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的機器傀儡,大概千多臺的機數,中間夾雜着數量相對稀少的地獄土著,正沿着公路向指揮中心定居點方向狂奔急馳。

偵察儀掃描後提示,該隊伍中無人類存在,地獄土著爲全新種類,百分之八十判斷爲敵人,目前距離定居點七點三公里,請指揮中心儘快做出應對部署。

七點三公里,對於機器傀儡的遠程武器來說,那可真就是正經的近在咫尺了,只要再往前一些,那就是遠程武器的打擊範圍了!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

機器傀儡可是公司的專屬武器,居然落到了敵人手裏。

陳奇急道:“肯定是後勤屯積的機器傀儡,後勤定居點的惡鬼投降敵人了!”

伊娃沒理會他的這句廢話,一面安排手下把指揮中心的所有數據資料都拷貝帶走,一面立刻通過廣播通知定居點全體成員,主要是施工的人類員工,立刻攜帶重要資料,集中撤離。至於不能帶走的重要物品,全部就地銷燬!

指揮中心定居點除去楊鄭華所屬的作戰法師外,大概還有五十多名人類員工,除此之外就是伊娃帶來的調查組成員。這五十多名員工控制着近萬名惡鬼進行施工建設。在楊鄭華的計劃中,指揮中心定居點將來要發展成幽魂河東岸最主要的城市、物資流傳中心和控制中心,所以對這個定居點的建設力度極大,遠非前面的向陽鎮和臨時後勤基地所能比擬。

原本楊鄭華還配備了作戰法師負責指揮中心和定居點的保衛工作,現在自然是沒有一個人留在這裏了。

而施工人員和惡鬼是沒有配備作戰設施的。

米歇爾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經驗出發判斷,認定這些離奇消失的作戰法師已經靠不住,最穩妥的辦法就是先行撤退,暫避敵人鋒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後,再做相應決定。

整個撤退過程大約花了三分鐘左右的時間。

不得不說,這些公司新晉員工在技術學院裏接受的軍事化訓練起了巨大作用。

當初考慮到地獄工作的危險性,雍博文在技術學院的課時中,專門加上了軍訓課程,貫穿整個學習始終。

此時,一接到命令,所有公司員工立刻毫不猶豫地整理重要物品,帶着各自屬下的惡鬼員工浩浩蕩蕩開出指揮中心。

米歇爾安排人帶着被軟禁的楊鄭華和仍在覈實情況的李瑞流先行撤出定居點,而自己則臨時挑起最高負責人的重擔,一直在指揮中心督導員工撤退,直到偵察儀掃描提示定居點內除了她所在的指揮中心外再無人類,這才登車離去。 ?幾乎就是前後腳的工夫。《》

伊娃剛剛驅車出了指揮中心定居點,鋪天蓋地的炮火便從天而降。

雖然各部隊在對付地獄土著的時候,使用的也是這種重炮平推的戰法,火力之兇狠甚至還尤有過之,伊娃也曾旁觀過這樣的作戰,但畢竟是遠在戰場之外,只看着煙火絢爛,大約跟放煙花差相彷彿,光影效果還遠不如煙花。

可如今身處其間,方知那天崩地陷般的威勢,直讓人心膽俱裂。

車子雖然已經離開定居點近一里地,卻依舊被顛得彷彿浪頭上的小船般起伏不定,爆炸形成的衝擊波如同颶風般自後方掃來,夾着無數碎石雜質,敲打得車窗砰砰作響。

寵妻百分百 直到開出五六裏地,追上了先期撤退的大隊,伊娃依舊驚魂未定,不敢稍有停留,下令隊伍繼續向前,趕赴下一個定居點。

在車上,伊娃和調查組成員緊急觀看了指揮中心留存的錄像資料。

當看到西進部隊全部覆滅的那一幕時,所有女孩兒都震撼得無以復加。

西進部隊全軍覆滅,那指揮中心的作戰法師哪裏去了?

難道是害怕責罰集體畏罪潛逃了?

這也說不太通啊。

這種事情就算是有懲罰,也不至於讓他們怕到立馬溜之大吉的地步。

不過現在卻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西進部隊全軍覆滅,敵人甚至反攻過了幽魂河,進軍速度之快也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回過神來之後,伊娃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立刻在第一時間聯絡言青若。

言青若是雍博文地獄方面事務祕書,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個調查組就是言青若在獲得艾莉芸授權後,親自組建簽發下派的,等於是調查組的直屬上司,調查組的所有發現都直接上報言青若,這時候有事情,第一個想到的自然也是言大祕了。

接到伊娃傳來的消息,言青若的第一個反應居然是懷疑自己聽錯了。

西進部隊全軍覆滅!

火樹王朝的反攻部隊已經打過幽魂河,把西進指揮中心都給端了?

這怎麼可能!

西進部隊數十萬機器傀儡,又有遠超過地獄土著的武器裝備,就算是作戰不利,小有挫折也就頂天了,怎麼可能全軍覆滅!

當初懷疑楊鄭華暗作手腳,爲了私利擅啓戰端,言青若纔派出的調查組,不過那個時候也沒有想過會有如此大敗!

言青若命令伊娃將相關資料儘快上傳公司服務器,然後急忙去找艾莉芸。

倒是艾莉芸在這種關鍵時刻表現出上位者應有的鎮定,在聽完這個晴天霹靂般的消息後,艾莉芸僅沉默了片刻,便下達了一連串指示。

立刻由開拓城的監控中心接手西進部隊偵察儀的信號,詳細掌握前線具體情況;

授命伊娃就地組建防禦部隊,有權調用西進公路沿線各定居點一切物資人員;

急召梅雅萱帶隊前往西部前線支援;

於開拓城建立臨時指揮中心,全權負責西部軍事行動指揮調度,艾莉芸自己親任總指揮;

封鎖相關消息,確保開拓城的穩定。

這最後一條艾莉芸尤其反覆強調。

經過暴動之後,儘管有魚承世的支持使得開拓城工業園區進駐了大量的企業,但他們大部分依舊對地獄殖民地的安全性表示懷疑,相當多的企業礙於魚承世的面子,又不甘心可能坐失良機,所以先行搬遷進來的,都是對於自家企業不痛不癢的部門,如果西部前線大潰敗的消息傳播開來,不管最後結局怎麼樣,肯定會造成極大恐慌,影響到開拓城工業園區的招商工作。

工業園區的招商工作是地獄殖民地以後發展壯大的關鍵,絕不能因此受到影響。

艾莉芸的鎮靜影響到了言青若。

言青若也冷靜下來,很爲自己剛剛的慌張而感到羞愧。

就算是西部戰事糜爛,那也是遠在數萬裏之外的事情,一時半會兒影響不到開拓城之邊;就算是西部開拓部隊全軍覆滅,也動搖不了殖民地的根本,惡鬼在地獄要多少有多少,機器傀儡同樣是免費來的,後勤基地損失的彈藥也沒什麼大不了,如今魚承世的製造工廠就在開拓城的工業園區呢,以自家老闆與魚主席的關係,打個招呼肯定優先供應。

這種情況下,有什麼可慌的。

言青若冷靜下來之後,琢磨了一下,便道:“是不是暫時釋放楊鄭華,讓他負責組織西部防禦事務,伊娃雖然有米歇爾幫忙,但她們畢竟都沒有應對這種戰鬥的經驗,難免會有不周到的地方……”

щшш ▪тTk Λn ▪C〇

畢竟公司裏有領軍作戰經驗的人太少了,這種時候不應該放着楊鄭華不用。

艾莉芸思忖片刻,卻道:“不,不用楊鄭華。李瑞流不是也跟伊娃在一起嗎?讓李瑞流協助伊娃,李瑞流在西進部隊裏一直表現不錯,這次看他能做到什麼地步。”

艾莉芸有自己的考慮。

當初之所以授意調查組隔離楊鄭華,就是因爲懷疑楊鄭華爲了私利不顧大局擅啓戰事,而楊鄭華之所以也這麼做,不外也就是因爲整個公司裏目前有作戰驗驗,能夠組織大規模戰事的,只有他和他從法師協會帶過來的那一隊作戰法師。這讓楊鄭華錯誤的以爲公司離不開他。如果一有不利,就先不管不顧地把楊鄭華放出來,那不等於是承認這一點,以後還怎麼節制楊鄭華?除非直接開除了事,可是楊鄭華對於公司畢竟是有功勞的,如果沒有重大理由就開除,未免會讓公司其他員工有狐悲之感。

更重要的是,伊娃彙報的西進部隊指揮中心以葉高爲首的作戰法師集體失蹤這件事情,讓艾莉芸已經很難信任這些作戰法師了。誰知道葉高等人的失蹤,甚至是西進部隊的全軍覆滅是不是在楊鄭華的指使下搞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向公司逼宮呢?

所以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艾莉芸接着道:“青若,東部防線最近沒什麼事情,你安排一下,讓技術學院畢業的員工去輪替那邊的指揮法師,把他們都調回來,就說……集中學習吧。”

東線佈防的保安部隊指揮法師目前也都是當初法師協會的作戰法師。 ?接到總部通知後,伊娃立刻停下腳步,就地組織新的防禦陣線。《》

一直被楊鄭華關押,即使是調查組抵達後,也未能重獲自由的李瑞流也得到了一個機會——協助伊娃組織防線。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盡全力將戰線穩定在西火鎮一線。

西火鎮,即距離西進部隊指揮中心定居點約五十公里左右的下一個定居點。

公路沿線的定居點相互之間的距離並沒有特別規定,就要視需要和地理情況而定。

西火鎮當初就是李瑞流率領的先遣部隊建設的,其原本定位是臨時性停駐點,在李瑞流率部繼續西進後,後續部隊也只是在這裏落落腳便繼續前進,甚至都沒有以此爲據點,輻射周邊進行掃蕩,而西進部隊指揮中心因爲楊鄭華的計劃更是直接向西前進了一大步,越過已經初具規模的西火鎮,直接自建了一座附屬城鎮。

所以西火鎮整體規模較小,統共就五六十間房子,還是當初爲了屯積先遣部隊所需物資而建起來的,極爲簡陋。這裏又不是什麼具有戰略價值的位置,所以也沒有像其它重要定居點般留下一兩個員工帶領惡鬼工人繼續建設。

當西進部隊指揮中心定居點撤出來的隊伍進入西火鎮的時候,整個鎮子冷冷清清,當真是連個鬼影子都看不到。

伊娃就在西火鎮一間簡陋的臨時倉庫裏組建了西部防禦陣線指揮中心,自任總指揮,李瑞流作爲副手被任命爲副指揮。

剛剛擺脫囹圄的李瑞流甚至都沒有搞清楚什麼狀況,就被直接從關押的車子裏帶到了指揮中心。

雖然條件簡陋,但伊娃還是依靠着同屬調查組的陰陽兵女孩兒和搶帶出來的一些設備將指揮中心搭建起來,雖然只是並了幾張小桌子,擺了些筆記本電腦,但這些筆記本電腦都直接聯通了原屬西進部隊指揮中心的偵察設備,並且已經切入操控,將西火鎮方圓二十餘公里地界盡數納入偵察範圍。

伊娃就坐在簡單的桌子後面接待了仍一頭霧水的李瑞流。

李瑞流認得伊娃。

做爲西部邊境事件調查組組長,伊娃在抵達西進部隊指揮中心所在地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見李瑞流,並仔細詢問了當時事情發生的經過,而詢問的全過程則通時時傳送給遠在開拓城的言青若。

李瑞流對伊娃相當有好感。

因爲伊娃在聽完他的講述之後,第一句話就是讓他安心等待,公司正調查事件的真相,一定會還給他一個公道。

不過在那之後伊娃就再沒有見過他。

李瑞流有了伊娃這句話,心中稍稍有底,倒也安心地呆了下來,只等着最終調查結果出籠,他相信等伊娃再見他的時候,也就是調查結果出來的時候。

只不過這個結果出來的速度似乎比他預想的要快一些,而且這宣佈的場合也似乎太過簡單了一些。

李瑞流心中有數,如果西部事件真像他在之後反思所預料的那樣的話,那最終處置結果只能由公司最高層,也就是雍博文來決定。這樣的話,那對他宣佈調查結果的,將絕不會是伊娃,也不會是隨便在什麼地方,也不可能是隻面對他自己。

而眼下這種局面和伊娃一衆小女孩緊繃的面孔,讓李瑞流着實有些緊張,不禁暗暗猜測,難道說事情的黑鍋最終還是要由他來背不成?

伊娃板着面孔,示意李瑞流在自己對面坐下,這才道:“李瑞流,我現在代表公司宣佈一個決定!”

長相思2:訴衷情 李瑞流心中砰砰亂跳,似乎那個不詳的猜測果要成真了。

不過伊娃接下來的話讓他放心的同時,卻又更加迷惑,“經公司研究決定,任命李瑞流爲西部防禦戰事副總指揮,協助伊娃?德?埃布爾組建西部防禦陣線,務必將堅決頂住敵人進攻,將戰線穩定在西火鎮一線!”

李瑞流一時莫明其妙,怎麼處理決定還沒下來,就先不管不顧地任命他做什麼副總指揮了?聽起來還是越級提拔使用,這也太不合常理了。

不過他很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伊娃簡明扼要地向他介紹了西進戰事的崩壞局面。

臨危受命!

聽完情況介紹,李瑞流明白事態嚴重的同時,激動得全身發熱,腦海裏跳出這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

這可是絕對臨危受命啊!是公司高層對他李瑞流能力的肯定與信任!

與這相比,原來基於楊鄭華的那些指控,根本就不是什麼問題了。

“現在我們的情況很不妙,相信以敵人表現出來的推進速度與求戰慾望,相信他們在掃平西進指揮中心定居點後,不會停留太久甚至根本不會停留,就會繼續前進。”

伊娃憂心重重。雖然米歇爾是黑手黨的智囊,但黑幫火拼跟這種大規模作戰根本無法相提並論,她這個鬼魂對於術法作戰也是一竊不通,在作戰這方面根本給不了什麼有建設性的意見。所以現在伊娃只能把希望放在李瑞流身上,希望這位經歷進西部開拓作戰的法師學徒能夠不負艾莉芸與言青若的期待。如果李瑞流也不行的話,那就只能求救楊鄭華了。而伊娃是絕不希望走到這一步的,這也同樣是艾莉芸、言青若所不希望的。

“我們手頭大概有一萬三千餘惡鬼,五十四名公司員工,建設用的機械不少,作戰用的機器傀儡卻只有六臺機器傀儡,就是我們調查組成員的配備,彈藥方面也只是一般,畢竟我們下來的時候,沒有參與作戰的準備……而當面之敵至少已經收編了一千餘惡鬼傀儡,並且有了原爲西進部隊準備的各種後勤物資和軍火……公司已經給我就近調集各種物資力量的權利……而且也派了梅雅萱經理前來支援……不過這些都是遠水解不了近渴……”

伊娃詳細介紹敵我雙方情況,並且期待地看着李瑞流。

李瑞流皺眉思忖片刻之後,猛得擡頭,臉上滿是毅然。

“難道有主意了!”伊娃趕緊做好傾聽準備。

李瑞流卻道:“西火鎮根本守不住,我的意見是繼續撤退!”

伊娃登時大爲失望。 “公司的意思很明確,要求我們把戰線穩定在西火鎮一線,我們……不能後退!”

雖然覺得這個命令很難完成,但伊娃卻沒有講條件的打算,而是毫不猶豫地應承下來,也沒有打算在執行的時候打折扣。

可是這個李瑞流倒底在想些什麼?

已經說得這麼明白了,第一個主意居然還是繼續後撤,那還要你做什麼?

伊娃倒底還是年歲小,這樣說的時候,臉上已經出現了不豫的神色。

做爲艾莉芸臨時任命的總指揮,她絕對有能力影響艾莉芸等人的決定。

相對於公司的其它員工,公司上層——也就是雍博文起臺搭班子的這些人——更加信任陰陽兵女孩兒們。

李瑞流也很明白這一點。

如果伊娃對他不滿意的話,那他的命運就會迴歸原位,繼續被關着等候處理。

可是李瑞流卻沒有改口,而是解釋道:“那是因爲上面對我們這邊的情況並不瞭解。西火鎮位於平原,無險可守,建築簡陋,而且我們手頭兵力不足,敵人光是先頭部隊就是有千餘機器傀儡,火力強大,更主要的是,我們不知道他們的後面還有多少部隊,既然做爲一個先頭部隊就能戰時收編惡鬼組建機器傀儡部隊,那我相信在峽谷處潰敗的機器傀儡部隊肯定絕大部分都會被敵人招降收編,我們將要面對的不僅僅是那一千餘先頭部隊,還有包括數十萬機器傀儡的敵人大股部隊!強行在西火鎮這裏建立防線,根本就是自尋死路!退一萬步說,我們就算是能夠打退敵人先頭部隊的進攻,及時集結兵力穩固西火鎮防線,可敵人完全可以繞過西火鎮,以一部分兵力牽制我們,大部分兵力繼續向後攻擊前進,到時候我們就會被困死在這裏,毫無意義!”

“能不能把我的電腦拿來?”李瑞流說到這裏,突然提了個要求。

雖然有些惱火,但伊娃還是滿足了他這個要求,將李瑞流作戰時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交還給他。

李瑞流將一面空白的牆做爲屏幕,打開電腦的投影功能,調出了一副地圖。

重生六零:空間女神醫 “這是我率領西進先遣隊前進時,沿途偵察繪製下來的地圖。請看……”李瑞流站到牆前,將手按在地圖上西火鎮的位置,“西火鎮當初僅僅是爲了修整而臨時建設的一個定居點,之所以選擇這裏建設,是因爲這裏是附近三百餘公里內地質狀況最穩定的位置,周圍區域沒平坦、穩固,沒有任何地縫,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完成戰線。敵人以部分兵力牽制我們後,完全可以從側面繞過西火鎮,我們現在還沒有能力全面控制這數百公里範圍!”

“所以我的意見是……”李瑞流的手沿着公路線向後移動,連續越過四個定居點,最後敲在地圖上名爲火峽鎮的定居點上,“大踏步後退,直接放棄這些定居點,在火峽鎮建立防線。在後撤的同時,我們可以在公路沿線佈防陷阱,遲緩敵人進攻,並命令臨近人員兵力向火峽鎮集結!”

“在火峽鎮的下方,有一條陰火地縫,地縫綿長,向兩側伸展,雖然寬度不是很大,但陰火是地獄土著和惡鬼的天敵,足以依託爲一條天然的防禦線!火峽鎮當初是完全建設在這條地縫上方,採取純鋼架固定基礎。我們可以將防線建立在火峽鎮後方。一旦戰事不順,還可以炸燬火峽鎮,切斷通過地縫的通道,以此來延緩敵人進攻步伐!”

伊娃提出質疑:“敵人怎麼可能會老老實實的沿着公路線前進,要是像你說的那樣,從周邊荒野繞過去,分散多路進攻怎麼辦?”

李瑞流自信地道:“至少在短時間內絕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西火鎮不可防守,是因爲地質狀態穩定,而荒野絕大地區都屬於不穩定地質帶,多有地縫陰火,縱橫密佈,不適宜大部隊行軍,這也是爲什麼荒野中的地獄土著都居住在天然的浮空平臺上不肯落地的原因。據我先前的情報得知,火樹王朝一直沒有能力大規模越過幽魂河,稱幽魂河東岸爲蠻荒地帶,對這裏的情況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越過幽魂河後,他們只要稍加調查,就會了解這裏的地質狀態,那麼沿着我們建設的公路線向前攻擊,就是他們唯一的選擇!時間,就是關鍵!他們應該同樣害怕我們組織起大規模反擊,想要依靠快速的攻擊來打蒙我們,拖延我們發動反擊的時間!所以我們的戰鬥一定會是沿着公路線進行的!”

自信來源於實力。

李瑞流自從被分配到西進開拓部隊後,由雍博文特批一直就是帶領先遣隊爲大部分打前站,整條公路線都是跟隨着他的腳步建立起來的,他對公路沿線的地理狀況極爲清楚,並且特意進行過相關情況的收集整理。與那些只把心思放在搶掠上頭的作戰法師不同,很清楚公司目標的李瑞流的注意重點卻是放在所經地區的各方面信息收集上。此時終於派上了用場。

伊娃被李瑞流充滿自信的講解說服了。米歇爾也在她後面輕聲叮囑她應該相信李瑞流的意見。可是她還有些猶豫:“可是上面的命令是將戰線穩定在西火鎮一線,我們這麼大步後退……”

李瑞流卻笑道:“放心吧,我覺得我能明白艾總的意思!我們現在的防禦作戰,不僅僅是戰鬥層面的,更是政治層面的。”

伊娃眨了眨眼睛,覺得有點跟不上李瑞流的思路。米歇爾卻是若有所思地拍了拍伊娃,示意她聽下去。

“經過上次開拓城的暴動後,人間方面對我們公司其實抱有一種嚴重的懷疑態度,不能認可殖民地的安全,要不是魚主席大力支持,現在開拓城的工業園區怕是都建立不起來,如果西部戰事崩盤的消息傳回去,對開拓城的發展肯定是極大打擊,那些猶豫不定的公司大約會第一時間撤回人間。所以艾總絕不希望西部戰事影響到開拓城的發展,那麼我們這邊的戰鬥結果就至關重要,就算是相關消息流傳回去,也應該是能鼓舞人心,而不是帶來不利影響!”

,! 伊娃質疑:“可是,如果我們一直不停後退的話,也算不什麼好消息吧,一旦傳回去影響不是更壞?”

她不明白,可是米歇爾卻明白了,只不過米歇爾是伊娃的陰兵,不好直接說什麼,只是鼓勵地衝着李瑞流點了點頭。

李瑞流微笑道:“這不一樣。我們現在主動向火峽鎮方向撤退,就算是傳回去,也依舊是前一階段潰敗的延續,一旦我們在火峽鎮站穩腳根,擋住敵人的進攻,那就是我們的戰略措施得當,已經成功挽回戰局。而我們要是強行在西火鎮這裏狙擊敵人,一旦敗退,傳回去就是我們的狙擊失敗,未能挽回先前的戰局。”

伊娃有些猶豫,她畢竟是第一次指揮這種大規模作戰,心裏着實沒底,米歇爾雖然能給予一點指導和支持,但終究不能替她拿主意,陰陽兵最重要關竅就是陽兵爲主陰兵爲符,聯接陰陽兵的法術中有相當一大部分是用來制約陰兵,以防止陰兵反客爲主控制陽兵的,這也是爲什麼當初雍博文很放心地讓一羣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跟一幫壞透腔的黑社會惡鬼聯接的原因。她猶豫片刻,又問:“我們退到火峽鎮,一定能戰穩腳根嗎?”

李瑞流道:“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一直擋住敵人進攻,但依據就近調配的資源,我至少可以保證頂住敵人十天的進攻,哪怕是那數十萬收編的惡鬼傀儡發動進攻,也絕沒有問題!”

伊娃深吸了一口氣,終於拍板決定:“好,我這就向言祕報告!”當即稍整理了一下李瑞流的方案,打電話向言青若彙報。這種大事,言青若不好作決定,好在她就在艾莉芸身旁,直接把電話交給了艾莉芸。

聽完伊娃的彙報,艾莉芸便道:“既然西部戰事交給你,我會尊重你的決定,不要讓我失望。”語氣顯得有些沉重,頓了頓方道:“伊娃,李瑞流是經過西部開拓戰鬥鍛鍊過的,一直處在西部開拓的第一線位置,多聽聽他的意見,不會有錯!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讓李瑞流接電話。”

李瑞流一聽艾莉芸要跟自己說話,心裏不由得一陣緊張。這可是公司正牌的大boss之一,從小道消息聽說,就算是老總雍博文在這位準夫人面前也是要低一頭的,如果雍博文算得上是公司的皇帝的話,那這位艾莉芸可就是正牌的太上皇了。

“李瑞流法師,我是艾莉芸。”艾莉芸沒有多說客套話,直截了當地說,“你是技術學院第一期結業生中最優秀的成員,雍總對你報有極大期待,所以纔會派你到西部開拓前線去工作,並且力排衆議,親自任命你爲西部開拓先遣部隊指揮法師,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希望你能有更上佳的表現,不負你優秀畢業生的身份和雍總的期望!西部戰事就交給你和伊娃了!”

艾莉芸說的這些,李瑞流都一清二楚,當初任命他爲先遣部隊指揮法師,在西進部隊中反對的聲音非常大,抱成團的作戰法師們就已經顯露出一種對公司命令的桀驁態度,倒是楊鄭華至少還能服從雍博文的命令,爲了給他李瑞流打氣壯威,雍博文親自把他送到西部開拓部隊指揮中心,當面交付給楊鄭華,並且很鄭重地說:“李瑞流法師是我們技術學院一期學員的優秀畢業生,也是公司未來的骨幹,楊經理希望你能大力支持培養。”正是有了雍博文這種支持的態度,李瑞流才能順利地下到一線部隊,持掌先遣隊。而同期其他學員,就沒有那麼好運氣的,凡是派到西進部隊裏的,都給安排去當包工頭搞建設去了。

所以艾莉芸只是簡單的把以前的事情提了提,李瑞流就激動起來。士爲知己者死,他李瑞流原本只是個不入流的法師學徒,一無法術水平,二無深厚背景,能得雍博文大天師如此看重,爲了公司和雍大天師真真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爆寵萌妻:帝少的心尖寵兒 “艾總,你放心,只要我李瑞流還有一口氣在,就絕不會讓敵人踏過火峽鎮!”

李瑞流擲地有聲地下了軍令狀。

既然得了艾總的親自許可,伊娃便立即行動,一面組織人員撤退,一面安排幾個屬下的陰陽兵女孩兒聯絡各定居點工作人員,要求他們緊急帶隊趕往火峽鎮,而公司方面補充的彈藥裝備也將送抵火峽鎮。原本按照公司安排,梅雅萱將會攜帶彈藥物資第一時間趕赴西線支援,而以梅雅萱的身份,一旦她抵達西線戰場,那就是當仁不讓的總指揮,伊娃就得退位讓賢,所以伊娃的壓力還不是很大。

不過在十數分鐘後,伊娃的壓力就大了起來。

言青若電話通知她,經公司研究決定,梅雅萱經理另有重要任務,不能前往西線支援,將由另一名陰陽兵女孩攜帶存儲着彈藥裝備的電腦和配備的鬼魂轉換器替代梅雅萱進行,而西線戰事就全都交給她與李瑞流負責。

伊娃當時感到壓力巨大,不禁回想起與艾莉芸通話時,艾莉芸說的那句“既然西部戰事交給你,我會尊重你的決定,不要讓我失望。”當時伊娃還以爲艾莉芸只是忽略了她只是臨時總指揮這件事情,現在想來,才知道艾莉芸當時就是意有所指了。

不過壓力大歸大,任務還得執行,尤其是火樹王朝的部隊正追在屁股後面呢,怎麼也得先對付了他們才能多想其他的。

伊娃帶着大部隊先行往火峽鎮撤,並且負責組織途中其他定居點工作人員一同撤退。而李瑞流卻自帶了一隊施工的惡鬼傀儡殿後,對沿途道路進破壞,打穿地面,讓陰火地縫遍佈公路周邊,並且利用手頭有限的法術資源佈設各種法陣陷阱。 暗夜藏嬌:總裁的祕密愛人 他當然不會把阻擋敵軍的希望全都寄託在這些小把戲上,不過能拖延一些時間,好讓他準備的更充分總歸是好的。 石沼帶隊轟平指揮中心所在定居點卻是什麼都沒撈到,心裏就有些擔憂了。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把敵人西進部隊的大本營給攻下來,就算是空城一座,那也是潑天的功勞,只是琢磨着這明顯就是堅壁清野戰術,敵人已經反應過來了,自知兵力空虛,所以主動放棄無關緊要的城鎮,以收縮兵力,重點防禦,就好像人打架之前得先握拳頭一樣。在石沼看來,現如今敵人的態勢就是巴掌伸着,五個指頭鋪散,扇巴掌的力度自然是不如擂拳頭的,所以在收指握拳,蓄了力就要打出來的。

石沼仍然不清楚後方大捷的事情,總歸是擔心敵人前方部隊得到消息捲土而歸,那他這支小部隊可就要死得不能再死了。所以在敵人大部隊迴歸之前,他的目標是攻下更多的城鎮,給自己更大的回還空間。

李瑞流佈設的那些小陷阱什麼的只在初期起了一些作用,殺傷了數十石沼部下地獄土著,但石沼發現無論是地縫陰火還是那些法陣陷阱都對惡鬼傀儡起不到作用,便立刻下令讓惡鬼傀儡揹着地獄土著士兵前進,簡簡單單地就破了李瑞流的苦心設計。

石沼的這樣行爲,通過空中的偵察儀——伊娃帶着指揮中心的浮空偵察儀呢,走一路放一路,沿途情況盡收眼底——被伊娃看在眼中,便趕緊地通知李瑞流別作無用功了,悶頭跑吧。

於是伊娃李瑞流這邊心急火燎地撤退,石沼這邊心急火燎的進攻,兩下這一湊和,戰場推進的這叫一個快啊,簡直就是你追我趕地往火峽鎮方向逃。

這火峽鎮座落於陰火地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