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雁門關的城樓之上。

人至中年的代王陳豨正在關上眺望着下方劉邦的大軍陣營。

「淮yin侯那邊有消息了么?」

陳豨一邊看着城管之下劉邦的大軍,一邊問道。

「大王,淮yin侯並沒有消息,但是根據探馬回報,原陽侯秦戰很有可能已經率軍而來支援劉邦。」

站在代王陳豨身後的一名副將回答道。

「秦戰?」陳豨皺了皺眉。

這個名字他聽說過。

而且還是聽淮yin侯韓信說過。

只不過淮yin侯韓信並沒有多說,只說是個有意思的少年。

而那些什麼八百白破匈奴四十萬連營,陣前獨挑千軍的事情陳豨只當是一個玩笑罷了。

別說八百人了,就算是八千人,八萬人能在四十萬匈奴鐵騎列陣之下破陣?

淮yin侯韓信都不敢能說做到。

而且一個在他看來只是娃娃帶的兵,充其量也就是趁著匈奴大軍不備衝進了白登山而已。

至於勇武,肯定是有一點的。

但有什麼用?

在強能強的過那霸王項羽?

就連項羽都自刎烏江了,事實證明,個人的勇武就算是再厲害也沒有用。

「遣一隻騎軍注意一下身後就是了!」

陳豨隨便說道。

「當下之際還是要守住雁門關,只要淮yin侯韓信在長安起兵,劉邦定是首尾不能相顧,到時候關外就都是孤的了!」

陳豨把手按在城垛上說道。

和陳豨相反,雁門關下,劉邦的大營當中,愁眉不展的劉邦坐在營帳當中。

樊噲的頭上包着的白布已經染血了。

這是上午攻城的時候,被一塊飛石砸中傷的。

「陛下,在給俺三天的時間,俺保證能拿下雁門關!」

樊噲氣呼呼的說道。

劉邦無奈的揮了揮手。

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還是讓陳豨佔領了雁門關。

攻城之兵,十倍於敵且難以破城。

且不說如今陳豨有盡十萬的兵馬。

而他只有二十萬。

想要攻破雁門關,難!

「陛下,陛下!」

正在劉邦愁眉不展之時,FengChen僕僕的陳平從營帳外面跑了進來。

劉邦連忙激動的站起身來。

「怎麼樣了!」焦急的劉邦問道。

陳平咽了一口唾沫點了點頭道:「回稟陛下,原陽侯已經發兵,臣先行一步,估計明天一早,原陽侯的大軍就可以抵達雁門關。」

站在一旁的張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好!」

劉邦的臉上終於有了一點喜色。

「命令大軍修整,等原陽侯兵馬一道,在發起進攻!」劉邦說道。

「陛下,原陽侯雖然善戰,但是畢竟年幼,不如派遣一隻兵馬接應一下,臣願往其軍中,為其出謀劃策。」

張良上前一步,在劉邦面前拱手說道。

劉邦當下就明白了張良這話是什麼意思。

張良這是怕秦戰出工不出力啊,是要親自去監軍。

這樣的話也未嘗不可,如果秦戰有什麼意外,張良也能迅速的接管秦戰的軍隊。

「准,命張良為監軍,前往原陽侯軍中,灌嬰隨行,點五千騎兵,今夜就出發!」

劉邦說道。

「臣等領命!」

灌嬰還有張良兩人同時拱手說道。

站在一旁的陳平皺了皺眉。

覺得這樣做好像有些不妥。

但是他乃是臣子,有些話當說,有些話不當說。

當天下午,張良便領着聖旨,還有灌嬰二人繞路到了雁門關之後。

…………

第二天中午,當秦戰率領的大軍抵達雁門關剛剛紮營沒有多久之後。

繞路的張良便和灌嬰兩人同時來到了秦戰的大營之外。

三萬大軍的中軍大營當中,秦戰正坐在營帳當中和黃月英還有祝融夫人兩人吃飯。

一旁永安公主劉嫣臉上帶着面紗站在一旁手裏端著酒壺。

「啟稟侯爺,營外留侯張良,車騎將軍灌嬰正在營外。」

秦戰營外的衛兵進來之後說道。

端著飯碗的秦戰抬起了頭。

「張良?灌嬰?」

這倆人來幹什麼?

自己前腳剛剛紮營,後腳就來了兩人?

其中還一人還是張良?

「除了兩人之外,還有什麼人?」秦戰皺了皺眉問道。

「啟稟侯爺,隨行而來的還有五千騎兵此時一同在營外。」衛兵回道。

張良,灌嬰,還有五千騎兵!

媽的,劉邦看來是不放心自己啊,這是找了兩個人來監視自己來了!

秦戰的大營外,張良還有灌嬰兩人正對着秦戰的落下的大營指指點點的。

「哼,一個黃毛小子,竟然還妄想封王!」

灌嬰有些氣憤的說道。

當他聽說劉邦竟然要給秦戰封王的時候,心裏就是一陣的憋悶。

他秦戰憑什麼?

這些跟隨在劉邦身邊的老人都沒有說封王的。

就這麼一個黃毛小子?

他灌嬰自從跟隨劉邦起兵以來,大大小小戰役數十,攻下的城池更是數不勝數,如今也不過是一個車騎大將軍,封徹侯罷了。

「呵呵,穎yin侯說的不差,只是秦戰運氣好罷了,竟然去了冒頓的首級。」

張良在一旁偷笑的說道。

「哼!」

灌嬰輕哼了一聲。

秦戰只是一個黃毛小子罷了,但是他身邊站着的也不是什麼好人。

大營當中,秦戰身後跟着祝融夫人還有來走向了營門口。

剛剛還板着臉的灌嬰在目光掃視到祝融夫人的時候,頓時覺得眼前一亮!

………………………………..

PS:求鮮花、求推薦票、求打賞、求一切支持!

………………………………..

。《神皇歸都市》京都有點亂 哪知靜貴妃聞言,眼裡閃動驚喜光芒,襯的整個容貌都靈氣不少,「你說陛下誇本宮溫和聰慧?」

謝如蘇默,她不過信口胡謅,靜貴妃竟然當真?

現在也不能告訴靜貴妃自己是胡謅的,只能點頭。

反正她沒用嘴說出來,都不算數。

靜貴妃一想到扶桑帝在謝如蘇面前誇獎自己,心裡喜悅怎麼都藏不住。

既然在謝如蘇面前誇獎,那肯定在謝皇後面前也誇獎過,一想到謝皇后聽扶桑帝誇獎自己時的臉色,心裡就一陣快意。

謝晚蘭,我薛靜論才貌都不輸你,可陛下還是看上你。

不過···就算陛下先愛上你,我也有把握將他從你那邊拉過來!

我薛靜多的就是自信!

「娘娘···」芽衣見靜貴妃面色緩和,在一旁小聲提醒。

靜貴妃瞬間回神,她與謝皇后是宿敵,謝家與薛家之間也水深火熱,她怎麼能對謝皇后疼愛的謝如蘇放鬆警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