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嘎嘎對着下面的幼兒們叫着:“啊——”

“嘎——”這是他們的迴應。

“不對,是啊——”

“……”面對嘎嘎稍長的句子,幼兒面表示沉默以對。

“……哎,真是痛苦。”

搖着頭,嘎嘎只得繼續一句句,一詞詞的繼續教導着幼兒們。

這些並非全部的幼兒,總計417個新生兒,如果要每個都要在短期內學會說話,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首先這是時間,這些幼兒從出生到成長爲能穩定行動個體的時間,只需要六七十天,之後它們就必須和雌性嘎嘎猿們返回原來的巢穴;

其次是食物,隨着幼兒的成長,所需食物量也會大增,電石礦領地周邊不論肉食還是植物,到時都完全無法滿足它們的需求;

然後是個體差異,幼兒中學習能力各不相同。雖然都是三級大腦,但人類也有笨蛋和天才,何況現在只有幾百只的嘎嘎猿幼兒們呢。最主要的還是,現在只有嘎嘎這麼一個老師。

再者就是嘎嘎自己的能力,一個班級只有十幾二十個人,老師肯定會對每個人教導的仔細深入,但如果有一百甚至幾百個人,老師能記得學生的名字都算是好老師了。

所以,此時和嘎嘎一起呆在山坡邊學習說話的,只是從四百多個新生兒中,按巢穴選出的五十多個。就這也讓嘎嘎煩惱無比,而剩下的三百多隻,只能讓之前嘎嘎教導了幾十天,能大致理解並吼上幾句的成年個體們來負責了。

“一步步來吧,不可能一口吃個胖子。”

這五十多個是嘎嘎粗略篩選之後,找出的學習能力相對較強的幼兒,此時,他們正在周邊成年個體的關注之下學習着發音。

“繼續,啊——”

“嘎啊——”

……

日上三竿,楚玲終於夥同木暝帶着各自的小隊和一堆食物返回了巢穴,看她們滿足的表情就知道已經吃的很飽,完全不用再檢查她們那鼓脹的胃。

“大頭領,回來,食物。”

返回的楚玲首先做的,就是帶着木暝跑到嘎嘎面前交任務,順便帶上嘎嘎的食物。

“嗯,以後記得快點。”

沒法對她們要求過多,吩咐木暝回自己的小隊,嘎嘎接過被咬了幾口的肉球獸,找一塊視線較好的岩石,帶上跟過來的楚玲和同隊成員們坐下。

然後,嘎嘎將肉球獸平分成八塊,分別遞給了小隊成員們,而已經吃飽的楚玲則找了棵樹將自己的食物掛到上面,留作零食。

從前觸手嘎嘎獸一次進食可以吃下整隻體型相當於本身的動物,然後堅持三四十天;而現在的嘎嘎猿每天兩頓或一頓,一次吃下手臂大小的肉塊就基本上飽了。

“食物啊,越來越有人的感覺了的說。”

張口咬下一塊鮮肉,感受着食物在雜食嘴中一點點嚼碎,然後一口嚥下。一上午消耗之後,有些空蕩的胃部再次有了感覺。

“嗯,吃了幾十年生肉了,是不是考慮什麼時候弄點熟食呢?貌似熟食也是生物變得聰明的一個關鍵啊。”

由於下午有了安排,所以這個想法暫時放到晚餐時來解決,幾口吞下手中的肉塊,將嘴角的血液抹除之後,嘎嘎站起來望向還在進食中的獸羣。

爲幼年個體提供的都是剛死的電能生物,這些生物並不是以電能攻擊,而是擁有電石骨骼,擁有一定電能複雜作用的動物。它們大多都只有雜兵級,少數是頭目。或許是因爲靠近電石礦,周邊這種電能生物很多,倒爲嘎嘎猿們提供了很好的電石營養食物來源。

“但動物數量總歸是有限,植物……”

看了看並沒有多少嘎嘎猿去理會的植物塊莖和種子,嘎嘎無奈的皺眉。

轉頭看向一個個小傢伙,它們正在電石動物的肉塊上高興的舔舐着富含電石等各種營養的血液,嘎嘎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楚玲、楚琴。”

“嗚。”

“嗯。”

楚琴幾口嚥下口中的食物,兩隻嘎嘎猿擡頭望向嘎嘎。

“還記得我是怎麼教你們說話的嗎?”

兩隻嘎嘎猿同時一顫。

“你們是我的小隊中說話最好的兩個,所以,任務,你們學我那樣,教幾個在這兒的雌性個體說話。”

“額,好吧。”

“是”

楚琴露出爲難的表情,反之楚玲卻表現出了很大的興趣,看來她完全將這個當做了遊戲。

“還有另外五個學的較好的也都每位負責幾個吧。”

看了看錶現迥異的兩個嘎嘎猿,嘎嘎搖搖頭向精神感應中的另外五個學習能力較強的成年嘎嘎猿走去。

……時間跳過一顆小草……

“熟食,首先需要有火。”

觸手尖端冒出電火花,嘎嘎看着這團火花,對其能否點燃東西表示極度懷疑。

“楚琴,木頭,乾燥的。”

“什麼?”歪頭望向嘎嘎,還無法理解乾燥的具體含義的楚琴,拿着剛剛到手的食物不知道是否開始進食。

“額,算了,還是我去吧,你們繼續吃。”

“哦。”疑惑的看着嘎嘎起身走入樹林,楚琴盯着正大口啃食手中肉塊的楚玲和其他嘎嘎猿,將手中的肉塊撕下一半放到身旁。“這麼多,吃不下。”

“我看看,要幹木頭、最好有點乾草什麼的,樹葉現在沒得想,就是你了。”

嘎嘎一邊用放電的觸手拍打着周邊低矮的樹枝,一邊跑到山坡邊上的一塊岩石旁,幾根枯枝正掉落其上,“正好用你們來試驗起火,等等,這是?”

撿起枯枝,但嘎嘎卻在斷口處發現焦糊的痕跡。

“難道是哪隻觸手嘎嘎獸對着樹幹連續不斷的電擊,把這根木頭電斷了?”

“有這麼無聊的傢伙麼?”

仔細打量着枯枝,然後擡頭望向頭頂的巨樹,查看幾次之後,嘎嘎纔在離枯枝正上方几米遠處發現了斷口,上面同樣是呈現焦糊狀。

“好高。”

努力踮腳伸出觸手意圖接觸那個斷口,但無論嘎嘎怎麼努力,即便跳起來也無法碰到。

“那麼應該不會是觸手嘎嘎獸,但這麼強的電擊又會是什麼動物呢?最近也沒有打雷。”

疑惑的搜尋四周,嘎嘎在這棵樹下發現了幾處已經乾枯的血跡,旁邊還有幾根隨處可見的動物骨頭。

“看來是某個動物向樹上的某獵物電擊之後留下的痕跡,但什麼動物有那麼強的電能?”

沒有再找出什麼更多的痕跡,嘎嘎只得懷着疑惑與不解草草的收集了一堆枯枝幹草,用觸手捆着就返回巢穴。而此時,楚玲它們都已經或躺或靠的陷入夢鄉。

“最近夜裏的巡查看來要加大,如果真有什麼厲害的電能動物,如果能得到它的組件,對物種也是件好事。”

將帶回來的東西拋到一邊,嘎嘎走向正在繞着巢穴巡邏的幾個小隊。

嘴裏嚼着外出時順便挖出來的植物塊莖,嘎嘎將四根觸手伸到面前的乾草堆中。

“燃起來吧,文明之火!”

淡藍色的電光劃過,乾草明顯受某種力量推動稍稍散開,但並沒有火焰出現在嘎嘎期待的眼前。

刨開乾草堆,被電擊接觸的地點只是有些焦黃。

“看來是電力不足,這次全身集中。”

明亮的電光劃過,這次乾草除了焦了點,依舊沒有反應。

“什麼事!”

嘎嘎周圍的小隊成員很明顯被夜晚的電光驚醒,都起身警惕的望向四周,然後,她們很快便發現了正對一堆乾草放電的嘎嘎。

“食物嗎?”

見嘎嘎攻擊乾草,誤以爲乾草是食物的楚玲興奮的跑到嘎嘎身旁,抓起一堆乾草就往嘴裏送。

“我暈。”

一觸手拍開楚玲的爪子,嘎嘎突然眼前一亮。

“正好,楚玲,還有你們幾個,過來,像我這樣對着幹草放電。”

被意外打擾清夢的嘎嘎猿們,只得在嘎嘎的命令之下跑了過去。

“聽我命令,放電!”

八隻嘎嘎猿的電擊效果很好,乾草被電力的光芒覆蓋,受不了強烈的光芒,嘎嘎甚至轉頭望向身後。

“好痛!”

“嘎!”嘎嘎猿們驚恐的退開乾草堆,擔憂的望向中間的嘎嘎,同時眼含恐懼的看着嘎嘎身旁。

“嗯?這是,火,終於有火了!”

不顧被幹草堆燃起的火焰燒傷的觸手,嘎嘎捲起身旁的枯枝就放入已經開始變大的火焰。

“大頭領,痛!小心!”

“沒事,不碰到就不痛了。”

激動的看着眼前的火堆,跳動的火焰照亮了嘎嘎的雙眼。

“終於出現火了,幾十年了啊!嗚。”

從火焰燃燒的小坑中,嘎嘎感受着開始加大的火勢,只要稍稍注意就不需要擔心火勢蔓延。在本來陰冷的夜晚吸收着火焰傳出的溫度,嘎嘎感到了比火焰更加溫暖的氣息。

【發現火的出現,是否開啓文明之路任務?是/否。】

“咦!” 周郢手背在身後,看著秦苒消失在第一個實驗室的背影,點頭:「核工程幾位老師都說了,那就應該沒錯。」

今天這場實驗非常重要。

在場的老師博士們一個都沒走。

都站在負一層的大廳門外,等著今天考核的結果。

誰都知道今天這場實驗考核才是重中之重。

因為這關乎著每年的資源分配。

每年實驗資源、撥款、老師、名額就那麼多,不可能每個學校都是均等分的。

你要多拿一份資源,你想要獲得更多,那就得拿出成績、拿出那麼多的人才出來,如果拿不出來,下一年的資源分配就會更少。

實驗室的考核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指標。

京大跟A大,兩個學校的物理系相爭不止一年兩年了,最近一些年,因為A大有人爬到研究院管理層的位置,多分配了不少資源,以至於這兩年京大每年都被A大壓一頭。

每年資源少,意味著每年培養的人才就不如A大。

這就是個死循環,越滾越大。

周山找了兩個狀元,希望能挽回現狀。

實驗室的考核分為六個等級實驗,S、A、B、C、D、E級實驗,從上到下分別對應著100、90、80、70、60、50分。

70分及以上就能合格。

兩大院校參加實驗的所有考生,得到的分數加起來,總分最高的院校,今年年底播下的資金跟實驗器材佔分比就多一倍。

只是每年A大的資源好,能考進來的人數要比京大多幾個人,以至於比分從未追上過。

這次也一樣。

總50個人參與實驗,京東大19個,A大23個。

四個人的差距,就算其他19個人考得差不多,這四個一人50,也是200分的差距,太難拉開了。

正因為知道難,別說江院長,就連周郢都沒想過要在這比分上拉開差距。

他們只想秦苒進入實驗室,只要能進入實驗室,憑藉秦苒的能力,之後往上爬,跟宋律庭一起混個負責人不難,只要兩人爬上去了,就能從根源整改京大物理系的資源問題。

**

這邊。

秦苒觀察著各個走廊,一共六個,對應著六個等級的實驗,秦苒看了看實驗的名字,有從自動化道核工程的實驗排成一列。

昨天晚上程雋就給她說了京大考核的積分制。

每個學生都會奔著自己極限的實驗去做,畢竟大家都想要過關,想要取得好成績。

考試一共四個小時,從八點到十二點。

秦苒想了想,直接走到F級的實驗中。

負責E級實驗的工作人員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按照他以往的慣例,一開始來E實驗室的人少,一群天之驕子都會從C級以上慢慢嘗試下來,確定自己真的不會才會降一個等級。

C級以下很少有人來,畢竟C級以下,都會被淘汰,不嘗試以下,這群自傲的人不會輕易放棄C級。

「你……」F實驗的老師看著秦苒,一愣,「你是京大的那個新生王?」

倒不是秦苒的名聲傳到了實驗室內。

畢竟物理實驗室大多數教授博士都專心實驗,忙著在國際件奔走吸收知識,很少關注新生,除非這個新生太逆天,一來實驗室就做了個大研究項目。

因為F實驗室的老師正是昨天監考秦苒的那個老師,對秦苒印很深。

秦苒拉下圍巾上,隨手掛到門框上,露出精緻的下頜,她禮貌的跟老師打了個招呼,才開口:「可以開始了嗎?」

「當然。」老師連忙開口,他讓到一邊,給她做實驗,「E級實驗最簡單,你怎麼會來這裡,你應該去C級的。」

在老師眼裡,秦苒過是一定的,所以疑惑她來F級實驗室的原因。

瓦羅蘭傳說 「等會兒再去。」秦苒看了看實驗台,語氣不緊不慢的。

E級實驗確實最簡單,就是水的磁導率,主計算,修長削冷的指尖拿起實驗器材,有條不紊,看起來像是經常做的樣子。

看她做實驗就是享受。

老師來不及想秦苒的「等會兒再去」是什麼意思,一瞬不瞬的看著她做實驗。

二十分鐘后。

秦苒把填寫好的實驗報告遞給老師。

老師看了一眼,結果正確,他直接給了她一張E的卡牌,並叮囑她,「一定要去C級。」

秦苒取下掛在門上的圍巾,沒戴到脖子上,只是勾在手上,跟老師說了一聲謝謝后,才出了門。

她做完第一個試驗,時間剛過二十分鐘。

此時,依然沒什麼人來E級實驗室。

老師就朝門口走了走,看秦苒有沒有去C級實驗室,看到秦苒進了一個實驗室,他抬頭看了看實驗室的門頭上掛的耗——

D?

她這是要幹嘛?

老師看著秦苒氣定神閑的背影,不由想到一個可能性,這操作……

D級實驗室的實驗也不太難,畢竟不是通過實驗室的最低門檻。

秦苒花了二十分鐘做完,拿到了D級牌子,隨手揣在兜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