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引路人的管理,他們現在各自爲戰,但是這並不影響他們要奪取九幽獅煞神葬的貪念。

最後一道全身甲冑包裹的鬼影更是持着血紅鐮刀降臨此地。

他沒入其中之後,又衝空而起,喃喃自語:“神葬氣息全無,被人收走了。到底是誰取走了獅煞格局孕育出的神葬?難道是他們?”鬼將不解,懷疑是龍莫笑。如果不是他們,誰還能破了這個‘一鬼御道’的奇陣?

越想。鬼將越是覺得這是龍莫笑的手筆,懷疑這是他們當日的緩兵之計,趁着現在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引路人和守路人隕落的事情之上,然後來取走了神葬。

“好一招聲東擊西。”這讓鬼將都懷疑這是龍莫笑設計好的圈套,甚至他懷疑這是龍莫笑主導的一切。他爲的就是取得獅煞神葬。

“太陰險卑鄙了,果然陽界之人謊話連篇,連我也瞞過了。不交出獅煞神葬,我讓你不得安寧。”鬼將怒道。

他現在急需神葬之物,可以讓他快速強大起來,擁有可怕的力量。就是下一次遇上大儒傳人也不用縮手縮腳。

他認定了這件事是龍莫笑動了手腳,因爲當日是龍莫笑佈置的‘一鬼御道陣’,

現在所發生的這一切,他也將會是最大的受益者,怎麼看怎麼算都是龍莫笑主導的這一切。

鬼將擒着鬼神鐮刀然後向着遠處而去,這裏值不得他留戀和期許了,他要去找龍莫笑,奪取十二神葬之物。

就在他們進入獅煞局之內的時候,

兩道紅影並列着向前而去,其中一人道:“我感到了一種呼喚我的氣息,絕對不會有錯。這種東西肯定和我們屍類一脈有關,我們必須趕過去看看,指不定又是一樁造化之術。”

他們一身紅衣如血,如一道血光閃過,不經意之間散發着濃烈至極的屍氣。這是兩尊恐怖至極的殭屍,或許不會比帝皇之族的帝差,這也是兩尊進化到了極致的存在,已經通靈,只差死而復生,成爲一個新生命的存在。

極盡昇華,這些殭屍禍亂無邊,此刻傾巢而動,全部受到‘定屍珠’的牽引而去,這也是鬼嬰故意爲之,他要擾亂所有人的視線,讓他自己在亂中蛻變。洗去塵氣,成爲‘天兵’。

“又一個村子被屠戮一空,慘劇和高山村一模一樣。是殺虎坳的‘大殺器’所致,是他下的殺手。

這個孽障,必須阻止他。不然慘劇會導致三界染血,他太肆無忌憚了。”文詡和厲九麟又找到一座鮮血淋淋的村子。

村子裏面空無一物,伏屍遍地,大部分鮮血都被抽走,讓這個村子死氣沖天。

也正是這個村子的死氣纔將文詡和厲九麟吸引了過來。不然他們很難以發現‘殺兵’的去向。

“這件事不是我們能夠遏制的,‘殺兵’太過兇戾,他的去向我們毫無知覺,這件事情玄學界會出手的。不需要我們多管閒事。”厲九麟凝重的說道。

他不希望牽扯進去,這是一個很恐怖的‘漩渦’,會導致死亡無數。

即使他有再多的不忍心,他也明白‘殺兵’要是有意避開他們,他們也無能爲力。連那一絲氣息都不能抓住,這畢竟已經通靈,是一個新生命一般的存在,有着自己的思維和行爲,不會受任何人的控制和遏制,否則會讓他發怒。誰也承擔不起這個後果。

“最近接到不少消息,各門各派人手不夠用,世俗之間鬼怪翻天,他們都在竭力鎮壓,這應該是守路人和引路人乾的好事。現在他們隕落帶來的後遺症。只會讓這些陰死之物翻天,變得不可控制。”厲九麟繼續道。

“吼!”

在文詡和厲九麟詫異之時,他們發現從遠方衝來一具殭屍,這具殭屍屍氣沖霄,臭味撲鼻,也不知道是那個年代的屍體變異而來,讓他們兩人詫異。

“怎麼會有殭屍來臨?怎麼會?這殭屍是不是修煉太久了。居然衝着我們而來,秀逗了麼?不足百年的小殭屍而已。”文詡癟了癟嘴角,然後不屑道。這具殭屍真的不能入他們的法眼,他們一個符咒、一個符篆就可以將他們徹底滅殺。

“不對………,不止一隻,怎麼會有這麼多殭屍?怎麼回事?”厲九麟驚恐不已。轉頭看向四面八方,發現至少有十多隻殭屍衝來,讓他皺眉。

這絕對是附近的墳墓之內異變的屍體,衝出來了。

“屍鬼禍亂爆發了?既然遇上了就將其淨化吧。”文詡道。

“難道他們是衝着這個村子來的?這裏有什麼吸引他們的?這裏的血氣和死氣不足以吸引他們傾巢而動吧?這裏有詭異!”文詡陡然自語,似乎有一個疑惑想不通。

這些殭屍是陰死之物。一般不會走出葬地,更不會主動來犯世俗之地。這一次他們傾巢而動,來到這裏,那麼說明這裏有東西吸引着他們。

“那是什麼?”

忽然村子之內升起一隻發光充滿裂紋的珠子,散發着強大的力量,將周圍的陰氣、屍氣、煞氣、血氣吞納向珠子之內,厲九麟第一時間發現了情況,指着珠子大叫。

周圍的殭屍此刻更加暴動了,他們淒厲的慘叫起來,然後爭先恐後向着村子衝來。

發瘋一般的躁動,屍氣滾滾如狼煙,死氣驚空,讓這一方的秩序都混亂了,讓這一方的天地都一片黯淡。

在那顆珠子之內,文詡和厲九麟都感覺到了強大得讓人驚悚的氣息,雖然密密麻麻布滿裂紋,可是此刻卻如驕陽一般,讓人不可直視。但是所有的殭屍卻恍如見到腥味的貓一樣,爭先恐後向着那顆珠子衝去。

撞上你撞上愛 “那是什麼?爲什麼這些殭屍這麼激動,那是什麼寶物?”厲九麟也驚詫不已。

“吼!!!”

一隻強大的殭屍從後面一躍而起,超過了在它之前殭屍,滿眼貪慾的向着那顆珠子衝去,眼裏盡是刺目的光芒。他惡吼一聲,讓無盡屍氣宣泄,然後抓向‘定屍珠’。

“我的!!!”這隻殭屍嘶吼出兩個字。

“滾!

百年殭屍也敢打‘定屍珠’的主意,給我下來!”地面忽然衝出一個銀甲屍影,他一把抓向那隻強大的殭屍,他的銀色利爪從那隻百年殭屍的胸口透過,然後將其震得四分五裂,他怒吼帶着不屑道,顯得強大無比。

這是一隻銀甲殭屍,實力強大得不可忽視,足以與陰兵相抗衡,在這一羣百年左右的屍羣之中,他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wωω¤ Tтká n¤ c ○

他全身皮膚如銀澆築而成,如一層錫箔一樣的皮膚,銀光燦燦,在‘定屍珠’的光芒照耀之下,顯得異常神武,讓人不可忽視。

“銀甲殭屍!!!”

厲九麟被震住了,沒有想到這裏居然會有一尊銀甲殭屍潛伏,這種屍類很少見到,如非發生大事,這種殭屍不會出動。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連銀甲殭屍都忍不住出動,那顆珠子絕對是異寶……..”文詡怒吼道。

他看見這顆珠子引得殭屍內訌,連銀甲殭屍都忍不住出手,絕對非比尋常,他的震驚大於驚恐,也讓它想不明白那到底是什麼寶物,上古奇物之中絕對沒有這麼一尊寶物。 ps:大場面開啓,

銀甲殭屍威武而挺拔,從全身銀光燦燦猶如水銀澆築而成,

他衝空而起,將一隻強大的殭屍撕裂,然後衝向那顆詭異的珠子。他五指之間爆發出璀璨而濃郁的銀芒,有鏗鏘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似乎有萬千金刃在相互碰撞,強大的力量悚然聽聞。

銀甲殭屍很難形成,不僅僅需要奇特的命格和下葬之法,還需要埋葬在聚陰之地或者太陰之地亦或者養屍地,讓屍體經過歲月的變遷吸取無盡陰氣而產生異變,最後通靈成屍,跳出五行之外。

文詡也認出這顆珠子是異寶,連銀甲殭屍都忍不住出手,讓他睚呲欲裂。

只有無盡的貪慾和強大的力量纔是他們追求的根源,那麼這顆珠子之內強大的力量可以吸收!他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那是禍亂的根源!

“吼!!!”

銀甲殭屍威風凜凜,全身銀色甲冑齊鳴,一股濃烈的屍氣沖霄,他仰天長嘯,宣泄無盡的死氣,讓四方震動。

他回頭望向衝來的殭屍,隔空揮舞利爪,銀色閃電橫空,鋒利的銳氣散向四面八方,一股拉扯之力將那些殭屍割裂,崩碎,銀甲殭屍大開殺戒!利爪如刀,恐怖而霸氣!

“爲了獨吞那顆佈滿裂紋的珠子,銀甲殭屍要清場。”文詡自語,言語之中透發着一股擔心。他很怕這顆不知名的珠子落在銀甲殭屍手中,否則會造就一具只知道殺伐的殭屍,這非陽界之幸!

“滾!”

文詡射出一枚符篆,將他附近的一隻殭屍擊倒,看着銀甲殭屍衝向那顆珠子,其雙拳緊握……

“那是………?”忽然所有人一震。從遠處射來一道金芒,還有幾道銀芒……..讓文詡和厲九麟瞳孔一縮,他們看到滾滾屍氣從遠處而螺絲。

又是幾具銀甲殭屍和一隻罕見的金甲殭屍出現了,他們的出現打亂了最開始這隻銀甲殭屍的目的。

金甲殭屍比銀甲殭屍更罕見,而且金甲殭屍實力更恐怖,道行至少五百年以上。古來罕見。整個九州大地都找不出幾隻,最差的金甲殭屍都堪比陰將,最厲害的可比肩巨頭,進化到極致,可逆屍成命。

金甲殭屍一身金甲燦燦,宛如黃金,炫目而極盡美感,但是他的強大比銀甲殭屍更甚,走一步一身金色盔甲齊齊轟鳴。鏗鏘作響。

他們沒有內鬥而是直接衝向村子中心的那顆珠子,

這時候最開始的銀甲殭屍也忍不住了,他速度更快,因爲他佔據的優勢,距離那顆珠子的距離很近…..幾乎就要衝進村子之內了。

“都給我退下,那不是你們能夠掌握的存在,只會給你們帶來無盡的災禍。”金甲殭屍怒吼。

其全身若黃金鑄成,刺目而耀眼。

他強大得可怕。殺氣騰騰,滿眼貪慾。有一種志在必得的氣勢,更有一種毀天滅地的威勢存在。

“得到它之後,就是強大如你也要匍匐在我的腳下,天下皆顫抖。那是我們進階的捷徑,誰阻我,誰死!”有不怕死的銀甲殭屍狂怒不已。全身屍臭撲鼻,所過之處草木枯萎,萬物皆亡。他這句話是迴應金甲殭屍的回答。

爲了一顆‘定屍珠’讓銀甲殭屍有了橫挑金甲殭屍的勇氣。

屍氣太過濃烈,毒性太強,讓天空都出現了屍氣凝結成的雲朵。遮天蔽日,讓驕陽都不能化開。

這些殭屍一個個皆是目露貪慾的盯着定屍珠,恨不得一口將其吞下…….這裏的情況超出厲九麟和文詡的想象,他們亦是不敢輕舉妄動。一尊金甲殭屍,幾尊銀甲殭屍,天知道暗中還有多少恐怖的存在。

“這是一個局,是有人故意放出這顆珠子,不然爲何這顆珠子會出現在這裏?

到底是誰?他的目的何在?”文詡自語,驚懼不已的看向四方。他總覺得暗中有對眼睛虎視眈眈的盯着他們以及這些殭屍,那個存在他在‘釣魚’,他想要用這顆珠子引出更強大的存在,或者他別有所圖…….

這一點除了他,沒有其它人知道,都被那顆充滿力量的珠子吸引住了。

那顆珠子裏面的能量浩瀚如海,仿若有一千小世界在裏面盤旋,這絕對之一件重寶,甚至讓人懷疑這是天地至寶。

在那顆珠子下面躺着一個渾身是血的嬰兒,沒有絲毫生命氣息,他手臂上一條蟒蛇手鐲,栩栩如生。這就是鬼嬰,是他佈下的局,他就是要讓這些殭屍自相殘殺,甚至讓玄學界的人牽扯進來,讓他的事情被遺忘甚至被人忽視,這樣他就可以爲所欲爲。

“滾開!!定屍珠也是你們這些屍體異變產物能夠沾染的?”

一尊恐怖的身影從天而降,他眼眸含煞,渾身屍氣如潮,其從天而降,踩在大地上。

大地都被踩得龜裂了起來,他周身恐怖的氣勢直接將金甲殭屍、銀甲殭屍掀翻了出去,讓天地之間都爲之一震。他張口發出一聲龍吟,讓萬物欲跪拜,甚至金甲殭屍和銀甲殭屍都擡不起頭,其渾身爆鳴,然後金甲殭屍、銀甲殭屍轟然崩碎,無盡的屍氣衝出來,化爲最純淨的力量沒入這道魁梧身體之內。

“帝!!!”

復仇嬌妻:錯愛冷情總裁 看着這道身影,文詡緊緊咬着嘴脣,發出一聲刻骨銘心甚至有種要翻天覆地的恨意的聲音。

他見過帝,知道他是九五命格。常人不可對視,甚至不能站立在他面前,這是純命格的力量壓制。但是帝完全出世之後力量依舊讓他感到悚然,一聲怒吼直接將金甲殭屍、銀甲殭屍都吼碎,這絕對是堪比巨頭的力量。

或許整個玄學界除了佛子的師傅那種恐怖的老和尚再也找不出幾個可以制衡他的存在了……..

他父親文凜冽的死亡和帝有直接關係,可以說就是帝下的手。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此刻文詡就差點直接衝上前去,但是他的肩被厲九麟一把按住了,他們在這個角落裏不起眼。沒有引起帝的注意是好事情,如果帝真的對他們重視了,絕對是滅頂之災。

“不可衝動,他太強大了,而且此刻正在氣頭上,他是衝着那顆珠子來的。似乎聽他所言那是‘定屍珠’。”厲九麟臉色很凝重。也有一絲懼意。帝的強大超乎他們的想象和預料,他降臨而下,地面都龜裂,渾身氣勢鋪天蓋地,恐怖如潮,淵博似海。

“我找了他很久了,是他殺了我父親,別攔着我,我要爲父報仇!!不能放任他成長!”文詡掙扎着道。隨時都會觸動身體裏面的靈力,御印而行。

“你不是他的對手,他是衝着‘定屍珠’而來的,你不能自尋死路,別說是你,就是我都不是他們的對手。”厲九麟嚴肅道。

“你知道不知道定屍珠是上古奇物,威力奇大無比,就算是帝也不能忽視?你現在衝出去他還以爲你要爭奪‘定屍珠’肯定會被他直接轟殺了。”厲九麟繼續道。

“定屍珠?”文詡此刻終於清醒了。詫異道。

“難道是那上古之物?黑暗動亂之後十八存其三,但是都杳無音訊。” 撩人妻:腹黑總裁強要不止 文詡繼續道。

“多半就是那上古奇物。落在陰死之物手裏會引來陰死之物的力量暴增。此刻又見其出世,會引起無邊波瀾,會牽扯進太廣、太多層面的存在,你我都會被波及,只是時間的早遲而已,要小心了。

前妻的蜜戀 此事太重要。必須要及早聯繫佛子以及其它傳人。”厲九麟輕輕道。

“‘定屍珠’非我莫屬,誰要敢打‘定屍珠’的主意,就別怪我屠盡人間成空!!!”帝威風凜凜的怒吼道,宛如一尊戰神臨塵,讓任何人都不敢小覷。心裏生出一股壓抑道極致的壓力。

帝一步踏出,地面龜裂,無數裂縫蔓延,地下潛藏的屍鬼全部剎那間龜裂,被震死。

帝睥睨天地間,唯我獨尊!

他生來命格奇差,但是後天逆天改命,成就至尊命格,死後屍體不腐反而通靈,成爲帝王之屍。

他的氣勢鋒銳而霸氣,此刻站在村子前邊,有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感覺,他不急着取‘定屍珠’而是要仔細看看到底有哪些宵小之輩敢打‘定屍珠’的主意。

“咻!!!”

一道紅影凌塵而來,駕馭清風而行,其衣袂飄飄,長髮飛揚,宛如畫中人,九天仙。

萌寶攻略:總裁撩妻日常 她從遠處而來,駕風而行,直奔‘定屍珠’方向而來,一身紅衣豔如血,纖塵不染,極其惹人注目。

“死或者滾!”

她檀口輕啓,聲音婉轉動聽,如黃鸝般悅耳,如絲竹之音動人心絃。但是她的聲音帶着一股凜冽的清冷與殺氣,與她的出塵之樣格格不入,但是兩者卻相得益彰。

她凌塵而來,臨近帝之時卻殺氣騰騰,比帝更加的霸氣側漏。

“她也是屍,這是一尊靈屍,做到了屍氣內斂的境界,高深莫測啊!”厲九麟瞳孔一縮,強拉着文詡蹲下來,窺視駕馭清風而來的紅衣女子說道。

紅衣靈屍和帝都是同一等階的存在,強大無比,霸氣沖天,屍氣滾滾,淵博如海。兩者相碰有一種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味道。

“你是在對我說話麼?”

帝凌立在虛空,俯視着衣袂飄揚,駕馭着滾滾塵氣而來的紅衣女屍怒道。

他的言語之中帶着一股不屑於俯視,還有一股難以言明的盛怒,他身上的九五命格之力凝聚成一股真龍威壓向着紅衣女屍饋壓而來。 帝立在虛空,俯視着大地,威風凜凜!

他神色凜然,宛如天神臨塵,其全身氣勢強大得嚇人,最可怕的是他全身的命格之力給人一種無形的恐怖的威壓,讓人無形之中已經怯弱了三分。這是勢,是命格和氣勢的壓制!

他全身又是一身嶄新的龍紋甲冑,閃爍着赤金之色,此刻隨着他的話語落下,他全身氣勢轟然爆發出來,身上的甲冑‘哧哧………’作響,閃爍出赤紅之光。

龍紋極盡炫目,如一條真龍盤旋在他的甲冑之上,龍頭高昂,每一塊甲冑都熠熠生輝,不可忽視。這是帝以自身力量凝聚成的帝皇之族的戰甲。

極其強大,而且這種戰甲是他們帝皇之族的專用戰甲,有着很特殊的意義,防禦力強大無比,堪比寶甲。而且穿上這種甲冑,他們的戰鬥力和體魄都會大幅度提升………

帝此刻強大無比,如一輪赤金色的驕陽橫空,照耀四方。

他將整個村子都籠罩在他的氣場之內,監視着這一切,不讓任何陰死之物靠近‘定屍珠’,否則會遭到他毀滅性的打擊。

而靈屍一身紅衣出塵,纖塵不染,如九天之仙出塵。

她秀髮飄飄,駕馭清風而來,似畫中仙,此刻她全身亦是散發出強大無比的氣息,霸氣無比的訓斥帝:“你這隻老毛屍雖然很強大,不過你過於骯髒,你沒有資格掌握‘定屍珠’,還是交給我吧。”

紅衣女屍訓斥帝,有種氣勢上的居高臨下。這是蔑視和輕視。

帝睥睨天下,何曾遭到過這種待遇?不過他沒有動怒而是蔑視的看着紅衣女屍道:“你算老幾?敢如此對我說話,還不給本帝跪下!!!”

他全身散發出九五至尊之氣,饋壓向紅衣靈屍,威風凜凜,當真霸氣無比。

他居然要紅衣女屍向他下跪。真的是——欺人太甚。不愧是帝皇之族的王者——帝。他即使死後成屍,亦爲王者,不可褻瀆和不敬。

“要我跪下?呵呵呵,你睡醒沒有?要不再回你的棺材躺個萬兒千百年的?

要我跪下,你沒有那個資格!我有神格護體,你難傷我分毫。”紅衣靈屍更加看不起帝,不將他放在眼裏。

她全身忽然衝起一股難以言明的氣勢,然後一頭棕紅色的獅影將她護在其中,對着饋壓而來的命格之力咆哮。

她和帝爭鋒相對。難以說明誰勝誰負,都很霸道,都很強!

命格之力如龍,黃金之龍襲來,

靈屍體內獅影氤氳,吼嘯天地。兩種護身之獸怒吼,然後衝在一起,爆轟向天空。獅吼龍吟不絕於耳………

這一刻狂風大作,將女屍的長髮吹起。露出了她漂亮如仙,靚麗如畫的臉蛋,

這一刻文詡和厲九麟猛然一震,驚醒過來,從紅衣女屍出現的情況之中轉醒,然後驚怒道:“龍兒!!!”

他們真的沒有想到在這裏居然見到了自從煉屍人風笑癡死亡就一直消失不見的紅衣女屍——龍兒。

這具靈屍是風笑癡竭盡全力培養的殭屍,是他用自己最心愛的人的屍體煉製而成。爲的就是不離不棄,讓她和他永遠在一起。

行爲雖然可謂是喪心病狂,又是讓人驚怒不已,但是他真的很強大。成功了!

不知道多少人想除掉風笑癡,但是都失敗了。風笑癡是玄學界的能人,在很多玄學界的人的追擊之下活了下來,還活得有滋有味,而且還是有名的三狠人之一。

以前她和風笑癡不離不棄,自從風笑癡隕落之後,她就消失不見,不知道多少人找他,幾乎將陽界掘地三尺,但是都沒有這具靈屍的消息。

現在出現其實力不可同日而語,極度強大與恐怖,連帝都敢呵斥,而且言語清晰,沒有絲毫屍氣外泄,可謂是脫胎換骨一般。實力增長也太快,太嚇人了吧?

“她得到了什麼造化?還是腦袋出問題了?實力進步這麼恐怖,連帝都敢正面交鋒,這段時間到底出了什麼事?爲什麼她也有護體神格?”文詡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眼前這個衣袂飄揚,駕馭清風的女子是風笑癡曾經煉製、駕馭的靈屍。

帝和龍兒兩者體內都爆發出滾滾屍氣,震散了虛空的雲朵,然後他們兩人的屍氣凝聚成雲,遮天蔽日,讓萬物哭嚎,狂風大作,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風聲宛如悲鳴,讓人擡不起頭。

“太強大了!靈屍極盡了造化,強大得不可思議。”厲九麟也覺得龍兒變得太強大了,簡直就是吃了仙丹一般,跟吃了偉哥似的。

“那道神格………好熟悉!”文詡忽然蹙眉,覺得龍兒護體的神格之力很熟悉,但是他就是想不起那道神格之力的來歷。

“風笑癡的屍體呢?難道被她吞噬了?噬主,讓她實力大增?”文詡心裏浮現出這個想法,讓他毛骨悚然。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說明這具靈屍相當可怕,甚至不會差於帝,而且問題也很大……..

“你雖有神格護體,但是你的力量依舊和我差了一截,覆滅你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諒你修行不易,速速退去,饒你不死!等我取得‘定屍珠’封你做我的‘帝后’。”帝目露詫異之光,然後揮手道。

“大言不慚!就憑你也有資格封我爲‘帝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