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清清頓時沉默了,一抹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他很清楚葉雄這句話的嚴重性,如果選擇這條路,她以後就如行屍走肉一樣生活。

但她還是咬了咬牙說道:「我選擇第二條。」

「既然這樣,我教你怎麼在神族立根,怎麼好好保護自己。」

接下來,葉雄給她做一些指導,教她怎麼在困境之中存活。

「說了這麼多,無非要你記住兩條,第一條就是抓准自己的優勢,第二條就是不擇一切手段活下來。」

把要教的東西教了之後,葉雄回到自己房間。

他洗了個澡,準備好好睡一覺,然後開始明天的計劃。

正在這時候,房間門響了起來。

葉雄打開門,溫清清站在門口,眼神如一汪秋水望著她。

「我可以進來嗎?」溫清清柔聲問。

「有事嗎?」葉雄皺著眉頭問。

他發現溫清清有些跟平時不太一樣。

首先,眼神若秋水,彷彿含著無限委屈,讓人看起來我見毫憐。

其次,她只穿著浴巾,讓人很容易想象,裡面是一片真空。

溫清清沒有回話,直接走進房間,葉雄不敢用手推她的身體,只能讓她進來。

「能不能把門關上?」溫清清問。

葉雄轉身把門關上,等他再次轉身的時候,頓時就愣住。

溫清清的浴巾滑落地上,一絲不掛的身體,就這樣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那完美得無法言語的酮體,讓葉雄的荷爾蒙騰竄了起來,喉嚨狠狠地吞一口唾沫。

作為情場老手,葉雄的女人不少,每一個都極度出色。

溫清清的身體或許不如心怡那麼高貴,不如楊小喬那麼白玉雕啄,不如杜月華那麼豐盈如水,也不如羅薇薇那麼熱情奔放。

但是她的身體卻有著自己的吸引力,那就是健康活動。

由於做玉石生意,長年奔波,練就她一副健康體格,皮膚光澤而富有彈性。

葉雄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好半晌沒回過神。

「溫清清,你在幹什麼,快把衣服穿上。」

明明是喝斥的聲音,他卻發現,那麼的軟弱無力。

哪知道溫清清不但沒有退卻,反而上前一步,摟住他的脖子。

「明天一去,不知道是什麼下場,我沒什麼要求,就是想將自己最重要的第一次交給你。」溫清清眼波如水,默默含情,柔聲道:「你能完成我這個心愿嗎?」

葉雄轉過身不去看她,這才說道:「你快穿上衣服,不然我不客氣。」

男人跟女人,一旦突破最後一層底線,關係就會變得微妙起來。

讓溫清清深入虎穴,他已經心有愧疚,再跟她發生關係,兩人之間更是理不清了。

見自己送上門,對方都拒絕,溫清清生起一鼓逆反的心理。

如果連眼前這個男人都無法誘惑,她以後怎麼去誘惑神族王跟大王子。

剛才洗澡的時候,她已經考慮得很清楚,像她這種女人,最大的武器就是身體。

讓自己把第一次交給那兩個長得黑唿唿的外國人,怎麼甘心?

她突然走過去,從背後把葉雄抱住。

「雄哥,你是不是不行,如果不行的話,我不怪你。」

葉雄本來就壓著慾火,被她這麼一說,等於火上澆油。

試問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被一個漂亮的光著衣服的女人說自己不行,誰會受得了。

葉雄真恨不得將她抱起來,扔到床上,狠狠地大幹一場,讓她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最後,他還是忍住了,因為他知道,溫清清是故意激自己。

正在這時候,他發現脖子一涼,一條滑嫩的舌頭,舔在脖子上,像小蛇一樣。

「雄哥,都這樣了,你還是沒點反應,真讓我懷疑你是不是男人。」

「還是,我不夠漂亮,告訴你,我可是第一次哦。」

溫清清霍出去了,這一刻,她只想把面前的男人誘惑。

不為**,只為一口氣,她就不相信他真的那麼鐵石心腸,能坐懷不亂。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葉雄明明知道這是陷阱,明知道跟溫清清如果發生點什麼,後果不堪設想。

但是,他偏偏就受不了。

面對如此誘惑,他徹底沉淪了。

「這是你自找的。」

葉雄勐然轉身,將溫清清抱起來,放到床上,壓了上去。

他要用行動證明,讓她知道自己是不是男人。(未完待續。。) 溫清清身體崩得很直,恐懼的目光出賣了她自己。

誘惑的時候可以喬裝,現在要真槍實彈,她開始恐懼起來。

畢竟,這是她的第一次。

突然,下身傳來一鼓撕裂般的疼痛,溫清清的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以前她常聽人,女人失去第一次的時候,心情很複雜,現在她終於體會到這種心情。

男人動作很溫柔,很有經驗,似乎想盡方法想讓她愉悅起來。

遺憾的是,她心有芥蒂,無論對方怎麼溫柔,她都興奮不起來。

重要的第一次,就這樣失敗而終。

事後,溫清清躺在床上,半晌沒有話。

葉雄則在一邊穿衣服,似乎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你有什麼計劃?」溫清清這才問。

「沒有計劃。」

葉雄穿好衣服之後,望了她一眼,道:「我帶你找個地方躲起來。」

「不是要去神族嗎?」溫清清急道。

「我沒那種將自己女人外送的喜好,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以後只能忠誠我一個。」

葉雄看了眼床單上那一抹玫瑰血,先前的想法完全不見,他甚至為自己有那種想法而羞愧。

先前之所以有這種想法,完全是因為他覺得自己跟溫清清之間沒有任何關係,換作他的女人,他絕對不會讓她這麼做。

現在她已經是自己的女人,他就不可能再讓她去神族。

「你明明要將我打入神族當內奸的。」

見葉雄反對,溫清清當下十分焦急,如果不打入神族,她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了。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有這種念頭?」葉雄突然問。

「什麼念頭?」溫清清躲過眼神,不敢正視他的目光。

「家人被殺,你忍辱負重活下來,配合地去神族,是不是早就想好用自己的身體來報仇?」葉雄繼續問。

「沒有。」溫清清連忙否認。

「你不用欺騙我,如果你不是早就準備破釜沉舟,這麼珍貴的第一次,怎麼會那麼輕易地給我這個才見過幾次面的男人。我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大的魅力,能讓一個見面幾次的女人,這麼容易就獻身。」葉雄步步緊逼。

總裁蜜蜜寵:老婆有點甜 「是你要我去神族的,又不是我自願去的。」溫清清反駁。

「既然這樣,那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許你去。」

以前的她,葉雄管不了,現在的她,已經是他的女人,他有資格去管。

溫清清想什麼,終於還是沒有出口。

兩人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葉雄就帶她離開。

為了她的安全,葉雄親自送她,直到她回到華夏國,這才分開。

「你放心,我會幫你報仇,神族不但是你的仇人,也是我的對手。」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真正名字。」

「葉雄,葉子的葉,雄偉的雄。」

「有個問題,我想問你。」溫清清沉思片刻,突然抬起頭問:「你要了我,是因為喜歡我,還是不想我去神族才這麼做的?」

他要了自己,就能理氣直壯地管自己,她懷疑他是不是這種想法。

葉雄沒有回話,轉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他哪知道,就在他離開之後,溫清清非但沒有離開,反而回到車站,買了一張去緬店的車票。

……

葉雄被溫清清的事情擔擱兩天,送她回去之後,他馬上起程去聖峰山。

到了鎮,乘著夜色,他再一次上聖峰山。

上到半路,發現山上有許多的帳篷,經過一番打探,全都是神族的人,加起來有二三十個。

「神族的人怎麼會在這裡,難道他們也知道聖峰山有秘境?」

葉雄十分擔心,這聖峰山的秘境雖然入口非常隱蔽,但是不排除暴露的可能。

如果讓他們在此不停地查下去,遲早會發現秘境入口。

葉雄沒有十足的把握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去,只能暫時退回山下。

回賓館的時候,他突然發現一道灰色的影子在一幢房子後面一閃而逝。

「這女人的身影好熟悉。」

葉雄沉吟片刻,飛快地跟在她的後面。

女子身影非常快,行走路線明顯經過安排,如果不是葉雄實力比對方高出很多,估計會跟丟。

十分鐘之後,那女人閃身進入一間平民房。

葉雄輕輕一躍,落到窗戶邊。

窗戶緊緊關著,顯然是對方故意堵上,害怕被人監聽。

葉雄抽出匕首,運用元力,插入窗戶邊沿,切開一道口子,朝裡面望去。

看清對方身影的時候,他鬆了口氣。

裡面相聚的,赫然是仙門的人,剛才那名黑衣女子,正是伊依。

除了伊依之外,裡面還有七名仙門弟子。

「姐。」

「姐。」

見伊依進來,七名弟子全都圍過來,紛紛打招唿。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大家都沒有跟蹤吧?」伊依首先問。

這裡是神族的地盤,她不得不心翼翼。

「我們來的時候,都非常心,應該不會被人發現。」其中一名弟子道。

「那就好,下面大家來彙報一個查探進展。」

葉雄在窗外探聽,從他們的對話之中他才知道,原來仙門也懷疑毒公子在神族,派人過來查探,準備報仙門被毀之仇。

他正在考慮要不要進去相認,遠處數十道身影過來,看那模樣,應該是神族的人。

不好,她們的行蹤被發現了。

同時華夏國人,葉雄不能見死不救。

他一掌將窗戶拍走,飛身進去。

裡面的人大驚失色,正想動手。

「是我。」葉雄連忙出聲。

聽出他的聲音,一行人又驚又喜。

葉雄在仙門一戰大放異彩,現在幾乎沒人不認識他。

「葉先生,你來了。」伊依驚喜道。

雖然葉雄易著容,但是他沒有變音,所以她一下子就聽出來。

「這裡被包圍了,先離開這裡再,跟我來。」

葉雄閃身出去,片刻之後,外面傳來一片慘叫。

八人出去的時候,地上已經躺了不少的屍體,全是神族的人。

神族的人,瞬間就發現這邊的異樣,全都圍過來。

仙門的人跑得不快,很快就被圍了起來。

神族這邊,加起來總共有三十多人,大多數是鍊氣三層的修真者,只能用竹符攻擊。

有幾名踏入了鍊氣四階,可以施展普通的法術攻擊。 小太監的日常生活 (未完待續。。) 帶頭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黑佬,嘴裡不停地唧咕著什麼,似乎在命令動手。

三十多名修真者紛紛祭出武器,竹符飛滿天空,化作一道道法術,攻了過來。

仙門這邊,全都是鍊氣四階初期的弟子,會普通冰系法術,當下紛紛施展還擊。

當下雙方大戰在一起。

葉雄看了下雙方實力對比,對方人多勢重,繼續打下去,吃虧的肯定是自己這一方。

想到這裡,他不再收斂實力,全部實力釋放出去。

周圍燃起熊熊的火焰,火焰鋪天蓋地,向幾十名神族弟子襲去。

看到葉雄施展赤焰術,神族的弟子哇哇大叫,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從他們的表情之中,葉雄猜測,對方肯定是奇怪自己怎麼會神族的赤焰術。

這裡是神族的地盤,葉雄害怕拖下去會引來更多神族的弟子,沒有絲毫手下留情。

神族為首的三十多歲大漢,瞧見葉雄厲害,當下沖了過來,拋出一片竹符。

竹符在半空之中爆開,化成一道道凌厲的火焰,就像一條火焰,朝葉雄席捲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