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橙轉身就帶著梁郗回到了他的房間,自己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的,她知道梁家她根本待不下去,去到紀家,才能有一絲的出路。 雪雨突然眼前一緊,瘋了一樣去扒自己的錢包,從裡面翻出來那一顆被自己遺忘在角落裡面的戒指!

同樣的款式,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戒指上竟然是暗處刻意兩個英文字母!

想到蕭閻雲上一次的玩笑話,雪雨有些緊張的看著那英文字母,在她用盡了一切辦法也不能將眼前的YX看成是XZ之後,雪雨放棄了!

曾經是多麼希望自己就是他失蹤了妻子,可是如今……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刻字的戒指太多了!自己這個也很普通!怎麼可能跟他的有關係呢!

雪雨默默的握住蕭閻雲那一隻打著石膏的手,有著片刻的出神!

突然眼前一亮,開始在網上搜索起來關於蕭閻雲妻子的消息!

只是依舊是那麼幾條可有可無的消息,無非是她姓夏,她在什麼時候失蹤了,又是跟他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卻沒有一張照片!

不管她用了多大的力氣,甚至就差懸賞了,偏偏就是沒有找到一張他們兩人的合照,讓她不免有些頹廢!

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值得你保護得這麼好,竟然連一點消息都不透露出來!

「什麼人!退下!這裡是私人地方,不是你們隨便可以闖入的!」

「我們是公事公辦,今天有些舉報裡面有人跟蹤我們的首長夫人。企圖對夫人不軌,我們有理由懷疑……」

蕭閻雲微微的皺起了眉頭,看著眼前突然臉色一緊的雪雨!忍不住數落到:「現在知道緊張了?」

「那個女人竟然是首長夫人!」

雪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外面的那一群士兵,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有些不安的看著蕭閻雲!

「我是不是給你惹麻煩了!要不……我跟著他們走吧!我又沒有對她做什麼!就算是……」

「你那天抓她臉上兩道傷還不夠明顯啊!」

蕭閻雲忍不住調侃了雪雨一句,見到她委屈巴拉的皺起眉頭的時候,不由得淺淺一笑!

「現在知道緊張了!害怕了!」

「我怕什麼啊!我才不怕呢!是她自己做人不厚道!」

雪雨黑了一張臉,見蕭閻雲明顯不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時候,忍不住解釋到:「我只是覺得給你惹麻煩了!有些為難!你看……」

「放心吧!不過一個首長夫人而已!沒事!」蕭閻雲眼神一暗,冷冷的看了病房的門口一眼!

見到兩方人馬僵持起來,雪雨就要出去的時候,一伸手將她給拉了回來!

「幹嘛去?」

「這樣不行!我不能……」

「你不要惹我生氣啊!我這隻有一隻手一隻腳的也爭不過你!」

「可是我們總不能……」

「要是他們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也沒有必要留下了!」

「可是……」

「別可是了!不是說要給我削蘋果嗎?給我削大一點!要好看一點哈!」

「我……」雪雨有些擔憂的看了門口的方向一樣,外面有已經打起來了!各種聲音交雜在一起,就像是菜市場一樣!

偏偏房間裡面像是另外一個世界一樣,完全不受影響!蕭閻雲更是一點也不擔心!他就沒有想過他一個小小的藝人,遇上這樣的事情……

隨著外面的一聲怒吼,然後就是整齊劃一的腳步聲響起!雪雨透過上面的陰影看著外面站著的兩道高大的身影將手中的蘋果交到了蕭閻雲的手中!

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問到:「真的就沒事了!他們不會……」

「以後出門多帶幾個保鏢!我這裡是沒事了!但是並不代表他們不會玩陰的!」

夏熏染那樣的人如果真的那麼好打發的話,也不會在夏家快要倒閉的時候,就嫁入了官家!說到底也是不甘平庸而已!

「那你這裡……」

雪雨不由的有些懊惱!就在剛才外面響起那些打鬥的聲音的時候,雪雨就有些後悔了,當初就不應該一時衝動行事!

當時就應該打聽好,到最後選一個合適的機會下手。也不至於讓人抓住把柄!現在好了吧!

雖然一個首長夫人她也不怎麼看在眼裡,但是人家確實有本事讓自己吃虧!看來這件事回去之後還要跟墨軒哥哥說一下,看他有沒有辦法!

一想到慕容墨軒,雪雨就想到他跟那個女人之間的關係,忍不住又覺得有些隔應!

墨軒哥哥應該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吧!那幹嘛還要死乞白賴的粘上去啊!

其它家庭裡面的還好,還可以離婚,可是軍婚的話,這可就不是小事一樁了!

舊情難擋,雷總的寶貝新娘 喜歡上了這樣一個女人,到最後也不過是悲傷收場!他怎麼就……那麼傻呢!

「你在想什麼呢?」

蕭閻雲看著遞到雪雨嘴邊的蘋果,忍不住問了一句!

就見到她機械性的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之後突然反應過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慢慢的紅了臉頰!

特別是一想到中午的時候兩人喝湯的畫面,臉上的紅暈更深了!

這樣的畫面比直接接吻好像還讓人有些受不了啊!

蕭閻雲就那樣淡定的看著夏熏溪的臉頰在自己的注視著慢慢的變得滾燙的時候,微微的勾了一下嘴角!

「怎麼了?」

「沒……沒什麼!」

「你的臉好紅!是不是太熱了?」

「沒……沒有!哈哈……我只是覺得……覺得有些悶!哈哈……」

雪雨有些不自然的站了起來,開始在房間裡面轉圈!有些不敢去看蕭閻雲此刻的表情!雪雨發現自己越來越色了,明明很簡單很單純的相處,怎麼就總是會想到其他的地方去呢?

忍不住偷偷去瞄了一樣蕭閻雲!

他應該不會猜到自己在想什麼才是吧?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這人真的是……之前還不覺得,怎麼現在越看越帥了呢!唉!要命了啊,果然女人就是食色動物啊! 緋色豪門:老婆跟我回家 不要說是美男了,就連那些漂亮的東西都沒有任何的抵抗力!

突然,雪雨有些能夠理解為什麼他們會對那個女人那麼好了!畢竟那個女人的顏值真的很高,就算是見慣了明星美女的她都忍不住要驚艷一下了!

首長夫人啊,看樣子得要好好地準備一下了! 梁氏集團大門口。

一個帶著墨鏡身穿當季香奈兒新款的女子就那樣抬頭看著「梁氏集團」四個大字,這個女子便是紀末。

即便墨鏡遮住了紀末的一大半臉,過往的男男女女無不被紀末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沒好的氣質吸引。

今天她之所以來到這裡就是想要向梁景銳揭露自己父親的陰謀。

在來這裡之前,她思考了整整一夜。他是自己的父親,自己又怎麼捨得下手背叛。可是良心讓她無法做到熟視無睹,自己本身就經營一家公司,而且最痛恨的也是這種行為。

當初自己的父親讓她把梁母攔截下來帶回家中的時候她還覺得十分奇怪,然而自己父親下達的命令自己也不可能違背。

直到聽到自己的父親對梁母說的那番話,才發現父親和梁母之間的關係以及他想要用感情利用梁母打垮梁靜茹的公司。

這本就是她在商業中最為痛恨的。讓她無可奈何的是自己已經上了父親的賊船,當時那種情況只好和父親一起勸說梁母。

即使梁母沒有上當受騙,這件事後,自己好幾天都沒有睡個一個安穩覺,只因這件事請一直折磨她的良心。

所以今天她才會出現在梁氏集團門口。

不過一直到現在心中還是有些猶豫,自己這種大義滅親的行為真的好嗎?

紀末為自己鼓了一口氣,無論如此,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勇敢走上去吧!

紀末腳踏十厘米的亮白色羊皮高跟鞋走了進去。這時候門口的接待小姐詢問其要見什麼人,有預約嗎?

紀末搖了搖頭,似乎沒有因為自己無任何預約而憂愁,只是很平淡地說:「我要見你們的梁總,沒有預約。你幫我跟他說一聲紀末在等他,他會見的,謝謝。」

接待小姐看了一下紀末的全身,心中還是有些懷疑紀末的話。

她知道自己公司的梁總長相俊美,有錢多金,雖然已經結婚,但還是有很多女子撲上來。

除卻梁景銳的妻子喬語,她還是第一次見到沒有預約還能堅信能見到梁總的。

心中想是一回事,表面又是另外一回事,接待小姐還是例行公事給梁景銳的秘書打了一個電話。

「你好,秘書。我們這邊有一位來訪者說是來找梁總的,名字叫紀末,梁總放她進來嗎?」秘書知道紀末是紀氏公司的現任總裁,不知道她此時來訪目的何在。

是否將她放進來也不是由他決定,他還需詢問過梁景銳的意見。

他給梁景銳打了一個電話,梁景銳停頓了一會兒便說讓她上來。

接待小姐將紀末帶到梁景銳的辦公室門口便離開了。

梁景銳辦公室里。

「景銳,好久不見。」紀末也不客氣,梁景銳的辦公室一覽無餘,她一眼就搜尋沙發的位置,然後便走到那邊坐了下來。

「你找我什麼事情。」剛才紀末一打開們進入的時候他就知道其來了,不過他並沒有抬頭。

對於紀末,他原本就沒有絲毫的好感。只不過商業聚會的時候有遇見過她已經聽說她作為公司的一家之總手段令人佩服。

一直到到前些日子喬語和梁母發生的事情,紀末也是背後操控手之一,心中的無感瞬間上升為厭惡。

「你放心,我這一次來找你不是要來害喬語和梁母的,梁母最近發生的一些事情,我覺得你有必要知道。」紀末長期混跡於商界,又怎麼不了解梁景銳此刻的想法。

梁景銳聽到紀末提到之前喬語和梁母的事情,就那樣子微微抬頭,冷冽的眼睛一撇,如同被寒冰包圍的小李飛刀一般,紀末忽然之間彷彿置身在地下冰城,那一瞬間透不過去來。

果然梁景銳如同傳說一般高冷,不過她現在已經對他這個人沒有任何想法,自己也是一個驕傲的人,得不到便選擇放手,未來還有更好的等著她。

「呵。」他還有臉提喬語跌倒在樓梯口那件事,如果不是因為梁橙和她,喬語怎麼可能受這麼重的傷。

不過,剛才梁景銳聽到紀末提到了梁母,梁母發生了什麼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有事說事,沒事走人。」梁景銳直接下了逐客令。

「你還記得梁母出院那天嗎?那天我爸爸吩咐我把她接到了我們家,希望能夠利用他們兩個之前的舊情讓梁母說出你的事情摸清你的底把你扳倒。」

這傢伙真不客氣。她是來給他帶好消息的,自己進門到現在連一杯茶水也沒有。紀末心中默默給力梁景銳一個白眼。

利用之前的舊情?梁景銳細細品味紀末說的這句話。難道梁母和紀父之前有什麼感情。不過,紀父明顯是腦子不行,他能夠爬到今天這個位置站穩腳是梁母的幾句話以及紀父的分析就能夠扳倒的嗎?想太多了吧。

「然後呢。」梁景銳被紀末這個話題激起了好奇心。

同時,心中也有了更大的疑惑。紀父不是她的父親嗎?怎麼她突然到訪竟是大義滅親。

「你的母親和我的父親曾經的初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梁母還愛著我父親,並且有打算結婚的打算。」

紀末說了那麼長的一句話,也不喘一下,繼續說下一句。

「而你也知道,我的父親野心很大。」

紀末的這一番話令梁景銳重新抬起頭看紀末,她沒有想到紀末今天來到這裡竟然是因為這個。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梁景銳不禁疑惑。

仔細一想,紀末告訴自己這些沒有半點好處。如果紀父把他自己扳倒了,她的公司豈不是有更大的發展機會。

於一個商人而言,這可是一個錯誤的決策。

「我告訴你的原因不過是因為我不屑於我父親的手段。如果要打敗你,那也是要用正大光明的手段,背地甩手段本小姐還看不上。」紀末說這話的時候一股傲氣散發出來。

梁景銳點了點頭,這也符合紀末的性格。

「你多加防範,我待會還有一個會議,先走了。」紀末要交代的話已經說完了,再待下去也沒有什麼意思。

「謝謝你的告知。」梁景銳微微低頭致敬,他不是那種容易被人影響的人,紀末做到這種地步自己也是十分敬佩的。

梁景銳細細將紀末剛才的話重新品味一番,然後叫自己的秘書進來搜集紀父和梁母之間的關係以及紀父的情感生活。

他之前就聽說紀父這個人特別風流,特別喜歡年輕女孩,甚至還在外麵包養了好幾個嫩模。他對於母親的感情生活當然是十分支持,不過對於紀父,他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秘書辦事的效率極快,不過一會兒,他就搜集到了所有有關梁母和紀父的陳年往事,甚至還有一些他們年輕時候的照片。

兩人的關係比他想象的還要複雜。

梁景銳決定今天晚上回家以後找母親聊一下這件事情。

別墅里。

梁景銳一會到家兩個孩子就向他撲了過來要抱抱。

「景銳,你回來了。快去吃飯吧,孩子和媽都吃過了,就剩你一個人了。」喬語看到了這副場景,莞爾一笑。

「我等一下吃,媽在哪裡,我找她有點事情。」梁景銳將兩個孩子放在沙發上讓他們兩個自己先玩發,然後又走到喬語面前輕輕抱了一下。

「語語今天辛苦了」

這人間煙火,羨煞旁人。

「媽在房間呢。」喬語環住他的腰,將自己的頭輕輕靠在他偉岸的胸膛,感受他心律的跳動。

「好,我現在先去找她。」

梁景銳大跨步走上樓梯直接就打開了梁母的房間門口,剛好看到梁母拿著手機面帶春笑。

梁母抬頭剛好看到了梁景銳的出現,有些手慌腳亂將手機藏在了被子下面,似乎手機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媽你在幹嘛呢?」梁景銳坐到梁母的床上。

狐狸老闆你幹嘛 「沒,沒幹嘛。剛才我在手機上刷到了微博的笑話,挺好笑的。」梁母掩飾笑笑。

對於紀父的存在她有些擔心兒子不同意她。

「原來如此,媽我聽說最近你和紀末的父親走的挺近的。」梁景銳也不打算拆穿梁母的遮遮掩掩。

梁母聽到了自己兒子的話,身體不自覺愣了一下,緊接著否認,雙手更是誇張性地左右搖擺。

「沒有的事情,我和他沒有一點兒關係,那些人都是瞎說的。」

梁景銳嘴角抿了一下,他的母親聰明一世怎麼糊塗一時。 囂張狂少 他不過是隨便一說,她就這般緊張,而且剛才這個動作明顯是不相信她這個兒子。

「媽,你先看看這些照片想清楚以後再跟我說。」梁景銳從公文包里拿出一堆照片以及一些文件。

梁母不知道自己兒子要給什麼她看些什麼東西,她有些疑惑地伸頭去看。

一直等到梁母看清楚照片上手拉手的兩個人,她才反應過來。

「你派人調查我。」梁母立馬捉起梁景銳攤出的那些東西仔細看。

「今天紀末來找我。你知道她跟我說了什麼嗎?就是跟我說你們兩個之間的事情。」梁景銳拉著梁母握住照片的雙手。 一想到慕容墨軒,雪雨就想到他跟那個女人之間的關係,免不了又覺得有些隔應!

墨軒哥哥應該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了吧!那幹嘛還要死乞白賴的粘上去啊!

其它家庭裡面的還好,還可以離婚,可是軍婚的話,這可就不是小事一樁了!

喜歡上了這樣一個女人,到最後也不過是悲傷收場!他怎麼就……那麼傻呢!

「你在想什麼呢?」

蕭閻雲看著遞到雪雨嘴邊的蘋果,忍不住問了一句!

就見到她機械性的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之後突然反應過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慢慢的紅了臉頰!

特別是一想到中午的時候兩人喝湯的畫面,臉上的紅暈更深了!

這樣的畫面比直接接吻好像還讓人有些受不了啊!

蕭閻雲就那樣淡定的看著夏熏溪的臉頰在自己的注視著慢慢的變得滾燙的時候,微微的勾了一下嘴角!

「怎麼了?」

「沒……沒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