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的是,美女躲藏在房門後面,卻是伸出了手。啪,啪,一連三槍開出去,外面咕咚一聲就有東西摔倒了!

「打中了一個,還有一個。」美女道。許林看了她一眼,正準備去拉她過來。

嘭地一聲,一粒彈丸打穿了房門。美女的胳臂上。頓時就中了一槍。她哼了一聲,向後就栽倒在許林的懷抱里了。

臉色,立馬就由能紅變成蒼白了,可見十分的疼痛。許林三下五去二。將床單扯下一塊,將她的傷口裹住了。

「他們是什麼人?」許林關切地問道。

「他們呀,他們是一群烏合之眾。」美女道,「忘了。我還沒告訴你呢。我是滬上方老闆手下的人,如果我死了,你……」

「不要亂說!」許林平日里,是最討厭別人在生死上面胡亂地開言了,「人還好好的,說什麼喪氣話!」

「沒,沒有,我是認真的。」那個美女道,「這個地方,我有頑疾了。再說,這些個人的彈丸,上面極有可能有毒性……」

說到這裡,許林下意識地注意到了。那個美女的臉色,又從蒼白變成青紫了。不消說,之後就是烏黑一片了。

到了那種程度,任是扁鵲復生。華佗再世,也是束手無策了。許林叩了叩房門,想試著跟門外的人溝通。

「借一句說話,行嗎?」許林的聲音,顯然有些個央求的口氣了。

「有什麼話,等我打死那個賤人後再說!」對方的口氣,強硬得可怕。

許林聽了,也是不生氣。他繼續柔聲地說:「我說,外面的那位大哥。你是那個個子高些的呢,還是那個大板牙?」

「個子高的那個,已經被那個賤人開槍打死了。」外面的那個,也是氣急敗壞的樣子,「我,就是那個大板牙了!」

「哦,我當是誰?原來是板牙哥。」那個美女,在這個時候,還有心情跟對方開玩笑。

許林也是醉了,他笑了起來:「美女,看來你的傷勢,還不算嚴重……」

「我就要死了。」美女的話,自然是嚴重得不行,「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死了,也要死在方老闆的家中……」

她做了個手勢,示意許林開門,放大板牙進來:「他,板牙哥,是個極其和善的人。他作的決定,我一般都是會擁護的。」

許林思慮再三,還是同意了她的請求。他對著房門外面喊道:「我要開門了,請不要開火。」

房門早經是千瘡百孔,聲音自然已經傳了出去。

【本章完】

。「末末,我找到你了」

高北北緊緊的摟住了懷裡的人兒,季末被他緊緊地鎖著,她茫然了一下,雙手攀上他的腰身,高北北察覺到了她的動作,這才將人稍微的鬆開了一點點

「末末」男生哽咽的聲音在她耳側響起,委委屈屈,活脫脫像是被拋棄的了小鴨子找到了媽媽的感覺

季末怔怔的看著他,直到肩頸上有滾燙的東西滴落,燙的她恍了心神

「末末,我找到你了」

男生像只大型的動物犬一樣,乖乖的伏在她的肩上,無聲的向季末傳達他的思念,他的委屈……

《竹馬警官又抓我了》六十七、抓住了就再也不放 羅空靜靜地望着水面,魔力再次流動,熾煌的藤蔓在這力量的作用下也開始逐漸拉伸,變細。

羅空的額頭上冒出了一層汗,他費力地操控著熾煌的枝條,不讓它變形。

但是這件事情的難度出乎羅空的意料,羅空僅僅是堅持了片刻,便敗下陣來。

熾煌的枝條失去魔力支撐,瞬間變得疲軟,掉落在水中。

羅空有些鬱悶,但他抬頭看了看天色,還是對李清漪說道:

「走,咱們先回去吃東西。」。

這頓飯是在沉悶中度過的,兩人吃完東西,羅空便快步趕回了住處。

他找到趙振康,問道:

「老師,你能不能把鬼藤變成一根釣魚竿啊?」。

趙振康隨手一招,一根鬼藤便出現在他身邊,然後趙振康手一揮,鬼藤便化作一根堅韌無比的釣竿。

「是這樣嗎?」。

羅空走到近前,仔細地觀察著這根釣竿。片刻后,羅空抬頭問道:

「導師,您是怎麼做的?為什麼我辦不到呢?」。

趙振康笑了笑,說道:

「這件事情對現在的你來說還太早,你若想辦到這一步,再等等吧。」。

但是羅空卻並不這麼認為,他有一種預感,他現在就可以辦到這件事。

油條在召喚空間里說道:

「阿空,說不准你真得可以辦到這件事情。」。

羅空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他問道:

「此話怎講?」。

「將樹枝化作釣竿,考驗的可不是什麼細緻入微的控制術,而是你對於魔力的認知。」。

「認知?」。

油條點了點頭,說道:

「就是認知,其實萬事萬物都是相通的,你若是想要真正地融合它,就必須要先對它有一個初步的認知,冰是冷的,火是熱的,這是認知,冰是危險的,火也是危險的,這些也是認知。

但是這兩種認知的程度不同,所以你處理他們的方式也不同。」。

油條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他說:

「你現在就要改變你對魔力的認知了,萬物事事相通,當你將第一縷魔力引入體內時,你的意識也對這種能量有了一個最粗淺的認知,你想要邁入更深的層次,就要有更深的認知,這是最重要的。」。

羅空點了點頭,他好像明白了一些道理,他回到房間,盤膝而坐。

他很快就進入了修鍊狀態,無數魔力元素在四周飄蕩著,做着毫無規則的運動,羅空嘗試着「抓住」其中一個魔法元素,但被它輕巧地逃開了。

羅空盯着逃開的那個元素,陷入沉思之中。

突然,一個光點主動飄到了他的身前,在他眼前畫着一個圖案,似乎是在表達自己的友好。

羅空伸出手去,那光點畏懼的向後縮了縮,許久之後,那光點鼓起勇氣,飛到了羅空的手中。

羅空將光點捧在手心裏,仔細地觀察着它。

它散發着溫潤的白光,在那白光下還流動着一團團更小的光點,羅空看着這些光點,若有所思。

羅空將精神力深入其中,去更加深入地了解這些元素的詳細構造。

只見無數小棍將光點連接在一起,羅空的精神力竟然無法將其扭斷。

那小光點在羅空的眼中無限放大,羅空抬頭望去,入眼皆是星辰。

羅空呢喃道:

「這就是魔力的更深層次嗎。」。

他用出更多的精神力,嘗試着去改變那些星辰。

星辰絲毫不動,羅空面色通紅,他大喝道:

「給我動!」。

星辰有所響應,那些小棍應聲而斷,在羅空的意念下重新組合,變成了一根碩大的魚竿。

羅空雙手緊握,魚竿猛地縮小,羅空揮桿,一條魔力之魚被釣了上來。

羅空心頭一動,魚竿又開始變化,一個縮小版的油條出現在羅空眼前。緊接着,羅空臉龐一紅,李清漪出現在羅空眼前。

魔力瞬間消散,羅空只感覺那些景象離自己越來越遠。

羅空眼前景象不斷變化,最後回到了現實世界。

油條盤在他身邊,說道:

「看來你是成功了。」。

羅空召喚出熾煌的一根枝條,隨手一揮,枝條就變成了魚竿;他將熾煌召喚出來,心念一轉,熾煌就變成了一張巨弓。

羅空輕輕地震了一下弓弦,一道流光便電射而出,擊打在牆壁上,牆壁上的防禦法陣泛起一陣漣漪,最後歸於平靜。

油條嘆了一口氣,說道:

「看來短時間內我是上不了場嘍。」。

羅空突然醒悟過來,他問道:

「過去多長時間了。」。

油條還沒說話,李清漪便推門走了進來。

她拉起羅空的手,溫柔地說道:

「該你比賽了。」。

羅空點了點頭,跟着李清漪來到了比賽場地。

羅空擠開人群,尋找著自己和自己的對手。

他看到對手的名字時,不禁一手扶額。

李清漪則掩嘴輕笑道:

「說不准你們兩個有特殊的緣分吧。」。

羅空捂著額頭說道:

「如果真得有緣分,那估計是段孽緣。」。

冬滿月的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

「臭小子,你想的也太美了,還孽緣,你忘了你當初被揍得跟孫子似的時候是誰救了你?」。

羅空立馬換了一副面孔,他諂媚地笑道:

「媳婦在這呢,給我留點面子。」。

冬滿月一聽見「媳婦」二字,頓時眼冒精光,她說道:

「快讓我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看上你了?」

李清漪面色微紅,落落大方地跟冬滿月打了個招呼。

冬滿月只是點了個頭,便拉着羅空往比賽場走去。

李清漪一臉尷尬,她搖頭笑笑,也跟了上去。

賽場上那些觀眾看着一同走進來的冬滿月和羅空,聲音頓時嘈雜起來。

李清漪只聽了幾句,便封堵住耳朵不願再聽了。

冬傲風和冬雪融並肩而坐,他們身後是兩隊的參賽隊員。

冬傲風看着冬雪融,眼裏閃過一絲熱切,他說道:

「你看,殿下好像認識那個人。」。

冬雪融頭也不回,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嗯」。

冬傲風也不氣餒,只是依舊端坐,正視前方。

身後一群北之國隊員在偷笑,冬傲風眼神掃過,眾人立馬止住笑容。

「北之國冬滿月,對戰,天華國空,現在開始。」。

「白露欺霜!」。

只見欺霜劍猛地出鞘,一道寒光迸現,斬向羅空,沿途空氣都被冰雪封凍,其威力可見一斑。

羅空眉頭一挑,骨槍槍頭燃起一蓬火焰,羅空長槍化作一陣火雨,將霜刃完全融化。

「看來你這些日子也沒有多少進步嘛,虧我還有那麼一絲絲小期待。」。

羅空眉毛輕挑,說道:

「說得就跟你有長進一樣。」。

兩人就這樣站在擂台中央聊起了天,嗯,聊起了天。

裁判們越聽越不對勁,一般選手的確會在比賽中和對方交流,達到攻心的目的,但是面前這兩位,貌似是真得在聊天。

「你媳婦口紅是什麼色號的?在哪買的?還挺好看的,我比完也去買幾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