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下一秒,房內就傳來了女孩的聲音,「流淵!你在哪!流淵!」

墨流淵瞳孔一縮,立刻繞開對方往病房那邊跑去,霍景毓看著他的背影,放在身側的雙拳緊握。

房內,沈初雲一臉驚慌地就想下床,被進來的墨流淵給阻止了,「別亂動。」

她一把握住了他的衣袖,「你去哪了,你說了不會離開的。」

「我去上個廁所,你總不能連廁所都不讓我上吧?」

女孩緊緊抿唇,微微抬頭,雖然什麼都沒說,可是一雙水潤的眸子卻帶著無聲的控訴。

墨流淵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將她抱在懷裡哄,「好,是我錯了,下次我離開一定告訴你好不好?」

她只是抓著他的衣襟,沒說好也沒說不好。

門外,透過玻璃門看著這一幕的少年,心中似乎已經明白了些什麼,緊握的拳頭放開了,他什麼都沒做,默默轉身,只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留下一個長長的背影。

這段時間,墨流淵一直陪著她,幾乎是形影不離,甚至她去廁所都得男人站在門外等候。

不過在男人無微不至的照顧下,她的病情總算是恢復正常了,墨流淵找了個女醫生給她檢查身體,女孩只是縮了縮,並沒有反抗。

醫生正式宣布沈初雲可以出院了,周圍的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包括周澤通,還有醫院這邊負責沈初雲情況的所有醫生。

要知道,初雲住院這段時間,老大對著他們和對著人家初雲完全是兩幅面孔,在病房柔地能掐出水來,一出來就是活閻王,能把人活活嚇死。

這邊的醫生一看見他就抖地不成樣子,都影響人家正常工作了。

出院這一天,墨流淵和沈初雲說他去辦理手續,讓她在病房乖乖等她。

沈初雲點了點頭,就坐在床上打開手機看消息,正當她一條一條讀取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沈初雲微微一愣,暗道流淵進來為什麼要敲門,不過她還是說了一句,「進來。」

隨後,穿戴整齊的霍景毓走了進來。

沈初雲微微一愣,再度看見眼前的少年時,神情還有些恍惚,「你的傷怎麼樣了?」

「恢復地還行,我剛剛辦理完出院手續。」霍景毓走到窗前,斜靠在窗前看了一眼外面的人來人往。

沈初雲看著他,「怎麼不多住一段時間,你的傷很嚴重吧。」

「我不喜歡醫院。」

霍景毓沒有看她,依然看向窗外,一雙眸子卻帶著深遠又迷離的光,好似蒙上了一層霧氣,「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醫院嗎?我的父親,是為了報復我母親才娶了她,她雖然是霍太太,但是在霍家一定地位都沒有,生下我以後,更是患上了產後抑鬱症而且還是重度的。」

「而我的父親,非但沒有絲毫的悔意,還將她直接送到了醫院。」

。白志先小心翼翼的懷揣著三十兩銀子回家,一到家就快速的鑽進了屋裏。

在屋裏收拾的馬氏被他悄無聲息得進來嚇了一跳!

「你做什麼呢,嚇死我了!」馬麗是真的被嚇到了,把手裏臟不拉機的抹布朝白志先扔了過去!

白志先一個轉身,好巧不巧抹布結結實實的落在他的臉上,一股子臭味立馬鑽進鼻子裏,快速的丟開抹布,「我這不是故意的,這麼髒的抹布你也好意思往我身上扔,薰臭了還是你洗!」

「誰讓你嚇我的。」啥動靜……

《田園悍妃之攝政王欠收拾》第一卷第190章準備搬家 第九百五十二章為你什麼都願意

將電話掛斷之後,馨月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秦仲馳,酸溜溜兒的說道,「真沒想到,還真被你給猜中了。你怎麼就猜得到墨錦安一定會過來?」

秦仲馳似笑非笑的看著書桌上,打開的電腦屏幕。

上面是整個醫院的監控。

被放大的窗口裏,墨錦安焦灼的俊臉赫然在目。

「誰說我是猜的。」

「你不是猜的?」

「我這個徒弟我最了解了,顧兮兮今天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跟蹤了。除了墨錦安還能有誰,他可是最要緊他那個弟弟的了。」

「呵呵,現在我們就等著看他們兄弟反目的好戲上演吧!」

秦仲馳冷笑了一聲,扭頭看向馨月,「你這張臉不能被他看見,藏起來。」

馨月點點頭,兩個人身形一閃,飛快的消失在密室裏面。

與此同時,墨錦安也趕到了辦公室的門口。

他正準備踹門,卻發現院長辦公室的大門是虛掩著的。

他俊眉一皺,狐疑的走了進去。

「兮兮?」

空氣中,彌散著一股淡淡的檀香,是用來安神靜氣的。

大多數催眠師在給人催眠的時候,會依靠一些輔助的工具幫助病人舒緩身心,從而達到更好的效果。

該死的!

墨錦安低咒了一聲,連忙往辦公室裏面走,想要第一時間找到顧兮兮,看看事情還有沒有挽救的餘地。

「兮兮,顧兮兮?」

這間院長辦公室很大。

他環顧了一拳,也沒有看到顧兮兮的身影。

正準備出門去旁邊用於治療的房間去看看,突然聽到屏風後面傳來一陣痛苦的抽泣聲。

這個聲音——

墨錦安一驚,連忙循聲沖了過去。

繞過屏風,赫然看到顧兮兮躺在寬大的靠椅上,整個人蜷縮在一起,雙目緊閉,表情痛苦。

她的雙手緊緊的抱着胳膊,似乎是在掙扎著。

壓抑的抽泣聲從喉嚨深處迸發出來,讓人心疼不已。

「兮兮,兮兮!」

墨錦安連忙沖了過去,輕拍她的臉頰,叫她的名字。

可他根本就沒有辦法喚醒她。

看樣子,她真的被催眠了。

墨錦安二話不說,開始給她解除催眠。

他雙臂握住了她的肩膀,用平穩沉靜的聲音在她耳邊說道:

「兮兮,顧兮兮,當我數到三的時候,你就慢慢的睜開眼睛,從那個房間裏面走出來!」

他的聲音彷彿帶着魔力一般,竟然奇迹般的讓顧兮兮安靜了下來。

「三,二,一……」

話音落下,墨錦安打了一個響指。

原本好像是被一張無形的網困住的顧兮兮,身體逐漸放鬆。

卷翹的睫毛顫了顫,果然睜開了眼睛。

「……兮兮,你沒事吧?」墨錦安緊張的湊了過去。

她雖然清醒過來了,但是臉色慘白,眼神驚慌,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

「兮兮?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我是錦安。」

顧兮兮緩緩抬頭看了過去。

當看到墨錦安那張臉之後,她眼神猛地一震。

身體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原本失去的那三個月的記憶開始如同洪水猛獸一般的蜂擁而來。

在那棟陰暗的別墅裏面,男人扭曲的臉逐漸跟眼前的臉重合在了一起!

「啊啊,不要過來,求求你,放過我,放過我!」

顧兮兮驚恐的尖叫了一聲。

她翻身要跑,卻不慎從躺椅上面重重跌落。

雖然很痛,可她連哼都不敢哼一聲。

因為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是那個魔鬼。

她明明救了他一命,可為什麼他要那樣對她!

「兮兮,你……」墨錦安試圖靠近。

可他一靠近,顧兮兮就歇斯底里的尖叫,甚至全身發抖,呼吸困難。

該死的!

一定是那三個月的記憶被找回來了。

「兮兮,你現在這個狀態很危險,我必須要先帶你離開!你忍耐一下。」

說着,墨錦安直接沖了過去,一把拉住了顧兮兮的手腕。

這熟悉的觸感,讓顧兮兮驚恐到全身戰慄。

「啊!」

她尖叫了一聲,直接兩眼一翻,暈倒了過去。

「兮兮,兮兮!」墨錦安不敢耽誤,一把將她打橫抱了起來,飛快的朝着外面衝去。

很快,辦公室裏面恢復了最初的靜謐。

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吱呀——」

辦公桌後面,沉重的書架被緩緩的挪開。

秦仲馳和馨月兩個人慢條斯理的走了出來。

馨月不解的看着電腦上面的監控畫面:墨錦安正抱着顧兮兮匆匆離開!、

「你就這樣讓他把人帶走?」

秦仲馳淡淡一笑,「當然不止這樣!」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秦仲馳走到了屏風後面,從櫃枱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裏面,拿出了一個精緻的攝像機。

輕輕一摳,將裏面的內存卡取了出來:「讓你的人馬上把這個送到墨錦城北郊的別墅去!」

馨月將內存卡取出來,突然就反應了過來。

她慵懶的笑了,「你果然是只老狐狸,從別人嘴裏說的,永遠都比不上自己親眼目睹的。」

她打了個電話,立刻就有人進來,將內存卡取走了。

秦仲馳見事情辦妥了,準備離開。

馨月看着他的背影,眼神莫名,「仲馳,聽說前兩天你的手下折損了好幾個人。難不成,你還沒有放棄?」

秦仲馳轉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常年待在帝都,怎麼沛城的消息也這麼靈通了?」

馨月走了過去,看着她,「因為知道你回來了,我想了解關於你的一切。」

「我可不喜歡被人監視。」

「仲馳,那個女人死了那麼多年了,你還是沒有放棄么?」

「她沒死,我有辦法讓她停止呼吸,自然就有辦法讓她的呼吸再恢復。只要得到那個人的心臟,她就會活過來。你要是再敢說這些亂七八糟的話,我對你不會客氣!」

秦仲馳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陰沉到了極點。

馨月表情似乎有點受傷。

她抿唇,「她那樣背叛你,你卻初心依舊,真不知道該說你傻,還是痴情。」

「那你呢?」

「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