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明星賺流量明星的錢,演員賺演員的錢,但你明明沒那個本事,還非要來演員這行業里撈錢,這就說不過去了吧。

更何況,安佳欣的種種行為已經是品行上的問題了,品行不好的人,方遠沒興趣和她多聊。

所以在聽到安佳欣道歉以後,方遠並未接話,朝著柏行揚了揚下巴,示意讓柏行來把控試鏡的流程。

柏行咂咂嘴,遲到了這麼久,他對安佳欣也沒什麼好感。

不過人家一方面是當紅的流量小花,熱度正高,另一方面還背靠著四大影視公司之一的逸晨影視,還要給點面子的。

柏行微咳兩聲,整理好情緒,臉上擠出一抹笑容,「佳欣,看來你為了今天的試鏡,確實下了功夫啊。」

安佳欣微微一愣,對方遠的沉默有些不悅,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不就是一個電影導演嘛,有什麼好神氣的?

自己粉絲數千萬都放得下身段道歉,他居然裝模作樣起來了,還敢不搭理自己。

安佳欣雖然有些小聰明,知道利用機會為自己博取好處,但歸根到底還是目中無人的驕橫性格。

一夜爆火帶來了巨大的人氣,沒有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導致她的品性和自控力都沒跟上。

爆火之後,網上粉絲千萬,現實中走到哪兒都有人吹捧她,一段時間過後,她自然就盛氣凌人、專橫跋扈起來。

若非如此,她也不會明知張揚,卻還要帶著好些人走進試鏡現場了。 第13章:改變,擔憂

翌日。

晏臻醒來,由侍婢伺候穿衣梳洗,這才出門,去偏房看那小公主。

小公主還未醒來,婢子嬤嬤四個在房中伺候。

晏臻出門去,晏寶便過來了。

「怎樣?」晏寶問。

晏臻笑了,說道:「還未醒,阿姐早膳想吃什麼?」

晏寶想着那個女子的事情,隨口道:「面吧!」

晏臻笑道:「好。」

她順着廊道走了,錦竹跟在後面。

晏寶去看昏迷的女子,出來問看門的丫頭:「二姑娘呢?」

「二姑娘去廚房了。」

「什麼?」

廚房的門口,家僕們都看着屋內。

「大火。」少女說道。

僕婦立刻把火燒得很旺,她抬頭看少女一張白皙的側臉,眉眼認真,手上動作熟練。

這是,二姑娘嗎?

二姑娘會這膳道?

「二姑娘早前在外修習的,回來雖有兩年了,卻從未見她做過這些。」

「那只是二姑娘不做,即是在外修習,會便不稀奇吧?」

眾人驚嘆。

「這手法,堪稱大廚了。」掌廚的說道。

其餘人又是驚嘆。

晏臻看着鍋中肉湯滾滾,她低頭看了眼蹲坐的僕婦,笑道:「火燒得不錯。」

僕婦呀著一張臉,半響之後才欣喜笑道:「謝謝二姑娘誇獎。」

這邊肉湯香味越發濃,那邊白水滾滾,米白的面投入水中,直到熟軟。隨後撈起,加入早就熬好的肉湯,撒上蔥花。

錦竹及幾個丫頭上前,一一端了出去。

晏臻走出去,凈了手放下臂繩,回頭卻見阿姐立在面前,正直直的將她看着。

晏臻笑着上前,說道:「阿姐,走,吃面去。」

晏寶有話要說的,卻終是收了話。

膳廳內,吃面的晏相爺眸色一亮,笑道:「今日這面不僅賣相不同,味道也是好極了,夫人,你快嘗嘗。」

晏夫人嘗了,果然是如此。

她笑道:「今天廚子換了嗎?」

身後伺候的嬤嬤立刻道:「是二姑娘做的。」

臻兒?

晏夫人一怔,晏相爺也愣住了。

他們的寶貝女兒,並不會做飯這手藝啊。

正想着,晏臻和晏寶過來了。

兩人坐過去的時候,晏竹笙也過來了。

晏竹笙吃着面,嘆道「今晚的面倒是比往日的要香。」

晏相爺,晏夫人,晏寶都看着晏臻不語。

晏臻是個官家閨秀,飲食是小道,官家閨秀是不學這個的。

晏相爺覺得,孤葉大師也不會教導這個才是。

「怎麼不吃?」晏臻問。

「對啊,阿爹阿娘,你們快吃啊,味道可好了!」晏竹笙道。

晏寶吃了,晏相爺和晏夫人卻很擔憂的看着晏臻。

晏臻笑道:「我在孤竹山修習,自習是膳道,只是之前沒告訴您們。」

原來如此!

晏相爺和晏夫人相視一笑,明白是自己多慮了,安下心來!

「這面?原是二姐做的?」晏竹笙才反應過來。

「你才知道啊!」晏寶道。

晏竹笙又吃的口,高興的說道:「二姐真是厲害,中午我還要吃這個。」

「哪有中午吃面的?明日再吃。」晏夫人道。

「好吧!」晏竹笙聽話點頭。

晏臻笑着,心裏感謝回到了如今,還能再見父母姊弟。 宮老夫人是由鍾建功開車送過來的,先到的機場。

他們在寧水郡並未碰面。

宮老夫人也自然不知道,沈安安也隨行在車上。

「這臭小子,在搞什麼?這玻璃貼的黑咕隆咚的什麼都看不見!」宮老夫人不悅的抱怨。

沈安安聽了這話,忍不住鬆了口氣。

原來,外面看不見。

前面鍾誠下了車,一溜小跑的過去。

立正,敬禮,笑容可掬。

「奶奶好!」

宮老夫人一瞧鍾誠,佯裝斥責,「瞧瞧,這麼大個子了,還跟個孩子似的!」

「奶奶,在您眼裡,我什麼時候都是孩子不是?」

「噯,看著你們一個個的長大,我這也黃土埋了半截子嘍!」宮老夫人看著鍾誠朝氣蓬勃的模樣,不禁感嘆一聲。

鍾誠狗腿道,「奶奶您謙虛了,我可聽說了,您跟嫂子論道來的,把我們嫂子都給打了。

我嫂子可是會功夫的,都招架不住您這招式呢,您可是老當益壯呢!」

「少拍馬屁!」宮老夫人忍著笑,瞪過來一眼,「關鍵是,誰是你嫂子啊?」

「呃……」

鍾誠默了。

這才看見老爸在後面給他直使眼色,恨不得眼珠子都飛出來了。

這邊,車門打開。

宮澤宸率先下了車。

「他嫂子在這兒呢!」

轉身,伸手。

沈安安低著頭,將手伸了過去,被男人扶著下了車。

「奶奶。」

宮老夫人一瞧沈安安不敢抬頭的模樣,綳著臉,愣是把笑意全都收斂回去。

「哎呦,這是誰啊?」

沈安安咬了咬嘴唇,還是沒敢抬頭。

「奶奶,我是安安!」

「安安啊,怎麼一個晚上不見,像變了一個人?」宮老夫人嘖嘖兩聲言道。

「嗯?」

變了一個人?

沈安安下意識的抬頭。

燥熱的臉,紅撲撲的看起來活力十足。

櫻紅的唇瓣,嘟嘟的有些腫,一層水澤鍍在上面,讓人一瞧就知道剛剛車裡發生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