是過路的,看見不平事管管,然後溜之大事,張三等人是惡霸,但他也就是這一塊的地痞,人家走了他能怎麼樣?要知道出了這岩鎮,過去就是蕭家地盤,何家和蕭家本來就不和,張三等人要是在蕭家地界鬧事,蕭家非找這個借口對何家動手不可,畢竟張三跟何家有關。

「你….你….」額頭青筋一陣暴動,張三等人氣得面紅髮紫,就這樣放過少女,他們心有不甘,可要真一起上,那會是人家的對手。

猶豫間,張三等人瞧得少女手中像是變戲法似的又多了把飛刀,頓時,神色驚恐,步伐蹌踉後退,極其不甘,逃跑似的離開。

瞧著惡霸走遠,一好心婦人上前提醒道:「女娃,快走吧!那張三是何家家主的小舅子,他搬救兵來你就走不了了。」

少女淡淡一笑,目光投向已漸漸散去的人群!

天奇他們慢慢走出來,見小男孩傻傻坐在地上,並沒有要離開這裡的打算。衛國跑上去扶起小男孩,憤怒道:「這群狗日的,太可恨了!小弟弟,快收拾你麻袋裡的這些樹根趕緊回家吧。」

小男孩似乎知道衛國和幫助他的飛刀姐姐是一夥的,被驚醒的他,翻身跪了下來,連連磕頭感謝。

「哎哎…別磕別磕,救你的不是我…不是我…快起來!」衛國這小子一抹冷汗,急忙扶起小男孩。

「飛刀姐姐…謝謝你救了我,你就是我的恩人了!」幼嫩的嗓音,依舊帶著顫慄,半邊嫩臉,青一塊紫一塊。

冽彎下娉婷身軀,憐憫的心顫抖一下,望著眼前個子只到自己胸口的小男孩,她展顏一笑。道:「不要謝了,快回家吧!姐姐能救你一次,但救不了你十次,別在被那些人碰著。」

「我…我…我…..」小男孩擔心受怕的看了身前被那惡霸踢翻的籃子一眼,埋頭說:「我奶奶病得很重,我得把這些葯給賣了,把那錢買葯回去,沒錢我奶奶的病就….」

望著小男孩眼中的固執神色!衛國罵了起來,冽則是把目光移到站在一邊的天奇身上,在等天奇的決定。

略作遲疑,天奇移步尊在小男孩身前,隨意撿了一根碗口大小的樹根,打量之後,湊到鼻息間嗅了幾下。

「小弟弟,你這些草藥是從那裡得來的?」天奇揚起白皙臉龐,笑著問。

「山上!」小男孩弱弱的回答。

「哪兒的山上?」

「我家後面的大山林中。哥哥,你要不要,姐姐說這些草藥都是有用的,你要的話我給你便宜一點….」

似乎知道天奇的行家,小男孩眼巴巴的望著天奇。

「嘿…你小子,冽姐姐剛救了你,你…」衛國不滿的囊了起來。

「衛國。」天奇一瞪眼,衛國頓時縮了縮脖子,撇嘴躲在無雙身後。

「哥哥,你們是我的恩人,可這些草藥要換成錢給我奶奶治病,我不能送給你。」

天奇微微一笑,給小男孩拍去身上灰層,道:「哥哥不要你送,你說這些全部多少錢,哥哥給你買了。」

「全買?哥哥你說真的?」似乎覺得天奇他們很好相處,小男孩的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全買,說吧!多少錢?」

小男孩想了一下,在衛國他們的不解中,向天奇豎起一根小指頭。道:「一百…」

「好,我給你五百!但你告訴這些草原都是從那裡找到的。行不行?」

宋疆 五百?小男孩愣住了,如果真有五百塊,他奶奶的病就有好轉了。

「我告訴你,但那個地方太遠了,你們跟著我走一段路,我指你們方向就行!」

「好。」掏出五張大紅鈔票,遞給小男孩,望著小男孩欣喜模樣,天奇笑了一笑,扭頭道:「小子,都裝你包里,由你背!」

「什麼?我背?師父師父,這…不大好吧!這少說也有二十斤,我是背得動,但走不了多久啊!」衛國跳了起來,神色懨懨樣,一臉的哭喪。

「什麼好不好,我是你師父,難不成你讓我背。她們都是女孩子,你想讓她們背?小子,像個爺們一點。」

我咋不像爺們了…我咋不像爺們了….師父你無賴了!欲哭無淚的望著一臉壞笑的天奇,衛國心中吶喊著…

衛國就不明白了,心想師父的腦袋是不是被門給擠了!花五百塊買一推沒用的樹根,這不是浪費嗎!

好,退一萬步來說,師父是可憐這小弟弟,可他也不用這樣啊! 大魔王又出手了 買了還給自己背,而聽師父的口氣,似乎還要這種樹根。

「師父啊師父…你腦袋真不會給門擠了吧!」

跟在天奇他們身後,衛國背二十斤的草藥壓得背都駝了!他就不明白了,這麼重的草藥,那小子是怎麼弄到鎮里去的? 「我還以為你早就走了呢。」凌辰撓了撓後腦勺,尷尬的說道。

「怎麼可能,都已經說好了,走吧,我請你吃飯。」說著,趙以諾就要走人。

「哎,你等一下。」凌辰喊道,直接拉住女人的胳膊。

趙以諾轉過身子,好奇的看著他。

凌辰趕忙跑進辦公室,拿出那個珍藏已久的圍巾,跑了出去。

「來,圍上這個,外邊天氣太冷了。」說著,男人直接為她圍上。

看著面前的男人和這條圍巾,女人突然感覺心裡暖暖的,但是她很清楚,她和凌辰之間的感情,只能到此為止,沒有辦法再深入下去。

「呦呵,可以啊你,竟然準備的這麼充分。」趙以諾笑了笑,故意轉移話題,試圖消除氣氛里的尷尬。

可是她又怎麼會知道,這條圍巾,實際上就是男人專門為她準備的。

「走吧,今天吃火鍋吧!」

「好嘞,走著!」

兩個人一起開心的離開超市,直接走向不遠處的火鍋店。

大概是因為天氣變冷的緣故,此時的火鍋店裡,人特別多,看上去很是熱鬧。

「老闆娘,再來兩個小菜!」

「老闆,我要特辣的!」

「老闆娘,來五瓶酒!」

店裡,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要不,我們去包間?」凌辰低聲問道趙以諾。

他知道,這個女人一向不是很喜歡太熱鬧的地方,相對而言,趙以諾還是一個比較安靜的女子。

「嗯,去包間吧。」說著,女人便直接走了進去。

凌辰的心情,最近一直都特別好,尤其是現在和趙以諾單獨相處的時候。

顧氏即將快要落入自己的手裡,他相信,用不了多久,顧忘一定會和趙以諾離婚的,到時候,這個女人也要回到自己身邊了。每每想到這裡,凌辰心裡就一陣開心。

有人歡喜有人憂。那邊,凌辰和趙以諾歡歡喜喜吃著火鍋,可是這邊,顧忘卻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的沙發上,獨自看著窗外落寞的月牙,抽著煙,眼睛里很是憔悴。

他突然有些累了,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以前的顧忘,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無助過。他很想趙以諾,很想緊緊地擁抱著她,很想得到她的安慰,可是他卻不知道此時,那個女人究竟在哪裡,和誰在一起,又在做什麼,更讓他感到寒心的是,他竟然收到了離婚協議書。雖然協議書是林夫人給送來的,但若是趙以諾事先不知道的話,林夫人也不會自作主張。

「大哥,還不走么?」山貓敲了敲門,走了進來,低聲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