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龍過後,又是五段斬光速交織五下,第五段上撩將織田信長又一次擊飛,里鬼劍術+斬鋼閃見縫插針地打出輸出。

織田信長即將墜地了,歐陽凡又用出連突刺追加戳他兩下,強行將他下落的身軀戳向前方移動,變相地增加滯空時間。

雖然織田信長被歐陽凡用連突刺戳遠了一些,但這個距離幻影劍舞依然能夠夠到,於是十六道劍氣挽成了劍花,最後一發巨大劍氣將織田信長劈飛老遠,但就是不讓他落地。

此時織田信長已在離歐陽凡十米遠的半空,歐陽凡恰還有最後一個技能能夠打到織田信長。

拔刀斬!

十下拔刀過後,歐陽凡終於無力再追擊,織田信長終於墜地,前後不過數秒時間,織田信長卻感覺過了數個世紀。

短短几秒內的不解釋連招,歐陽凡除了銀光落刃以外其餘技能已全部用出,可以說打出了他至今為止能打出的最強連招。

整整42次連擊,織田信長原本防禦力估計在1000點左右,而歐陽凡的攻擊力只有762點。但猛龍斷空斬減防后歐陽凡每一擊也能造成500多點傷害,42連擊,便是整整超過2萬點的傷害。

織田信長自覺一時大意,被眼前這劍魂打了一套連招,心中已是怒氣滔天,想著等自己站起來那一刻,便是眼前這劍魂的挫骨揚灰之時。

然而他卻再也沒能夠站起來,甚至還來不及完全墜地,他的身軀便已逐漸化作了白光消散而去。

畢竟他是狂戰士而不是血牛騎士,兩萬多點的傷害足夠妥妥秒殺他了。

遠處圍觀的倭國玩家見不過短短一個照面,他們心中神一般的人物便被斬作了白光,他們甚至看不清那個來自東方的男子究竟出了多少劍。

一股恐懼在他們心底升起,第一人信長君都被秒殺了,我等還留在這裡作甚,嫌命不夠長嗎。 「先生請坐,今天還是以往的菜色嗎?」waiter等敦賀蓮和伊澤入座后,拿出菜單放在兩人面前,熟絡的樣子似乎是經常招待他們。

「嗯,再加兩份鰻魚卷。」伊澤見敦賀蓮望向他,乾脆地回答著,邊將餐巾鋪在大腿的位置。

「好的,兩位請稍等。」

waiter稍一彎腰,隨後退下去。

距離上次伊澤親手做飯已經過去了兩年。那一次幸好敦賀蓮及時出現,成功從伊澤的手上救下數十條金魚的性命,同時也挽救了廚房被拆掉的危機。從那以後,敦賀蓮再也不敢讓伊澤靠近廚房。兩個人不是叫外賣就是來這個餐廳吃點東西,倒也過得舒心。

「哥哥,今晚你有空嗎?」伊澤雙手拄著下巴,笑臉燦爛。

「下午還有一個訪談,之後應該是會休息。」敦賀蓮雖然疑惑,還是做出了回答。

「記得早點回來喲。」伊澤眨眨眼睛,故弄玄虛地笑笑「有驚喜。」

敦賀蓮無奈地搖搖頭,他已經習慣伊澤時不時搞出的幺蛾子,就連幸一都說,敦賀蓮對伊澤的忍讓程度已經令人神公憤了。

菜一一端上來,兩個人安靜地吃飯,不時也會聊幾句。多數都是伊澤在嘰嘰喳喳地說,敦賀蓮也會微笑點頭,簡單地回答。

「喂?幸一……嗯,我知道了,好,10分鐘后見。」敦賀蓮放下電話,對還在吃三文魚的伊澤說「我還有工作,你吃完了一個人回家可以嗎?」

「唔唔。」伊澤滿嘴塞得都是食物,只好揮了揮抓著鰻魚卷的手,意思是:去吧去吧,不用管我。

見他吃得開心,敦賀蓮付了帳后,便低調地離開。

望著蓮的身影逐漸消失在拐角處,伊澤伸手猛地抓緊胸口的衣襟,將嘴裡的食物全部吐出來,死死地咬著嘴唇,右手撐在桌面上,頭靠過去埋在裡面。銀灰色的髮絲垂落到眼前,發梢微微抖動,卻看不清他的表情。

深深地呼吸,再艱難地換氣,心血管像是被巨石堵塞一樣,窒息悶痛。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

感覺到有人在推自己,伊澤定神抬頭,嘴角依舊向上揚起,臉色卻無比蒼白。

模糊的視線再次聚焦,看清了對面站立的人影——他和蓮共同的父親,保津周平

「你和蓮相處的很好。」保津周平坐在伊澤的對面,做工精良的西裝,威嚴莊重的氣勢,一副慈祥的面孔「父親老了,看到你們兩個能夠相互扶持,心裡就欣慰多了。」

伊澤理所應當地點點頭,笑意燦然「當然,如果您是為了看我和哥哥相親相愛的場面,那麼達到目的的您也可以回去了。國外那面的事情不是古叔一個人就能處理得來吧,您放心嗎?」

對伊澤笑里藏針的話毫不在意,保津周平的眼睛閃爍著精光,嘴裡卻還溫和地說著「人老了,再多精力也不比年輕人來得旺盛。你也知道國外的事情多,我一個人也忙活了大半輩子。蓮當初回日本進入演藝圈,我並不同意。不過我想自己還可以再辛苦些,也就放任他去胡鬧。不過現在,他也該收收心,回來繼承家業了。」

「那是你和哥哥的事,跟我說也不能解決問題。」伊澤挑挑眉,愛莫能助地聳肩。

「不,你能的。只要你勸勸蓮,一定可以讓他回來的。你們不是相處的很好嗎?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對你也比別人特殊。」保津周平溫和的口氣里,莫名多了些急切。

「看來您在我們身上費了不少心思,即使身在外國,對於我們的事也是相當清楚。沒錯,我和蓮的關係很好,他也很照顧我。就像你調查的那樣,他是個稱職的哥哥。你當初送我來的目的到達了,他確實做到了應該做的一切」伊澤拿起桌上的紅酒細細地抿著,他闔了闔眼瞼,半晌抬頭笑道「除了喜歡我。」

「你說什麼?」保津周平疑惑地皺眉。

「一句話就是,在我和他的夢想之間,我永遠不可能是首選。如果想利用我去讓哥哥放棄,根本就是行不通的。」伊澤放下喝光的酒杯,臉色雪白如白紙,笑容像是被蒙上一層氤氳的霧氣,模糊不清「我不介意你利用我,不過很可惜,結果不是你想要的。」

保津周平並不感到意外,表情依舊溫和有度。他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褶皺,對伊澤笑笑,口吻勢在必得「這場遊戲還沒有結束,結論不要下的太早。總有一天,他會按我說的去做。」走出幾步又回頭「你也是我的兒子,既然長大了也該回去,為家裡想想做點貢獻。」

也不等伊澤回答,轉身走出餐廳。

伊澤低下頭,咬住了嘴唇,蹙起了眉頭,緩緩吐出一口氣。慢慢地移動身體換個舒服的姿勢坐著,頭朝向窗外,沒說什麼。

異常的沉默,不知是因為身體不舒服,還是因為保津周平的話。

「喂!可算是找到你了!快點把稿子交上來,總編都快因為你的手稿冒火了!」小野寺律一陣風一樣刮進餐廳里,因為太過激動,聲音略顯大些,不過他還是懂得公眾場合,沒有叫出伊澤的名字。「快點快點,你怎麼還有心情出來吃飯,這都什麼時候了!今天不交給印刷社,你和我就等著失業吧!」

伊澤的聲音倒是微弱「失業怕什麼,你不是有高野養著嗎?我想,他會很高興把你鎖在家裡的。」

「你在胡說什麼!快點交稿子!」惱羞成怒的聲音。

「喂,不要搖我,沒看見我臉色蒼白,四肢無力嗎?」輕快的語氣一聽就是在開玩笑。

「少裝!這兩年就是被你裝病混弄過去無數次,你以為我還會信嗎?如果不交稿,我今天是不會走的。」

「稿子讓我放在寫字樓大廳的櫃檯寄存,你去拿吧。」

「誒?」

「誒什麼誒,沒看見我今天不舒服嗎?我要早點回家休息,做編輯像你這麼不懂事的,還真是少見。高野平時太能寵你了。」

「我不用他寵!你……真的不舒服啊?要不我陪你去檢查吧,你的臉色真的不好啊。」

「不用,去醫院也治不好的。」

「啊!?」

「吃撐了胃腸不消化,你確定這個病需要去醫院?」

「……」

「行了,你回去吧,別擋在這耽誤我回去睡午覺。」

打發走小野寺律后,伊澤慢悠悠地從餐廳走出來,沒有按原先的路線回家,而是拐進了另一個街口。

他沒注意到,原本已經離開的保津周平從不遠的拐角走出來,目光晦澀地盯著小野寺律離開的方向,臉上有種瞭然。

敦賀蓮公寓附近沒有藥店,所以伊澤打算就近買點止痛的藥劑,雖然不能抑制身體的衰敗,但減輕一些痛苦也是好的。

敦賀蓮看著手裡的劇本,有掃了遍演員表,對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的幸一說:「那個不破尚太郎演男二號?」

「是啊,他和akatoki簽約后,最近的上鏡機會增多了。公司專門對他進行培訓,看得出他下了很多功夫,演技長進不少。這次的男二號,聽說是他主動要求,最後才爭取到的機會。」幸一不愧是金牌經紀人,任何信息都能脫口而出。他喝口咖啡潤潤口「那小子,很在意你啊。」

不置可否地笑笑,敦賀蓮將劇本放在包里,起身走過去開門「在意我,不如在意演技。」

幸一看著被關上的門,笑著搖搖頭。

蓮還是一樣的執著啊。

回到家的時候,房間的燈都是開著的,走進客廳,發現伊澤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弄什麼。他一回頭看見敦賀蓮,明顯愣了愣,隨後,猛地站起來,將敦賀蓮推出去,又關上了燈。嘴裡不忘吩咐「別過來哦,把眼睛閉上。」

敦賀蓮感覺黑暗中有一團模糊的光亮越來越近,想要睜開眼睛的時候,面前的人歡快地說道:「可以了。」

循著光看去,伊澤手裡正端著一個蛋糕,上面插著五根參差不齊的蠟燭,表面被破壞看不出奶油的花樣。

看著上面歪歪扭扭的「生日快樂」,珀色的眸子里染上一絲笑意。

明白敦賀蓮的想法,伊澤不禁撇撇嘴,不甘心地埋怨:「還不是你回來得早了,否則我怎麼可能插不好蠟燭,寫不好字。」

微弱的燭光柔和了少年潔凈的臉頰,眉眼處的調皮和開心全都氤氳成溫暖,敦賀蓮抬手揉揉少年的髮絲,柔軟順滑,手感相當好,竟有些不舍離開。

「怎麼想起來做這個?」接過手裡的蛋糕放在桌子上,敦賀蓮溫溫柔柔地笑著,他的眼神早就不再是猜忌,周身籠罩著柔和善意的氣息……恰似聖殿里的大天使一樣。

這就搞定了嗎?不,沒那麼簡單。

「又拖稿子了還是把廚房炸掉了?洗壞了我的褲子還是錯把我的劇本通告當作廢紙折飛機了?」敦賀蓮每一句話都是溫和的,神情也是柔和的,可是總讓人覺得心底不安。

伊澤委屈地眨眨眼睛,「只是想給哥哥過生日而已。」

「哦?」敦賀蓮一挑眉毛,「小澤什麼時候這麼乖了?」

伊澤表面上還是一副乖乖的模樣,心底卻暗罵:你妹的!讓你折騰!好不容易乖巧一把,還被人誤認為是做錯事後的心虛!

果然,調皮什麼的是要遭報應的啊!!!

作者有話要說:蓮啊~~~乃也太難搞定了啊啊啊啊!

因為劇情需要,所以進展的時間有些快,不過不耽誤閱讀。

筒子們放心,伊澤和蓮的互動還是會有的。 (沒想到本書的頭號粉絲【我愛大涼山】還在,非常感動,也深受鼓舞。前前後後經年累月地斷更,十分羞愧。新的一年,一定會把這本書寫完。感謝所有支持本書的朋友。)

織田信長被擊殺后,倭服玩家再難形成有力的抵抗,但這些玩家仍然在進行著困獸之鬥,因為到現在為止王宮內的NPC大軍都還沒有出動,NPC大軍不倒,天皇城就還有希望。

歐陽凡也將目光投向了天皇城中央的那處宮殿,他的覺醒任務早已完成,雖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倭服玩家死在他的哥布林大軍手裡,但超過一千是綽綽有餘了。

現在歐陽凡面臨兩個選擇,一是立即返回國服,交完覺醒任務成為全球第一個完成覺醒的玩家,獲得豐厚獎勵。

二是繼續留在天皇城,和王宮內的NPC軍隊剛一剛正面,但一旦身死就會掉回47級,短時間內難以回到覺醒要求的48級,全球首位覺醒玩家的獎勵肯定會徹底與他無緣。

真是個艱難的抉擇呀,歐陽凡猶豫了三秒后毅然選擇了後者。

*******,*******,有這麼好的機會給倭人添堵,他沒理由不去試一試。

念頭通達后歐陽凡頓覺渾身舒暢,果斷帶著呂奉先朝天皇城王宮的方向移動,腳下卻忽然踢到某物差點被絆倒。

歐陽凡撿起一看后甚至懷疑自己是活在夢中——

靈斗者的無雙刃(傳說)

LV:45

武器類型:巨劍

傷害:1583

極慢攻擊速度,攻速-50%

力量+80

暴擊+20%

吸血+20%

特效——斗者之心:可偵破10米範圍內的一切隱形單位。

……

是的,歐陽凡沒有看錯,傳說!真的是傳說!而且是武器部位!

原來剛才歐陽凡擊殺織田信長時竟將後者的武器爆了出來,但卻混在一堆哥布林中難以察覺,若不是歐陽凡選擇了B計劃而往王宮方向移動,還真有可能忽略掉這件掉落的傳說級武器。

難道冥冥之中有我華夏龍魂在庇佑我?歐陽凡頓時打了個擺子,只覺得渾身是膽。

再說這把靈斗者的無雙刃,畢竟是倭服第一人用的武器,估計應該也是倭服目前唯一的傳說裝備,而國服目前唯一的傳說裝備正是他身上的真·哥布林指環。

這織田信長也真不知道該說他運氣好還是該說他運氣不好,說他運氣不好吧,這麼快就已經打到了傳說級武器。說他運氣好吧,剛到手不久的傳說級武器就被歐陽凡爆走了。

可惜爆出來的武器是無法再交易的,否則這把傳說級武器現階段就算叫價百萬恐怕也會有土豪會買,只能說又錯過了一個發財的機會。

而且歐陽凡本人如果裝備這把巨劍的話,由於全敏加點力量值不夠,裝備上沉重的巨劍後會大幅拖慢他的移速,出了什麼事跑路都跑不動,要是碰到他那些可愛的仇家們,想必定將是一幕人間慘劇。

於是歐陽凡只能含淚給呂奉先帶上,全力加點的小哥布林本來48級后不帶任何裝備就有800多攻擊,帶上這把靈斗者的無雙刃后,攻擊力頓時突破天際,足足2600點!是歐陽凡的三倍還要多。

小哥布林拿到這把比它還要高出幾分的巨劍后,時而丟進背上的竹筐,時而拖出來把玩,真把一旁的歐陽凡饞得直流口水,老子都沒傳說級武器,你這隻臭寵物倒是先帶上了,也罷,誰叫你是我兒奉先呢。

這時剛好有一個賊眉鼠眼的倭服玩家從街道旁的屋頂探了過來,企圖偷偷秒掉只有1點血量的光之城主。

這個叫「光之城主」的怪物著實讓一直都想發動反攻的倭服玩家們吃盡了苦頭,雖然只有1滴血,但方圓百米的大街小巷全是哥布林,倭服的刺客玩家們根本無法靠近。

只有這名忍者玩家例外,他曾經爆出過一本稀有的技能書,叫做躍翔,可以增加玩家的跳躍高度,這才讓他一躍跳上了街道旁的屋頂,隨後一路潛行過來。

若是歐陽凡知道這回事,定要將他引為知己,小弟不才,恰好也有躍翔這個技能。

只可惜歐陽凡這個二愣子正沉浸在獲得傳說武器的狂喜之中,哪曾注意到旁邊的屋頂上已有忍者潛伏摸了過來。

屋頂上的忍者神情有些緊張,即使這只是個遊戲,但他依然能感覺到心跳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七分。

還好那個猥瑣的劍魂和那個魔鬼一樣的光之城主並沒有察覺,接下來只要用出一發手裡劍,就能將那個魔鬼幹掉。

不過旁邊那個憨貨是怎麼回事,怎麼老盯著我看?也罷,如果長得帥也是一種過錯,那我寧願一錯再錯。

忍者YY完畢后,正要丟出一發手裡劍,卻見那個一直盯著他看的憨貨忽然朝他丟來了一塊小石頭,隨即一個巨大的暴擊數字在他頭頂綻放,-5138。

咦,屋頂上怎麼還冒白光?

歐陽凡懷疑自己剛才眼花了,覺得是自己連續在線了太長時間,看來忙完覺醒任務后得下線休息一下才是。

鑽石寶寶:總裁爹地太兇猛 忍者刺殺光之城主失敗后,城內的倭服玩家再也無意抵抗,漸漸的被哥布林大軍斬殺殆盡,倖存的倭服玩家們都退到了城外,只盼望王宮內的NPC大軍能狠狠地教訓這些可惡的哥布林一頓,然後他們再高舉忠義之旗發兵勤王,成就一段佳話。

當下歐陽凡見城內各處已四海臣服,便帶著光之城主和呂奉先殺往天皇城中央的王宮。

王宮被高聳的城牆保護在內,這倭國的天皇想必也是貪生怕死之輩,保衛王宮的宮牆竟比天皇城的外城牆還要高。

宮牆外早有哥布林在「叫陣」,非是這些哥布林有多麼高的覺悟,而是他們遊盪來遊盪去發現宮牆處竟還有一道城門可以打砸,於是紛紛嗷嗷叫喚著去砸城門,卻被宮牆上駐守的NPC士兵射死無數。

「好膽!爾等殺我兒郎,我必食爾等肉、寢爾等皮!」

歐陽凡怪叫一聲后便開啟躍翔朝宮牆上跳了過去,躍翔技能能大幅增加跳躍高度,而且受玩家的敏捷值加成。

歐陽凡如今笑傲天下的敏捷值足以讓他開啟躍翔后能夠跳上宮牆。

防守宮牆的NPC士兵見一個金甲劍士居然能蹦躂這麼高,臉上都是露出了人性化的驚愕表情,但手上的弓弩卻沒有閑著,箭雨如蝗蟲一般扎向高空中的歐陽凡。

銀光落刃都已經玩出花來了的歐陽凡哪能讓他們輕易射中,NPC士兵抬手的那一刻,他便已發動銀光落刃朝下戳上了城牆。

萬箭從中過一箭不沾身不說,還將城頭的大片NPC士兵都擊飛了起來。

隨即八段猛龍斷空斬在綿長的城牆上不斷貫穿,削減所有NPC士兵的防禦后,幻影劍舞和拔刀斬兩個大範圍殺傷性技能接連用出。

然後,呃,然後就該跑路了。

遊戲設計師為了防止玩家們隨意屠殺NPC,設定NPC等級永遠比現階段玩家的平均等級高出30級。

倭服目前的玩家平均等級是33級,這些NPC的等級就會是恐怖的63級。

還好歐陽凡已經48級了,這些NPC「只」比他高出了15級,否則能不能破防都不好說。

因而歐陽凡猛龍拔刀加幻影的最強爆發連招也只是打掉了這些NPC士兵五分之一不到的血量而已,於是三板斧一用完,歐陽凡果斷地跳下城牆作戰略性撤退,等到下一次技能冷卻,他便又可以蹦上城牆再打一套,周而復始,總能擊殺掉這些63級的NPC。

嗯,這便是猥瑣流的核心戰法。

若是其他玩家來還真難以辦到,因為逃下城牆后,城頭上的NPC士兵便會丟失仇恨,進而很快便會回復滿血。

但歐陽凡剛好有光之城主跟在身邊,歐陽凡開始攻擊這些NPC士兵后,光之城主也跟著將巨劍斬上了城樓,即使歐陽凡先行跑路了,光之城主也會繼續攻擊,這些NPC士兵自然也就不會仇恨丟失了。

而且光之城主的光之巨劍足有百米長,根本不用擔心城牆上的NPC士兵會射到他。

但即使是光之城主威鎮寰宇的攻擊力,對付這些高達63級的NPC也很是吃力了,甚至沒有歐陽凡用猛龍斷空斬減防后那五秒打出的傷害高。

於是歐陽凡只好自己多上上下下幾趟,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才將城牆上的NPC守衛全部清空。

然後只見他繞至城門後方,手中雙龍魔影劍連斬數百下,終於將鎖死城門的巨大橫栓斬斷。

「兒郎們,隨我入城!」

歐陽凡將大劍一揮,城外的哥布林大軍不為所動,真是好生尷尬。

差點又忘了這茬了,歐陽凡連忙扶著額指揮寵物呂奉先率先進城,朝著王宮大殿門口的殿前武士丟去一個石塊后,哥布林大軍這才揮著木棒爭先恐後地衝進城門,毫無紀律性可言。

王宮大殿門口NPC殿前武士早已嚴陣以待,看屬性比剛才城樓上的NPC守衛高出了何止數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