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心怡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父母都不在客廳,顯然對今天發生的事情大為惱火!

她私自偷戶口本跟別人結婚,楊定國已經暴跳如雷了,再加上今晚葉雄失約,更是點燃炸彈包,兩夫妻對這個沒見過的女婿已經不滿到極點了。

楊心怡早就想到這種結果,只是沒想到比她想象中更壞。

回到房間,洗了個澡之後,她躺在床上看電視。

「現在播放十點新聞……今天下午五點三十二分,本市三環路發生一起特大的交通案件,一輛失控的貨車將一輛保時捷撞翻,車主危在旦夕,緊要關頭一個無名英雄出現,將車主救了出,這是一名現場觀眾現場錄下來的視頻!」

接下來,是一個驚心動魄的情景,一名身穿灰衣的男子從破碎的車子中,將一名暈迷的女救出來,剛剛走到十幾米,整輛車子轟然起火,哪怕再慢幾秒鐘,兩人都要完蛋。

「男人救人之後,默默地離開了……由於搶救及時,車主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楊心怡怔怔地望著電視中那個熟悉的身影,雖然手機沒有照到臉,但是那個身影她再熟悉不過,聯想到葉雄手上的傷,她幾乎可以肯定,救人的就是葉雄。

頓時百般滋味在心頭,先前的憤怒也一掃而光。

「這個傢伙,解釋一下就這麼難。」楊心怡喃喃道。

手機在手裡翻來翻去,她很想打電話過去問。

終於,她還是沒有撥出去,兩人之間,本來就是一紙交易,何必深入!

為了以後的合作順利,她還是發了條信息過去:今天的事情就算過去的,希望我們以後合作愉快。

信息發出去之後,她一直都在期待著回復,沒想到一直等到十一點,信息都沒回。

「好你的葉雄,還當自己是回事不成,不知道多少男人想本小姐發信息而不得,你倒好,裝起孫子來了!」

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信息終於回復了,只有一個字,不,應該是只有一個標點符號。

「。」

噢的意思,這才是惜墨如金。

「不就是說了幾句過份的話,用得著這樣嗎,小氣鬼。」楊心怡把手機一扔,怒氣沖沖地蓋上被子。 第二天早上。

「雄哥,媽讓我今天帶你回家吃飯。」王童說。

「怎麼突然請我吃飯了?」葉雄奇怪地問。

「我姐大學畢業,剛剛找了份工作,媽很高興,叫我帶你回去吃飯。」

「下班我們回去換身衣服,再回去嘗嘗你媽的手藝。」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轉眼間就到了傍晚。

兩人回工地宿舍,簡單地換了身衣服,就朝王童的老家而去。

儘管早就知道王童家裡窮,但是真正去到那裡的時候,葉辰還是忍不住震驚。

一間不足一百平方的青磚屋,四處張滿了青苔,周圍百米之外,沒多少戶人家了,全都搬了出去,或者在城裡供房,或者租了地方住。

沒人願意躲在這旮旯中生活。

「媽,我們來了,這是我一直跟你說的雄哥。」

「小童回來了,來,快請坐。」一名頭髮斑白的老婦人走了過來,非常熱情。「你就是葉雄,小童經常提起你,說你幫了他很多次。」

「只是朋友之間的相互幫忙,沒什麼。」葉雄笑道。

「地方有點窄,別介意。」

「大家都是窮人。」

「對了媽,姐還沒回來嗎?」王童問道。

穿梭時空的俠客 「剛打電話了,應該在路上了,這個女兒,越來越不像話了。」王大娘聲音之中,有些不高興。

「媽,怎麼了?」王童奇怪地問。

印象之中,媽對姐姐王舒一直都非常驕傲,逢人就說自己這個女兒多爭氣,考上了名牌大學,成績一直是前矛,在她嘴裡說出的話永遠都是讚歎,從來沒試過用這種語氣說話。

正說話間,門口響起了汽車的聲音,半晌之後,一名濃裝艷抹的少女走了進來,背後跟著一名三四十歲,腆著大肚子的中年人。

看到兩人進來,葉雄瞬間就明白了!

「回來了,坐吧!」王大娘冷冷道。

「這椅子,能坐嗎?」中年人看了眼椅子,眼神中露出厭惡的神情。

艷妝女人走過來,看了眼面前的椅子,皺了皺眉頭,怒道:「媽,不是跟你說了,要整理好衛生,你看看這椅子。」

「椅子已經擦過了,那些痕迹是擦不掉的。」王大娘解釋。

「你不會重新買些傢具回來,這椅子是人坐的嗎,家人來客人怎麼辦?」王舒怒道。

「算了,隨便拿東西墊一下。」中年男人走了過來,找了半天,才找到幾個袋子墊在屁股上坐下。

「快點上菜吧,吃完我跟楊彬要趕著回去呢!」說完,掏出紙巾,在椅子上擦了幾遍,才抓著裙子,小心翼翼地坐下。

王大娘接著去端菜了。

「大娘,我幫你。」葉雄笑著走過去,將飯端了上來。

雞湯,魚肉,排骨,豬手,大蝦,很豐富的一頓晚餐。

「我不是交待你,這雞毛一定要拔乾淨;還有這魚,鱗片也沒弄乾凈,這是豬手嗎,黑呼呼的像什麼東西?」王舒罵個不停。

葉雄是外人,不好說什麼,但是王童就忍受不住了,啪地將筷子拍在桌面上。

「姐,你少說兩句行不行,你知道娘一個人弄這麼一大桌菜多不容易,買了一早上的菜,從中午一直忙活到現在,連水都沒得吃,燒給你吃,你還說這說那,你怎麼變成這樣?」

「我都跟她說了,讓她別浪費時間,去酒店吃一頓不就行了,她偏要弄。」

「去酒店不用花錢啊?」

「我沒讓你們花錢,我有錢。」王舒大聲說道。

飯桌上,頓時非常尷尬。

重生八零當自強 「湊合著吃一頓,隨便吃點就行了。」中年男人楊彬拿著湯勺,勺了一小碗湯。

王大娘眼睛紅了,將筷子放到桌面上,走進裡屋。

王童拳頭握得緊緊的,葉雄相信如果不是自己在,很有可能他會發飆!

「弟弟,我有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王舒吃著飯,突然說道:「我希望你別去未來新城上班了,換一個工地。」

「為什麼?」

「我現在是心怡集團旗下的房產銷售助理,現在主攻未來新城的銷售工作,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弟弟在工地當建築工,你當建築工,在哪還不是一樣。」

葉雄一直在壓著自己,現在終於忍不住出口了。

「如果不是你弟弟當建築工,你哪來的錢讀書,如果不是他省吃儉用,他會長這麼瘦嗎?」

「這是我們的家事,不用你管。」王舒大喝。

「為什麼不用我管,上個月寄去給你找工作的錢,還是雄哥借給你的。」王童聲說道。

「兩千是不是。」王舒掏出包包,從裡面數出兩千錢,加兩張上去。「這裡是兩千二,多餘兩百,給你做利息。」

「姐!」王童再也忍不住咆號起來。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楊彬走到一邊接聽。

「什麼,總裁巡視工地,怎麼會這樣,我馬上回來。」楊彬掛掉電話之後,急道:「王舒,我有事要趕回去。」

「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回去。」王舒說完,拿起包包,片刻之間就不見蹤影了。

連跟母親打一下招呼都沒有。

「雄哥,讓你見笑了。」王童嘆了口氣,指著菜說道:「不管他們,我們吃。」

「去叫大娘出來,我們一塊吃。」

王童去叫王大娘回來,她眼裡還是紅紅的。

「大娘,先喝碗雞湯。」葉辰勺一碗燙,放到她面前。

「這豬手做得不錯,黑黑那些是什麼?」

「我秘制的香料。」

「怪不得這麼好吃,還有這魚,也好吃。」

葉雄已經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了,一連吃了四大碗,這才拍拍肚子。

飯後,王大娘說道:「王童,沒鹽了,你去買點鹽回來。」

「媽,明天買就行了,又不急用。」

「快去。」王大娘命令。

葉雄知道王大娘支開王童,是有什麼話跟自己說。

等王童離開之後,王大娘才嘆了口氣,說道:「葉雄,讓你見笑了。」

「王舒剛出社會,不知道家人是最好的港彎,等她見識了世道之後,會醒悟的。」葉雄說。

「就怕等她醒悟的時候,付出的代價慘重了。」

說著說著,王大娘眼睛又紅了,擦了把淚繼續說道:「自從她決定跟那楊彬交往,我激烈反對,沒想到她堅持那樣做,我真不明白,她好好一個姑娘,為什麼就寧願這樣作賤自己。」 窮人家的孩子,兩極分化嚴重,要麼非常自強,走上一條謀生的正道;要麼想通過一些邪門歪道上位,擺脫貧困,王舒顯然是走上了一條錯誤的道路。

「童兒自小就懂事,知道家裡窮,供不起姐姐讀書,他自願退學,就是為了姐姐,沒想到事到臨頭,姐姐反而變成這樣,早知道當初就讓童兒上大學好了。」

「葉雄,自從我第一眼看見你,就知道你不是平常人。」王大娘目光炯炯落到葉雄身上。

「大娘,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別欺負大娘人窮沒文化,我這雙眼睛也是看了六十多年的人,好歹還能分辨出一些東西,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去當建築工,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個好人。」

好人,我配嗎?

「王舒已經沒救了,我現在最擔心的是童兒,所以希望能在你力所範圍之內,照顧他一下。」

「放心吧大娘,我不會讓他有事的。」葉雄笑道。

離開村子的時候,已經七點多鐘了,天差不多快黑了。

「雄哥,我媽剛才跟你說了什麼,她那人就是羅嗦,話多又煩人,你別放在心上。」王童說道。

「你媽問我,你有女朋友沒有。」

「不會吧,你怎麼說?」

「我說你正談著一個。」

「你想害我不成,下次她讓我帶人回來,我去哪找?」

「現在什麼都能出租,到時候租一個回去就行了。」

「草,不用花錢啊?」

「錢包在我身上。」

接下來,葉辰去買了部兩部新的蘋果手機,自己一部,另一部送給王童。

「雄哥,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可不能要。」王童沒想到葉雄會送自己手機,連連推開。

「要不要,不要我砸了。」葉雄說完,舉起手機。

看他那架勢,王童嚇一跳,這葉雄有點神經質,似乎還真能幹出來。於是連忙將手機拿回手裡。

接下來,葉雄請王童好好去玩了一天,花錢如流水。

短短半天,就花了幾萬塊,全買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雄哥,你哪來那麼多錢,不會是幹什麼違反的事情吧?」王童弱弱地問。

「錢是我媳婦的。」

「你媳婦是誰,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王童奇怪地問。

「楊心怡。」葉雄實話實說。

噗!

王童差點笑噴了。

「尼瑪,你老婆是楊心怡,我老婆還是張子怡呢!」

唉,說真話,咋就沒人相信呢,葉雄無奈地嘆了口氣。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葉雄跟王童在工地里搬磚,突然一個身穿辦公室服裝的女人走了過來,遠遠地喊道:「王童,過來一下。」

正是王童的姐姐,王舒。

王舒黑著臉,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白了旁邊的葉雄一眼,說道:「王童,你以後不能跟不三不四的人來往,這樣只會越來越沒出息。」

「雄哥才不是不三不四的男人呢!」王童急道。

「看他那流里流氣的模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王舒白了葉雄一眼,眼神之中露出鄙視的表情。「堂堂大男人,有手有腳,有什麼不幹,偏偏當建築工,一點出息都沒有。」

葉雄原本還壓著氣,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發火。

「當建築工怎麼了,我們靠自己的手腳吃飯,招惹你了,如果不是你弟弟在工地當建築工,你能有錢上大學,到現在不是知道在那個角落裡當婊.子了。」葉雄怒道。

「你敢罵我。」王舒指著葉雄,氣得渾身顫抖起來。

「如果你不是王童的姐姐,我不是罵你那麼簡單,早就兩巴掌甩過去了。」葉雄哼一聲。

「你等著。」

王舒氣憤之後,怒氣沖沖地離開了。

她離開之後,王童嘆了口氣,臉色黯淡。

「對不起,雄哥,我姐以前不是這樣的,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了。」王童說。

「沒事,她遲早有後悔的一天。」葉雄安慰。

王舒回到辦公樓,進入副總辦公室,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楊彬走了進來,見她坐在沙發上,於是將門關了起來,上去將她摟住。

「別亂來,這裡可是辦公室。」王舒推開他。

「放心,這裡我辦公室,沒有我的命令,沒有想進來,來,給我親一下。」楊彬說完,一張臉就朝王舒身上湊去,那臭大嘴像豬一樣拱進她的脖子上。

王舒推了幾下,沒推開,只好任由他亂來,兩人頓時滾倒在沙發上。

不知道是辦公室偷情太激動還是怎麼的,王舒才剛來感覺,楊彬就交槍了,頓時更氣憤了。

她一腳,將楊彬那肥胖的身體踢開,氣呼呼地說:「沒用的東西。」

「對不起,太激動了,要不我們休息一下,再試一次。」

「試你個死人頭。」王舒擦乾淨身體,怒氣沖沖地說道:「我要你幫我辦件事。」

「什麼事?」

「你打電話給人事部,讓他們把我弟弟,跟那個叫葉雄的傢伙開除了。」王舒說道。

「這恐怕不好吧!」楊彬臉上露出為難的神情。「工地那邊,是夏秋在管,我一個管銷售的,插手人家的事情,不太方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