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一道綠色火焰瞬間從腳下燒到頭頂,化成黑灰。

“少爺……”

軍隊裏的一個人驚呼一聲,急忙帶着軍隊團團包圍住了樑翔。


“小子,今天你殺死了大少爺和二少爺,你罪該萬死!”一個身穿管家服的男人走了出來,神情很憤怒的指着樑翔怒吼!

“哼!”

天地間只響起了一聲洪亮的悶哼,一團無形的力量陡然在大地上爆發。一股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壓威臨天下。

所有人僅僅只感覺到渾身無力,胸口像是被壓了大石頭。而那個出聲的男人,卻是目眥欲裂,臉上充滿了痛苦。

人們看見這個管家的表情,心中忍不住暗道;“好一個衷心的管家啊……”

正在人們心中胡思亂想的時候,大地忽然一震,那個管家瞬間爆炸成了團團血霧。

飛灑的血液染紅了附近的建築、軍人。所有人不禁爲之動容!

“殺了他!”一個身穿鎧甲的將軍拔出了長劍,努力保持着臉上的平靜,遙指樑翔沉聲道

踏踏踏……

軍隊踢踏出滾滾灰塵,往樑翔刺殺而去。

樑翔在低聲咆哮着,這種聲音根本不像是人所能夠發出來的,聽到這種聲音,所有人的靈魂好像也同時被抽了出去一樣。茫茫然,不知道身處何處。

隨着這種聲音的響起,他向前伸出他的右手,隨着右手的展開,濃黑的煙霧向着他的掌心聚攏過來。

慢慢聚攏的煙霧好像化爲了實質體。像是一團漆黑的水銀,緩緩地在空中展開,在空中流動。

黑色的水銀漸漸伸延開來,自行化作一杆近四米、極爲細長的黑色長槍。

空中翻滾着的黑雲,攜裹着巨大的黑色漿泡,旋起一陣陣的渦流。

從樑翔的眼中,能夠清楚的看到黑雲之中數量巨大的黑暗元素聚集的情況。

無視於四周地獄一般的景色,好像他原本就是屬於其中的一部分,樑翔獨自站立在中間。

四周的黑色火焰完全不能靠近他身邊幾米的範圍。在這個範圍之外是一道幾十米高的火牆,將他緊緊的包圍在裏面,像是保護着它們的君王一樣。

空中的隆隆聲又接連響起。一個黑色而散發着恐怖氣息的巨大的泡漿在上空形成。

整個天空像是沸騰着的熔爐,翻騰着鮮紅色的漿泡。

在紅光之中,常常翻卷出陣陣金色的光芒。 重生學霸的妖艷人生 ,打着漩渦,時而又飛濺出兩點金色的亮星,但是立刻會被紅色的漿泡吸回去。

四周的紅雲仍然飛快的向這裏涌來,紅雲漸漸連接在一起,綿延的鋪開在天空之中長達十里方圓。

除了樑翔以外,所有人都都在四散奔逃,甚至那些隱藏的靈宗強者想要飛起來逃跑,但是當他們剛運轉功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卻像是被一塊無形的巨大鉛塊吊着,無論怎麼運轉,甚至逆轉,也無法實現飛行。‘

一瞬間,還沒有等到那些圍觀的修士,甚至一些軍人逃離天空中那巨大的紅色的雲所籠罩的範圍,天空中的黑雲已經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

雲層激烈的翻滾起來,從雲層之中冒起好幾處,劇烈噴涌着恐怖的黑色漿泡。

漿泡一旦鼓起,立刻化成隆隆之聲破裂開來。破開的漿泡之中露出恐怖陰冷冰冷的黑光,天空中的漿泡愈來愈多,愈來愈密,隆隆之聲連成一片。

看到如此情景,所有人都加快着腳步繼續逃命。

突然間,一陣悶雷之聲響起。空中數十個漿泡連成一個巨大的泡漿從空中滴落下來。黑色的泡漿之中包裹着飛竄着的綠色的像鬼火一樣的火焰。

地面上的人向四周散開,儘可能逃離泡漿滴落的地方。

但是這毫無意義,當泡漿砸落在地面上的時候,既沒有巨響,也沒有震動。只有滿天的火炎飛竄而起,一瞬間,人間充滿了地獄的景象。

隨着漿泡滴落到地上,火焰呈環狀自落地點向四周蔓延開來,每一滴都化作一畝畝的火區。

在火焰中,沒有慘嚎,沒有悲鳴。所有被火焰吞沒的人,立刻之間化作一道輕煙徹底的從人世間消失掉。唯一能夠證明他曾經存在過的,可能就只有留在地上的那一小堆灰燼了。

身處於這地獄的環境中,即便是那剛纔還彷彿泰山崩於面前而面不改色的軍隊首領,也同樣面如土色,顫慄發抖。


這時,只見樑翔輕輕舒展右臂,向上空一揮,手中的長槍立刻像那惡魔手裏,誅殺了一條又一條鮮活的生命一樣的武器飛擲出去。

長槍如一道黑色的閃電,劃破長空,無數恐怖的鬼哭狼嚎聲憑空出現,瞬息之間,帶着恐怖的氣息與那像是地獄裏無數恐怖的生物憤怒地咆哮聲,哀號聲,鑽入了雲層。

上空正在醞釀着的泡漿突然間一震,然後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一樣的,立刻收縮了回去。


滿天的黑雲突然間顯得極爲反常。原本翻滾着的漿泡一瞬間消失得一點都看不到了。

鮮紅的天空變得極爲平靜,那原本沸騰着的黑雲,現在變成了一塊順風飄舞着的黑色幽雅給人一種非常有個性的感覺的絲綢。

又猶如一片寂靜的黑夜裏的那一朵朵烏雲,隨着清風盪漾微微的上下起伏着。

樑翔瞬間化成了一道黑色的霧,託着昏迷的墨小月,往着遠方飄蕩而去。

……

儘管只是小小的一瞬間,但是世界卻像是遭到了什麼恐怖的襲擊,坑坑窪窪的大小坑浮現,建築物幾乎被融化成了一堆灰色液體,圍觀的人們、軍隊們,全部都在哪恐怖的溫度下,被融成氣態。 樑翔手中持着一把魔槍,橫指蒼穹,整個人繚繞着團團魔雲,帶領着墨小月在地上旁若無人的走着。

彷彿把周圍的人山人海當做了空氣,我行我素的前進着。

“老夫多年來沒有大開殺戒了,你們想要逼我全部將你們殺光嗎?”樑翔發出了一聲蒼老而威嚴的低沉聲音,繚繞的滾滾魔雲也隨之盪漾。

“你殺了我唯一的大小兒子,還敢口出狂言!上,給我殺了他!”一個騎着那斷了雙角的鱷龍的中年男人狂吼,滔天的靈宗靈氣衝破雲霄,威臨大地。

上前騎兵訓練有素,聽到命令後,並沒有混亂齊上。東面最先衝出兩百匹戰馬,立刻之人持長矛向樑翔衝刺。當那二百騎無甲騎兵距離樑翔不足二十丈後,北面又迅速衝出兩百持槍騎兵。

樑翔那原本年輕,卻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的臉上沒有任何動容,身上繚繞的滾滾魔雲奔騰,旁若無人的前進着。

走到面前,迎面衝來了一大批騎兵,手中長槍森森白光,滾滾塵霧被踏上了虛空,無一例外都爆閃着深黃色的光芒。

他們竟然都是靈士後期高手,組合在一起,將是一筆不可小藐的戰鬥力。依這支隊伍來看,摧毀一個國度,完全是搓搓有餘。

但樑翔卻主動迎擊上去,近十丈長的恐怖黑色搶芒透發出恐怖的氣勢,帶着強大無匹的威壓橫掃而去。正迎來的最前面的幾十騎被砍成了八段,血雨飄灑,屍骨橫飛。

一槍之威,震懾了所有的士兵。無論是在上面處於憤怒之中的中年男人,還是在遠處圍觀的人們,心頭都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正在這時,北面衝擊而來的騎兵已到面前,這一次樑翔僅僅只是長槍一揮,狂猛的強大靈氣陡然變化成了一個上千丈的巨大手掌,狠狠的破空按壓下來,無數人連一聲哀嚎都沒有發出,就變成了一團血肉。

“靈帝后期嗎?”中年男人震驚的看着樑翔,看不透到底是哪一個等級。

但是從這個威勢來看,他可能是靈帝后期!

廣場之上,一地碎屍,染紅了大地,血霧被毒辣的陽光直射出了騰騰霧氣。猶如修羅地獄一般。

樑翔頓住了腳步,長槍始終向天,竟然等待在原地,等待下一輪攻擊。

魔王!這絕對是嗜血的魔王!

在這一刻,人們都有一種錯覺,廣場之上的那個如大山般巍巍難以撼動的大山般的男人,似乎真的是魔王的化身,地獄來的使者,身外所繚繞的滾滾魔雲,猶如地獄之火般騰騰跳動。


錯覺?幻覺?人們已經分不清了,但是隻感覺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涼氣,心中隱隱有一種膽顫的感覺。

“老夫多年沒有殺人,已經快要麻木了,感謝你們讓我回顧啊……”樑翔放生蒼老的狂笑,手中長槍帶動着強大的槍茫揮舞着,划動着。血液如雨滴般飄灑,在地上彙集了一條條小溪,往四面八方彙集而去。

廣場之上,屍體成山,短短不過一個時辰,樑翔已經斬殺了上千條人命,他身上繚繞的滾滾魔雲,也漸漸有些模糊暗淡了。

又過了一久,直到他身體裏面凝聚的力量全部迴歸身體的時候,一股無上氣勢突然沖天而起。

那男人身上爆着璀璨的藍色光滑,騎着鱷龍破空飛來,狂吼道;“奪舍的老匹夫,現在你的靈氣已消耗光,看你怎麼跟我鬥!”

他把老頭子看成了奪舍的那些邪惡修士,一直在悄悄潛伏蓄勢力量,等待着老頭子的力量完全耗光的時候,他再猛然襲擊。

一股大力從他的身體內涌現,璀璨的藍光衝破了蒼穹,讓大地顫抖龜裂,排山倒海般的磅礴力量浩蕩廣場,浩瀚的力量如怒海狂濤般洶涌澎湃。

但是主導着樑翔身體的老頭子卻依然面無表情,身上沒有發出任何光芒,僅僅只有一團微薄的煙霧繚繞,看起來猶如一個平常人。但是,他卻就這樣沒有發出任何波動,任何光芒,輕輕的往那中年一劃。

“轟……”

天空忽然出現了一道漆黑的巨大裂縫。這裂縫一出現,就猶如一隻龐大的巨獸正張着猙獰大嘴吸氣一樣,那磅礴如滾滾長江的力量,頓時像是受到了什麼牽引似的,瘋狂的衝進了裂縫裏面。直到最後,完全沒有發出任何的一絲光彩,那空間裂縫才一震後陡然消失。

中年男人臉色大變,不再往前衝,瘋狂的駕馭着鱷龍往後逃跑。

“靈神!竟然是靈神……我的天哪,那兩個小混蛋怎麼招惹到這種怪物了!”中年男子臉色慘白,雙腿不斷的拍打着鱷龍的腹部,繮繩瘋狂拉扯,快速的向遠處逃跑而去。

所有人不禁皺眉,那個小子沒有發出一點攻擊,而且身上的力量也似乎用光了,爲什麼平日裏強大無匹目中無人的城主大人一見了就轉身逃跑?要知道,爲了追尋樑翔的位置,他可動用了一筆龐大的資金,又指揮軍隊追尋了整整一個禮拜才追到樑翔,竟然就這樣逃跑了?

正在人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正在瘋狂衝刺的城主和鱷龍忽然一僵,竟然自高空上跌落了下來,轟然砸落在大地上,引起一陣顫動,讓人們七搖八晃。

“靈力又用了部分,又要沉睡了……小傢伙,真能惹事!”老頭子低聲默語,身體陡然化成了一團黑霧,沖天而起,向遠處飛去。

過了半晌,正在人們好奇的想去看看城主變成什麼樣的時候,大地一陣顫慄,天空忽然風雲變幻,滾滾魔雲席捲大地,天地變成了一片昏暗。

“轟!”

隨之一聲爆響,大地上平靜的鱷龍屍體和城主屍體竟然轟然爆炸,變成了團團血霧。血霧之中,突然擴散開來一股恐怖的浩瀚力量。

“快逃……” 黃河禁忌

人們開始恐慌的四處奔跑,時不時有一些人被絆倒被踩成了屍體。

但是,無論他們再怎麼逃跑也無法解決他們死亡的宿命。

天空滾滾翻騰的魔雲再次席捲大地,一團團血光閃現,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天宇…… 當樑翔緩緩睜開眼睛的時候,已是深夜,繁星滿天點綴星空。

皎潔月光揮灑,天地一片昏暗,隱約間一陣陣不知是那種動物傳來的鳴叫聲幽幽的傳來。

這鳴叫聲像是一隻巨大的蜘蛛被人用火焰焚燒而發出的慘叫,又像是被後母虐待的小女孩在臨死前無助的尖叫,淒厲而恐怖。

風吹起,樹葉沙沙作響,樑翔艱難的爬起了身,迷惑的看着四周。

忽然間,他被地上的一個柔軟的物體絆到,一個踉蹌,迎面砸在了樹葉鋪滿的地上。

不怎麼痛,但是卻感覺到深深的無力。

可以令他跨階戰鬥的神祕魔功被封印住了,以後再也無法施展那些鬼神莫測的逆天手段,也無法控制那一個神祕的獸爪。

蒸汽朋克時代

只有一身初入靈師的力量,沒有那些逆天絕學,只能靠自己戰鬥……

“嗯…”

墨小月也已經甦醒,秋水美眸打量着四周,待發現自己的身上竟然壓着一個人,下意識的放聲尖叫了開來。

沉寂的深林被打破了寧靜,正在疑惑自己的魔功爲什麼被封印起來的樑翔回過了神。

見墨小月正在嘶聲尖叫,欣喜的感覺涌上心頭,迅速衝過去,摟住嬌軀輕聲道;“好了,是我!”

墨小月嬌軀一震,隨即看見一臉柔情,但是臉上卻蒼白而沒有一絲血絲的樑翔。

眼眶再也無法忍受那潮水般的眼淚,墨小月素臂迅速伸展,摟住了樑翔的脖子,靠在那寬闊而能夠帶給自己溫暖和依靠的肩膀上,低低抽泣着;“老公……我,我我還以爲再也看不見你了呢!”

“沒事的,一切都沒事的”樑翔輕輕一笑,輕輕的拍了拍墨小月的後背,柔聲說道。

“我不管,你以後無論如何也不要再丟下我!”墨小月並沒有平靜下來,哭泣之聲更勝,像是一個慪氣的小女孩。

樑翔沉默了幾秒,而後輕輕摟着墨小月,柔和的道;“我以後再也不丟下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