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們剛好走進了之前的那片密林。他們不可能漫無目的地尋找,而兩姐弟對於島上的地形也頗為熟悉。因此,他們開始引著本傑明開始往北面的裂隙走去。

據他們所說,村子北面存在著一處從來沒有噴發過的死火山,祖靈沉睡之地離那裡很近。兩姐弟表示,如果整個海外教派都啟動了應敵狀態,把那裡選為應敵地點的可能性也很大。

至於教會……本傑明還沒太想清楚。教會的人如果陷入了幻覺,還能有禦敵的能力嗎?那些祭司長老應該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們給幹掉了吧?

不過,還是先過去看看吧。

「小心點,前面開始有些隱約的魔力波動傳過來了。」忽然,系統從本傑明腦海中冒出來,小聲提醒道。

本傑明也不由得眼睛一亮。

居然真的找對了地方?

離開叢林,他們進入一片有些崎嶇的山地。雖然沒有樹木作為障礙,但是這裡坑坑窪窪的地形,彷彿經歷過什麼可怕的天災似的,岩壁縱橫,還是為他們的隱匿提供了基礎條件。

而朝著兩姐弟所說的死火山的方向望去,本傑明忽然望見了一團模糊閃動的光。 「可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主教身處詭異的包圍之中,忍不住低聲罵道。

他和大約幾十個神父站在一起,撐開護盾抵禦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其他聖騎士、神父……此刻已經不知所蹤。他們只能高舉著可以剋制念術的十字架,召喚出光膜,將自己保護在裡面。

他們不停地環顧四周,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身處什麼地方。他們所看到的仍舊是最初進入的一片叢林,可就是這無人的叢林中,卻不斷有隱形的攻擊從各種地方冒出來。第一輪被偷襲的時候,他們因此損失慘重,如果不是主教反應快,他們甚至可能直接全軍覆滅。

可是……現在的情形,卻比全軍覆滅好不了多少。

「我們一定是中了他們的邪術,才會出現這樣的幻覺。」有神父這麼說道。

主教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還用說?被隱形的東西不斷衝擊,一些同伴莫名消失,除了幻覺還能是什麼?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但他依舊有些難以置信,有隔絕任何邪術的聖光之觸,為什麼還是會陷入敵人造成的幻覺。

這裡面一定有問題。

被圍困在這裡,他們也嘗試過反擊。可是,他們連人都看不到。聖光彈飛出去,轟到幾棵可能並不存在的樹,對他們的處境毫無幫助。

也因此,主教沒有輕舉妄動。

「再撐一會……我不相信他們能把邪術維持這麼久。我們有聖器在手,他們絕對打不破這道防禦的。」

在光膜之外,聖光的結界也一直閃耀如初。神父們能看到不斷有無形的東西撞擊在屏障上,引起聖光的小範圍波動,但真要論攻擊強度,這種強度並不可怕。

——不然,他們肯定也撐不到現在。

而與此同時,正如他們所想的那樣,情況漸漸僵持下來,海外教派那邊的臉色似乎也不怎麼好看。

「這兩層污穢之光怎麼這麼難對付?」

一位帶著黑色面具的老者,站在包圍圈外,望著躲在屏障加上光膜之內的幾十個神父,忽然這麼說道。

在他身邊,站著兩位和他裝束相似的老者,以及幾十位長袍祭司。祭司們不停嘗試著使用念術影響那些神父,可惜他們的精神力剛凝聚出來,碰到那層光膜,就被徹底彈了回來,起不到一點作用。

而從他們的視角看去,神父們被圍困在一處陡峭峽谷中,大約幾十隻魔獸,正在一同朝著聖光屏障發起攻勢。可惜,不管那些魔獸是撲上去撕咬還是噴出火球風刃,巨大的聖光屏障都沒有半點破碎的意思。

他們已經強攻了大約有半個小時,情況還是這樣,自然也不由得著急起來。

「女神愛好和平,從不崇尚暴力。」另一位長老則是開口,用沙啞的聲音道,「她賜予我們的手段自然很難和那些暴力的邪教徒相比。」

一位祭司走過來,問道:「長老,就連念術都被他們隔絕了……我們最多再控制這些魔獸十五分鐘,如果還是打不破,我們該怎麼辦?」

「沒關係,他們被困在幻境之中,總是會累的。」長老卻一點也不急躁,緩緩道,「先對付這群主要敵人,剩下那些零散走失的異教徒可以慢慢解決。不用擔心,祖靈的庇佑起碼可以維持一個月,他們撐得了那麼久嗎?」

祭司聞言,也連忙點了點頭,用諂媚地語氣道:「長老說得對!」

隨後,他重新轉頭望向那些被困在一起的神父,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

所有海外教派的人都站成一排,冷眼旁觀著神父們一點點走向死亡。他們也放棄了使用念術進攻,只剩下魔獸在他們的控制下,不斷衝擊聖光屏障,在消耗對方精神力的同時,也帶給他們更大的壓力。

這是他們的地盤,這是屬於女神的領域。哪怕對手在外面再厲害,他們也相信,這些異教徒絕對掀不起什麼風浪!

然而,他們並沒有發現,在他們身後大概幾十米外的地方,出現了三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是長老,他們全都聚在這裡了。」

兩姐弟望著遠處那群熟悉的背影,眼中流露出恨意,壓低聲音,這麼說道。

本傑明點了點頭。

「教會那幫人……好像被他們給圍起來了?」他一邊觀察情況,一邊自言自語道,「果然陷入了幻境,不然,就那麼點進攻的魔獸,教會肯定完全不會怕。」

「本傑明大人,我們該怎麼辦?」少女轉過頭問道。

「我得幫那些神父一手。」本傑明摸著下巴,低聲道,「要是他們隨隨便便就被幻境耗死,我的計劃會落空的。」

「啊……我們又要幫他們?」

「計劃的一環而已。相信我,進行到最後,不管是祭司長老神父主教,他們不會有一個人活著走出這片海域。」

兩姐弟也被這番殺氣十足的話給震了一下,點點頭,回過神來,又問道:「那……我們該怎麼幫他們?」

本傑明則是答道:「我們必須把這片幻境弄掉。幻境沒了,教會的人才有機會反擊。」

少年卻道:「可是祖靈的意志太強大了,我們沒辦法對抗它。」

變強天賦 本傑明聞言,也不由得陷入深思。關於這玩意是怎麼弄出來的,他確實一無所知,想要破解也會變得很困難。他或許可以直接從天而降一個巨大的隔音冰罩,幫教會的人清醒過來,但那未免也太張揚了點。

為了達到漁翁得利的效果,除非事情走到最後一步,否則他都不能現身。

思索片刻,他忽然小聲問道:「你們之前不是說,祖靈的沉睡之地就在這附近嗎?帶我過去看看。」

聽到這個要求,兩姐弟不約而同地抖了一下,可能是從前的陰影還在作祟。不過,望著本傑明相當堅定的眼神,他們很快回過神來,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好,我們現在就過去。」

跟在兩姐弟後面,本傑明悄悄地從兩方戰場離開,前往那個傳說中的禁地。教會和海外教派應該還有得耗,而他們的所有的注意力也都被牽扯到了這裡,沒人能阻攔本傑明。

路上,他發現兩姐弟走著走著,身體會開始微微顫抖。本傑明只好伸手在他們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別怕,什麼祖靈,也就是精神力強大一些的靈體而已。我都親手活捉過那麼多幽靈了,怕它們幹什麼?」

少女深吸一口氣,回過頭,咬著牙道:「我們……我們不怕,只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有點……有點……」

本傑明笑著搖了搖頭:「沒事。」

最終,小心地前進了五分鐘,他們來到了一處洞穴。

洞穴周圍光禿禿的,空氣里瀰漫著詭異的氣氛,連地面都變成了灰白色的石地。洞穴門口站著兩個警惕的祭司,身穿長袍,身負護衛禁地的重任,可能是此刻唯一沒有參與圍攻教會的人了。

不過,他們時不時轉頭,望向雙方交戰的地點,似乎對那邊的戰況也非常關心。

「我也想參與圍剿。清剿邪教徒,這可是無上的功績。不然的話,我們死後不一定能升入神界,得到女神的庇佑。」

「別這麼想,還有其他走失在幻境中的邪教徒。我們的任務就是守住禁地,如果有其他邪教徒撞上來,我們不是一樣能有立功的機會?」

「但願如此吧……」

然而,兩個祭司彼此正小聲攀談著,忽然,三個人影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瞬間擠到了他們的眼前。

「高興嗎?你們要的立功機會來了。」

本傑明一臉微笑,飛舞的冰刃像漫天鴉群一樣飛出來,湧向了兩個毫無預警的祭司。 兩個祭司甚至來不及回答,便被冰刃打成篩子,倒在了地上。

「……我們進去。」

本傑明漠然地望了屍體幾眼,招了招手,將兩姐弟也納入隔音冰球之中。隨後,他甚至還將它加厚了幾層,確保已經萬無一失,才控制著冰球,緩緩向前飛去。

兩姐弟也緊張地點頭。

他們可以看到,前方是黝黑深邃的洞口,誰知道裡面究竟會有什麼東西。幽靈、魔獸……更可怕的還是那些未知的存在。為了做好防備,兩姐弟也將自己的精神力釋放出來,貼在冰壁之上,額外再多一層保障。

徹底進入隧道之後,本傑明點起一枝火把。光線穿過冰球,勉強照亮附近的隧道。

整條隧道完全由岩石構成,四壁平滑狹窄,有種強烈的不自然痕迹。這裡應該不是天然形成的,就好像有什麼東西狠狠地砸進來,在山石內部砸出了一道極為平直的洞穴。

關於禁地的歷史,兩姐弟一無所知,只知道這地方歷史悠久,伴隨著整個族群一同出現。而作為祖靈沉睡之地,每當地位崇高的族人逝去,儀式過後,屍體都會扔到這裡面來,就好像這裡是他們的祖宗祠堂一樣。

因此,本傑明也是做好了可能會面對亡靈生物的準備。

「空氣里飄動著自由的精神力。」系統忽然道,「很有趣,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形態的精神力,明明都是失去控制的微粒,照理應該早就消散。可是它們卻拼接在一起,構成了穩定的結構。」

本傑明一邊前進,一邊在在心中問道:「什麼結構?」

「有三角形,也有圓形……說來也有趣,它們的穩定結構,其實和代表幾大元素的字元形態極為類似。」

聽到這裡,本傑明也不由得挑了挑眉。

這肯定不是巧合。

他心中又多了幾分警惕——祖靈沉睡之地似乎不簡單。

大約在下場的洞穴中飛行了五分鐘,他們什麼都沒遇到,最後來到了隧道的盡頭。隔音冰球裹著三人,從狹窄的口子一飛而出。瞬間,本傑明便感覺眼前一亮,開始有光線從外面透進來。

同時,即便是待在冰球內,他都感覺到了溫度的上升。

「那……那是什麼?」

少女貼上冰壁,朝著下面望去,忽然發出了驚呼。

只見冰球外,是一個極為寬敞的巨大洞窟,而在洞窟底部,則是覆蓋著一大片暗紅色的黏稠岩漿。岩漿極富節奏地流淌著,不知為何,甚至讓本傑明感覺像是新鮮的血液,有種撲面而來的……生命力?

不過,直覺也告訴本傑明,「生命力」這個描述似乎不太貼切。

濃郁的精神力像棺材里的屍臭一樣撲面而來,他感覺有點胸悶,不過還算支撐得住。兩姐弟卻在此刻忽然趴下來,露出驚恐的神情,大口用力喘氣,像是有什麼東西掐著他們的喉嚨一樣。

「你們怎麼了?」本傑明趕忙問道。

「不知道……有點難受,感覺喘不過氣來了……」少年開口,上氣不接下氣地答道。

本傑明見狀,趕忙控制著冰球往洞窟的頂端飛去,很快,他們停在天花板差不多的位置,周圍精神力的濃郁程度稍有下降,兩姐弟的狀況也隨之得到緩解。

他們勉強站起來,依然在不停地深呼吸,不過看上去應該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這……這個地方太可怕了!」兩姐弟回過神來,不由自主地感嘆道。

本傑明也露出棘手的神情。

他可沒想到洞穴之內會是這個樣子。

所謂的祖靈,不應該就是另一種形態的幽靈嗎?按正常邏輯,只要把這裡的幽靈剿滅,外面的幻境應該也會隨之破滅。然而,他並沒有在這裡看到半點幽靈的影子,只有大片詭異的岩漿和壓迫性極強的磅礴精神力。

祖靈呢?這個地方和外面的幻境有什麼關係?

本傑明朝著下方望去。他感覺,岩漿內部說不定存在著一些線索,只是要他頂著高溫高壓進去,確實有些困難。

猶豫了一會,他召喚出一片冰箭,忽然朝著下方的岩漿打去。

嗖!冰箭雨一閃而過,在高溫的炙烤下漸漸變小,最終消失在無盡的岩漿內部,並沒有掀起多少風浪。

「……」

本傑明乾咳幾聲,緩解一下尷尬,隨後又甩手施展出了元素指令?破壞。

伴隨著空氣中水元素的不斷聚集,魔法風暴漸漸形成,洞窟之內的高溫也並沒有將它壓制下去。本傑明甚至從自己的意識空間抽調水元素出來,不停灌進去,防止這個火山山腹般的洞窟之中沒有足夠的水元素。

而這團元素風暴,他醞釀了足足快有十分鐘。

最終,一場由無數破壞力極強的魔法構成的微型龍捲風,在岩漿之上緩緩成形。原本巨大無比的洞窟,此刻看上去好像也沒那麼寬敞了。

「本傑明大人……居然也這麼可怕。」兩姐弟看著下方巨大無比的元素風暴,已經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麼。

系統都忍不住冒出來,提醒道:「喂喂喂,你小心點啊!雖然他們說都說島上這個是死火山,但是萬一被你弄噴發了,事情也會變得很麻煩的。」

本傑明聞言也有些猶豫,不過,他還是很快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水魔法都是降溫的,應該不至於搞出火山噴發這種事情。」他在心中反問道,「而且,除了這麼做,你能告訴我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

「這個……」

「況且,再退一步講,就算真的火山噴發了,也不一定是壞事吧。」本傑明更是接著道,「我有信心可以自保。至於外面,雖然不知道會導致什麼結果,但感覺很有趣的樣子。」

「……」

系統無言以對。

逆天狂妃:廢材四小姐 而本傑明也在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后,小心地控制著元素風暴,朝著岩漿緩緩壓了過去。冥冥之中,他有種預感,這片所謂的「祖靈沉睡之地」,可能還有更多不簡單的地方。

不過,伴隨著的元素風暴的逐漸接近,一直都在以自我節奏緩緩流淌的岩漿,終於在此刻出現了變化。 巨大的嗡鳴聲過後,岩漿表面忽然浮現出一排模糊的字元。整個洞窟不知怎麼開始微微顫抖,遊離的精神力忽然朝著岩漿聚集而去。

因為存在於這個地方的精神力實在有些驚人,當它們匯聚起來,就好某種遠古的意志從地底蘇醒,散發出一股令人生畏的氣息。

「……嗯?」

本傑明眯起眼睛。

他還在把元素風暴朝著岩漿那邊推去,可是當風暴距離岩漿只有十來米的距離時,彷彿有種無形的力量,從岩漿表面的巨大字元中散發出來,一下子卡住了元素風暴,讓它沒辦法再繼續前進。

那是一股極為灼熱的力量,但又有些……陰冷?

他還在思索,就看見岩漿忽然激烈地涌動了起來。隨後,一個接一個腥紅的光點,忽然叢中緩緩升起,彷彿無數只血色的螢火蟲。本傑明也數不清它們的數量,不詳的紅光籠罩了整個洞窟。

遍布的精神威壓倒是消失了,三人心中卻不約而同地感受到了一絲詭異。

「糟了,是……是祖靈被喚醒了,本傑明大人,我們快離開這個地方!」少年忽然開口,高聲喊道。

本傑明卻不為所動。

祖靈……那些先人留下來的靈魂嗎?

嫁給薄先生 看這個架勢,它們跟一般的幽靈似乎很不一樣,有點厲害,可是本傑明不打算逃。他就是為了祖靈而來,哪能剛把對方從沉睡中喚醒,自己就轉頭跑路?

望著那些紅色的光點,他能隱約感受到,每個光點中,都潛藏著一個混沌而殘暴的意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