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沐晚看著眼前的習題,深深的嘆了口氣。

她想她甜甜軟軟的少年了……

要不是這個競賽,她現在早就與余竹溪在他家裡,吃著晚飯,看著夕陽了。

這樣想著,林沐晚郁猝的低下頭。

旁邊的瀋陽北發現了她不對勁,偷偷探過頭,悄聲的問她:「哎,你怎麼了?臉色這麼不好,是不是寫累了?」

林沐晚支著臉,看著學校的大門:「我就是想回家了。」

她看了看時間,發現自己還要接近兩個小時才結束,更是難受。

看著少女趴在桌子上滿臉不開心,瀋陽北抿抿嘴,便回到自己的桌子開始寫題。

下午六點放學,她們要學習到九點才能回家,壓力很大,每天都要刷超多的題,有好幾次林沐晚上白天的課都差點睡著,和余竹溪一起吃飯也是吃著吃著差點栽飯里。

還好余竹溪發現,一把托住她的頭,不然她估計一整天都要帶著醋溜白菜的香氣招搖過市了。

競爭其實不大,不過前三可以得到加分,對象又都是每個學校的尖子生。

老師的壓力其實比她們學生要大。

林沐晚對於競賽並沒有太大的勝負欲,她只是覺得挺有趣,輸了也無所謂,反正她有自信可以考出一個好成績。

像這樣累到她每天幾乎沒有精力去做別的事情,每天都是刷題,連她和余竹溪在一起的時間都減少了不少。

這就有些無趣了。

但是既然說好要參加這個競賽,就必須要做到最好,這是她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她對所有事情的態度。

桌子上堆滿了老師發的試題與她寫剩下的草稿紙,有時課件林沐晚也在一絲不苟的寫題,許柔叫她都沒聽見。

弄得許柔抱怨說她心裡只剩學習,完全沒有她們了。

林沐晚啼笑皆非。

而自從參加了競賽,和余竹溪在一起的時間只有早上和中午吃飯的時候。

她總是拉著他去外面的小店吃,那家店乾淨又和他的口味,很是難得。

有次帶他去一家新開的魚粉店吃飯,這是許柔推薦的,說湯汁鮮美,而且份量也實惠,林沐晚本身不愛吃魚,但是余竹溪好像很喜歡,一碗魚粉吃的乾乾淨淨,好像還有些意猶未盡。

等他吃完,一抬頭,發現林沐晚正盯著他,余竹溪疑惑的看著她,臉頰被熱氣熏的燥熱,嘴唇嫩紅,他抿抿嘴,卻發現眼前嚴肅的少女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臉。

被揪住白嫩臉龐的余竹溪:「???」

林沐晚揪了揪余竹溪的臉,很是富有學術氣息的說道:「嗯,不錯,胖了。」

「啊?」余竹溪不敢相信的也摸摸自己的臉,似乎有些不高興:「不會吧。」

可林沐晚卻很是高興:「看來我把你養的很不錯嘛~」

說我,就看見眼前的少年頭也不會的離開了。

林沐晚連忙追上他,拉著他的手,軟軟的哄他雖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認錯一定是對的。

在余竹溪身邊這麼長時間,林沐晚深知這個道理。

獵心遊戲:千金要崛起 可這一次的余竹溪很是難哄,好幾天都不願意好好喝她說話,一直只是幾個字敷衍她,和之前一樣。

林沐晚很是無奈。

競賽是個周日,學校會包車帶著她們去競賽地點參加,林沐晚早就收拾好了,她唯一擔憂的是現在還沒哄好的少年。

那天天氣很好,林沐晚給余竹溪發簡訊他也不回,從學校到參賽地點要三四個小時,她有些暈車,就在車上沉沉睡了過去。

等瀋陽北叫醒她,已經到了地方,下車后領隊老師把他們安排好,又帶著她們看了考場,就拉著他們複習了兩個小時,讓他們休息去了,臨睡之前,林沐晚還專門看看手機。

余竹溪依舊沒回。

少女放下手機,不開心的睡下了。

等考完試,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她走出考場,陽光打在臉上,林沐晚有些恍惚。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重生之借種 老師組織著上車,林沐晚拿著手機,悶悶不樂,眉眼是看得出來的愁緒,一旁的瀋陽北看著她顯而易見的情緒,又想起來朋友和他說的林沐晚的事,表情暗淡下來。

沒再找她說話。

到了地方,人們陸陸續續下車,外面夕陽已經西斜,月亮也躲在雲層里。

瀋陽北幫她提了一下箱子,倆人並排走,她跟著人流往前走了幾步,便看到前面柱子上倚著一個非常熟悉的人影。

林沐晚來不及和瀋陽北多說什麼,飛快的拉著箱子往前奔,雙肩包打在背後的聲音,啪嗒作響,旁邊想要和她說些什麼似的瀋陽北站在原地,看著她歡快遠去的背影,也同樣看見了那個身影。

漂亮的少年站在柱子旁邊,雖然帶著帽子,卻不自覺的吸引人,至少現在周圍的人都時有時無的盯著他。

原來,是這樣的人。

「余竹溪!」

她把手裡的箱子一丟,衝上來抱住了他。

「我可想你了。」

「我還以為……」

林沐晚把臉搭在他胸口,軟軟的抱怨,「給你發了那麼多簡訊你一個都不回我!太過分了,你怎麼知道我是這個時候回來的……」

余竹溪低下頭,看著她在自己胸口喋喋不休,臉紅撲撲的,看上去高興極了。

他原本不覺得她有多麼吸引人,也不覺得她有多麼特別,與周圍那些人有何不同。

可原本在他眼裡毫無特點的臉,卻在此刻熠熠生輝,讓他移不開眼睛。

他看著她一直喋喋不休的嘴唇,只覺得像是塗了什麼吸引他的東西,不然為什麼他的眼睛根本移不開呢?

想親。

余竹溪低下了頭。

「唔……」林沐晚猝不及防被堵住了嘴,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眼前放大的臉。

這是她喜歡的少年,她的心上人。

此時正在吻著她。

林沐晚閉上了眼。

嘴唇滾燙又柔軟,很快,余竹溪放開了她,嘴唇艷紅,在白皙的臉上看上去格外引人注目。

林沐晚不禁踮起腳,又輕輕吻了一下他的側臉。

她的。 第二天,林沐晚從余竹溪家裡醒來,頂著一頭亂髮,嚴肅的思考。

她怎麼又睡在余竹溪家裡!

好幾天了!

「你醒了?」門口探進一顆腦闊,也是同樣支愣著頭髮,少年一臉疑惑的看著她,似乎不明白為什麼她還不起來。

林沐晚連忙翻身下床,和他一起走進浴室,拿起牙刷,擠牙膏一氣呵成。

林沐晚盯著兩人及其自然又統一的動作,再次愣住了。

上學路上,余竹溪不住的看自己身邊的少女,她從今天早上就很不對勁,一直發獃不說話,連早飯都不吃了。

「你……」他忍不住開口。

「嗯?」

「……沒什麼,快吃飯。」少年默默止住話。

兩人一起走進教室,許柔和謝洪盯著她,眼睛都在發亮。

「怎麼了?」林沐晚放下書包,一邊問道。

「我的天,你們兩個!怎麼回事?」謝洪湊上前,一臉八卦:「為什麼你們一起!」

「沒什麼。」

林沐晚頓了頓,看著一樣許柔八卦的眼神,捏捏她的臉。

傍晚,下課鈴響前分,林沐晚已經開始低頭收拾著東西,一旁謝洪見狀,忍不住又開口。

「嘖嘖嘖,看著這歸心似箭的模樣,好不容易競賽結束了是不是!」

「嗯哼,不然呢」,林沐晚應完,下課鈴聲恰好響起。

「我走了,明天見。」

她提著書包往教室後面走去,毫不留戀,把兩個八卦的小眼神丟在腦後。

她轉過身,余竹溪恰好站了起來,抬手把包單肩斜斜掛在背上,抬眼看了過來。

林沐晚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余竹溪很是自然的朝她走過來,倆人並排往外走,「晚上吃什麼?」

「先去一趟超市吧,我有些東西想買。」

高冷前夫要復婚 「嗯。」

兩人去了超市,林沐晚嘴裡念叨著家裡缺什麼,拿了一堆水果蔬菜,在拿到胡蘿蔔的時候,一雙白皙的手按住了她的手。

挑食的少年執拗的看著她:「不喜歡胡蘿蔔。」

林沐晚的手不為所動:「不行,不能挑食。」

余竹溪退而求其次:「那你少拿一點。」

林沐晚妥協:「……行。」

然後在少年幽怨的注視下,拿了三個大個的。

重生之大亨傳奇 到了生活區,林沐晚拿著一雙粉的的兔子耳朵拖鞋,問余竹溪:「好看不。」

「好看。」

他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回答機器。

然後林沐晚拿了毛巾,杯子,拖鞋。

最後在他們逛床上四件套的時候,余竹溪反應過來。

「你買這麼多幹什麼?」

林沐晚拿起一套天藍色的,頭也不抬:「用啊。」

「那為什麼買這些?」

林沐晚抬起頭:「給我用啊。」

余竹溪,眼神幽深的看著她,卻沒有問。

回到家,林沐晚直接把東西塞給他,講了一下東西應該放在那裡,就直接去了浴室洗澡,留下一隻不知所措的抱著東西的余竹溪。

等著她拿著東西出來,余竹溪正拿著被單不知所措,床上一片狼藉。

她笑出了聲。

少年立馬回頭,不滿的看著她:「……太難了。」

就看見她直接上床上乾淨而利索的抖了抖。

補刀幾分鐘,就弄好了,她又把堆成一堆的東西放好位置,滿意的一看,有個家的樣子了。

余竹溪目光晦暗不明:「你這是幹什麼?」

林沐晚很是不在意:「和你同居。」說完這句話,她就直接去了廚房,留下懵了的余竹溪。

林沐晚熱好粥,一轉身就看見少年站在她身後,嚇得她差點摔了碗。

「你幹什麼站在我後面,」少女軟乎乎的抱怨,他伸手接過飯,兩人吃到一半:「不回家了?」

「嗯。」

「一直住在這裡?」

「嗯。」少女抬起頭:「不願意?」

怎麼會不願意,余竹溪幾乎要說出來,可是他沉默了。

於是林沐晚成功的住了下來。

沒什麼不同。

一樣的一起上學,一樣的一起吃飯,一樣的一起回家。

可又有什麼不一樣。

晚上林沐晚坐在客廳抱著抱枕複習,而余竹溪則乖巧的坐在她旁邊,拿著手機玩遊戲。

兩人互不干擾,卻又無形中默契至極。

直到一天,林沐晚起的晚了,余竹溪拉著她飛奔到教室時正好碰上了班主任。

她凌厲的眼神落在倆人交疊的手上,劃過林沐晚的眼神寒風刺骨。

林沐晚下意識放開了手。

下課的時候,班主任沒有先走,她看著林沐晚與余竹溪,叫了一聲。

「林沐晚,跟我到辦公室來。」

林沐晚心裡一跳,放下了手裡的書本,許柔擔憂的看著她,她卻無暇顧及。

「好的老師。」她深吸一口氣,跟上了班主任。

到了辦公室,班主任坐了下來,雙手交疊放在桌子上。

「沐晚,你有什麼想和我說的嗎?」

女人率先開口,表情認真。

林沐晚咬唇低下頭,沒有說話。

班主任吸了口氣,緩緩吐出來,「最近這一個月,你有時遲到,在課堂上走神,我一直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可現在看來,你是心思都放在了余竹溪身上啊!」

「你知道自己在什麼嗎?」

林沐晚抬眼看著她,語氣堅定:「老師,我知道。」

「林沐晚,如果你是這樣的態度,那我真的要找你的父母好好聊聊了。」

班主任放下手,拿起手機。

「老師,沒用的。」少女的聲音輕柔:「他管不了我,我想問問,這段時間,我的成績下降了嗎?」

班主任划拉屏幕的手停了下來,她複雜的看著眼前的小姑娘。

她做班主任這麼多年,不是沒見過早戀,對於學生來說,尤其是成績不錯的學生,這簡直是致命。

心思完全放在了另一件事上,完全不顧學習,成績滑坡,整個人都是在一種無所謂的狀態。

她太怕林沐晚出這樣的事。

班主任嘴唇動了動:「沐晚,我知道你學習很好,可是你現在還小,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又是愛,這些不值得你付出這麼多的精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