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許墨在擂台之上再度喊道。

而許墨此話一出,葉天當即便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而後果然是看到,在那擂台之上,有著一道極為熟悉的身影。

那人一席黑衣,此時目光正在盯著葉天,而葉天自然是一眼便認出了他:秦焰!

當即葉天心中也是有些詫異,秦氏家族的秦傲天已經死了,按理說郾城不應該再有秦家人的蹤跡……

此時,秦焰那望著葉天的目光之中也是一陣陣森寒,片刻之後,他的嘴角微微上挑,竟是漏出一抹讓人心底發寒的冷笑!

葉天當即便是反應了過來,而後便是召喚自己的靈力能量,打探而去。

秦焰只是秦氏家族的二少爺,之前的葉天和他的確有些過節,但是後來隨著秦傲天死在葉天的手裡,這個秦焰自然也就消失不見了,而今天突然出現,的確是出乎了葉天的意料。

然而,接下來讓葉天更加意外的是,自己此時竟然打探不出那秦焰的實力!

當即葉天臉上便是漏出一抹凝重之色!

而與此同時,和秦焰對戰的卓峰直接是被秦焰一招擊敗!

葉天此時凝重的看著那秦焰出手的招式,當即心底便是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

雖然當初的秦焰實力並不怎麼樣,然而如今過了這麼久的時間,而且此時的葉天也打探不出他的實力究竟怎樣,心中自然是有些沒底。

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看見,那秦焰的目光再度朝著自己望了過來,那目光之中,顯然是有著一抹森冷的殺意!

葉天當即也是再度呼了一口氣,雖然搞不懂秦焰在這段時間到底經歷了什麼,但葉天可以確定的是,那傢伙,一定是來者不善! 墨瀾軒從噩夢中醒來時,天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回想著夢中的畫面,墨瀾軒再也等不了了。

起床更衣之後,墨瀾軒來到大廳之中。

「阿墨!」

墨瀾軒對著門外喊了一聲。

只見一個身影一閃,就來到了墨瀾軒的面前。

「主子!」

那身影剛一站定,對著墨瀾軒行了一禮,恭敬的應著聲。

「昨天跟著沐靈夕的人,可有回報?」

墨瀾軒心中隱隱有著一種不祥的預感,直覺的認為沐靈夕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有回報!屬下已經派人去查了,應該就快有消息了!」

阿墨知道沐靈夕在墨瀾軒心中的地位,所以在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勁的時候,他就派人去尋找之前派去沐靈夕身邊保護的暗衛了。

只是人已經派出很長時間了,到現在仍是沒有任何回報!

「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向我彙報!沐靈夕現在在哪裡?」

墨瀾軒在聽到暗衛沒有回報的時候,心中一突,他可是派去了十名暗衛,結果現在一個回報的人都沒有,要知道,他的暗衛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除非是那十人被人一網打盡,盡數犧牲,否則就算是拚死也會放出信號示警的。

然而現在,這沒有任何消息的情況,無一不在表明著沐靈夕此時的危急。

在這彌城中,唯一能將他派去的十個暗衛一網打盡的人,除了他之外,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

想到這裡,墨瀾軒頓時飛身而去,他現在只想儘快確定沐靈夕的安危,只要她沒事,他就放心了。

經過城門處時,墨瀾軒看到了城牆上那高懸著的屍體,只見那屍體全身鮮血淋漓,那全身上下翻卷的皮肉看上去異常可怖。

從身形上看,應該是一名女子,雖然那女子的面貌早已無法辨認,但是墨瀾軒卻非常肯定,那並不是沐靈夕。

那女子周圍被下了禁制,只從手法上,墨瀾軒就知道這禁制是出自冥王之手。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麼會用如此殘虐的手段對付這個女人呢?

一系列的怪異事件,讓墨瀾軒那高懸的心緊緊的揪了起來。

靈夕!你一定要沒事才好啊!

幾個起落間,墨瀾軒飛身來到了湖心閣外的樓亭中。

子玉的身影頓時攔在了墨瀾軒的身前。

「這裡是冥王官邸,閑人止步!」

墨瀾軒只是靜靜的站在樓亭中,那一身白衣臨風飛揚,通身的高雅之氣竟是讓身處的樓亭都壯觀了幾分。

一夢天下 「沐靈夕可在這裡!」

冷冷的語氣,充分的顯示著他的不愉。

果然是來問沐靈夕的。

子玉可不想墨瀾軒現在去給自家王爺添堵,直接說道:「沐姑娘不在這裡,墨公子還是請回吧!」

墨瀾軒轉身看向子玉,眸光一冷。

「讓宮佑冥出來見我!否則,我不介意闖進去!」

子玉跟在宮佑冥身邊,自來也是個狂妄的,現在聽到墨瀾軒竟說要硬闖,頓時不樂意了。

「墨公子好大的口氣,當這冥王官邸是誰想闖就能闖的嗎?」

語畢,子玉竟是直接御起長劍,劍鋒冷冷的指向墨瀾軒。 此時的葉天看著秦焰緩緩走下台去的身形,心中依然是不能平靜。

自己之前斬殺了秦焰的哥哥秦烈,而後還親手斬殺了秦焰的父親秦傲天,如果說今日的秦焰是來尋找自己復仇的話,那著實不好辦!

從秦焰剛才出手的方式來看,顯然是乾淨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那看起來顯然不是秦家能夠調教出來的手段,而且,秦焰能夠做到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擊敗靈力第九段的卓峰,顯然也不是巧合!

而且,此時的葉天也完全探不出那秦焰的實力,而這,也正是讓得葉天心中沒底的原因。

人們往往都會對自己一無所知的東西而產生忌憚。

「下一場:葉天對戰李昀!」

就在此時,許墨的聲音再度響起。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站起身來,而後對著擂台行去。

上台之後,葉天的目光卻是沒有放在那李昀的身上,而是一直都盯著那秦焰。

此時的李昀也是不顧一切的對著葉天沖了過來,然而葉天卻只是淡淡的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緩緩凝聚,而後再度擊出一拳,那李昀的身形便是直接被擊飛而出!

頓時,眾人看著那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畫面,當即便是再度面露詫異之色,若說上一次的葉天是巧合戰勝了對手的話,那麼這一次便是真正的實力了!

可是,一些明眼人此時已經是看出了一絲端倪,儘管那李昀的實力不如葉天,然而如今的葉天也只是窺靈境中期的實力,這樣的實力,顯然是無法造成這麼大的破壞力的!

不過葉天此時卻是不顧眾人的疑惑,他的目光依然是望著那秦焰。

「這一戰,葉天勝!」

此時此刻,再度響起了許墨的聲音,而與此同時,今日參加比賽的少年也只剩下了寥寥幾人。

接下來,便又是那秦焰的比賽。

秦焰再度登上擂台,依然是一招制敵!

不過這一次,葉天卻是目不轉睛的看著那秦焰出手的招式,而那招式,竟然是讓得葉天感覺有些熟悉!但一時也說不上來在哪裡見過。

而就在此時,許墨的聲音再度響起:「比賽已經接近尾聲,最後僅剩下兩個人,那便是葉天與秦焰!」

此時,眾人皆是將目光聚焦在許墨的身上,而隨著許墨此話落地,眾人自然而然的便是將目光轉移到了葉天和秦焰的身上。

此時的秦焰也是微微抬了抬頭,目光之中依然是充滿了森寒的望著葉天。

「這最後一場,便是決出郾城唯一的晉級名額之戰!葉天對戰秦焰!」

許墨此時也是一臉的凝重,這個結果顯然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之前,還有許多人看好的李昀,還有卓峰皆是敗下陣來,反而戰到最後的兩個人皆是消失已久的兩個人,而更加巧的是,這兩個少年,還偏偏是之前郾城兩大巨頭家族的少爺! 重生財女很囂張 一個葉氏家族,一個秦氏家族!

雖然說如今的兩大家族已經不在,不過此時的兩個少年,卻足以引起眾人的矚目。

此時,葉天和秦焰皆是緩緩的登上擂台,他們的目光之中也是彼此盯著對方。

眾人自然也是一個個的看著那兩個怒視相向的少年,有一些知道內情的人還知道,之前的秦家和葉家已經水火不容,在那樣的情況下,兩家自然少不了種種摩擦,而這秦焰和葉天二人,顯然也是一副你不饒我我不饒你的姿態,因此,眾人也是感覺這最後一場,一定是最為精彩的一場!

兩人在擂台之上對峙了片刻之後,那秦焰終於是有所動作,此時的秦焰緩緩將自己的拳頭從黑色的袖子之中抽了出來,目光也是微微上挑了一下,看起來,似是對葉天的挑釁。

而葉天此時卻是極為小心,葉天知道,秦焰在這段時間一定是經歷了什麼巨變,不然不可嫩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實力提升到如今這般境界!

不過此時的葉天也知道,自己不是考慮那麼多的時候!

當即,葉天也是緩緩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調動而起,而與此同時,也是運轉起劈風拳的口訣!

雖然葉天在今天的比賽上沒有用過一次劈風拳,但是面對此時的秦焰,葉天卻是沒有絲毫的大意,因為不知秦焰如今的實力,所以更要認真對待!

劈風拳能量凝聚完成之後,葉天終於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對著那秦焰的身形猛衝而去!

然而,就在葉天的身形距離秦焰不足一丈距離之時,那秦焰的身形猛然一旋,而後便只留下一道黑色殘影,竟然是再也尋不到蹤跡!

當即,葉天便是感覺到不妙,這種身法速度極快的手段,是葉天經常用於躲避攻擊時用的,所以,此時的葉天當即便是確定,那秦焰的身形應該是出現在自己的後方!

然而,當葉天轉過身的時候,自己的右側卻突然傳來一陣迅猛的能量!那能量像是憑空出現的一般!

不過葉天在片刻之後便是看到了那一團黑影!那顯然便是秦焰的身形!

「嘭!」

那能量瞬間擊中的葉天的右側,當即,葉天的身形也是釀蹌後退了好幾步!若不是葉天體質出眾,只怕這一擊,已經是將葉天擊出擂台之下了!

此時的葉天臉上的凝重之色也是更濃了一分!而場下的眾人自然也是一個個都面露詫異之色!他們顯然沒想到,秦焰如今的實力已經是恐怖如斯了!

當即,葉天站穩身形之後便是再度凝聚能量,這一次,葉天沒有絲毫的留手,凝聚出來的能量,已經是泛著隱隱的淡藍之色!

當即,眾人便是一個個張大了嘴巴!他們誰都不敢相信,葉天的靈力能量,竟然已經可以看得出如此明顯的顏色了!

甚至,有些眼尖之人此時已經是啞然失色!因為他們看得出來,葉天凝聚出來的這股能量,甚至足以比擬通幽境初期的能量!

然而此時的秦焰卻依然是淡淡一笑,而後,就在葉天對他再度發起攻擊的時候,他的身形再度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團黑影! 墨瀾軒原本就心中擔憂沐靈夕的安慰,現在被子玉直接攔住,心中更是火大,今天他必須要見到沐靈夕,否則,他定要這冥王官邸片瓦不留。

想到這裡,墨瀾軒緩緩的轉身,那溫潤如玉的臉上此時滿是寒霜。

「我倒是想看看宮佑冥要藏到什麼時候。」

正說話間,墨瀾軒的身後早已祭出了一把冰環,那巨大且鋒利的冰刃,緩緩地轉動著,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出一陣陣噬人的光芒。

子玉自知自己的修為比不上墨瀾軒,當下一聲唿哨自他口中傳出,只見從周圍各個隱秘的角落裡,瞬間竄出數條黑影。

「攔住他!」

重生之逆襲武尊 子玉對著那些黑影命令道。

那些黑影並未答話,只是迅速的將墨瀾軒包圍了起來。

每個黑影手中皆是各拿了一條丈余長的血紅色長鞭,那細密的鞭紋上,密密麻麻的布滿了尖銳的隱蔽倒刺。

墨瀾軒一手捻訣,翻身一躍衝上高空之中。

那些黑影見墨瀾軒想要衝破他們的包圍,皆是一甩長鞭,朝墨瀾軒停落點上的各處要害方位抽去。

只要墨瀾軒稍不留意,那些長鞭就會緊緊的勾進他的身軀,然後將他緊緊的束縛起來。

不得不說,這一招若是對付常人,那絕對是犀利不已。但是今天,他們的對手可是墨瀾軒,是四殿大比上十連冠的不敗傳奇。

所以,當他們那自信可以將墨瀾軒活禽的一招落空時,那一眾黑影皆是震驚不已。

只見墨瀾軒手中法訣變換,身後的冰環直接朝著那群黑影飛旋而去,那些黑影手中還來不及收回的血色長鞭被冰環擊中,瞬間發出一陣刺耳的滋拉聲。

等到他們強行收回時,血色長鞭上早已被冰環那鋒利的冰刃從中切斷,此時想要再將墨瀾軒捆縛起來,卻是不能了。

那些黑影見墨瀾軒凝結而成的冰環竟是堅不可摧,頓時將手中的紅色長鞭扔到一邊,再一次將墨瀾軒包圍起來,只是這一次,他們不再使用任何武器。

只見那群黑影同時雙手結印,那相同的動作與速度,竟是如出一轍的默契。

不一會兒,那些黑影的身體上瞬間迸發出無數條紅色的靈力線,每個黑影之間的紅色線條都開始互相交織,一眨眼間,就將墨瀾軒困在了一個紅色的靈力球之中,那個球體表面不斷閃耀著符印的圖案,每個黑影的身前都印著一枚符印。

墨瀾軒冷冷看著那些黑影不斷地忙碌著,就在他們將球體完成之際,墨瀾軒不屑的哼了一聲。

小小陣法就想將他困住了嗎?

簡直是做夢!

墨瀾軒只是簡單的拿出一道符咒,一彈指,那符咒就融入了冰環之中。

只見那隻幽冷的冰環上頓時燃起了藍色的火焰,那妖冶的顏色,就像是要吞噬人的靈魂一般詭異。

論玩火,你們還差的遠了。

墨瀾軒一手變換著法訣,那藍色的冰環瞬間朝著他身前的紅色大網切割而去。

藍色冰環和紅色大網剛一接觸,就發出一陣像是火被澆息時的嗤嗤聲,只見那紅色大網瞬間就被墨瀾軒的藍色冰環切出了一個大洞。 此時的葉天也是一臉的詫異,葉天面前的這一幕,是葉天經常用的手段,然而此時看到自己面前緩緩消散的一團黑霧,葉天卻是完全猜不出下一次那秦焰究竟會出現在什麼地方!

場下的眾人此時也是一個個睜大了眼睛,他們都很是好奇,今日突然出現的葉家少爺和秦家少爺,究竟誰能獲勝!

某一刻,就在葉天緩緩轉身的瞬間,葉天的右側再度出現一道極為磅礴的靈力能量,那能量恍若能夠撕裂虛空一般,猶如猙獰的毒蛇,對著葉天的身體便是猛掠而來!

當葉天發現那道淡藍色的靈力能量的時候,已經是沒有絲毫的時間反應,當即,也只好是凝聚劈風拳的能量,與之硬碰!

劈風拳是現在的葉天掌握的最為熟練的一套靈術,所以在緊要關頭,葉天也總是會使用劈風拳來讓自己脫離危險。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因為從那淡藍色的能量來看,竟是絲毫不弱於自己劈風拳的能量!

此時的葉天雖然已經是緩緩的將劈風拳的能量凝聚而成,然而葉天的心中也依然沒底。

此時,劈風拳的能量席捲葉天的拳頭之上,猶如一條條巨龍一般盤旋在手指之上,隱隱間似乎還發出一陣陣低沉的龍嘯之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