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熙不解道:“月璃姐姐!他們都在呼喊什麼呀!怎麼我哥他們這麼開心呢?”

林小熙傻傻的道。

只不過看到荒孤庭嘴角勾起的笑意,也情不自禁笑起來。 戰天台場面一度混亂,荒擎風微微皺眉,隨即一擺手,一陣微風緩緩拂過,雖然輕柔無比,但當威風撫到臉上之時,卻散發出刺骨的寒意。

觀戰席上的數十萬武者頓時臉上刺痛,情不自禁的安靜下來。

唯一幾個不受影響的人也都驚訝的看了荒擎風一眼。元力化風至如此玄妙之境,非一般人可爲。

荒擎風寒聲道:“諸位安靜!天齊帝國乃是中等帝國,一國武者自然不能自相殘殺,自爲消耗。我天荒向來公正,自然不會允許此等事情發生!”

荒擎風此話說完,觀衆席上頓時一陣嘆息,看來一出好戲是看不成了!

荒擎風當然不會僅僅站在天齊帝國的立場上,之所以阻止兩人同國相爭,更多的是在照顧中等帝國的顏面,畢竟在下等帝國和上等帝國的眼裏,中等帝國也是一層聯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天齊帝國被人嘲笑,天荒帝國面上也未必好看!

更何況,此番十六歲之戰,天荒已然勝券在握,又何必再生枝節?

荒擎風隨即看向荒孤庭,道:“你在齊軒和齊得之間選擇一人應戰!”

韓城不由的暗暗失望的看了荒孤庭一眼。

“那就齊軒吧!”荒孤庭看了兩人一眼,隨口道。

“爲什麼不選本世子?選本世子!”齊得忽然叫囂道。“膽小鬼!你肯定是怕了本世子!”

“七堂弟!你還是退下吧!既然他選了本皇子,我就奉陪到底。”齊軒笑道。

“不行!”齊得聽了齊軒囂張的話,更是憤怒,對荒孤庭道:“你只要和本世子比武,我一定不會重傷了你的!頂多把你轟下戰臺如何?”

荒孤庭見分外爭強的兩人,微微一笑,道:“不用爭了,你們兩個一起上吧!也好多堅持一會兒!”

齊軒和齊得聽了荒孤庭的話,旋即一愣,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我看着天荒二皇子的腦袋是讓門給夾了吧!竟然讓我們兩人一起上!”齊得忍不住狂笑起來。

荒孤庭面無表情,看了一眼不屑一顧的韓城,道:“別廢話了!你們三個一起來也行!也免的本皇子一一對戰,這麼麻煩!”


“我靠!二堂哥!這麼狂嗎?還想要一打三?這可是戰天台,可不能讓他開玩笑!”荒雷十分驚訝的喊道。

成了新屆少年王,荒雷頓時自信滿滿,這幾日更是興奮的不行。走路都帶起風來。但也被荒孤庭這句話嚇得冷汗直冒!

一打三?怎麼可能?對方都是各國最頂級的天才,最頂級的戰力,要不然也不可能代表一國來參加七國論戰!

荒少宣卻是微微凝眉,玉扇擊腕,隨即大笑道:“你堂哥好氣魄啊!據我所知,他的這是戰力已經堪比真元境,不在我之下!對付三兩個靈元境二重的武者還不是信手拈來!”

“什麼?”荒雷驚訝道:“這麼厲害?宣哥兒,你是說二堂哥竟然比你還厲害?”

“咳咳…!”荒少宣壓低聲音道:“小點聲音!你宣哥兒是不要面子的嗎?”

“哦哦!”荒雷連忙點點頭。


韓千雨和蒙菲靈坐在一起,但兩人心思卻是不同。

本來他們兩個也是有資格參加七國論戰的,但是不知爲何,天荒帝國最終的參戰名單上兩人的名字卻被剔除了!

能改變這份名單的,顯然只有荒擎夜一人。

而兩人之所以不能參戰,顯然是因爲荒孤庭的原因。蒙菲靈倒是沒有什麼不妥,她一個女兒家自然不在乎所謂的少年王榮譽,而且她只有靈元境一重,也基本上沒有什麼勝率,但同是靈元境一重的韓千雨卻十分氣憤:“都怪這個混蛋荒孤庭,要不然本姑娘也能參戰!以爲是皇子就厲害了麼?”

韓千雨不喋不休的道。

“千雨,你和二皇子不是有婚約嗎?爲什麼不太高興的樣子?”蒙菲靈詫異的看向韓千雨。

“哼!”韓千雨冷哼了一聲,不過卻沒有說什麼,只是道:“菲靈妹妹,你還小呢,不懂!”

“哦!”蒙菲靈緩緩點點頭。

此時,主戰臺上已經陷入爭執,韓城三人都對荒孤庭的猖狂之言很是憤怒,又再次爭搶着一定要先和荒孤庭論戰!但又堅決不會三人聯手,因爲即便勝了,也不夠痛快!

荒擎風微微皺眉,正欲出言論斷。忽的,荒孤庭微笑,道:“七號次戰臺,三位請!”

荒孤庭此言一出,頓時精神力浩浩蕩蕩的涌出,三個靈元境小子怎能抵擋,當即好似中迷一般,眼睛頓時空洞起來,三人渾渾噩噩,腳下元力涌出,竟然隨着荒孤庭之後,躍上七號次戰臺。

忽的,三人反應過來,都詫異的看向四周,自己何時來到次戰臺?

而觀戰席上根本看不到三人表情,只是看到四人真的一同來到同一個次戰臺,頓時歡呼起來。

“兄弟!快看,他們三個真的要聯手對抗二皇子了嗎?”有天荒帝國的武者十分激動。

“真的?!他們真的放的下臉面?二皇子不會被打死吧!”

數十萬武者都激動起來,有的希望荒孤庭可以力敵三人,勇奪少年王!更有的武者希望看到荒孤庭被另外兩國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荒孤庭笑道:“三位,既然已經來到次戰臺,不如就開始吧!畢竟我們也上來很久了!再不開戰,可就誤了時辰!”

齊得在三人中最爲狂躁,聽了荒孤庭頗爲挑釁的話,頓時氣憤不已,手中一柄大砍刀,散發出灼灼光華,大喝一聲:“荒孤庭,讓你嚐嚐本世子的寶刀!”

砍刀乃是二星元器級別,元力注入其中,頓時出現一片晶亮的刀芒,鋪天蓋地向荒孤庭劈殺而去。

齊得靈元境二重,自然比荒雷的一擊強大太多倍,此時,七號次戰臺上已經刀芒漫天,雖然只是隨手一刀,但齊得顯然是灌注了充足的元氣,一刀之威,震動空氣激鳴。

觀戰席上的周烽甚爲震驚,沒想到對方只比自己大一歲,修爲何止勝自己十倍!

不過,周烽此時更關注自己這個便宜師父的表現,雖然荒孤庭一人要戰三人,讓他心中很是激動!但若是敗了,恐怕會和他一樣成爲一個笑柄!

荒孤庭平淡的看着這漫天一擊,看似有雷霆萬鈞之勢,但在他的眼中卻漏洞百出。

畢竟靈元境修爲,在他面前已經根本不用看。

他手中微微一撫,剛纔澎湃的刀芒之鋒在靠近他的身側之時,直接穿透而過,只引動衣袂飄搖微動,便再無動靜。

“什麼?!”齊得不敢置信的看着這一幕,他剛纔雖然隨手一擊,試探一下荒孤庭的實力,也沒想一擊便把他擊倒於臺上,但荒孤庭擋住此招卻太輕鬆了一點。

齊軒和韓城也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凝重,剛纔齊得那一擊雖然很是平常,但想要接下來恐怕不會做到荒孤庭那般輕鬆。

周烽心中猛然一跳,頓時覺得自己這個師父有那麼一點強!

荒孤庭目光平靜,道:“我已經說了,你們三個都不是我的對手,一起上,也只會快點結束這場論戰而已!”

齊得手中微微一轉,大吼一聲:“荒孤庭,你休要囂張,我剛纔只不過出了三成力!厲害的還在後面呢!”

頓時大刀化作一道一陣狂風,涌動出片片刀之虛影,齊得雙腳一踏,速度迅猛至極,連跨三步,便至荒孤庭面前,旋即一跳凌空,對着荒孤庭的腦袋狠狠劈下,刀鋒凜冽,引動空氣激鳴,宛如俯衝的老鷹一般,這一招,顯然齊得用出了十分的力氣,要一擊重傷荒孤庭。

臺下衆人,頓時心絃擰緊,林小熙提心吊膽道:“月璃姐姐!怎麼辦啊!那個人也太可怕了,竟然要用這麼強大的招式攻擊我哥!”

秦月璃毫不擔心,畢竟靈元境二重在他眼中弱的一批,她輕輕擺擺手道:“放心啦!你哥纔不會有事呢!”

“那…那我哥怎麼不還手奧!啊!快砍到了!師父!你快躲開啊!”林小熙忍不住大喊了起來。

秦月璃連忙捂住林小熙的嘴,焦急道:“你喊什麼?”

“我…我哥他!”林小熙語無倫次道。

“你知道嗎?武者論戰的時候,臺下任何人不準喊話,傳音,嚴重者直接取消參賽資格!你這是想讓荒孤庭輸嗎?”秦月璃微微教訓道。

“啊?我不喊了!”林小熙連忙忐忑道。

臺下,荒孤焚也眼睜睜的看着砍刀落下的瞬間,他多想荒孤庭焚身於此刀之下,雖然他心裏知道幾乎沒有可能。

臺上,荒孤庭依然目光平靜,腳下紋絲不動,絲毫沒有因爲齊得的俯衝氣勢而變色。

只見他微微伸出一根手指,在刀尖觸及他身體的前一瞬間,手指上元力涌動,爆發出璀璨至極的光華。

少澤劍指!

“轟!”

一道迅猛而凜冽的光束猛地從指尖射出,在空氣中形成一道漣漣氣柱,轟的撞擊在齊得的二星元器的砍刀上。

見荒孤庭站在原地不動,心中得意一笑,還以爲他被自己的氣勢嚇傻了,不過隨後見他伸出一根手指,頓時眼神中不屑至極,雙手握刀,打算一刀砍死荒孤庭。

忽然手中一陣麻木,緊接着耳邊響起一聲金石碎裂之聲,尤其是此刻,對齊得來說!異常刺耳! 臺下,人羣都震驚的看着那一幕。而最震驚的無異於齊得本人,他剛纔澎湃至極的元力瞬間消散無蹤,但這不是最讓他駭然的,而是他的他手中的砍刀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痕,而裂痕中心,一道刺目至極的窟窿。


這可是二星元器啊!

二星元器的堅韌成度根本不是凡鐵可以比擬!比堅硬的山石依舊堅硬數倍!

有天賦異稟者,初入靈元境之時便可以手碎鋼鐵,但那依然只是凡鐵,但元器一經鑄煉硬度提升巨大,根本不是靈元境可以撼動。便是真元境也不可能打碎一把二星元器。

但眼前,齊得的二星元器長刀雖然並未完全裂開,但已經出現了一個裂縫,元器上面的銘文直接全部斷裂,再不可灌注元力,可以說,現在齊得手中的長刀除了比一般刀劍堅硬一點,再無他用。

武者手中的元器本來就是需要武者灌注元力,才能發揮他的極大威力,此時一旦碎裂,便毫無所用。

齊得此刻的心情難以名狀,手中雖然依舊握着砍刀,但卻忍不住顫顫發抖,因爲他在想,剛纔荒孤庭這一指若是沒有對着他的刀,而是指向他的腦袋,此刻……恐怕已經頭顱斐裂!他不敢再想下去。

“哐當!”

手一鬆,刀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碰撞之聲。此刻齊得已經心緒難平,驚恐的望着神色淡然的荒孤庭,頓時無限恐懼被放大,彷彿看着一個兇猛的怪物,然後迅速退到齊軒和韓城面前,不敢再出手。

齊軒和韓城對視一眼,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駭然,並且彷彿在提醒對方一起上!

此時他們不得不正視荒孤庭,氣息十分平緩的他身上擁有裂土開山的巨力。很可能遠超他們現在的武道理解。

林小熙並沒有太多感慨,只是嘻嘻一笑:“哇!我哥真厲害,竟然把那個壞蛋的刀給弄壞了!不過,他們是在比武,應該不用賠吧!那個刀這麼大,應該值不少錢吧!”

秦月璃也驚訝了一瞬,哼了一聲:“變態!”他自忖,只用一道指力便洞穿二星元器,她是遠遠做不到的!

而周烽此刻的心情則是又驚又喜,驚訝於荒孤庭的一指洞穿二星元器,喜的是,自己果然沒有看錯人,這個師父還是有些能耐的!日後一定要學這一招神通!

荒孤庭不知下方觀者的所思所想,神態自若的向前走三步,笑道:“現在我有資格讓三位聯手了吧!”

“荒孤庭,你不要囂張!你剛纔那驚天一指,定然是透支了不少元力,恐怕是不能再現了吧!現在,你一定是強撐着身體,實際上已經獨木難撐,想要嚇退我們!實在是癡心妄想!”

韓城一字一頓,雖然有些顫抖,但依舊涌動着高亢的戰意!他不是庸碌之輩,不可能被荒孤庭一招石破天驚而嚇倒。

而齊軒同樣如此,身爲皇子,從小便接受玄元境高手的指點,不是齊得可以比擬。他手中長劍微微用力,周身元力澎湃,出現一股幽綠色的光芒。頓時,長劍出鞘向荒孤庭奔襲而去!

韓城也抓住時機,他用的兵器是一柄巨大的銅錘!名爲霸天錘!

韓城全身氣勢爆發出來,霸天錘被元力灌注,霸天錘上涌動出澎湃的元力,後發先至,比齊勝的長劍更快來到荒孤庭的面前,然後凌空轟下,像是一座小山包,向着荒孤庭壓下去。

面對韓城的霸天錘,荒孤庭並不躲閃,腳下一踏,十米長寬的次戰臺臺頓時一震,周身元力涌動,全身閃爍着金色暗芒。

“嘭!”荒孤庭一拳轟出,與韓城的霸天錘強勢對撞。

霸天錘在空中一滯,旋即被強硬撞開。

韓城後退數步,臉上浮現一抹驚恐。他沒有料到,荒孤庭的力量竟然也如此強悍。

“沒想到你的力量竟然也如此強悍,看來我小看你了。”韓城直接用手抓住剛纔扔出去的戰天錘,戰意愈發激動起來。全身的氣勢更加澎湃。

此時,齊勝抓住時機,在荒孤庭對抗韓城的霸天錘之時,長劍一擺,一股暗綠色的劍氣被齊軒猛然向着荒孤庭的腦袋劈出,而且長劍也直接飛出!

荒孤庭閒庭信步,身體微微側過,髮絲飛揚,堪堪避過劍氣。

“你…!”齊軒也是驚訝的重現接過長劍,沒想到荒孤庭在硬撼霸天錘之時竟然還能分心躲過他的飛劍!

荒孤庭龍行虎步,從剛纔的風暴中走出,看向衣衫不整的兩人,笑道:“還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