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謂。”她擡起頭,“只要你在這裏就可以了。”

狡齧順從地被她拉低身體。

她在他耳邊夢囈似的低聲說這話。

“不明白嗎?只要這樣就可以了。別的事都不需要去做、也沒必要去問。”

她緩緩抱住了他。

“只要慎也就夠了……”

狡齧倏地意識到,儘管摟住眼前人只需要伸伸手而已,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從來沒有確實地把她抓在手裏過。

這種一閃而逝的情緒讓他有些焦躁。

他只能輕輕拍撫一下她的背,輕描淡寫地離開這個話題。

“天亮之後要去散散心嗎?”

她低聲應了。

【不瞭解她。……她也不希望他了解。】

如是,埋下一顆憂鬱的種子;然後讓它適時發芽,衝破青年的腦洞……

所謂淡淡的虐感。豆神,似乎已經抓到了這飄逸的小節奏。(→_→)

……

次日。

小豆站在水族館的海底隧道里,擡頭看向剛剛遊過的投影鋸鯊。

“稍微看點藍色的東西,心情也會平靜下來。”狡齧雙手插兜閒適地跟在她身後走着,饒有興致地看着牆上的魚類標本。“雖然不是真傢伙……不過做到這個程度也挺了不起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直到走出隧道進入紀念品區。路過一處攤位時,小豆的腳步不由緩了緩。

只是放置着普通的玻璃手串的地方,海藍色的珠子裏鑲嵌着海豚圖案,是很受小孩子歡迎的紀念品。

不過怎麼覺得有點兒眼熟……

沒等她細想,狡齧就走到她旁邊,語帶笑意:“居然喜歡這種小孩子玩意兒嗎?”

小豆放下手裏的那串回過頭,“只是隨便看看而已……”

“也沒什麼不好,”狡齧拉住她拿着手串的手,“膚色這麼白,跟這東西挺相襯的不是嗎?”說着快速從她手裏把手串拿走,轉身走向收銀臺。

從紀念品區域出來,小豆無奈地任由狡齧給她把手串戴上:“真的戴上這種小朋友用品到處走,別人會覺得超違和的吧……”

“那又怎麼樣?童心是靈感的源泉。”狡齧拉着她手腕,指尖輕彈一下玻璃珠。

“又是哪位大師的名言?”

“年輕的社會心理學家狡齧慎也。”

小豆忍不住笑了,“……你是笨蛋嗎。”

“啊,沒錯。”他挑挑眉,手指抵在她脣邊迫她笑得幅度更大一些,“是能讓你笑出來的那種笨蛋。”

叉!!

西涼董魔王 恐怖降臨 注意拍子注意拍子!!再這麼甜,豆神還怎麼虐下去呢呢呢!?(:3っ)3

豆兒覺得自己必須馬上控制一下氣氛……於是仰起頭,巴巴兒地開口:“我要去一下洗手間。”

……

成功尿遁,小豆摸到水族館外圍的洗手間準備重新制定一下計劃。沒走出兩步,倏地身後有一道男聲響起:“鶴留小姐。”

哦次……這個聲音,怎麼有點熟悉?

小豆僵着脖子回過頭。

不出意外地,對上一張長着細長狐狸眼的男人的臉——

……好久不見了,哲學家的小夥伴·崔九善先生(……)。

作者有話要說:應你們要求再給call醬一點戲份……其實是寫着寫着發現字數超了嚶嚶嚶。分一章吧。

……艾瑪。我腫麼也有點兒捨不得慎也菌呢?不行,我不能站隊,站隊是你們該乾的活【揍揍揍

積壓了這麼多霸王票我超作死啊!qaq先踩着點兒更新吧,然後慢慢寫感謝詞。

阿染扔了一個地雷

喬依扔了一個地雷

瑤渣渣扔了一個地雷

蘭茉紫雯扔了一個地雷

銀八·僞·小洛醬·真扔了一個地雷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驚夢時扔了一個地雷

阿尋扔了一個地雷

蘇ll扔了一個地雷

我是幽靈小葉子扔了一個地雷

淺唱扔了一個地雷

mizuki扔了一個地雷

失落的貓扔了一個地雷

德米扔了一個地雷

德米扔了一個地雷

德米扔了一個手榴彈

泥泥扔了一個地雷

ch1cken222扔了一個地雷

拘束之翼扔了一個地雷

阿染扔了一個地雷

燭殷扔了一個地雷

淺唱扔了一個手榴彈

淺唱扔了一個火箭炮

t醬扔了一個地雷

t醬扔了一個地雷

t醬扔了一個地雷

t醬扔了一個地雷

t醬扔了一個地雷

t醬扔了一個手榴彈

艾趴扔了一個手榴彈 [綜漫]豆豆你不懂愛

小豆默默地看着對面的崔九善。

……凜妹你熊的,該不會大學時期就跟哲學家搭上線了吧?

正忙不迭地心音呼叫N’速度科普,那頭崔九善已經開腔了——

“作爲陌生人,這樣叫住您真是失禮了。”他笑眯眯地說。“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崔九善。”

……哦去?看來這不是已經搭上線的節奏,而是正要搭上線的節奏啊?

不知道爲什麼,此時此刻豆兒對一切有關某位哲學家的事都有些莫名的排斥……遂只是擺出正常應對陌生人的態度,稍顯冷漠地問道:“有事嗎?”

“突然說起這個話題或許有些冒昧。實際上,”崔九善微微笑了。“我一直以來都非常欽佩鶴留先生和夫人的政治主張,因此在聽聞噩耗之後終於無法繼續坐視,這才找到了大小姐您。啊,請等一下——”

他伸手攔住了冷着臉準備走開的小豆,“我當然清楚大小姐和父母之間有一些誤會,不過請務必聽我說完——我啊,崇拜的不僅僅是大小姐的父母,還有在那之前的、大小姐的外公……”

崔九善的笑容益發意味深長。

“……和大小姐的父母一樣,您的外公也曾致力於爲這個國家的司法帶來革新,一生的理想便是能夠讓凝聚自己無數心血的政策被國家採納。然而這一夢想在Sibyl系統問世之後,就變成了脆弱的肥皂泡、無聲地破滅了。最後……老人選擇了獨自在住所裏吞槍自盡。”

說話時他細細觀察着她臉上的表情、就像是在發掘什麼有趣的東西。

“多麼令人嘆息的宿命……繼承了老人遺志的鶴留夫婦,也隨之因爲同樣的原因走上了老路。……大小姐這麼聰明,應該早就明白讓他們絕望的原因了吧?這個國家、從先知系統出現開始……”

他放輕了聲音。

“已經不再需要‘擁有人類情感的官僚’了。”

男人的雙眼微微睜開,無機質的義眼在陽光下耀出冰冷的光芒。

“……對於機械的獨.裁感到不贊同、卻無法反抗,在一次次的失敗中愈加絕望,這才選擇了自我了斷。大小姐雖然怨恨着父母……但卻打從心底承認着他們的信念吧?”

他朝她邁近一步。

“您想代替他們完成他們的夢想嗎?……我有一位朋友非常欣賞你,他願意借給你力量。”

崔九善的話尾餘音柔膩地打了個滑,以一種誘哄的語氣結束了演講。

兩人頓時陷入沉默之中。

豆兒快速地消化着接收到的信息量之餘,心裏……不由就有那麼一丟丟的惆悵。

鶴留凜的一生最重要的轉折點,就是這兒沒跑了。

唉,天之驕女也不好做。衣食住行學業事業統統不用發愁、天生就是適應性優秀的特權階級人才,越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聰明人……就越容易犯傻啊。

傻到放棄了心理學跑去玩哲學,傻到放棄了平凡人生玩起了自由革.命……

傻到……

放棄了青蔥年代唯一美好得純粹的感情。

唉(乘二),別怪豆神天平傾斜……凜妹,您還好麼?

惆悵完了,活還是要乾的。

嗯,前面那位想要誘拐少女的黑客大叔,您這邪教口氣是想唬弄誰呢?(←0←)

呵呵,不知道豆神經過了大美人的點化(……),氣場早就已臻化境了嗎?

小豆微微揚起下巴……以一種讓人心生畏懼的平靜表情看了崔九善一眼。

似乎完全沒有迴應他的邀請的意思,她保持着這種淡漠的態度,轉身再度繞過他、準備離開。

崔九善面露苦惱地嘆了口氣,閒閒地跟了上去。

“先別急着拒絕,您可以慢慢考慮……啊,對了,大小姐的老毛病,僅靠普通的助眠藥物已經無法緩解了吧?如不嫌棄的話……試試這個吧。”

將手從褲袋中抽出,細長五指展開,指間變戲法似的多出一隻藥瓶。

“改變主意的話隨時來找我。”他笑眯眯地說。

這次她沒有拒絕,而是頓住腳步、自然地接過藥瓶——瓶子接觸到手心的一霎那,耳邊響起一道聲音——

【戀愛指針爲您服務。目標人物:狡齧慎也,BE進度增加5%。目前進度:70%。】

小豆握住藥瓶。

爾後淡定地轉頭離開。

很好很強大……

目測剛纔是選項出現、豆神還選對了的節奏?

……

活躍於政壇的議員夫婦一夜之間身死,留下的線頭簡直是一團亂。不斷有存在利益牽扯的親戚試圖找到鶴留凜本人,不過現在是學校的假期,線索就只能着落在她在日東高等學院學生檔案上所登記個人住址上了。

不到一週,鶴留凜原本的公寓就被各種各樣的人找上了門。

在N’源源不斷的情報供應下,小豆對此一清二楚;她花了一些時間理清了鶴留家族內部錯綜複雜的關係和現狀,然後權當沒這麼一回事,繼續在狡齧的住處“度假”。

當然,被人找到狡齧這裏也只不過是時間問題。

……不過妥妥兒地全部無視就對了。(:3っ)3

在這段時間之內,小豆仍在淡定地刷着狡凜回想事件。

——悠長的春假,他們做着每一件情侶會做的事。去遊樂園、去購物廣場、去電影院,一起讀書散步有說有笑……

一切看起來都相當美好——如果不去揭開表象看本質的話。

小豆更換了新的終端,並且在合適的時間“無意間”讓狡齧發現終端的通訊錄上只有兩個號碼,其中一個是他的、另一個號碼則沒有名字,並且設置了陌生呼叫全部拒接。

在狡齧問起舊終端的去向和更換終端的原因時,小豆仍然採取了“慎也不需要知道”的策略。

——偶爾她和人通話,也會刻意避開他。

不信任感在漸漸發酵,而狡齧始終選擇了忍耐。

竹馬大人太妖孽 隨着時間的流逝,春假快要結束時,鶴留凜的失眠症惡化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

實際上小豆一直有意無意地在狡齧看不到的時候服藥;這一週藥物消耗量加倍增多,很快僅剩的一瓶藥也見底了。當天小豆正盤算着去買藥的事,狡齧卻早早拉着她去外面逛了一天,讓她一直沒來得及去藥房。

眼看已經過了七點,小豆坐不住了,“慎也,我去一趟藥房。”

王爺深藏,妃不露 狡齧端着咖啡從廚房裏走出來,“藥吃完了嗎?”

小豆:“嗯,差不多快要……”

“我記得還有幾片吧。”狡齧眯着眼把杯沿送到嘴邊,咖啡的熱氣模糊了他的表情。

然後他自然地轉過身,朝臥室裏她放藥的地方走去。

小豆下意識地站起來想攔住他——手伸到一半又收回來。

不對啊,豆神光明磊落,爲毛要攔……

叉,哪兒來的心虛感?

狡齧拿着藥瓶走了出來,輕輕搖晃了一下。“有四片,還夠吃四次不是嗎?明天我會早點去幫你買的,今天就在家休息吧,已經在外面跑了一天了。”

小豆無法反駁,最後只得道:“嗯,的確是夠了……”

夠了纔有鬼。

豆神會說現在已經是一次六片的量了嗎?

……但是絕壁不能說實話啊。這種助眠藥物是處方藥,這還因爲凜妹是特權階級纔開得出來,平常人日均一片已經很了不起了……按照一次六片這種消耗量,估計不到四十歲就要腦死亡。

狡齧把藥瓶放到她手上。

嫡女郡主撩夫記 “今晚早點睡吧。”他輕聲說。

【戀愛指針爲您服務。目標人物:狡齧慎也,BE進度增加10%。目前進度:85%。】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