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偉更是拿出了自己的好東西,那個小番茄,給朱邪兩人吃。

梁偉更是拿出了自己的好東西,那個小番茄,給朱邪兩人吃。

三人坐在這裡邊吃邊聊,梁偉塞進嘴裡一顆小番茄,開口說道:「我這姐夫真的不錯,真的,要是別人說做上門女婿,肯定不同意,沒想到我這姐夫直接就同意了。」

朱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上門女婿,但不管怎麼說,結婚都是喜事,也不變多問,畢竟這樣的辭彙是比較敏感的,萬一惹得人不開心就不好了。

「你們倆說,我以後會不會也是上門女婿啊?」梁偉問道。

「你?」朱邪和百里玄齊齊看著梁偉,百里玄失聲笑道:「你可拉到吧,就你這樣誰能看得上你啊,整天沒個正形,不過話說回來,你爸肯定不會讓你上門的,放心吧。」

「可是我看上思思了呀。」

「誰?」朱邪抬起眼皮問道。

「你說誰,霍思思啊。」

聞言,朱邪和百里玄對視了一眼,其實他們倆也不錯,歡喜冤家,就是這話能從梁偉嘴裡說出來,還挺讓人意外的。

「你啥時候看上思思的,上次在狐族的時候,我還沒聽你說過呢。」朱邪問。

梁偉眯著眼睛,嘿嘿直笑道:「其實具體啥時候,我自己也不知道,但就是每次想到思思吧,總會想到和思思在儒家會武時候的情況,每次想到她,唉我就會不自覺的發笑,我就知道肯定是喜歡上她了,我給她發信息表白了呢。」

「表白了,我看,人怎麼回?」

梁偉得意的一笑,還真拿出了手機,給朱邪和百里玄炫耀,讓兩個人看,點開了霍思思發來的語音。

「梁偉,我謝謝你喜歡我,但是我對你根本沒有一點意思,懂嗎?」

聽到這裡,朱邪和百里玄齊齊揮手,唏噓不已。

「你們別著急啊,繼續往後聽,這都是好久的了。」梁偉笑著,繼續播放。

「梁偉,這件事情我覺得吧,要慎重的考慮考慮才行,其實你挺不錯的,是真的。」

「好吧,那我們就處處看吧,但是這件事情你誰都不要說!特別是你的那幾個狐朋狗友,特別是朱邪,他就是一個大嘴巴,今天你告訴他,明天全世界都知道了,你要是告訴他,咱倆就沒戲!」

到這裡,語音就沒了,梁偉甩著手機說道:「哥幾個啊,我這可是冒著巨大的風險,被甩掉的風險告訴你們倆的,你們倆可別給我走漏風聲啊,要不然我這辛苦追求來的夢中女神,可就不翼而飛,到時候我可會給你們恩怨一絕,割袍斷義!」

朱邪一臉不悅,滿頭黑線道:「行,你先解釋解釋,什麼叫我是大嘴巴,解釋。」

百里玄也跟著點頭道:「對,什麼叫狐朋狗友。」

「不是,思思她不是那個意思,你們倆別誤會……」梁偉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尷尬的站了起來,又拿出來瓜子喜糖等乾果,放在兩人跟前。

就在朱邪和百里玄準備收拾梁偉的時候,忽然感受到了霍思思的氣息,她正在朝著這邊過來,不一會兒,梁偉也感受到了,面露驚喜之色道:「思思來了,你們倆千萬別露餡了,千萬啊,求你們了。」

「給錢,我要封口費。」朱邪伸手說,百里玄也跟著效仿。

梁偉神色飄忽,眼看兩人這麼認真,狠狠一咬牙,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千塊,心疼的遞給朱邪說道:「你們倆自己分,真是的,早知道不告訴你們了,還虧了我一千大洋。」 「想什麼呢,笑得這麼高興?」言景祗的聲音冷不丁的在門口響起,盛夏吃了一驚,猛的抬頭看着言景祗,發現言景祗就站在門口等著自己。

盛夏忙站起來,言景祗站在門口沖着她招招手,輕聲說:「過來。」

盛夏拿着東西走了過去,一頭扎進了言景祗懷中,她仰頭看着言景祗問道:「你怎麼這麼快結束了?」

言景祗拉着盛夏的手往自己的辦公室里走去,讓盛夏在沙發上坐下:「吃飯了嗎?」

盛夏搖頭:「你覺得我這樣子想是吃飯了嗎?」

言景祗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就喜歡看盛夏這副嬌俏的樣子,充滿活力。

言景祗在她身邊坐下,一邊和盛夏吃飯一邊說話。

「你知道你們員工都怎麼形容你嗎?」

「我不關心別人對我的看法,我只關心你對我的看法。」言景祗冷不丁說道,一下子就戳到了盛夏心裏去了,讓盛夏覺得伊可新都在撲通撲通亂跳着。

她有些慶幸自己現在是低着頭吃飯,不然的話言景祗一定能看見自己微微發紅的臉,要是他知道了,一定要笑話死自己的。

盛夏咬咬牙說:「你居然連員工如何看待你的,你都不詫異?身為領導,難道就不用關注一下員工對自己的看法嗎?」

言景祗勾了勾唇角,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盛夏說:「別人的想法我為什麼要在乎?除了你之外,其他人我都不在乎。」

盛夏:「……」這男人說起情話來真的是一套一套的,讓盛夏有些扛不住。

她看着言景祗說:「好了,趕緊吃飯吧。要是這番話被你公司里的那些女員工給聽見了,一定會心碎的。」

吃完了飯,言景祗在收拾東西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起來。盛夏催著言景祗去接電話,自己來收拾垃圾。

當盛夏處理好垃圾的時候,言景祗已經出去了。

盛夏有些無奈,她從來不知道言景祗還有這麼忙的時候。以前言景祗經常不回家,她也不知道言景祗究竟要忙到多晚。

現在她和言景祗的感情已經好了不少,對言景祗這麼晚下班有些心疼。看着他簡約的辦公室,盛夏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桌子上的手機響了起來,盛夏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發現手機不是自己的。

她走了過去,是言景祗的手機,上面是一串沒有名字的號碼。

盛夏擔心這是什麼重要的電話,她也不知道言景祗去了哪裏,只能先接一下電話看看是什麼情況。

「景祗,你晚上有空嗎?」

一聽到這聲音,盛夏就知道對面的人是誰。盛夏勾了勾唇角,她相信言景祗答應自己的一定會做到,至於對方么……盛夏暫時沒有說話。

見這邊沒有任何動靜,那邊又說:「景祗,你上次不是答應我會來見我的嗎?怎麼還沒有來?是不是遇到什麼問題了?」

盛夏微微一笑,她咳嗽一聲說:「這麼晚了,顧小姐給我老公打電話噓寒問暖是不是不大好呢?」

。 在萬物之下OAB還在愣神的時候,已經就是被李傑化為一個球,握在了手裡面。

湮滅看到突然消失不見的萬物之下OAB也是愣了愣,然後就是看到了李傑,便是連忙說道:「參見吾神。」

李傑看著湮滅如此努力,現在都已經讓自己獲得了漫威多元宇宙的百分之七十八的掌控權了。

也是點了點頭,主要是那些緯度魔神哪怕是成為了李傑的屬神,加上系統強化也就之給百分之零點零幾的掌控權。

如果不是漫威多元宇宙中,那些緯度魔神實在是太多了,根本拿到這麼多的掌控權。

還有另外的四大創世神,讓李傑擁有了漫威多元宇宙百分之十七的掌控權。

而像漫威這種,代表了一種事物的神明,強大如五大創世神的也幾乎沒有幾個,但是緯度魔神卻是幾乎很多。

「這是一把主宰級武器是對你這些時間的賞賜。」李傑說完之後,就是拿出來了那邊吉蒙里哪裡經過系統強化一千倍得到的主宰級神器。

湮滅看到李傑的賞賜,也是連連叩首說道:「多謝吾神賞賜。」

湮滅在拿到這一把主宰級神器后,就是感受到,其中蘊含著的力量,還有其中的道與理。

湮滅的體內蘊含著的一小塊混沌大道法則,開始慢慢的不斷和這把神器相互交融,然後相連。

當湮滅掌控了這一把神器后,感覺自己如果要是有著這一把神器對上萬物之下OAB根本不會變成平手,而是他單方面的虐殺萬物之下OAB。

李傑看著湮滅掌控了這把主宰級神器也是點了點頭,就是重新看向了手中握住的萬物之下OAB。

此時的萬物之下OAB著是在不斷的辱罵著李傑,這讓一旁因為得到獎賞后十分高興的湮滅聽了,后就是連忙怒呵。

「萬物之下OAB這一位可是掌控無數多元宇宙的神明,你若是再敢出言不遜,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萬物之下OAB聽了湮滅的話,著是咆哮著說道:「你以為你是誰?如果要不是這個傢伙突然出手,我根本就不可能被捉。」

湮滅聽到萬物之下OAB的話,也是無語了,不過還不待他說什麼的,李傑就是開口說話了。

「萬物之下OAB居然你這樣子說了,我就和你正面打一架,如果你輸了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我找個緯度魔神吞噬了你,二是你成為我的屬神。」

萬物之下OAB聽了李傑的話后,就是默不作聲了,雖然他知道自己剛才說的是氣話,能夠一隻手面無表情就鎮壓著他的人,絕對是強大的存在。

就在萬物之下OAB不說話的時候,李傑就是把萬物之下放了出來。

「現在我們兩個來一場公平的戰鬥了,不要被殺死了。」

李傑說完之後,手中就是凝聚出來一條虛幻的大道法則。

當這一條虛幻的大道法則出現的一瞬間,空間坍塌,周圍的一切都彷彿是要化道了一般。

湮滅在李傑說話的第一時間,就是退走了,不過看到這一幕也是十分驚駭。

畢竟這個漫威多元宇宙真正的地獄,空間穩固那是十分強大,他和萬物之下OAB的打鬥根本沒有把空間打破。

而自己的神一出手,空間就是碎裂,其中那條虛幻的小河,讓他看久了都是感覺渾身難受。

湮滅便是趕快移開了目光,這才讓他好受多了一些。

「吾神真是恐怖,但願萬物之下OAB不要被打的太慘了。」

另一邊的萬物之下OAB在看到虛幻的大道法則后,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在被撕扯著。

身上的力量在消失,這讓他感到了恐懼,哪怕是對上了OAA這個萬物之上他都不會感到恐懼,而現在的他居然感到了恐懼。

「不要,不要,不要殺了我,如果我死了OAA是不會放過你的。」

李傑看著自己還沒有出手的,這個萬物之下OAB就差點道化了。

這或許就是傳說中的我還沒有認真哪,這就沒了,不過李傑這就是才放出一條虛幻的大道法則而已。

雖然說,用出的時候,是看在了這一位是位格上沒有多削弱幾下,但是也不至於這樣子吧。

只能說,越到後面的境界,境界相差,就是天與地的相差了。

「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畢竟我知道你死了,這個多元宇宙中的陰暗面就沒有代表了,多元宇宙將會出現恐怖的災難,甚至於世界都將有幾率毀滅。」

萬物之下OAB聽到了之後,也是連忙點頭,表示確實。

不過李傑下一句話就是讓萬物之下OAB感到了毛骨悚然。

「我會把你一點點煉化了,讓其他緯度魔神吞噬了你,這樣子就不會有事情了。」

萬物之下OAB聽了之後,突然覺得自己還是一個人挺好的,不用其他人過來找他。

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先是家門被人踹開,然後就是被讓抓住,逼迫自己選擇。

不臣服就是被其他緯度魔神吞噬。

「你的選擇是什麼?我沒有多少時間等待你的。」

湮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是來到了李傑背後,拿著那把主宰級神器,只要萬物之下OAB敢說一個不字就出手。

絕對不是看上了萬物之下OAB的位格,還有他的力量,才選擇過來的。

萬物之下OAB看到這一幕,也是只能夠點頭答應了下來。

「好我答應。」

萬物之下OAB話音剛剛落下,彷彿他的話語中多了幾分蒼老的語氣。

李傑看到萬物之下OAB簽下封神榜后,就是露出來了一個十分燦爛的笑容。

但是在萬物之下OAB的眼中,這是多麼的殘忍。

「叮,恭喜宿主獲得漫威世界百分之十二的掌控權。」

算上從萬物之下OAB這裡得到的掌控權,李傑也就掌控了漫威多元宇宙百分之九十的掌控力。

再得到了百分之十的掌控權,李傑就可以把漫威多元宇宙打包帶走了。

不過再沒有拿到那剩下來的百分之十的掌控權的時候,李傑還是勁記穩住不要浪的準則,要不然容易翻車。

畢竟OAA要是反應過來,突然來個重開漫威多元宇宙,他所有努力都是白費了。 在地中海的上空有着九座懸浮於半空中的島嶼。

這裏正是天命的總部,浮空島。

在九座島嶼的周圍,依次懸浮着些許小島。

名為米斯特丁的天命守衛機甲正在四處飛行巡邏。

或許是因為主教不在的緣故,整個天命總部的警戒比起平常還要高。

在下方海域一處無人的礁石上。

伴隨着虛數空間的打開,四人緩緩從裏面走出。

抬起頭,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浮空島,琪亞娜輕聲呢喃:「天命,奧托……」

「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

布洛妮婭看着那偌大的浮空島群,不禁感嘆一聲。

在琪亞娜的認知里,雖然距離她只是過去了短短的幾天,但在崩壞的世界內卻已經過去了兩個月之久。

「竟然讓島浮在半空,那個叫奧托阿波卡利斯的傢伙是崩壞能多到沒處用嗎?」

希兒體內的里希兒被眼前的’大手筆’給震驚到了。

同時支撐起九座的能量,所消耗的崩壞能也一定是一個天文數字。

本以為見過逆熵那密密麻麻的機甲已經覺得對方夠豪了,沒想到天命更過分。

這是烏托邦嗎?

「上天給人關閉了一扇門,肯定會打開一扇窗。」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