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笑而不語。

幾個矮人頓時羨慕起來,不得了,自己竟然和類似於聖者的大人物坐在一起喝酒攀談了這麼久。

想想自己隨便的姿態,真是太丟人了。

「守護者大人,你可以向我們軍團長請求援助的,相信他會派一大批的人來協助你。」

「不,沒必要,我察覺到了暗裔背後越發黑暗的陰影,如果只是依靠數量的話,我們看不到勝利的希望,我要獨自深入地底,只有找到暗裔壯大的原因,才有希望徹底解決問題」

焰瀟洒一笑,說得很輕鬆,就像是要去找某個女孩子約會一樣,而不是越過深淵裂痕去面對死亡的陰影。

即使是號稱穿上黑色鎧甲的那一天就已經死去的死亡軍團士兵,也沒有焰這麼看得開。

矮人幾乎不會真的醉,他們只會不停地說話,如果需要拿起武器,他們在酒精的驅使下,反而更有勁。

焰又是一大碗酒下肚,像是醉了一樣,開始向這些矮人說起他的光輝事迹,當然都是真的,完全經得起推敲。

當說到灰袍守護者成立的時候,幾個矮人士兵的眼睛亮了起來,甚至就連美酒都忘記喝了。

強大的力量,簡直為他們量身打造的感知暗裔的特殊能力。

矮人士兵紛紛請求加入這個崇高的組織。

他們都是死掉了的人,他們永遠不能夠離開地底,黑色的死亡鎧甲套裝就是他們最堅固的囚牢。

但是現在他們看到了一絲希望。

只要成為灰袍守護者,他們就可以得到強大的實力,然後可以活得更久,誰不希望活得久一點呢。

焰嘴角揚起,拉人入伙,從來就不是真的靠拉,而是應該吸引他們,應該讓別人「自覺」一點。 宋離看了一眼這不知道顧寧花費了多少心思的宅院,若只是單單問一句自己滿不滿意,自己當然是滿意之極了。

「左右成親之後咱們都是要去京城的,你又何必在這上面費這麼多的心思?」宋離道。

顧寧卻一臉認真的說道:「即便只是在這裡住一晚,我也要給你最好的。」他在乎的並不是能在這裡住多久,而是能讓阿離記住自己的這番心思,知道自己一心都是為了她。

宋離的臉頰泛紅,這人說起情話來還真是不分場合。

「這話你只准對我一個人說。」宋離道。

顧寧一愣,隨即笑道:「這話自然是只對你一個人說。」旁人若是想從顧寧的嘴裡聽到這話只怕是千難萬難。

「走,我帶你進去瞧瞧,裡面那張梨木雕花床可是我請秦老親自打造的。」秦修是大曆有名的能工巧匠,不過由於年歲已高所以早已退隱,可是這一次顧寧為了給宋離打造這麼一張床,竟然連已經退隱的秦老都給請出來了。

宋離也只是在京城的時候曾經聽說過秦老的名聲,可是卻未曾得聞過真人,卻不想自己竟然有一天居然會有秦老親自出山打造的雕花床。

「好。」宋離任由顧寧牽著自己的手。

顧寧說的那張由秦修親自動手打造的梨木雕花床正孤零零的躺在寢卧裡面,那上面的雕花栩栩如生。宋離走近一看,頓時嘆為觀止,這位秦大師的手藝果然非同一般,難怪能在大曆成為首屈一指的人物。

「恐怕為了請動這位秦大師,你應該花費了不少的心思吧!」宋離道。

顧寧卻搖頭,「並沒有,小時候父親經常會請秦大師過府,因此我與秦大爺算是有一番情誼,如今我就要成親了,請秦老幫這麼一個忙,無論如何他也是會願意的。」

宋離不知道這位秦老與顧父之間有多少的情誼,可是他如果不是為了自己也絕對不會去勞煩昔日的故人。

「瞧你都多久沒有好好休息了?」宋離一向與顧寧之間沒有什麼男女之間的避諱,她只是覺得顧寧這些日子實在是累得很了,自然而然的也就這麼伸手去摸了顧寧的下眼角處的青紫。這恐怕又是熬了好幾天熬出來的吧,難怪這陣子自己總是會偶爾看不見顧寧的人,原來他竟然瞞著自己偷偷準備了這麼多。不過也虧得他竟然能夠瞞得住自己。

顧寧咧嘴一笑,「我不累。」

明明是那麼精明的一個人,可到了自己面前卻又是這麼的蠢萌。

「顧寧,其實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你今年的年歲了。」雖然顧寧曾經跟自己說過他要比自己還要大幾歲,可是就目前看來這個說法真的是很值得自己懷疑。

顧寧面前一紅,「阿離,你又在跟我說笑了。」看著只比自己矮一個頭的宋離,顧寧也頗有些無奈。阿離的這個身量實在是有些太高了,恐怕就是有些漢子也都比不上。

「算了,都要成親了,我還問你這些做什麼?」本來她也不太在意年歲這個事兒,可這要不是顧寧總是幹些或許是說些蠢萌的話跟事她也不會有這樣的疑問。

秦修不僅僅只是給顧寧與宋離打造了梨木雕花床,還有黃花梨圓腿炕桌,紅木靠背椅及茶几。方桌一套,紅木的八仙桌一張,金絲楠的梳妝台一張,以及檀木半枝蓮太師椅一把。這些都是秦老親手給打造的,足足花費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才算是完工。

然後顧寧又從京城讓人披星趕月的送到了懷安縣來。

瞧著宋離無奈的樣子,顧寧反而樂了。

「這些你可有不喜歡的?」顧寧問道。

宋離搖頭,「喜歡,全都喜歡。」宋離天生就是個淚腺強硬的人,幾乎從小到大除了江大竹離開的事情讓她落了淚,幾乎就沒有怎麼再哭過了。可是今日見了此情此景,竟然落起淚來了。

宋離這一落淚顧寧自然是慌了手腳。

「這好端端的你怎麼哭了?是不是哪裡布置的不喜歡?」顧寧問道。

宋離搖頭,「這裡一切的布置我都很喜歡。」宋離道。

顧寧不明白,既然一切的布置都很喜歡,那為何又要落淚呢?

「既然喜歡那可就不能哭了,再說了如果你哭丑了,到時候還怎麼做我的新娘子?」顧寧的話成功把宋離給逗得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略帶了些撒嬌的埋怨道:「難不成你見我丑了,就不打算娶我了不成?」

顧寧沉默不語,宋離的拳腳立馬就招呼到顧寧的身上。

「好啊,我還沒有嫌棄你,你倒是嫌棄起我來了,你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

顧寧連忙求饒,「我都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就算是變成了一個八十歲的老太太,我也會娶你的。」

可偏偏顧寧的這個示好的舉動並沒有得到宋離的認同,因為她想起前世自己曾經看見過的一個故事來。

「故事?什麼樣的故事?」顧寧頗有些好奇宋離所說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個故事就是說從前有一對夫妻,攜手相伴度過了三十餘年,感情一直很好。可有一天突然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自稱是神的男人,還說可以滿足他們一人一個願望。」

「那這不是好事嗎?」

「是啊,的確是好事。可你知道那對夫妻各自許了個什麼樣的願望嗎?」

「長命百歲,白頭偕老?」顧寧問道。

宋離搖頭,「並不是,那婦人許願想要跟自己的丈夫一輩子在一起,可那男人卻許願說想要娶一個比自己年歲小二十歲的姑娘。」

「那最後的結果呢?」也不知道阿離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聽來的這麼稀奇古怪的故事。

宋離雙手一攤,「最後那個男人就突然變老了二十歲。」

這樣這對夫妻所求的不就都實現了嗎?可是自此之後這對夫妻之間還有想從前那邊的恩愛如初嗎?

顧寧也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會是這麼樣的一個結果,卻也只能安慰道:「好在這只是個故事,咱們聽聽也就算了,當不得真。」

這個故事在顧寧這裡是當不得真的,可是宋離卻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思。 當聽說死亡軍團的時候,焰就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什麼狗屁聖者瞬間被他拋到了腦後。

聖者再牛逼,能有成千上萬天天經受血與火考驗的死亡軍團牛逼么?

這些人簡直就是最好的灰袍守護者轉化體。

他們個個都擁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常年的戰鬥雖然讓他們失去了不少正常的感情,甚至開始向變態發展,但是他們對於死亡以及暗裔的恐懼無疑是最低的。

他們幾乎都能經受得住黑暗藥劑的考驗。

而且最美妙的一點就是,死亡軍團幾乎是與世隔絕的,他們不被允許回到城市,唯一允許自由活動的地方就是深淵裂痕那邊的暗裔肆虐區域。

在這裡發展一些守護者,根本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深處的無盡通道裡面要找到幾頭暗裔非常的簡單,焰輕輕鬆鬆的就製作好了一大桶的黑暗藥劑。

一股詭異的氣息從焰的身上散發出來,強大的力量感逼迫得矮人們不自覺的低下了頭,「喝吧,暗裔以我們的血肉為食,今天我們飽飲它們的鮮血。」

矮人們毫不猶豫的把這些藥劑喝了下去。

黑色的液體下肚,幾個士兵緊緊的抓住喉嚨,那裡像是有什麼東西在燒灼,但是沒有一個發出聲音,他們都忍耐著那種發自內心的痛苦。

整個靈魂都像是在被冰冷的黑暗包圍。

沒一會兒,就有一種詭異的力量正在體內升騰,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們甚至感覺到一股恐怖的目光瞬間掃過。

他們的眼中開始泛起白色,就沒一會兒被巨大的痛苦弄暈過去。

幾分鐘后,慘叫聲響起,士兵們都被類似的恐怖噩夢所驚醒過來,睡夢中無法言喻的黑暗還有邪惡讓他們大汗淋漓。

徹底蘇醒過來以後,士兵們驚訝的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

渾身充滿了力量,甚至遠處陰影中無意識到處移動的暗裔也出現在了他們的感知裡面,這種感覺無法言喻,讓他們感到毛骨悚然。

就像….就像他們和自己是同類一樣。

「這是…暗裔的力量。」

士兵們張開手掌,但是上面覆蓋的鎧甲讓他們看不到自己的皮膚,直到看到隊友頭盔上縫隙裡面透露的皮膚,他們才確定,自己沒有腐化,還是一副矮人的樣子。

焰坐在火堆旁,這一刻,他顯得格外的高大,力量在他的身體周圍肆意的激蕩。

「這是暗裔的力量,但是請記住,力量沒有好壞之分,我們守護者遊走在這種力量失控的邊緣,能夠發揮出遠超暗裔的力量。」

「去吧,回到要塞去,向眾人宣揚我們守護者的信念,守護者加持之下的死亡軍團將是刺向暗裔最鋒利的那把劍。」

很完美的轉化。

五個士兵,全部成為了灰袍守護者。

焰看著漸漸遠去的士兵,轉身沒入黑暗的通道中。

過不了多久,要塞就會秘密的發展起不少的灰袍守護者,這裡遠離各種勢力,很難被人發現。

不時會有矮人從這裡路過,盜匪、走私犯、冒險家,總之都是一些需要力量的人。

守護者的大名要不了多久就會傳播到王都,秘密的傳播,在一些需要力量的人中間蔓延。

等王城發現時,他們已經無法封鎖守護者的消息了。

從死亡軍團士兵那裡,焰了解到了不少的聖者的信息。

是時候繼續上路尋找聖者了。

到了這裡,對手已經很少了,不過基本上都是高級以上的好手,沒有一個好對付的角色,很多甚至是經常混跡於地下遺迹的冒險者。

從死亡軍團手裡面,焰拿到了詳細得多的軍用地圖。

這是死亡軍團多年來在地底探索,自己製作的地圖。

比那些王城來的傢伙的地圖詳細得多,即使是冒險者也很難搞到這麼好的地圖,上面甚至還記錄了一些藏有備用武器的地點。

那裡也是死亡軍團外出偵查的秘密落腳點,輕易不會給任何外人知道。

不過焰可以肯定,軍團長一定把這地圖給了聖者。

很不巧,焰現在手裡面也有一張一模一樣的地圖。

現在焰需要做的就很簡單了,那就是根據這張地圖,順著一路上的秘密落腳點,一個個檢查過去。

只要聖者還活著,他就一定會在秘密落腳點留下痕迹的,無盡通道裡面能夠安全休息的地方非常難得,聖者不可能放著這麼好的地方不用。

僅僅是第二個秘密落腳點,焰就有了發現。

有人來過這裡,而且不是死亡軍團的士兵。

原因很簡單,地面上留有一些食物的痕迹,雖然極其的少,但是焰還是發現了,是新鮮的麵包碎屑。

仔細聞,空氣中甚至還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酒味。

這裡環境封閉,空氣不流通,酒味一兩天內都不會散去,死亡軍團的士兵沒有這麼好的酒,這是上好的大麥酒的氣味。

焰甚至能夠想像得出來,聖者根據地圖,找到這個秘密的洞穴。

打開石板,進到秘密落腳點,然後點燃牆上的火把,靠在牆角,放心的大吃大喝,安心的睡了一覺,然後繼續上路。

焰過去看看火把,最近果然有被點燃的痕迹,旁邊的牆壁上,還有打火石留下的新鮮划痕。

只要跟著這些秘密落腳點,一定可以找到更多聖者的蹤跡。

焰躺在密室內,打皺巴巴的地圖來,仔細的研究起上面的秘密落腳點位置。

這些落腳點基本上分佈在無盡通道主幹的兩側遺迹裡面,一直延伸到一千多米的地底深處。

但是八百米以後的路段都標註了紅色,這是極度危險的意思。

死亡軍團基本上是一年才會去那裡一次,每次都有人員損失,那裡暗裔多得跟什麼似的,至於一千米以後的落腳點,據說已經有上百年沒人安全到達過了。

聖者到底想幹什麼?

據焰了解,他曾經向死亡軍團了解過這裡面的遺迹。

有傳言說,聖者離開之前,曾經對身邊親近的人提到過聖物,據說他突然感應到了矮人族聖物虛空石砧的氣息。 「你呀,也不知道是聽那個說書先生說來的這麼一個無聊的故事,若是真的將這麼一個杜撰的故事當真了那才是笑話。更何況這世上哪裡來的神仙?」

宋離只是淡然一笑,她原本也沒有想著顧寧能相信這個故事,更何況這個故事也的確只是宋離當初在一本書上面隨意看見的。

「我告訴你這個故事的用意是讓你知道,如果將來你敢這麼對我,我就會絕對讓你後悔的。」宋離在顧寧面前晃了晃自己的拳頭。

結果顧寧直接用自己的手包裹住宋離的拳頭,笑道:「原來你是擔心我會像故事裡面的丈夫這麼對他的妻子。別擔心,我不會這麼做的,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了。也不用找什麼神仙了,讓我直接被雷給劈死好不好?」

宋離白了顧寧一眼,「我就從來都沒有聽說了這樣的誓言的。」

「不是你跟我說的再多的誓言都是虛的,最重要的就是一顆真心嗎?所以我將我的這顆真心交給你了,你能保管好它嗎?」顧寧將宋離的手貼在自己的胸口。

就算是宋離也不得不承認,顧寧現在撩她的段位是越來越高了,偶爾一個不經意的舉動都會讓她心動。

顧寧又帶著宋離到其它幾間屋子裡面去一一看過了。

當然其它屋子裡面的傢伙事可就不是秦老給打造的了,畢竟能請的秦老出山已經是極為難得了,自然不能太過麻煩他老人家了。

這套二進的宅院,顧寧是請了專人在這裡看守的,尤其是裡面的一花一草都是要專門看護的,一點都不容閃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