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了熟了!”葉奇早已流出的口水,葉影廚藝可不錯的,小時候因爲丫鬟燒的飯菜好吃,葉影便向其學了幾手。

葉影拿起了土木雞切下的半隻給了葉奇,葉奇早就忍不住了,一拿到就一頓狂咬。


正當他們美美的吃着烤雞的時候,忽然一個巨影出現在葉影他們前方不遠處,由於此時天色已暗,在加上葉影他們吃的開心一開始竟沒注意!

倒是葉奇吃得快打嗝是忽然發現前方的巨影。

巨影慢慢走進,火光下露出了他們樣子。

黑白配:懶王為凰 三級魔獸,鐵背猿猴!” 葉影他之前看過一些記載魔獸的書籍,也略有認識。

“跑!”

一聲大喊葉影將手中還剩下的小半隻烤雞往遠處一扔便與葉奇飛快跑去。

那鐵背猿猴沒向葉影他們追去,反倒向那被葉影丟掉的烤雞方向衝去,撿起烤雞一口吞下,還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然後向葉影他們追去。

葉影一邊奔逃,一邊無奈想到:感情那鐵背猿猴是衝烤雞來的。

鐵背猿猴不愧是三級魔獸奔跑速度極快,比風狼都略快之。轉眼就將葉影他們追上,此時葉影他們毫無辦法了,上樹避開鐵背猿猴?那就是一個死字!

現在唯有一戰!

“拼了!”葉奇也意識到毫無退路了。

葉影露出狠色,不將其殺死,今天是別想回去了。葉影他們轉身瞬間使出武技。

“崩山劍!” “崩山拳!”

只見葉影腦袋上出現灰色的一根尖錐,瘋狂旋轉!

“尖靈錐!!”

尖靈錐迅速沒入鐵背猿猴腦袋中,只見鐵背猿猴眼中露出痛苦之色,身形也一頓。

就是現在,葉奇跳起,劍拳同時向鐵背猿猴腦袋轟去,此時它已然眩暈了沒有防禦。

“哄!”

鐵背猿猴腦袋上破開一個大洞,鮮血流出。這一擊頓時把鐵背猿猴給打醒了,它眼中露出血光,它萬萬沒想到這兩個實力低微的人類竟然能夠傷他!

“阿奇,快退開!”葉影一看鐵背猿猴兇光大露,頓時一驚急忙說道。

葉奇也趕緊退開,只見那鐵背猿猴猛然一拳向葉奇之前那位置砸去,恐怖的氣浪立即將地面轟出一個大坑。

葉奇心有餘悸,若剛纔被打實了絕對重傷。

葉影釋放了尖靈錐後臉色都有一絲蒼白,這念技短時間無法再用了。尖靈錐確實厲害,竟能讓那鐵背猿猴短時間眩暈了,而且他的靈魂都有一絲損傷。


不過葉影精神力也消耗挺大,若葉影是返虛念師的話,恐怕剛那次尖靈錐就能讓鐵背猿猴的靈魂大損了,精神念技只有返虛念師才能完美釋放。

那鐵背猿猴見一擊不成向葉影襲來,他記得剛纔就是這人放出一種讓他靈魂都受傷的東西。

葉影見此,心境竟變得平靜,這幾次經歷倒讓他變得更成熟些了。

“水靈三角!”

葉影右手筆直刺出,在黑影幻化出三道劍影呈三角之勢向鐵背猿猴刺去,三道劍影周圍竟瀰漫着淡淡的水波紋。

那猿猴鐵臂巨大砸向三道劍影,水靈三角幻化出的三道劍刃並非虛幻,三道劍影頓時等於擁有了葉影三倍的攻擊了。

三道劍影被鐵拳砸碎,不過鐵背猿猴鐵拳上也流出了鮮血,劍影一碎,墨玉劍露出向鐵拳劃去,鐵拳上頓時被劃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露出了森森白骨。

猿猴吃痛更激發其血性,尾巴呈鞭影向葉影抽來,它尾巴的攻擊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在黑影中葉影只看見一道影子,便被其抽中胸膛遠遠拋飛而去。

這鐵背猿猴乃三級魔獸中的頂尖存在!一般的靈級強者都不是其對手,葉影能傷它已是不易。

葉影重重的砸在地上,胸膛火辣辣的疼,葉影感覺口中一甜,一口鮮血流出嘴角。還好這鐵背猿猴尾巴攻擊速度快但力量不大,而他的鐵拳力量大速度卻慢些。

若是讓它的鐵拳實實的轟中,那葉影不死也重傷!

忍着劇痛,葉影急忙站立起來,葉影知道剛纔能連續傷它已是極限,正當葉影考慮如何才能殺死它時,鐵背猿猴又暴怒的向葉影衝來!

此時葉奇也急忙跑了助葉影一臂之力,葉影葉奇兩人同時揮劍掃去,鐵背猿猴鐵拳轟出,葉影他們頓時被其轟退五步。

那猿猴張了張大嘴露出兩排尖牙,一臉暴怒的向葉影他們再次衝來。

正是此時一柄軟劍猛然刺出,

“璇千劍!”

那軟劍周圍青色鬥氣不要命的衝出形成一道旋風,那旋風似有極強吸力頓時將那猿猴鐵拳吸力過來,同時那旋風有如同一把把刀子將原本就被葉影劃破的鐵拳劃出一道道傷口,鮮血橫流。

一個紫衣女孩出現在了葉影他們面前,只見她轉頭向葉影他們看來,俏臉也露出一絲嚴肅:“你們還行嗎,這大猩猩我一人也不好對付。”

場面頓時發生了變化,此時那紫衣女孩在中間主攻,葉影他們兩個男孩竟只能在一邊輔助。。。。。

葉影看了看紫衣女孩,在她身上竟然感覺到了靈級的氣息!

戰鬥練練持續了竟快半個時辰,那鐵背猿猴本來就受傷,此時腦部、手掌、胸口等地方失血過多,終於露出不支之色。


“風割裂刃!”

紫衣女孩玉手一揮,軟劍沿扇形盪出,同時軟件上青芒大盛,一道巨大青色光刃向鐵背猿猴胸口切去。

豪門豔:澀女時代 ,它終於堅持不住,眼中露出不甘之色,身體重重的倒了下去。

“呼呼”那紫衣女孩鼓了鼓嘴,臉上的嚴肅之色終於散去。

只見她轉過身來,眼睛早已眯成月牙狀,一臉微笑的看着葉影他們:“哎呀,我又救了你們一次哦。”

葉影撓了撓頭,卻無法反駁,呆了半天終於憋出兩字“謝了。”

葉奇毫無所覺,一臉憤然說道:“我一定會超過你的!”

那紫衣女孩也知葉奇的話沒有惡意,只不過是不服氣罷了,眨了眨大眼睛問道:“對了,我叫白靈兒,你們可以叫我靈兒,你們呢?”

“葉影” “葉奇”

葉影白靈兒,疑惑的問道:“白。。。靈兒 你已經達到靈級境界了?”

“還沒呢,不過相比再過一個月左右應該能達到靈級了,剛剛我是用了祕法暫時達到靈級的。”白靈兒耐心的說道。


“哦”葉影露出了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葉奇對那祕法很好奇,不過也知道這個不能多問。

鐵背猿猴已死,葉影將其頭顱割下,遞給白靈兒,不過她說他二級魔獸頭顱已經有了一個了。葉影他們正好還差了一個,這三級魔獸頭顱便給了葉奇。

任務已經完成,葉影他們只需熬到明天天亮出去就行了。

白靈兒竟然隻身一人獵殺魔獸,沒有和任何人一起,不過也是,以她的實力一人確實足夠,而且之前那保護她的老頭恐怕就在附近。

最後葉影他們三人輪流守夜,直等天亮。

葉影看了看身邊的靈兒,心中頓時多出一個目標:我一定要超越她,有機會再救她一次,被一個女孩子連續救兩次,這太損面子了! 清晨,黎明的光芒從樹林空隙中鑽入,一道道光線穿過樹葉空隙照射在地面上,煞是好看。

橫脊山脈外圍的武特雷學院後門也聚集了一些走出歷練的學員。

那帶領葉影他們的導師點了點人數,臉上露出一絲嚴肅:“只有十三個,看來死去了七個啊。”

新生歷練是武雷特學院歷練中死亡最高的一次歷練,因爲很多學員都沒有廝殺的經驗以及在叢林中生存的經歷。

但這是武雷特學院必備的一課,武雷特學院需要的是真正經歷過廝殺的學員,這也是學員經歷鮮血的一課!

橫脊山脈學員基本已經出來了,此時山脈中有出來三人,一女兩男。那兩個男孩灰頭土臉的,那女孩雖然也有些落魄,但也難以掩蓋她的美麗容顏。

這三人便是葉影他們,若不是白靈兒還記得迴路,葉影他們真要困在裏面了,不過葉影他們也繞了好久才走出橫脊山脈。

那導師看了看葉影他們,露出一絲笑意,嘀咕道:“又多了兩個。”

“我的導師在那邊,我走啦。”白靈兒看了看葉影兩人便向另一邊跑去。

等到葉影他們走到,那導師再次看了看橫脊山脈,說道:“此次歷練回來的有十五人,也就是死去了六人。現在你們便正是成爲我們武雷特學院的學員了!”

說完他便帶着葉影他們一幫人向學院走去。

葉影他們這個班人數和其他班倒也差不多,葉影他們的導師林語是位高階武魂。據說年僅二十四歲,之前也是武雷特的學員,因爲對學院有感情便決定在這成爲一個導師。

在武雷特學院學習有兩種,一是武師班,導師全部是武師;二是念師班,學員修煉精神力就需再進入一個念師班。

念師班分爲化形念師班與返虛念師班,化形念師班課很少,因爲化形精神力只需輔助武技便可,而返虛念師班課最多,返虛念師班還有鍊金課。

據說大夏王朝南部大多數鍊金術師都是武雷特學院出來的,返虛念師班可是大家族、豪門才進的,僅僅學費就要一百五十萬金幣一年,這可是葉影他們的十倍!

忙碌了一天,第二天,葉影他們正式去上課。

葉影他們班可比其他班幸福多了,導師可是學院數一數二的的美女,身材高挑、妖嬈,不少學員就是在盯着導師看。

“好,今天第一課就來講講我們武師一脈,武師在大陸上佔據的人數最多,修煉鬥氣可比修煉精神力速度快多了,所以顯然我們武師的強大不言而喻。。。。。”

這節課其實挺無聊的,就是在描述武師的強大而,不過由林語導師講起來就不無聊了,班裏許多男生都聽得津津有味。。。。

葉影一見如此索性就開始回憶起之前與鐵背猿猴的戰鬥了,想起這個竟然想起了靈兒這妮子英雄救美。。。

幾天下來,葉影對學院已經較爲熟悉了。

此時念師班下課,葉影向着宿舍走去。遠遠一望,前面一青年正在糾纏一女生,這兩人葉影倒都認識,那男的是之前與葉影比斗的石樊,女的正是白靈兒。

白靈兒看見葉影,急忙向他走來,開口低聲說道:“葉影,把他敢走,煩死人了。”

那石樊看見葉影竟然與白靈兒認識,還挺熟悉的樣子,頓時一怒,他本來就看葉影不爽,之前查了葉影的背景後更是不屑,一個小家族而已!

那石樊向着葉影陰沉的走了過來,他身高倒是有一米七的樣子,比葉影略高,此時一臉高傲的看着葉影:“你,走開!”

葉影看了他一眼:“又想再打一場嗎?”

那石樊看到葉影竟然還敢如此囂張,露出一臉驚訝,他還以爲葉影不知道他的家世,“你知道我父親是誰嗎?我家可是古苳行城四大家族的石家,我父親可是石家家主!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滾吧。”

看了看說完就對白靈兒一臉微笑的石樊,葉影頓時一怒:“我也給你一次機會,再不滾,我打到你滾!”

“你?”石樊露出不可置信的樣子,在他看了葉影應該急忙賠禮,然後趕緊滾蛋的,竟然還敢站在這裏。

“我告訴。。。”

石樊還沒說完,就看到葉影真要出手,想到之前葉影鬥氣的詭異連忙說道:“哼!你給我等着!”

葉影看了看說完就走的石樊,轉頭對着白靈兒說:“靈兒,他走了,沒事我也走了啊。”

“要不你陪我去逛逛吧,這學院我也就認識你們幾個。”白靈兒手指打轉着胸前的頭髮,輕輕說道。

“哦,行。”

這學院葉影倒是挺熟了,而白靈兒顯然沒怎麼逛過,一路上葉影不斷給白靈兒說這是哪那是哪,倒也不感到厭煩。

而之前被葉影逼走的石樊正在一個老生的宿舍裏,此時他正和宿舍裏的一男子說道:“表哥,那叫葉影的小子多次惹我,實在煩人啊,以表哥低階念靈的修爲對付他不用吹灰之力啊。”

“啊呀,表弟啊,這無故去廢了他,學院可是要處罰的,這處罰頗爲嚴重,我也難做啊。”那男子皺了皺眉說道。

石樊從胸口摸出一瓶小藥劑,對着男子說道:“表哥,這是回氣藥劑,魂級之下服用後可瞬間恢復一半鬥氣!價值昂貴,我出門是父親也只給了我兩瓶,這一瓶就當我給表哥的補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