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竹抬頭看了林軒一眼,旋即又哭了起來。

「行,你哭吧,我走了。」

林軒轉身就走。

杜竹忽然起身,一把抱住他。

「林軒,你買了我的初夜吧,只要一千八,以後我可以給你當小三,一個月兩萬塊就行了。」

杜竹需要錢。

在她的了解中,林軒的家裡和她家一樣很窮,可是最近學校都在傳凌佳樂爸爸給了林軒一百萬。

天魔弈 為了錢,她說出了不知廉恥的話。

「鬆開。」

林軒一聲大吼。

杜竹被吼瞢了。

送開林軒,低著頭,哭泣道:

「我媽媽病了,需要錢動手術,不然媽媽會死的。」

聽到這裡,林軒動了惻隱之心。

他也窮過,他知道沒錢的滋味。

曾經奶奶也病過,為了給奶奶治病,他四處借錢,可是沒人願意借給他,最後奶奶在床上躺了一個月才好。

「行了,別哭了,治病需要多少錢,我給你。」

杜竹哭泣的說道:

「醫生說動手術需要十萬塊,親戚都不願意借錢給我們,怕我們還不起,我真的沒辦法了,才出來賣的。」

看到杜竹哭的那麼傷心,林軒於心不忍。

「行了,別哭了,跟我走吧,我給你十萬塊,你拿去給你媽媽治病。」

杜竹眼淚汪汪的看著林軒。

「真,真的嗎?」

林軒點頭。

「嗯,真的,走吧。」

杜竹這才拿起沙發上的書包,跟在林軒身後。

下樓之後,林軒跟黑玫瑰打了一聲招呼。

「玫瑰姐,酒吧就交給你了,我先回去了,有事打我電話,我電話是133……」

林軒留下自己電話之後就帶著杜竹離開了酒吧。

走出酒吧之後,林軒感覺到清靜了不少。

轉身看了杜竹一眼。

杜竹低著頭,一語不發。

「有銀行卡嗎?」

杜竹搖頭。

「走吧,去前面取款機。」

林軒帶著杜竹去了附近的取款機,取了十萬塊給杜竹。

杜竹拿著錢,輕咬嘴唇,低頭說道:

「林軒,我們去開房吧,我把第一次給你。」 開房兩個字,對青春期的林軒來說有著無形的誘惑力。

可是她沒有因為給杜竹錢,就要求她去開房。

他一臉正色的說道:

「我有女朋友,跟你去開房,豈不是對不起我女朋友,這錢算是我借給你的,等你以後畢業,工作掙錢了再還給我。」

杜竹將錢放在書包中。

十萬塊對她來說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她除了用自己身體報答之外,想不出有什麼辦法能報答林軒。

她低著頭,緊咬嘴唇。

林軒拍著她的肩膀,說道:

「行了,拿去給你媽媽看病吧,還有一個多月就要高考了,好好複習,別辜負了家人對你的希望。」

杜竹抬頭。

含淚看著林軒。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學習的,今日之恩,磨齒難忘,如果等我大學畢業,你未娶,我嫁你。」

說完這話,杜竹就跑走了。

看到杜竹遠離,林軒心中一陣後悔。

修煉狂潮 「我怎麼會拒絕她呢,她長得也不錯,跟她去開房多好啊。」

哎。

微微嘆息一聲。

朝凌佳樂家走去。

黑玫瑰停留在醉生夢死酒吧。

她成為了酒吧管理者,她也在了解酒吧的情況。

酒吧,一間辦公室。

趙令正在跟黑玫瑰說著酒吧的一些情況,黑玫瑰也拿著以前的一些帳單看了起來。

轟。

就在此刻,房門忽然被踹開。

一群陌生人沖了進來。

他們手中有武器。

趙令瞬間就嚇傻了,頓時跪在地上,雙手抱著腦袋,不敢抬頭去看闖進來的人。

「白魔?」

看到進入辦公室的人,黑玫瑰頓時變了臉色。

「黑玫瑰,你還真能藏。」

黑玫瑰拿出手機,正要給林軒打電話。

一個黑人大漢瞬間出現,一把拽著她的頭髮,將她腦袋按在桌子上,狠狠的一撞。

黑玫瑰額頭瞬間被撞破,鮮血直流。

「你知道背叛組織的下場,帶走。」

隨著白魔一聲令下,黑玫瑰被帶走。

「通知老闆。」

黑玫瑰被帶走的同時,大聲吼道。

直到白魔等人離去,趙令才反應過來。

他混跡黑道多年,可是類似今天這樣的陣勢他從來沒遇到過,許久之後他才冷靜下來。

「通知老闆……」

可是他沒林軒電話。

他打電話給何彪。

很快,何彪就走進了辦公室。

「小趙,什麼事?」

趙令焦急的說道:

「快通知老闆,玫瑰姐被一群陌生人帶走了。」

「啥?」

「愣著幹什麼,快啊。」

何彪一直在酒吧大廳,不了解情況,仔細詢問之後,他頓時給林軒打電話。

林軒選擇步行去凌佳樂家。

還沒到家,何彪就打來電話。

「老闆,不好了,玫瑰姐被一群陌生人帶走了。」

聞言,林軒頓時打車折返回了醉生夢死酒吧。

酒吧辦公室。

林軒坐在辦公椅上。

趙令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通過趙令的敘述,林軒已經猜到了帶走黑玫瑰的人是K1的成員。

黑玫瑰盜取了K1研究幾十年的資料,K1肯定不會輕易的放過她。

黑玫瑰落入K1手中,肯定有危險,必須儘快的尋找到白魔等人,營救黑玫瑰。

「我知道了。」

林軒神色平靜,但話語中卻帶著一股蕭然的殺意。

黑玫瑰是他的人,敢動他的人,管它是k1還是什麼組織,全都得死。

「但願玫瑰安然無恙,否則……」

林軒起身,離開了酒吧。

走出喧鬧的酒吧之後,他頓時給葉雯打電話。

「林軒,什麼事?」

「黑玫瑰被白魔帶走了,我需要知道白魔現在的落腳點。」

「林軒,你別亂來,我立即組織人手營救。」

「不用了,你告訴我白魔現在在哪裡,我自己去救人。」

「白魔可是K1亞洲負責人的心腹手下,不是省油燈。」

「我能從他手中奪回Y2資料,想要救黑玫瑰輕而易舉,你告訴我白魔現在在哪裡。」

「稍等,我給你查詢一下。」

葉雯了解林軒的實力,對林軒她很放心,她啟動了江華軍區情報網,很快就了解到了白魔的地點。

朕本紅妝 「白魔在江華市有兩處落腳點,一處是郊區的一個度假山莊,山莊是凌天威的地盤,還有一處是城南一處汽車修理廠,現在我也不知道白魔在哪裡。」

「把詳細坐標發給我。」

「好。」

葉雯把白魔兩處地址坐標發給了林軒。

名門厚愛:帝少的神祕寵兒 林軒看著坐標。

一處在城南,一處在城西,兩地相隔一百多公里,兩地來回跑,需要兩個多小時。

必須確定黑玫瑰到底在哪裡,如果走錯了,黑玫瑰有可能有性命危險。

他站在酒吧門口,動用了無限視距能力。

在他眼瞳的注視下,視線慢慢的擴散,慢慢的,整個城市都在他眼瞳中呈現。

在龐大的城市中,他看到了黑玫瑰在一輛黑色商務車上,正在朝城南的汽車修理廠趕去。

得知了方向之後,林軒打車前往黑玫瑰說的汽車修理廠。

汽車修理廠,二樓一間雜物房。

黑玫瑰雙手被捆著,被吊在房樑上。

白魔手中拿著一根皮鞭,不斷的在黑玫瑰身上抽打著。

啪啪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