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仁哈沁領會了雙胞胎妹妹的意思後,猶豫了下,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狼圈被打開了,賈環和烏仁哈沁被人推了進去。

雖然之前烏仁哈沁就已經知道了,鄂蘭巴雅爾不會讓她和她的烏斯哈拉被狼吃掉。可當真面對幾頭眼冒綠光的大黑狼時,尤其是連空氣裏似乎都瀰漫着狼嘴裏噴出的腥臭味時,烏仁哈沁還是止不住的發起抖來。

只是……

當她看到,她身邊的烏斯哈拉抖的比她還厲害,眼神裏的恐懼比她還濃郁時,雖然心裏還是忍不住一聲嘆息,可。她卻不再顫抖了。

烏仁哈沁握緊了鋼叉,居然慢慢的走到了她的烏斯哈拉身前,用她遠比他嬌小的身子護主了他。

她平舉着鋼叉,往日裏總是充滿了歡樂笑聲的嘴裏,在盡她最大努力的發出嚴厲到淒厲兇狠的嘶吼聲。

而原本只是蹲坐在狼圈裏的四隻大狼,在受到烏仁哈沁的挑戰後,一個個站了起來,朝她走來。

烏仁哈沁又開始顫抖起來,面色也愈發慘白。

她努力的舉起叉子往前探着,想制止大狼過來,可是,劇烈顫抖的胳膊卻出賣了她的實力。

幾條大狼冒着森森綠光的眼中,似乎都在閃過輕蔑的笑意。

“嗷……”

“嗷嗷……”

身高快齊烏仁哈沁胸高的幾條大狼,一個接一個的發出了低沉的狼嚎,隨即,一個個的壓低了腦袋。

烏仁哈沁此刻腦袋裏幾乎一片空白,她知道,這是草原狼在撲食前的準備動作。

她早已將鄂蘭巴雅爾對她說的話給忘了一乾二淨,她現在唯一記得的,就是面前的巨狼,手中的鋼叉,(www.uukanhu)和……身後的烏斯哈拉。

她的胳膊又不抖了,在絕境的時候,放佛她反而更勇敢了,她高高的挺起飽.滿的胸膛,目光緊緊的盯着前方的巨狼,隨時準備用手中的鋼叉將它們擊退。

看到這一幕,鄂蘭巴雅爾有些哭笑不得的敲了敲腦門兒,心裏又心疼又氣惱。

她也沒想到,她沒有把“三個”這個札剌兀的膽子給鍛煉出來,反而將烏仁哈沁這個小合蘭的膽子給鍛煉出來了。

只是,她也忒傻了些。

不讓小鷹吃夠苦頭,捨不得將小鷹從懸崖上扔下,他何時才能學會翱翔天空呢?

一味的呵護,有的時候並不是一件好事。

再看看烏仁哈沁身後那個木登登站在那裏,看起來連魂兒都快嚇掉了的札剌兀,鄂蘭巴雅爾的眼睛看向了後方,大帳子的門簾處。

與那雙睿智的老眼對視了眼後,她撇了撇嘴,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眼神譏誚。

那雙老眼卻寬容的笑了笑,而後便離去了……

……

(未完待續。)

ps:這一章有伏筆,後面的大伏筆,但也有些自己的情節。

烏仁哈沁拿着鋼叉保護賈環的場景,其實就是我小時候的經歷。

當然,那個哈薩克姐姐拿的是鐵杴,對着的也只是條大狗。

旁邊一些小巴郎子們都在笑話我,還要被丫頭子保護,但當時我,確實沒有勇氣去面對那條牧民養的呲牙咧嘴的大狗。

如今,那位哈薩克姐姐早已成親了,生下了她自己的小巴郎,而我也已經好多年沒見過她了……

本書來自

<! 絕寵醫妃 –flag047–> 手機閱讀

待那雙眼睛離去後,鄂蘭巴雅爾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心情了,她隨意的揮了揮手,而後便在狼圈周圍的弓手張弓搭箭射出的“咻咻咻”的箭聲中離去了。

吉布楚和狠狠的瞪了眼“窩囊廢”賈環,也跟着離開了。

幾個弓手鄙夷的看了眼烏仁哈沁身後的珍珠雞,再看一眼花兒一樣的烏仁哈沁,紛紛惋惜搖頭離去。

待所有人離去後,烏仁哈沁看着近在咫尺倒地的那幾條大狼,在確定它們已經死的不能再死後,手一軟,手中的鋼叉“啪”的一聲掉在地上。

而後,她慘白的臉上忽地綻放出極爲光彩奪目絢爛笑容,是那樣的高興,是那樣的幸福。

“啊!!”

她一跳老高,一下轉過身來,雙手拉起賈環的手,蹦啊跳啊叫啊……

“烏斯哈拉!”

“烏斯哈拉!”

“烏斯哈拉!”

她歡喜的甚至忘卻了怎麼說話,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着她給心上人起的名字。

清澈的眼睛裏,似乎能讓人一眼看到她的心底,心底刻着四個簡單而又快樂的字:

烏斯哈拉。

在烏仁哈沁笑容的薰染下,賈環臉上的慘白漸漸消失了,也浮起了笑容。

不過他沒有跳,也沒有叫,而是伸手,將快樂的如同一隻百靈鳥一樣的烏仁哈沁攬入了懷中,緊緊抱住。

烏仁哈沁先是一怔,隨即臉上的笑容卻愈發幸福。

她歪着腦袋,靠在賈環強壯的胸膛上,聆聽着他的心跳。

如果,她最喜愛的“羊咩咩”也在跟前,就更好了。

嘻嘻!

“烏仁哈沁姐姐……”

賈環面帶恬靜的笑容,在這個蒙古小合蘭的耳邊輕輕的喚了聲。

烏仁哈沁用一聲乖巧的“嗯”來回應。

賈環探嘴在她玲瓏的耳際邊輕輕啄了一口,而後看着她的耳朵瞬間火紅起來,賈環笑了笑,用能讓烏仁哈沁聽得到的最輕最輕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烏仁哈沁姐姐,你記住。

你的意中人,不是珍珠雞……

他會是一個蓋世英雄。

有一天,他會帶着十萬鐵騎,身披銀甲戰衣,伴着黑雲,前來接你。”

“烏斯哈拉。你說什麼?”

烏仁哈沁的秦語不好,不是很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她微微仰起頭,看着賈環問道。

賈環正想微笑解釋,忽地耳朵一動,臉上恬靜的微笑瞬間變成了憨聲傻笑,他抓了抓後腦勺,嘿嘿笑道:“烏仁哈沁姐姐,

我說,我會學勇敢的。”

烏仁哈沁還想再問,帳子外面走進一人。正是吉布楚和。

她面色不善的看着賈環,道:“哈日陶高(黑鐵鍋),你就不要再騙我姐姐了。”

賈環沒有看她,而是看着烏仁哈沁,嘿嘿憨笑道:“我沒騙你。”

看着賈環看向自己的目光,烏仁哈沁也忘記再問賈環,方纔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不過。她都記在了心裏。

她打定主意,日後一定好好學習秦語……

烏仁哈沁先對賈環燦爛的笑了笑,然後轉頭對吉布楚和認真道:“妹妹,烏斯哈拉不會騙我的。他也不會騙別人……”

吉布楚和嗤笑了聲,依舊面色不善的看着賈環,道:“他當然騙不了別人。就他那腦筋……可他能騙你!

哈日陶高,你說說看,你要怎麼變勇敢?”

一張與烏仁哈沁幾乎一模一樣的臉,但卻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神色。

看着吉布楚和小臉兒上較真的神色,賈環心裏覺得很有趣。

不過,他臉上卻有些迷茫起來,似乎在思考到底該怎樣做才能變勇敢……

就在烏仁哈沁看不下去。要爲她的烏斯哈拉出頭時,賈環忽地眼睛一亮,高聲道:“有了!”

他這一嗓子,把一對小合蘭都嚇了跳,不過她們的反應卻不同。

烏仁哈沁臉上是有趣的笑,而吉布楚和則是橫眉怒視!

吉布楚和道:“你說,你怎麼變勇敢?”

賈環臉上又浮現起那抹不知所謂的得意而又神祕的笑容,這種笑容讓烏仁哈沁看的咯咯笑出聲,也讓吉布楚和將一口細牙貝齒咬的“吱吱”作響……

賈環在兩人或期待或鄙視的眼神中,緩緩的轉過身,而後他一個箭步跑到已經僵硬的狼屍跟前,擡起腳就踹下……

“我打!”

“啊打!”

“我再打!”

“啊再打!”

……

“哈哈哈!”

看着跟個猴子一般躥上躥下,嘴裏還發着怪叫的賈環,烏仁哈沁的笑聲一下就爆發出來了。

一雙晨星一般明亮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看着賈環笑啊笑啊……

而吉布楚和則睜圓了眼睛,她想看清楚,這個哈日陶高到底是真蠢,還是個真逗比……

“嗚……”

“嗚嗚……”

駝城外,原本就狼哭鬼嚎的風聲陡然愈發淒厲高昂起來。

冰山老公請上鉤 整座駝城都微微晃動了起來!

賈環不蹦也不跳了,面色有些吃驚的看向外面,儘管什麼都看不到……

烏仁哈沁見狀,連忙走了過來,拉住賈環的胳膊,柔聲安慰道:“烏斯哈拉,不用怕呢。

每次駝城走到這裏時,都會這樣的。

因爲,我們很快就要走出風魔之地,到達曳迷離了呢!”

賈環聞言,身子微微一震,輕聲道:“快到曳迷離了嗎?”

“嗯嗯!”

似乎感覺到了賈環方纔猛然繃緊的身體,烏仁哈沁連忙抱緊他的胳膊,笑道:“真的快到了……

你聽,烏斯哈拉,你聽,外面的風聲停了!

我們出了風魔之地,到達曳迷離了!”

烏仁哈沁滿臉笑容,燦爛的大聲說道。

說着,她拉着賈環的胳膊,就往外走。邊走邊道:“烏斯哈拉,每次這個時候,我們都可以在駝城上看夕陽,真的好美呢!”

賈環跟着烏仁哈沁朝外走去,吉布楚和哼了聲,也跟上前來。

外面真的沒有風了,一絲一毫都沒有。

駝城上的人開始拆卸緊緊包裹着駝城的氈子。

隨着札剌兀們將一根根楔子拔出後。大片大片的牛皮揭落。

當最外面的那一層牛皮氈子也被取下後,一抹極其鮮豔的紅光透了進來。

烏仁哈沁。還有駝城裏走出來的許多小合蘭們,看着這一幕,都開心的歡呼了起來。

因爲,到家了。

而賈環,感受着這極爲熟悉的夕陽暮光,眼中雖然無淚,心中卻早已淚流滿面。

他居然,又回來了……

他爲何知道曳迷離,他爲何知道額敏河畔。他爲何知道風魔之地,他爲何知道那條可以避開大風的絕密小路,那條在後世名喚“寶貝”的小路……

他爲何固執的非要走這一趟……

除了他想要救武威侯秦樑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因爲,前世,這裏就是他的家。

他生於斯,長於斯的家。

他的父母。他的兄弟姐妹,他的親朋好友,都在這片充滿着生機和希望的土地上。

爸爸,媽媽,哥哥,姐姐。你們還好嗎……

“回來啦!我們回來啦!”

烏仁哈沁站在賈環身邊,一隻手緊緊的挽着他,另一隻手高高舉起,沐浴在夕陽的晚霞中,搖擺着歡呼道。

其他帳子中出來的小合蘭們,也都跟着她一起高聲呼喊。

而賈環,臉上也突然綻放出極燦爛的笑容。他跟着烏仁哈沁一起高喊起來:“回來啦!我回來啦!”

“噗嗤!”

站在烏仁哈沁另一側的吉布楚和聞聲,頓時失笑起來,其他的小合蘭們也紛紛大笑起來。

這個秦人,居然跟她們一起喊回來了……

雖然被嘲笑了,可在烏仁哈沁關懷擔憂的目光裏,賈環一丁點都不在意,反而笑的更燦爛了。

他對烏仁哈沁大聲道:“烏仁哈沁姐姐,我回來了!我真的回來了!”

這一次,是烏仁哈沁被賈環的笑容感染了。

她見賈環一點都不在乎別人的嘲笑,於是,她也不在乎。

兩人一起又跳又笑的大聲呼喊起來。

“我們回來啦!”

……

駝城中央的一處高大的帳子前,鄂蘭巴雅爾笑眯眯的看着大宰桑,道:“大宰桑爺爺,您還要再試探他麼?”

大宰桑聞言,又忍不住瞥了眼在那裏吱哇鬼叫的賈環,眼角抽了抽,無奈的搖頭苦笑起來,道:“誰能想到,一個擁有傳說中完美根骨的人,會是……”

鄂蘭巴雅爾聞言咯咯笑道:“他若不是這般,我師父怕也不會讓他待在我身邊。”

大宰桑點點頭,又道:“膽子小不怕,多經歷些,總能變大。

蠢笨就更不怕了,有我們狡猾如狐的巴雅爾在,總能將這頭笨虎給調.教出來。

而且,戈什哈,也不用太聰明,魯直一些也有好處。”

鄂蘭巴雅爾聞言,覷眼看着老頭兒,道:“大宰桑爺爺,您還說巴雅爾是狐狸,整個汗國,有誰不知道大宰桑爺爺您纔是真正的老狐狸?和您相比,巴雅爾遠遠不如呢。”

“哈哈哈!”

大宰桑仰頭大笑起來,笑罷,他又對笑眯眯的鄂蘭巴雅爾正色道:“巴雅爾,那兩罐神火,你一定要妥善保存好,千萬不能出了岔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