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語又翻出魏大師微博頁面的那個視頻,中間的有一段,跟言昔這首《歸寂》一模一樣。

眸底一股瘋狂之色猶如岩漿一般噴涌而出,幾個月前的小提琴曲抄襲事件,幾乎毀了秦語的一切,當時的秦語被眼前的利益跟嫉妒吞噬麻痹,只想讓秦苒離開,幾乎失去理智一般跟著戴然做了一系列不可挽回的事。

這幾月她回首那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才回覺似乎有一雙手再操控整件事情,把她推入了萬劫不復之地。

而秦苒高枕無憂,還在京大混的風生水起……

想到這裡,秦語冷笑一聲,拿著手機的手越收越緊。

她低頭,把這兩段音樂都截下來存到手機。

**

亭瀾。

秦苒跟程溫如等人翻還沒吃完。

程木吃的差不多了,一邊吃飯一邊刷微博,忽然抬頭:「秦小姐,你的那個真人秀下個星期六要播了?」

程溫如也放下筷子,正拿著紙巾慢條斯理的擦著嘴角。

聽到程木的話,她眼眸一抬:「什麼真人秀?」

程木就把劇組官方的宣傳微博遞給程溫如看。

言簡意賅的把秦陵的事情給程溫如解釋了一遍。

節目名是《偶像二十四小時》,一款戶外探險解密揭示明星生活的綜藝節目。

程溫如接過來一看,劇組已經發了預告片,預告片只有一分三十秒,其中秦苒璟雯表弟等人的鏡頭很少,秦修塵跟璟雯的鏡頭也不多,大多都在驚悚懸疑的主題。

微博下面的評論十分精彩。

愛著星星的貓:啊啊啊啊節目組大手筆,竟然真的請來秦影帝!坐等下個星期六!吹爆節目組!坐等下個星期六!

秦哥家的小仙女:啊啊啊啊wsl!我秦盛世美顏!!

醉里挑燈看賤:要是能請來言昔,那節目組是真牛逼了(哈哈)

往下翻,也有人開始出來。

西北風:秦影帝帶侄女上鏡了?秦影帝的侄女也要進娛樂圈了?

江州司馬:很中肯的說一句,不少娛樂圈的人設都是真人秀崩的,作為秦影帝的粉絲,我雖然想在真人秀上看到秦影帝,但表示也很擔心,尤其他要帶著一個從未在娛樂圈出現過的侄女,看著預告的鏡頭,感覺兩人十分僵硬。

……

評論區迅速被秦修塵的粉絲佔領。

大部分路人都保持著觀望的態度,都覺得秦影帝的侄女這次是出來的撈錢的。

程溫如在看到「秦影帝侄女」的時候頓了頓。

她自然知道秦影帝就是秦修塵,秦家人。

秦苒的名字她去年就聽京城的人提起過,知道她是雲城一個小鎮子里的人,學習家境都不太好之餘,以至於今年見到秦苒的時候,一連被她嚇了好幾次。

秦家雖然日漸消沉,但在京城除了程家徐家這幾個家族,也不是一般的家族能比的。

秦苒是秦修塵的侄女?

也就是秦家人?

程溫如若有所思的,秦修塵不是秦家本家一脈,秦家如今大權幾乎都在秦四爺手裡,不知道秦苒是哪個分脈的……

這種事情秦苒跟程雋沒提,程溫如就沒多問。

程溫如笑了笑,她記下節目名字,把手機還給程木,挺期待的看向秦苒:「你在節目里幹了什麼?節目在外好玩嗎?」

下個星期六晚上八點。

程溫如記著時間。

秦苒眸子抬起來,她吃得慢,慢條斯理的吃著:「沒幹什麼,不過好玩。」

「好玩就行。」程溫如一手撐著下巴,笑得溫婉,十分期待秦苒的節目。

提起這個,程溫如想起來上個月初程雋突然答應了去C市,剛剛程木提到的綜藝錄製地點也是C市。

她挑眉看著程雋。

程雋眉梢微抬,斂著懶散,眉不冷不淡的看著她,「吃完該去公司了。」

程溫如一頓,臉上笑得依舊雍容得毫無破綻,「不……」

話還沒說出口,瞥見程雋似笑非笑看著她,腦子裡警笛聲忽然響起,程溫如噎下到嘴邊的話——

財務赤字警告。

她收回目光,咳了一聲,挺直腰板,氣勢卻不斂,「你說的對,我一上午沒去公司了。」

程溫如自然是沒這麼閑的,只是今天好奇秦苒考核的過程她多停留了一會兒。

程木在一邊認真的感慨:「雙休都沒有呢。」

程溫如面無表情的掃向他。

程木立馬閉嘴。

吃完飯,程溫如休息了十分鐘,就拿著秦苒送給她的S牌去公司,今天雙休,不過對於程溫如這種女強人來說,沒有哪一天是「休」。

一行人吃完,廚師收起了碗,程木去廚房泡了一杯茶過來遞給秦苒。

秦苒靠在沙發上,拿著抱枕,下巴擱在毛茸茸的抱枕上,手裡拿著茶杯慢吞吞的喝著。

程雋坐在她身側,左手懶洋洋的搭在她背後的沙發上,右手把玩著手機,正是一個秦陵發給他的遊戲軟體。

這遊戲秦陵玩了兩次。

每到三分之一的時候,遊戲人物就會掉到坑裡死掉。

第一次程雋挑眉。

第二次程雋直接關了遊戲。

知道這應該是秦陵自己做的小遊戲來坑他的。

程雋此時沒時間跟秦陵計較,隨手把手機擱到沙發上,低頭看了看秦苒,她長睫覆下,掩下了眸底微弱的血絲,睡著了。

這個月她一直都在瘋狂的做實驗,看理論知識,比暑假期間學小提琴都要來得緊張。

**

各大實驗室今年新成員的名單已經出來。

物理系已給實驗室送過去了一份名單。

每年實驗室的新成員都會被抽籤分配在各個研究員的實驗室,學習實驗室的基本事宜。

今年依舊是抽籤隨機分配製度。

抽到哪個研究員手下的實驗室,就會被分配到哪個研究員手下,如果新人運氣好,遇到了一個投緣的研究員,還能被研究員收作徒弟。

星期三晚上。

秦苒收到了實驗室系統的通知。

她的隨機分配有結果了。

秦苒對隨機分配的結果不太在意,她也不需要在實驗室找老師。

隨意的點開系統通知一看——

她被分配在了一個叫廖高昂的實驗室。

點開廖高昂的資料,上面顯示著對方身份:特級研究員。

秦苒手指微頓。

「怎麼?」程雋放下書,看到秦苒略顯意外的神色,他抬了眸。

秦苒把手機一握:「特級研究員怎麼會在京大實驗室?」

這種級別的,不應該在研究院?

「有些實驗必須要藉助京大的地下實驗室,」程雋看了眼她的手機,不緊不慢的跟她解釋,「他會申請調回實驗室,雖然他不是實驗室的人,但他的實驗室在這裡,所以有可能會調新人進去。」

秦苒表示了解,她關閉了這個條信息,起身。

「去哪?」程雋書擱在腿上,右手不急不緩的又翻了一頁,左手卻是抓住了她的手腕,稍一用力,又將人拽了回來。

秦苒也不急著上樓,語氣懶洋洋的:「小陵有個問題問我。」

「你弟弟,」程雋也剛好抬眸,聽她說的話,拿出手機,「他昨天坑我。」

白皙的指腹點著昨天秦陵給他發的遊戲。

坑了他兩次。

秦苒就拿過來他的手機,點開秦陵發給他的遊戲玩了玩,秦陵在這小程序遊戲的三分之一加了一個bug自殺點。

確實不能過。

秦苒坐直,然後去樓上把自己的電腦拿下來,手指敲著鍵盤。

**

另一邊。

秦影帝的工作室。

十分鐘后,秦陵收到了來自她姐姐的一條消息。

是一個遊戲軟體。

秦苒以前基本上隔一段時間都會發個遊戲給他,只是把那位陸老師介紹給他之後,就沒給他發過什麼遊戲軟體,此時看到她發過來小遊戲。

秦陵立馬點開來,他坐直身體,手指一動,遊戲人物死亡。

他愣了一下。

退出去,又重新點開——

手指一動,遊戲人物死亡。

秦陵抿了抿唇,再三點開——

手指一動,遊戲人物死亡。

一邊看著他連續開局死了的經紀人終於鬆了一口氣,自從上次玩秦陵的遊戲,他玩出了陰影,才是他才感覺到自己很正常。

他靠著沙發,看著笑:「原來小陵你玩遊戲也有很菜的時候。」

秦陵:「……」

他退出了遊戲。

辦公室門外,助理敲門,拿了一個快遞進來遞給秦影帝的經紀人:「您的快遞。」

經紀人接過來,挺重的,詫異:「我沒買東西,修塵,是你的嗎?」

秦修塵是藝人身份,買的東西通常都是工作室代簽或者填他的名字。

秦修塵坐在沙發上正翻著劇本,聞言,頭也沒抬:「沒。」

經紀人低頭,手上這快遞包裝簡潔明了,也不太像是粉絲送的禮物。

助理看了看快遞的形狀,湊過來,猜測道:「是不是電腦?」

聽助理這麼說,經紀人忽然想起來前幾天晚上找秦苒詢問電腦鏈接的事。

他還轉了兩千塊錢給秦修塵。

經紀人把包裹放到桌子上,笑了一聲,他側頭,看了眼認真嚴謹的翻著劇本的秦修塵,「你侄女還真的寄了一個電腦給我?」

這些天微博上秦影帝侄女上鏡的事已經被大肆宣傳。

工作室的人都知道秦影帝侄女的存在,都對她十分好奇,聽到秦影帝侄女竟然送了電腦給經紀人,一行人都圍過來,讓經紀人拆開來看看:「秦影帝的侄女寄給了你什麼電腦啊?特地寄過來,這個電腦一定不一般。」

經紀人本來沒打算拆開來的,他也是個遊戲迷,什麼類型的電腦都有,對秦苒寄給他電腦不太好奇,電腦包裝的好好的,也方便他帶回家,不過工作室的人對秦影帝侄女送的電腦好奇,他也沒掐斷他們的好奇心。

找了個剪刀過來。 “能源核心!?”

急速趕路的嘎嘎小隊,已經稍稍拉開了與後方小隊的距離。既然知道了直接的精神力衝擊可以攻擊到對方,那麼嘎嘎也就不需要再帶着那麼多的嘎嘎猿跑過去。

“戰錘,你帶隊把高大獸分屍之後帶回去。木暝,你向那個方向跑,看見冥獄蝶和幼蟲之後,就將它們帶回巢穴。”

對後方拉開距離的兩個小隊命令,在嘎嘎的精神感應之中,三隻冥獄蝶即將接近倒地的閃擊獸。

這時,趴在地上的閃擊獸突然間彈起身子,全身爆發出激烈的光芒。一瞬之間,從閃擊獸傷口流出的瑩白色血液,連接着空氣中的電流,爆發出陣陣薄霧將閃擊獸籠罩。

這時,意外產生了,混亂的電離薄霧籠罩的內部,居然攪亂了嘎嘎的精神力。

帶着電光閃爍的薄霧,閃擊獸如同大型的球形閃電一般衝過了三隻冥獄蝶的攔阻,奔向遠方。

“不是吧,這樣也行!”

電離薄霧阻隔了嘎嘎的精神力,這樣一來就無法發動精神力衝擊,急速追蹤中的嘎嘎有些遲疑了。

“喵的,怕這怕那幹嗎,反正衝過去打不贏最多也就是掛掉一段時間而已!”

同樣爆發出激烈的電流,雖然無法與閃擊獸的電力相比,但大量消耗脂肪的電流也同樣刺激着嘎嘎爆發出了不低的速度。

即便同樣爆發出電流,但身體素質完全無法媲美嘎嘎的楚玲等嘎嘎猿,就只得看着嘎嘎一點點拉開了雙方的距離。

“等等啊,大頭領!”

無視身後同伴的呼叫,嘎嘎繼續拉開雙方的距離。因爲嘎嘎自己死了還可以復活,而它們呢?至少此時的嘎嘎已經認同了這七隻嘎嘎猿的隊友身份。

電力薄霧的範圍不大,而且隨着閃擊獸的移動而移動,嘎嘎的精神力雖然無法攻擊或觀察到內部,但仍然爲嘎嘎指明瞭對方的大致方向。

“哼哼,跑什麼跑,你不是受傷了麼,反正跑也是死,乾脆的回來大打一場吧!”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嘎嘎還是覺得,如果對方就這麼跑死了大概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吧,當然,這是對嘎嘎而言。

“還是不行,速度太慢了。”

楚玲鬱悶的看着消失在樹林之間的嘎嘎,一絲不甘產生,“打不贏大頭領,吸引不了注意力,追在他後面也不行了嗎!”

強烈的不甘佈滿楚玲的腦海。

“我不要!”

在楚琴和其他嘎嘎猿驚訝的目光之中,楚玲體表長時間爲蛹化所積累的營養脂肪開始不斷減少,淡藍色的電光浮現在對方帶着塵土的身體之上,被能量剝離身體的外物不斷飄飛。

帶着一道電光,楚玲的身形爆發出極高的速度瞬間脫離了隊伍追向嘎嘎。

若有所思的望着消失的楚玲和對方身體不斷減少的脂肪,長時間奔跑之下有些呼吸困難的楚琴,看了看自己身上薄薄的一層脂肪,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時,小隊中剩下四隻嘎嘎猿已經渾身乏力,隊伍的速度漸漸降了下來。

“追上……累。”

勞累的嘎嘎猿們口乾舌燥,四肢痠痛,在楚琴的領頭之下終於停了下來,靠着幾棵樹開始休息。

“它們,好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