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也有些佩服,羅斯才爾德家族果然厲害,當然了,林逸不是偷偷摸摸來的,如果林逸是偷偷摸摸來的,羅斯才爾德家族不管派多少人手都是白搭,林逸來這裡就是要告訴老羅斯才爾德,我要和你決一死戰了,局勢發現到了現在,已經不是用什麼陰謀詭計可以搞定的了,就是看誰的拳頭硬。

三繞兩不繞,林逸來到了一處人煙僻靜的地方,幾個轉身,消失在了視線當中,跟著林逸的那兩名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成員立刻開始四下尋找,心中也是有些納悶,怎麼人突然不見了?

其中一名成員感覺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兩下,以為是同伴跟自己玩鬧,沒好氣道:「咱們跟蹤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是躺躺地下世界的刀鋒,你瞎胡鬧什麼?」

話音剛落,就看到背後站著的正是林逸,立刻瞪大了眼睛,身體顫抖了起來,有些恐懼道:「刀……刀鋒……」

旁邊的另一名成員立刻抽出了隨身攜帶的匕首,對著林逸的小腹就捅了過來,林逸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手腕,一個用勁,男子吃痛不住,手中的匕首「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緊接著林逸就捏住了他的脖頸,露出了殘忍的微笑,使勁一捏,就聽到「咔嚓」一聲,男子的脖子被林逸硬生生捏斷了。

林逸望向了身旁的另一名男子,男子早就嚇得開始瑟瑟發抖了起來:「刀鋒先生,咱們無冤無仇,我只是……」

「夠了,我不想聽這些,」林逸冷冷道:「我放你一條生路,回去告訴老羅斯才爾德,就說我林逸來了,這一次來是準備要他的老命,讓他小心一點。」

「是……是……」男子趕忙點頭。

林逸這才輕哼一聲,轉身離開,男子則是連滾帶爬,快速離開,害怕林逸突然改變了主意要殺他,那可就不好了。

至於林逸,饒是見慣了無數的大場面,此時也是有些緊張了起來,和羅斯才爾德家族的戰鬥正式打響了,希望這一次能成功的解決這次的事情,以後就和自己的女人雙宿雙息,再也不想摻合這些事情了。

……

羅斯才爾德家族總部。

老羅斯才爾德激動無比,本來這幾天都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可是現在突然傳來了消息,說林逸來了,他能不激動嗎?此時的老羅斯才爾德,再次點上了一支雪茄,望著一旁的老喬治:「老喬治,馬上做好準備,我要讓刀鋒知道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厲害,這一次我要讓刀鋒有來無回!」

「是!」老喬治罕見的露出了笑容:「老爺儘管放心,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就等您一聲令下了!」

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雙手拄著拐杖,冷冷道:「一個小小的刀鋒,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威嚴,是時候讓整個地下世界知道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的厲害了,現在我們羅斯才爾德家族已經成為了整個地下世界的笑柄,就拿刀鋒開刀,重新立威!」

頂流影后 老羅斯才爾德的語氣當中儘是冷意,老喬治剛準備點頭,結果看到了外面的手下,趕忙走了過去,那手下在老喬治的耳旁輕語了幾句,老羅斯才爾德忍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趕忙走到了老羅斯才爾德的身邊,皺眉道:「老爺,刀鋒的反追蹤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已經發現了我們跟蹤的人手,殺了一個,放了一個,還說……」

「說什麼?」老羅斯才爾德皺眉道。

「他說他這一次來就是要殺了老爺你,口放狂言!」老喬治冷聲道。

老羅斯才爾德並沒有生氣,而是掛上了笑容:「好,既然他想殺了我,那我就等著,看看他刀鋒到底有沒有那麼大的本事,我還就不相信了,他刀鋒是三頭六臂?」

老喬治趕忙道:「老爺放心,我會二十四小時保護老爺的安全,絕不讓刀鋒傷害你。」

老羅斯才爾德點了點頭:「好,這一次就讓我們和刀鋒好好的過過招,看看到底誰厲害。」

老喬治的表情也是嚴肅了起來,林逸是一個讓他非常忌憚的對手,不管怎麼樣,這一次一定要保護好老羅斯才爾德,他在地下世界的名聲就看這一次的戰鬥了,如果輸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所以老喬治也是沉下了心來,決心這一次好好的跟林逸較量一番,看看是他這個西歐伯爵厲害還是林逸這個刀鋒厲害。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 葉靈他們在山頂等了快半個小時才等來了她們。

「再不來,我就下山了!」

葉靈托腮看著他們。

「切」

「嘖」

一片聲討聲讓葉靈立即認慫不敢對抗,一揚手:「你們快點去拍照吧,我都等餓了,要下山吃午餐」

「切!!!」林伊婷追著她打,「得了便宜還賣乖,果然是皮癢!要不要姐妹們一起上啊?哈?」

凶凶的表情,惹得葉靈擺手求饒:「我錯了我錯了!你們去拍,風景真的很美!」

「你們拍完了?」劉秀雅對她擠擠眼睛。

葉靈表示拍好了。

「那來給我們拍呀,自拍哪有你拍的好!」

劉秀雅「凶」她不自覺。

「哦哈,是是是,來來來,小的給你們當拍桿……」

葉靈兩人被抓去當苦力。

「真不要給你們倆照一張?我的拍照技術還可以哦。」劉秀雅又在拋媚眼。

葉靈正想搖頭,一旁的陸夏初就說:「那就拍一張吧。」

葉靈不好拂了人家的意,與人合影了一張。

劉秀雅拿著手機給他們看了一眼,是照得挺不錯的。

當下就給她發了過去。

陸夏初又要了去。

然後又照了大合照,一群人才盡興的離開。

下山的時候,林伊婷跑得太快,不小心拐了一下腳……

「嗚嗚,我怎麼這麼倒霉……」

眾人一陣安慰,林伊婷站起來,又哎喲一聲,沒辦法,有些扭到了。

「要不我背你吧?」葉靈自告奮勇,還好林伊婷一直要瘦,整天喊好女不過百,倒是應該背得動。

本來這事男生來比較好,可是在座的男生在這件事上沒有一個主動的。

「算了,你扶著我吧……」林伊婷看看葉靈的身板,並沒有壯的樣子,背她一個大活人下山,想想都累。

葉靈還是想背。

「我來吧。」陸夏初抿著唇站了出來。

眾人目光集到他身上,論條件的話,一群人中就他的條件最適合了。

但是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包括林伊婷,都沒人敢答應,最後刷刷都集中在葉靈身上。

「看我幹嘛?」

葉靈無奈的說:「還是我背吧。」

「你可以嗎?」林伊婷有些猶豫,看看陸夏初又看看葉靈。

葉靈腰一挺:「你要是想他背的話也可以。畢竟他比我結實,嘻。」

陸夏初突然跑開去了。

眾人一陣愕然。

陸夏初邊跑邊回頭說:「我去看看……」

看什麼?眾人沒聽見,人已經跑遠了。

葉靈矮下身,試了試,背得起來。

因為靠近山頂的有些石階,大家都一旁幫忙扶著。

另外三個女生自知無力,但還是背一段,扶著走一段,終於走到可以行車的地方。

然後,看見陸夏初不知哪裡找來了一輛摩托車,還有個司機。

「師傅,麻煩你先送她下去好嗎?」

應該是事先說好了,摩托司機熱情的讓林伊婷上了車。

「再上一個吧,待會你們好照顧她。」

聽從司機的建議,葉靈上了車。

她們直接回了住宿的地方。

豪門甜寵:嬌妻哪裡逃 而其他人則在外面吃了再回來。

葉靈照顧林伊婷吃過後,又給她來了套按摩。

「誒,你這傢伙手藝不錯呀,什麼時候學的?好像沒那麼痛了耶?」

葉靈笑了笑:這是當然,她幫她上了葯,還按摩了穴位,又正了腳,只要等淤傷退了基本就沒事了,不過傷筋動骨的,雖然不嚴重,但是接下來的行程怕是不能走了。

「雅雅打電話回來說,他們直接在那邊吃了就去下一個景點,因為就在那邊上,就不來回了。我說了你走不了,我留下來陪你。」

葉靈轉告林伊婷電話的內容。

林伊婷呶呶嘴表示不開心。

「沒辦法,傷員就要休息。」葉靈笑笑的看著她:「睡一覺吧,他們那個地方不大,應該就一兩個小時,你睡醒他們就回來了。」

「唉……」林伊婷嘆氣。

「來都來了,能去的還是去比較好。」葉靈開導道。

「我不是嘆自己,是你。丟人家一個人形影孤單的不太好吧?」

葉靈意識到她說的是誰。

「還好吧?」葉靈想了想他們的隊形,「不是有夢如……」

「呵,你真是大方,把自己的男人交給別的女人?」林伊婷嘲笑她。

「不是,……」

「你別總是這麼大方,雖然是舍友,但是好男人誰不想要呀,雖然現在陸夏初看起來不是特別優秀,可是他的條件還是很搶手的,加上這個看顏的世代,他那張臉就能招來不少蜂蝶,你怕是忘了那朵什麼花?」

「我知道,只是……」他們並不是那種關係呀。

錦離兩生花 「我不管你,反正你自己不看好,丟了到時可別哭,不同情你!」林伊婷把臉一撇,拿著手機刷手機去了。

葉靈無奈,也拿著手機看了看,有些無所事事,翻到山頂的那張兩人合影,看了兩眼連忙翻過去,看著他滿是笑意的臉,還真的有點迷人……

兩人在房間待了半天,幾人在晚飯前回來了。

葉靈看了一眼,他真的站在張夢如的旁邊,張夢如不知跟他說了什麼,他回以一笑。

原來,這些表情不是站在自己身邊才有呀。

可能是玩了一下午,也跟張夢如成為朋友了吧?

畢竟另外的都是一對一對,他們聊著聊著熟悉了也正常。

多一個朋友,也挺好的。

朋友多,他就不會孤單了。

一起去吃飯的時候,幾個舍友都圍著林伊婷,終於不是一對一對的坐,三個男生坐在了一起。

葉靈依著林伊婷坐,可能是習慣了照顧她的需要。

她的旁邊是張夢如,再過去就是陸夏初。

坐在張夢如旁邊的陸夏初。

葉靈告訴自己,蠻好的,他交到新朋友了。

張夢如時不時的跟他說話,他也會回她。

葉靈看林伊婷碗里沒菜了,馬上幫她夾。

一旁的林秀雅說:「樂星語,我現在才發現,你對我們的婷婷這麼好?看,夾的全是好菜……嘖嘖」

其實劉秀雅是想說,你是不是忘了某人?還往旁邊睨了一眼。

但是葉靈顯然沒有接受收,她笑笑說:「沒辦法,受傷的人最大,我不照顧她誰照顧她!」

說完還得意的揚了揚發。

看得眾人嘖嘖的噓她。

葉靈仍然如故,笑如春風。 本來三天的行程,因為林伊婷縮短了半天,第三天中午就打道回府了。

眾人上了車。

葉靈選擇了坐在林伊婷旁邊照顧她。

其他的人各自落座。

陸夏初最後上來,經過她身邊的時候,看了她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回到座位上。

葉靈聽見張夢如招呼他一起坐的聲音。

但是他自己選擇了後座,坐了靠窗的位置。

在車站分開的時候,各自回了家。

陸夏初跟她同路,便上了同一輛公車。

剛好下班高峰,車上人擠人。

陸夏初把她圈在自己的身邊,不讓別人碰撞到她。

葉靈難免因為擠來剎去,多次碰撞到陸夏初的手臂位置,他每次都下意識把另一隻手了護著她,那隻抓著桿的手就抓得很緊……

到一半的時候,旁邊位置的人下車,陸夏初就把她圈在位置上,像是給她圍出了一個獨立的世界來,一點都不受任何擁擠。

葉靈想把他身上的包取下來幫他拿著,他搖搖頭不讓。

只是在外面的人擠的時候,他往她靠了一點,又找找位置退了出去。

根本不會擠到她呀?

葉靈往座位裡面縮了縮,然後拉著她往自己的位置靠了些,免得他站得不舒服。

陸夏初一愣,然後給了她一個笑容。

她昂著頭,意會那大概是謝謝的意思,於是回以會心一笑。

對望至捨不得移開,司機一剎車,陸夏初的手第一時間就放在了椅靠上,還好放得快,她撞的是他的手,看她伸手摸了摸,陸夏初雖然預計她沒有撞到,但還是問她有沒有撞痛?

她搖頭。

陸夏初還是不敢掉以輕心,放在椅靠上的手再沒有移開,免得再發生意外。

葉靈一昂頭,手就枕在他的手腕,有點詫異,但看他沒有移開的意思,就盡量的不往後面去。

可是可能晚上沒睡好的緣故,慢慢又有了困意。

等她被叫醒的時候,她是靠著他的腰在睡,他整個人向著她……

呃呃呃……發生了什麼事!

葉靈懵圈的被拉下了車。

清醒的時候,陸夏初已經打了的,兩人一起坐上了車。

「還困嗎?可以睡一小會,待會到了我叫你。」

「不了,十來分鐘很快的。」

「嗯。」

等到了地,陸夏初卻跟著下了車。

牧神記 「你不回家?」

「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呀,我先吃點東西才回,你先回去吧。」

陸夏初一聽她的話,抿了唇不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