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雄威,刺破天地日月,帶着一股悠悠之勢,澎湃洶涌。

顧遠寒手持翻天法印,震袖而起,一襲道袍,長衫拂動,踏空而來。

“轟隆!”

一聲巨響。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這一刻,也像是突然動起來了。

刀、槍、劍、戟、鞭、錘六把兵刃,從神像當中脫手而出,在天際之上,化作一道道淒冷的光華,璀璨四溢,直朝至尊劈斬而來。

磅礴的威勢,震天地而落,四周山勢滾滾,塵煙瀰漫,如欲崩塌。

面對這樣龐大的壓力,即便是強如至尊這樣的修煉者,也不敢小覷。

天空之上,爆發出一陣陣巨響。

顧遠寒藉助着翻天法印的威勢,整個人猶如融入了一片光芒之中,不斷轟擊至尊。

至尊面色陰冷,揮拳抵擋。

一拳打出,整片蒼穹如同崩裂大半一般,滾滾氣勢,震盪在四周空氣之中。

那飛來的兵刃,“咣咣噹當”一通亂響,攜帶着巨大的能量,橫掃而至。

“轟!”

只見至尊以無匹雄威,一拳轟擊而出,漫天神光暴漲而起,那六把兵刃,瞬間被打得七零八落,紛紛震飛數十丈。

“幾具神像,也想與我爭輝? 宅在隨身世界 今日……除非你天水六郎君親臨……要不然……誰也擋不住我……”

至尊狂吼一聲,囂張至極,身形猛然一閃,快如閃電一般,一下子欺近顧遠寒。

顧遠寒整個人心頭一驚,連忙御起翻天法印,爆發出金黃色的神光,朝着至尊殺去。

至尊輕輕一揚手,無盡的神光在他的面前,瞬間消失不見,他出手的剎那,似是殘影漫天而來,攻伐可怖!

“砰!”

一掌拍在顧遠寒的胸膛之上,只聽見“咔擦”的聲響,似是那肋骨都被這一掌拍得粉碎一般。

顧遠寒身軀一陣搖晃,整個人如遭重擊一般,口中鮮血狂噴不止,幾欲從高空摔落。

童童見狀,駭然萬分,連忙雙手掐動法訣。

一道道赤霞虹光,飛閃而來,形成強大的殺機,直衝至尊而去。

“你們兩人,今日都要死!”

燼神紀 至尊冰冷的聲音響起,反手一揚。

似是一片星辰,在他的面前不斷被震裂一般,爆發出巨大的能量,瞬間將童童的殺勢化去,轉而變成巨大的攻勢,轟擊在童童身上。

童童連連後退,身軀之內氣血翻涌,“哇”的一口鮮血也噴了出來。

“天師……”

山巔之上,衆道士一個個驚得瞪大了眼珠子,驚叫連連。 顧遠寒見童童不敵,頓時怒吼一聲,手持翻天法印,御起六具神像。

一股威嚴之勢,從神像之中發散出來,六具神像爆發出無匹的氣勢,帶着渾渾的力量,直朝至尊鎮去。

至尊順勢而起,振臂長嘯。

一瞬之間,無盡的光華,從他的身軀周圍,飛射而出,直衝雲霄而起。

漫天璀璨,如流星飛灑一般,鋪天蓋地,轟擊在六具神像之上。

天水六郎君的神像在高空之中,一片震顫,似是被強大的力量所轟擊,不斷搖擺着,像是隨時都要爆裂開來。

轟鳴的聲音,響徹整片天地。

顧遠寒面色露出駭然之色,簡直不敢相信。

至尊的威勢,太過強大,即便有天水六郎君的神像與翻天法印,依舊壓制不了。

“轟!”

還未等所有人反應過來,一聲聲巨響傳出。

高空之上,一具具神像猛然爆裂,化作齏粉,四射紛飛。

敬往事一杯酒,再愛也不回頭 天水門的底蘊,在至尊的攻勢之下,徹底化作烏有。

一道寒光閃過,至尊那猙獰的面孔,仿若在天際之中顯化而出,巨大的虛影,似是不斷咆哮着,要將所有人都吞噬進去。

一股宏大的威能殺到,顧遠寒嚇得冷汗淋漓,連忙御起翻天法印抵擋。

“砰!”

陣陣氣浪,狂涌而出,如浪潮一般,勢不可擋。

只看見顧遠寒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身軀一震,差一點從高空之中摔落。

堅持了片刻之後,他再也堅持不住,“噗”的一口鮮血噴出,如童童一般,身受重傷。

另一頭,將臣與後卿聯手,同衆散仙激戰連連,如火如荼。

無盡的威能之中,將臣與後卿血染長空,連殺三名散仙,氣勢駭人。

不過即便如此,兩名阿修羅戰神卻是勇猛無比,不落下風。

久戰之下,強如將臣與後卿這樣的殭屍王,也身上負傷。

龍虎山殺陣的光芒,越發變得強大,其餘散仙也被驚顫住。

一道道神芒飛射而來,帶着淒厲的彩光,綻放千里。

一片片聲威,鋪天蓋地,恍如巨大的夢魘一般,籠罩住整個天際。

至尊睥睨天下,一手托起“無極陣圖”,爆發出強大氣勢,一步一輪迴,重重殺陣的光芒閃來,皆被他擋在陣圖之下。

“哈哈哈……今日……整座龍虎山,將化作飛灰……”

說話之間,只看見“無極陣圖”震勢而起,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似是光暈一般,不斷流轉,晶瑩剔透,璀璨刺眼。

童童與顧遠寒心中驚駭,連連後退。

將臣與後卿打出一道道血光,似是如同江海一般,翻涌而起,一瞬之間,逼退眼前的幾名散仙和阿修羅。

兩人臉色驟然一變,急忙朝着童童和顧遠寒的方向靠去。

“張天師……你死到臨頭了……”

一名散仙狂笑着,囂張至極。

兩名阿修羅也怒吼連連,戰意十足,揮舞着手中的帥旗,聲威陣陣。

整座龍虎山,喊殺不斷,一片火海。

“張牛鼻子……快將你的‘天師法印’祭出來啊!”

將臣髮絲繚亂,赤眼通紅,朝着童童一聲咆哮。

“對啊!還有‘天師法印’!”後卿身子一顫,也趕忙看向童童。

至尊威勢強大,憑藉幾人之力,即便聯手,也未必能勝,更何況,還有在一旁虎視眈眈的衆散仙與阿修羅,唯今之計,只能藉助法器之威,方能有所機會逆轉局勢。

全民武道 童童臉色一沉,說道:“他奶奶的,若不是我的‘天師法印’下落不明,就憑這‘無極陣圖’,焉能擋住我的法器?”

“天師法印”號稱人世之間最強殺器。

當年張道陵攜天師法印掃蕩四方羣魔妖鬼,莫有能抵擋者。

可以說,當時即便人世之間有散仙存在,見到張道陵,也得要避其鋒芒!

強如將臣、後卿這類的殭屍王,遇上張天師,也只有逃跑的份!

如今,這樣一件無上殺器不在手上,眼睜睜看着至尊的“無極陣圖”發威,真是氣煞童童。

“天師法印不在?”

將臣與後卿一怔,一時之間,也瞪大了眼睛。

法器不在,如何能擋至尊?

“哎呀!我還以爲我們倆人加入戰鬥,能五五開,沒想到……關鍵時刻,這牛鼻子的法器竟然不在身邊,早知道如此,還不如坐山觀虎鬥。”將臣氣得直跺腳,對着一旁的後卿說道。

眼前的至尊,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意,越發變得可怖,猶如地獄之中的惡魔一般。

熊熊威勢,似是火焰一般,在他的身軀外頭燃燒,綻放出炙熱的光芒,似是可以將世間一切焚燒殆盡。

童童、顧遠寒、將臣、後卿,幾人連連後退,心中驚駭無比。

“要我說,我們還是逃吧?有龍虎山的無上殺陣阻攔……我們要走,尚且還有一線生機……”將臣開聲對着一旁幾人說道。

童童臉色一震,怒吼道:“不行,不能走!”

整座龍虎山上,數千道士,道教祖庭之地,焉能棄守?

他們幾人想要逃離,並非難事,可是……這整座龍虎山的氣運,皆會被至尊所收取,到時候,至尊歷十世天劫,轉修爲魔,人世之間,還有誰人能敵?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張牛鼻子,還是逃吧!”將臣又勸阻了一句。

“山?”童童冷冷一笑,說道:“這裏便是山!龍虎山若失陷……天下道門,將分崩離析……”

他一腔熱血,似是澎湃洶涌,雙手不斷聚起神力。

其他幾座山峯所蘊含的力量,再次被彙集而來,一道道赤霞閃耀天際。

看這樣子,他是想做最後殊死一搏!

至尊臉色陰沉,眸子之中,寒光閃耀,明滅不定,冷聲說道:“想走?今天……你們誰都走不了……這人世之間,自今日起……唯我獨尊!”

他話一說完,仰天狂笑起來。

“無極陣圖”發出璀璨奪目的神光,沖天而起,化作萬千利芒,騰騰的威勢,攜帶日月之光,浩浩蕩蕩,只待瞬息之間,便能將眼前幾名大敵殺盡……

“天師莫怕!我等前來助陣……”

一聲大吼,從山林之中傳出。

四周山勢,發出了“轟隆隆”的劇烈聲響,亂石穿空而起,狂風呼嘯連綿。

巨大的威能爆發而出,如天崩地裂一般,似是有千軍萬馬衝鋒陷陣。

在場所有人,似是都微微一怔,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嗖!”

一瞬之間,數十道金光一閃而來,在天際化作人形。

只看見湛寂聖者與天婆門門主,帶領衆神靈趕到。

一名陌生男子,出現在戰場正當中,面色如覆冰霜,一股氣勢騰騰而出,與泰山般宏偉,與江海般遼闊…… “我還當是什麼人,原來是蠻夷的修煉者……”

烏伏遂呆怔一下後,開口說道。

話音一落,衆人“哈哈”大笑起來,臉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戰場正當中出現的那名陌生男子,眸子之中寒光閃過,朝着烏伏遂看去,冷聲說道:“你想來試試嗎?”

他說話聲音不大,卻猶如雷聲一般轟鳴在衆人耳畔。

所有的人,感受到他這股強大的威勢,頓時都怔了一下。

烏伏遂整個人面色一凝,隨後邁步站出,指着那名陌生男子,大吼道:“小兔崽子……你想死,我成全你……”

說罷,他凝起拳勢,擡手之間,層層光華閃耀,似是藏有無盡殺伐,轉瞬之間,便閃到陌生男子面前。

龍虎山這頭,衆人見狀,心頭一驚。

還未等所有人反應過來,只見陌生男子揚手一擋。

“轟隆!”

一聲劇烈的炸響。

龐大的威勢,震盪而出,不斷向四面八方擴散。

烏伏遂整個人身軀一震,瞬間被震退是數十丈遠!

這……

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

只看見陌生男子似是一座豐碑般,屹立在高空之中,衣裳隨風舞動,一股騰騰之勢,若有若無,彷彿與天地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就連至尊,也微微皺了皺眉頭。

烏伏遂再不濟,也是六世散仙,即便剛纔那一擊,沒有用盡全力,但也不足以小覷。

然而,這名陌生男子,卻似是輕描淡寫一般,就將烏伏遂的攻勢全部化去,所打出的威勢,竟然震退烏伏遂數十丈遠。

簡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一時之間,童童、顧遠寒、將臣與後卿,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心中暗暗吃驚。

這一下,連烏伏遂自己都不敢大意。

他休整一下,面色變得有些陰沉,雙手不斷凝起巨大的力量,一步踏出。

“轟隆”

虛空陣陣崩塌,一股渾厚的威勢,化作天龍呼嘯一般,直衝陌生男子而來。

這一剎那,烏伏遂整個人虛影一掠,殘影重重,攻勢滔天。

陌生男子從容鎮定,震袖而起,雙手不斷掐動法訣。

“紫微有敕,命魔攝兇。翻天撼地,震動虛空。瓊魁元帥,天威天蓬。威靈氣焰,萬神祖宗。明元副帥,天猷天雄。自號赫奕,諸天齊功。翊聖大神,天靈太沖……皁蠢赫赫,天鼓鼕鼕。敢有中遲,吾有玄琮。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

咒語在天空之中震響,似是巨大的鐘聲。

剎那之間,四周山勢同聲而起。

一道青光,從陌生男子身上發散而出,沖天而上。

四面八方,不斷有金黃色星輝,彙集而來,一個巨大的金色手掌印,帶着煌煌之威,在天空之中浮現。

所有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就連童童,整個人也似是快要窒息。

道門三十六神技之一,天師大手印。

這門絕學,從陌生男子手中施展出來,遊刃有餘,不多不少。

你是我痛徹的孽愛 巨大的威勢,似是山海咆哮連,金黃色的天師大手印,帶着破空而來的威能,朝着烏伏遂的天龍橫掃而去。

“轟隆隆!”

漫天巨響澎湃,山石滾動,硝煙瀰漫。

天師大手印橫掃而去,虎嘯龍吟,翻滾的攻勢,破開層層虛空,震撼天地。

烏伏遂整個人臉色大變,如臨大敵一般。

這一刻,莫說是他,就連龍虎山衆人,也禁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