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楠這位班主任自然也沒有閑著,當了人民教師,這工作自然不能懈怠,習慣了當甩手掌柜的他只能也跟著這群拚命的學生們一起,至少也要看著他們,防止出現什麼意外。

一大早的,不過四點鐘而已,所有人起床打坐修鍊,清晨的天地之氣最為濃郁純凈,最有助於修鍊。

而後,兩個小時的負重鍛煉,極限鍛煉!

再然後,格鬥特訓!

一直到此刻,才能吃飯,生活倒是不錯,很多異獸血肉提供,還有大仙農今天的那些蔬菜瓜果,都是最好的東西,適合他們的成長。

為了培養他們,政府也算是發了大心血,不遺餘力的供給。

吃過飯,便是打坐午休,下午進行文化課,思想教育課,以及異境分享課,專門介紹異境之事。

異境的資源,異境的危害,異境的可怕,異境無數異獸的弱點,優勢等等。

這種課程,是林楠的特殊安排。

這些人,註定要去異境戰鬥廝殺,多了解一些,對他們以後的戰鬥也更有幫助。

為了更好的讓這些人了解異獸的可怕,異境入口防禦工事堡壘內的廝殺視頻也公布而出,看著一頭頭恐怖的異獸與修士高手廝殺的場景,很多人一開始色變,不過很快也就接受了。

甚至,哪怕是其中的一些死亡,這些人也能平靜對待了。

思想教育課,這點林楠還是很佩服的。

一群年輕人,甚至少男少女們,原本心中還有些恐慌,有些驚魂不定,但是在一番教育之後,這群人頓時一個個的跟吃了興奮劑一般。

保家衛國!

看到前輩們一個個抵禦異獸而死,這群人沒有再害怕,轉而也準備拚命了。

半個月後,整個武大的氣氛完全不同了。

剛入門時,這群人還是菜鳥!

但是眼下,很多人身上都帶著一股肅殺之氣,帶著一股瘋狂。

一個個的,都很玩命學習,玩命的修鍊,修士導師們也一個個玩命的教,教官們玩命的訓練,真的是傾其所能的傳授。

自然,實力也提升的極快!

半個月而已,讓一群修士導師們都感嘆不已。

想想當年他們的修鍊,都感覺到扎心的慌!

「唉,咱們那會,苦修近十年也不見得踏入修士之境,而眼下他們……」一名老頭子無奈感嘆。

人比人氣死人,他現在也才中品修士而已。

而此刻的武大之中,短短半個月在這種超強高壓下,誕生了上百位修士高手了!

而且更多的人,就差臨門一腳了! 三班,林楠這位班主任出現在教室內,說實話不是太滿意。

半個月過去了,三班雖然有點成就,但也就出現兩位修士而已,距離一半還差的遠!

一大堆的特殊體質,很多都是極其優秀的那種,按理說應該突飛猛進的,但眼下就先天道體的蔣鑫和元靈體的唐雯踏入修士之境,其他人不少人才剛剛達到內功入門層次。

「所有人,今日起給你們安排特殊修鍊,危險性很大,不願意的,可以退出!」林楠寒著臉,宣布一個措施。

這段時間壓力很大,所有人都在拚命訓練,拚命修鍊。

但這些還不夠!

需要來點實際點的。

人是屬牙膏的,需要擠壓!

牙膏沒出來,不見得是沒有了,可能是擠得方式不對,力度不夠!

看到傳奇校長,班主任生氣了,三班同學齊齊站了起來,臉色顯得有些沉重,也帶著歉意,他們這段時間依舊夠拚命的了。

「對不起老師!」蔣鑫開口,他是班裡的班長,率先開口認錯。

不管如何,辜負了校長的期望,那就是他們的錯。

「對不起老師!」頓時,一群人也都站起身來,顧不得渾身的髒兮兮,一群人早已習慣了。

能成為武大一員,他們都很拼,所有人都憋足了一股勁。

哪怕是武大修鍊再艱辛,不少人暈死過去,甚至重創過,但都沒有退出,依舊咬緊牙關。

林楠看著這些熟悉的面孔,一個個的可憐巴巴的,有些人其實剛剛高中畢業的十八歲的大孩子而已,但毅然選擇了這裡,受苦受累的,但沒有人放棄。

進步不夠,其實不該怪他們。

不是不努力,而是方法不夠,很多人的修鍊功法都要很特殊,哪怕是林楠自己,一時半會也難以搞懂,畢竟涉及到具體的體質問題。

除了這種妖孽人物,其他人知道的並不太多,頂多是查到一些資料而已。

深呼一口氣,林楠揮揮手。

快穿法則:腹黑男神,強勢寵 「怪我太著急了,你們也很拼,這點老師看到了,不過你們很多人都是傳說中的特殊體質,按理說應該一飛衝天的,這不是你們此刻該有的。」林楠先是歉意的解釋了一句,而後話鋒又是一轉,提到了這個大問題。

「對不起老師,還是我們自己不夠努力。」

一群人見狀更自責了,眼淚汪汪的。

頓時,這讓林楠很無奈。

「好了,今天你們好好梳理一下自身修鍊者遇到的問題,然後寫下來給我,我給你們一個個仔細再分析一下,三天後我給你們安排一場特殊的修鍊方式,去感悟下生死壓力,或許能有用。」林楠開口說道。

一群人聞言,並沒有在意後面的那半句,這段時間的修鍊他們早就麻木了。

甚至在思想教育課下,生死又算什麼?

只要能保家衛國!

他們更在意的,是如何能夠突破自身,如何能夠迅速強大起來。

「蔣鑫,唐雯,你們兩個上來,好好說說你們的情況,看看有沒有什麼特殊的啟發。」林楠隨即又將二人叫了上來。

先天道體和元靈體,堪稱最強體質,這半個月來,他們進步最快,實力也最強,直接踏入修士之境,真正的突飛猛進,林楠覺得他們應該是找對了方法。

其他一眾人若是找對了方法,應該也不會慢的。

此刻的武大學生,沒有那麼多的心思,一心的保家衛國,沒有藏私,主動解說自己修鍊中的情況,二人本身都是學霸級人物,聰慧異常,體質更是超強,在修鍊中確實遇到了問題。

但他們自己想辦法去克服,去專研,最終破除障礙,修為突飛猛進。

這也使得他們成為三班唯有的兩位修士高手!

教室內,這一刻所有人都認真聆聽,也包括林楠自己。

比起這兩人,聽他們的講解,讓林楠大為感嘆,自己也有些茅塞頓開之感,何其恐怖?

學霸不是沒有道理的,哪怕是棄文從武,也這麼牛逼!

他們遇到問題的態度,解決思路,那就是天賦。

林楠必須要承認,這兩個傢伙天賦比自己強的多,若非自己沒有那麼多靈丹妙藥幫助,根本沒有眼下的實力。

連他都如此,其他四十八名學生也是一樣,隱約間好像明白了不少。

當場,就有人直接盤坐在地上,默默開始修鍊起來,來以此驗證自己的情況,從蔣鑫唐雯的講解中,摸到了某些特殊的點,現在準備嘗試。

教室門口,有老師原本要上課,不過看到裡面的情況后,也沒敢打擾,林楠都在這裡,他們還上什麼課,乖乖的該幹嘛幹嘛好了。

甚至有年輕老師索性也直接開始修鍊起來。

在武大,就這麼個好處。

年輕的老師不僅可以教導學生,自己也能趁機修鍊。

年紀大的就算了,年輕的也都想試試,能成為修士高手自然是最好了。

無人打擾,三班今天特別安靜,這些教室當時也都進行了特殊處理,隔音效果極好,林楠親自坐鎮,看著一名名比自己當初拼太多的學生們,頗為感慨。

果然,都是天才!

一個下午的時間,便有五六人臉上露出大喜之色。

蔣鑫唐雯二人的經驗分享講解對不少人有了極大的啟發,使得一些人成功破開了修鍊的桎梏,實力暴漲起來。

其他很多人此刻也都還在摸索,但看他們臉上的喜色,隱約能夠看出,只怕多少也有些收穫。

一直到晚上十點,晚飯都沒吃,所有人依舊盤坐著,在暗自琢磨著,林楠也依舊在陪同著。

當老師,以前林楠還覺得好麻煩,但現在,看到他們的快速成長,很欣慰!

這也是收穫!

和種瓜種菜一樣! 深夜,三班教室依舊燈火通明,校長辦公室內也是一樣。

五十名三班學生,一個不落,全部在教室內。

有人在閉目盤坐修鍊,有人在皺眉思索,不斷的記錄著自己的問題,還有人在幫助身邊的同學分析他們的問題,以蔣鑫唐雯為首。

還有人此刻正在校長辦公室內,和林楠一道認真研究自己的問題。

這一夜,但凡有問題的,都可以來詢問。

畢竟是宗師境高手,見識還是有點的。

尤其是林楠自己不會的,還專門將長生小店的老頭子給找了過來,請他一起和自己進行解疑答辯,這個老頭子的見解,林楠很佩服,雖然不曾見過,但林楠相信,絕對是個高手。

老頭子原本還不願意,不過在林楠許以上億高品靈丹的誘惑下,再加上和諸多特殊體質高手零距離接觸了解的誘惑下老頭子才算是同意。

通過高級通天眼,老頭子真的是近距離的打量,林楠的方法很不錯,讓這些人寫下自己的困惑,林楠和老頭子兩人一起解答。

有些問題,老頭子的眼光很到位,一語道破關鍵。

一整夜的時間,包括蔣鑫唐雯都過來諮詢一些修鍊問題,收益匪淺,臉色激動。

老頭子的講解,比林楠強太多了,直接解決了很多人的問題。

就連自己林楠自己都沒有忍住,開口詢問自己修鍊的問題。

畢竟自己埋頭苦修,也有著一些問題不曾解決。

而在老頭子這裡,迎刃而解。

若非老頭子身在天國,太過遙遠了,林楠都想高價將這老頭子挖過來專門當武大的導師。

接連兩天,三班同時不用去鍛煉,林楠親自坐鎮教室,親自指導修鍊,有問題隨時解答。

然而幾乎是肉眼可見的速度這群人在快速提升著。

甚至為了激勵這群傢伙,林楠也不吝嗇,公然放貸。

大力丸,元晶石,血氣丹,筋骨丹等都可以放貸。

當然,不收利息,但要承諾儘快歸還。

自然,三班之人沒有讓林楠失望,雖然一開學就發放了三塊元晶石,四枚大力丸,但對於他們而言,根本不夠。

對於他們而言,眼下修鍊是大事,提升修為是大事。

毫不遲疑的,放貸開始了,一會的功夫,五十人從林楠這裡借貸了五百多枚靈丹,五百塊元晶石,平均每人十枚靈丹,十塊元晶石。

再然後,林楠給他們一天的時間,然後就準備開始林楠給他們準備的特殊任務了。

那真是生死磨練!

校長辦公室內,林楠翹著二郎腿,心情頗為不錯,有段時間沒見周穎三女,只能通過電話來解解相思之苦。

沒辦法,武大開學半個月,根本沒有休息一說……

全校師生都這般,他這個校長怎麼能跑回去和女人親熱而撂挑子?

正聊的開心,突然間一群人闖了進來,一個個滿臉的複雜的看向林楠這位校長,以張濤荊昭林這兩位副校長為首,著實將林楠嚇了一跳。

「怎麼了你們這是?」林楠看向眾人,發生了什麼?外面好像沒發生什麼啊,異境那邊先前和陳聽雨通話,也一切正常。

「校長,咱可不能厚此薄彼!」一名老太太不滿的直接開口說道。

雖然以前大家都很尊敬林楠,也都想儘可能的交好不得罪,但眼下這群老爺子老太太們也是豁出去了。

一切為了學生。

「就是就是,校長咱們得說道說道,這不公平啊!」

「額……」

林楠依舊不解,看著這群義憤填膺,滿是不忿的修士導師們,林楠很茫然。

「怎麼說,我有點糊塗了?慢慢說。」林楠開口問道。

見狀,還是張濤荊昭林上前無奈開口。

豪門首席的心尖寵兒 「校長,你是不是給三班學生很多靈丹和元晶石?」荊昭林苦笑說道,這武大的瑣事,後勤之類的全部是他掌管的,對這件事其實很清楚。

「是。」林楠點頭,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而且還專門補充了一句。

「借的,他們要還的。」

然而一聽到林楠親口承認,這群修士導師們更是不願意了。

「看看,這肯定不行啊,校長你這樣可不行,咱們大家都是老師現在,你這就是厚此薄彼啊!」之前開口的老太太更不樂意了。

這位年紀不小,七十多歲的高齡,也是武大兩位大修士之一的高手,二班班主任。

「校長,這樣我們抗議,你這等於給三班同學開小灶,你讓其他同學怎麼想?」另外一名老者也開口,同樣是大修士高手,一班班主任。

一班二班,那可都是真正的精銳班級,現在一百來位修士高手,其中這兩個班級就佔據了三十位左右,極為恐怖!

其他近百個班級,總共才七十位修士不到!

有些班級到現在可謂是一個修士都沒有,自然讓一些修士導師們大急。

「唉,我們那群學生,本身資質就差,現在好了,資源也沒有三班的多,這下徹底沒戲了,乾脆讓學生們捲鋪蓋走人好了,沒法修鍊下去了。」

以前修鍊他們不行,眼下這育人子弟,大家也都是憋足了一口氣,這段時間都沒少下功夫,但始終不行。

學生,在他們的認識里那就是弟子!

和現代年輕人的認識不同,師生關係一般,但在老傢伙們眼中,師者若父一般,他們很用心。

但資源不過,這是硬傷!

已經發放的四枚靈丹,三塊元晶石不夠用!

林楠看到三班人的資源不夠了,其他人同樣也看到了,但卻也沒辦法,都知道這東西的珍貴。

但眼下,林楠對三班的借貸,突然間讓大家激動了起來。

不錯,別看現在一個個氣勢洶洶的,但實際上心裡卻是樂開了花。

為了弟子,於是一群人厚著臉皮都來了,反正校長財大氣粗。

發難道不公只是很小的原因,更大的是為了學生!

「校長,我們班同學情緒現在可都很不好,大家都很拚命,都是為了保家衛國,可是沒資源,那能咋辦?三班還能從我們財大氣粗的校長這裡借點,我們這些老傢伙可是窮的叮噹響啊。」一群上了年紀的修士導師們開始在林楠面前哭窮了。

就差哭出來了……

看樣子,那叫一個慘兮兮的模樣,讓林楠都覺得瘮的慌。

而且,說到這裡,林楠也懂了…… 人都走了,林楠坐在辦公室內暗暗合計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