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逍遙”懶懶地把劍扛在肩上,又揉了揉自己的臉,悠悠道:“林淵。”

“……仙俠……分區的林區長?”李沐張口結舌地說道,“您……您爲什麼出現在這裏?”

“本來是不想的。”林淵瞥了面色稍緩的鐵遊冬一眼,挑眉道:“但她已經潛入這麼深了,被你這麼一戳就前功盡棄了。”

鐵遊冬訕訕地笑了笑,林淵又一瞥過去,她立刻哆嗦了一下。

——臥底是鐵遊冬?

雖然李沐在參加入職考試時曾見過當時身爲主考官的林淵。但出現過馮蕪香的前例後,李沐對所謂的同事更加謹慎,便出言試探道:“林區長,既然我們有緣相見,那您能不能把欠我們區長的五萬塊錢交給我?我會交還給區長的。他念叨這個已經很久了。”

林淵白了李沐一眼,道:“我欠他的是三萬……你這試探的法子未免也過於明顯了。”

李沐尷尬地笑了笑,道:“就算林區長不想讓我誤傷自己的同志,也不用特地跑到這個世界吧,您託人傳個話不就行了?”

林淵擡頭望天,淡淡道:“有人算計到我頭上了,我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林區長你說啥?”

林淵又定定地望着李沐,道:“你知道這夥人在倒騰違禁品吧?蔡京那個穿越者擁有一些超時代的違禁品,你對付不了。我一來是阻止你幹掉自己人,二來是來收拾那個走私犯的。”

“什麼樣的違禁品?”李沐奇異道,“難道他帶來了加農炮?” 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鬥記

林淵眼角微微上挑,道:“總之,丞相府裏可能會出些大動靜。”

李沐轉念一想還欠冷血一個人情,又掛上一副諂媚的笑容,道:“那林區長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小忙?蔡京原本打算謀逆,您去對付走私犯的時候能不能順帶蒐集一些他謀逆的證據?”

林淵雙眼低垂,用手揉了揉下巴,又睨了李沐一眼才悠悠道:“看在你是他看中的人的份上,我可以幫你這個忙。”但下一瞬間他又面無表情地說道:“但那三萬塊錢,你得跟那混蛋說一下,還的時候不準算利息。”

李沐忙不迭地點頭哈腰作狗腿狀,只是林淵臨走前那眼神黑幽幽的,像是深潭一般不透一絲光亮,一望過來,還真叫他有些心底發寒。

不過現下算是諸事大定,李沐也覺得該是澄清一切的時候了。

———————————————————————————————————————

這日,追命正獨自一人在院中練武。他初來神捕司之時,諸葛正我就看出他輕靈有餘,後勁不足的特點,所以命他練習些鍛鍊臂力和腳力的功夫。剛剛吃完鐵遊冬送來的點心,追命現在正是精神亢奮的時候,所以他一拳一腳都耍的有模有樣,不似先前那般懶怠。

一瞬間,追命的耳邊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他停下手中的動作,朝腳步聲的發源地喊道:“仲醫師,是你嗎?”

李沐因爲要得到蔡京的謀逆罪證,所以在外面耽擱了一些時候,神捕司衆人都有些擔心他的處境。此刻追命聽到了李沐的腳步聲,自然是滿心欣慰。

已經摘下面紗的李沐意態悠閒地出現在了追命的面前。如他所料,追命一臉驚掉下巴地看着他,顫聲道:“你……你是仲醫師?”

李沐輕輕點頭,嘴角微微上揚間,含了一個恍若白蓮星綻的笑容,在溫暖沉靜之中又蘊了幾分淡然從容。

“不是吧?怎麼長得和那個野獸這麼像……啊,不對,你的臉上沒傷疤,皮膚也比野獸白多了。”追命喃喃自語了半天,忽然眼中光芒大盛,驚呼道:“等等……你不是說你的臉被人燒傷了嗎?”

“那是桑芷妍說的。”李沐無奈地含笑道,“我可從未這麼說過。”

“那……那有什麼區別?”追命疑惑道。

“不說這個了,無情呢?”

“無情……好像在那邊。”追命的手指指向了東面。

“多謝。”李沐便朝着東面的房間走去,追命則是目不轉睛地盯着他那張與冷血酷似的臉,直到李沐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未幾,追命撓撓頭,喃喃低語道:“長得這麼像……難道他是那個野獸的親戚?”

———————————————————————————————————————

李沐找到無情之時,他正在一棵梨花樹下小憩。

微風輕拂,落英紛紛,偶爾有朵純白的花瓣落在他的肩膀上,他也只是嘴脣微挑,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日光順着樹葉的縫隙穿插落下,落在他的眼中,像是攪擾了一池清泉,漾起圈圈漣漪,水光瀲灩。

“無情公子?”李沐出聲道。

無情微微回頭,看到李沐,眼中有一瞬間的驚異,但又馬上歸於平靜,不留下一點痕跡。

“你似乎並不怎麼驚訝。”李沐淺笑道。

無情點了點頭,眼中無波道:“我想過這個可能性,自然不會驚訝。”說完,他頓了一下,又道:“既然你是摘下面紗後來找我,是否是要事要說?”

“在我說之前,我想聽聽無情公子的看法。”

無情便淡淡道:“既是如此,那就進房間邊飲茶邊說吧。”

李沐欣然頷首,便和他一起進了房間。隨即,無情和他各自斟了一杯茶,端坐在窗邊。

“我看得出,你對冷血很是上心。”無情望了一眼那滿地香蕊,道,“聽世叔說,當初是你勸他別殺冷血。”

“這麼說,諸葛先生都告訴無情公子了?”李沐微笑道。

無情忽然伸手,然後微微握緊,彷彿是要將遠處的花瓣握於掌中。然後,他鬆開手,目光幽眇道:“他不說我也猜得到。你和冷血,應該是親生兄弟吧。”

李沐垂下眼,含了一絲淡淡的苦笑。

“雖然桑芷妍是蔡京的密探,但她的話還是有幾分可信之處。蔡京坑害過不少不願依附他的官員,很多人被抄家流放,但總有些僥倖活下來的人。若我說的不錯,你應該是其中之一。”無情將目光對準李沐,嘴角噙着一絲譏誚的笑容。

李沐眼皮一跳,嘴邊的弧度已經顯得有些僵硬了。

“若是這樣設想可以解釋很多疑團。比方說,你殺死即將成爲蔡京義女的凌小刀和蔡京派來保護她的人,這樣可以讓蔡京痛失愛女,同時又打擊了蔡京麾下大連盟的氣焰。可惜,你對蔡京有敵意,想要報仇,但又不想連累自己的兄弟,所以一直不肯和冷血相認。”

此時此刻,李沐忽然覺得保持正常的表情是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因爲冷血不是個惜命之人,你要是告訴他你們和蔡京的血海深仇。他必定會不顧一切地殺死蔡京報仇,這樣,你就會失去自己的至親。”無情侃侃而談。

只聽一聲清脆的“啪”聲,李沐手中的茶杯已經出現了好幾條裂紋。

“但無論蔡京做了什麼,你都不該罔顧國法私自殺人。”無情正色道。

李沐無比沉重地擡起頭,慘然笑道:“這就是你的想法?”

無情微微點頭。

李沐嚥下堵在喉嚨的一口血,望向窗外的一樹梨花,目光忽然變得空茫而遼遠,他近乎嘆息的似的幽幽道:“若是僅爲着私仇,我不會殺他們。”

“你這是承認你是兇手了?”無情斂眉道,“可你若不是爲私仇,難道是爲了國恨?”

“人總有犯錯的時候。”李沐把手伸出窗外,一攤開,便有一隻四分五裂的茶杯從中掉落於地。他看着那殘破四散的杯片,神情淡漠道:“但有些錯,一旦犯下就絕無生路。”

無情道:“是什麼錯?”

李沐目光如刃地看向無情,一字一句斬釘截鐵道:“謀逆。”

無情如黑瑪瑙一般的雙瞳微微睜大,眼中光芒大盛,訝然道:“蔡京想謀逆犯上?”

“是。”李沐淡淡地說完,然後從懷中掏出了蔡京勾結各地官員的書信。這是他拜託林淵逼着穿成蔡京的走私犯用蔡京的筆跡寫下的,上面還有蔡京的相印。

“這是我偶然間截得的書信,上面是蔡京謀逆的罪證。”李沐把書信拆開,一一擺在無情面前。

無情上前一看,越看越是心驚,看完之後面色猶如冰霜般慘白駭然。他又擡頭問道:“這些話你爲何早點不說?”

“一開始,我只是知曉蔡京要謀逆的事,手頭並無切實證據。”李沐開始鬼扯,“所以我混入神捕司,想一邊查探蔡京的動向,一邊藉助諸葛先生的力量扳倒蔡京。”這樣一說,李沐立馬從冷酷殺人犯升級成爲救國救民的英雄級人物。

“所以,大連盟應該也參與了蔡京的謀逆之事吧?”無情神色慎重道。

“準確的說,是凌落石和他的好女兒好兒子。”李沐淺笑道。

“我知道了,這就去通知世叔。”無情將這些書信收好,便看也不看李沐地出了房門,朝諸葛正我房中趕去。

看着他的背影,李沐一挑眉毛,露出一個略帶得色的微笑。

然後他心情歡暢地邁開步子在神捕司內閒逛,逛着逛着,這腳步就不由自主地邁到了冷血的房門前。

這也許是因爲李沐一直覺得,臨走前要告別是做人的基本禮儀。

他站到冷血門前,伸出手想要敲門,卻不知爲何在心底生出些猶豫來。於是那隻手伸出了一半又無奈地放下了。

見了面要說什麼?繼續騙?這不道德吧?

“你找我?”身後傳來冷血一貫的淡漠聲音,李沐差點嚇了一跳,連忙回頭看着那個臉像是磐石化成的男子。

“我來找你道別。”李沐掛上最爲得體的微笑。

冷血的眼神陡然如刀劍般鋒銳起來,驀地看向李沐,道:“你這是要走?”

李沐點頭,溫和笑道:“事已辦妥,我再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冷血不說話,只是定定地看着李沐,黑眸在日光下熠熠生輝。

李沐被這灼然的目光盯得有些發麻,便疑惑道:“你這樣看我做什麼?”

話音落後,冷血便慢慢地將目光一寸寸地收轉回來,然後直挺挺地立在原地。

李沐淡然一笑,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你不必如此表現。”說完,他又好奇道:“對了,諸葛先生救下你的時候到底是怎麼跟你說的?我實在是好奇。”

冷血淡漠無塵地說道:“他說了你跟我的關係,又叫我入神捕司,僅此而已。”

“原來……那老狐狸都說出來了。”李沐淺笑道,“然後你就這麼相信了?”

“信與不信,有何區別?”冷血淡淡道,“我只需報恩即可。”

“你的情緒似乎有些波動。”李沐饒有意味地笑道,“平時你根本不是這麼多話的人。”

冷血眼神一閃,緊緊抿脣,再不多言。

李沐走上前幾步,雲淡風輕地一笑,道:“今日事畢,我欠你的也已經還清了。我想憑諸葛先生的機智,他定能處理好接下來的事情。” 夫盡妻用 說完,他便施展輕功,足尖一點躥上房樑,幾個起落間便消失無蹤。未幾,遠方又傳來他清朗是聲音:“對了,如果你想知道自己小時候的事情,去一個叫天石村的地方,找一個叫田嫂的女人。”

冷血靜立原地,回眸望向李沐消失的方向,平素無波的眼中有了微微的顫動。然後他的嘴角微微上揚,帶了一絲淡淡得可以稱得上是柔和的笑意,連帶着那冷硬的面部線條都有了鬆融的痕跡。

於是……今天我想雙更……衝動真的是魔鬼

總之,今晚第二更,來看本文結局吧 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鬥記

事情解決完之後,少四的世界不再封閉,李沐也成功地來到穿越司武俠分區。不過剛把索魂戒交給那邊的同事,他就收到通知要去區長的私人辦公室報到。因爲路上那些同事看他的古怪神色,李沐有種深深的不詳之感。

於是,鑑於多次被邪惡資本家壓榨的經歷,李沐懷着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來到了辦公室。他原以爲區長會一臉得瑟地宣佈下一個任務到來,然後他繼續那遙遙無期的假期前工作。

不過推開門後看到的情景和他想象中有些不同,區長正全神貫注地處理文件,似乎絲毫沒有注意到李沐的到來。

“區長?”李沐疑惑道。

“你來了?”區長淡淡道,“坐下,我有話跟你說。”

李沐瞅了瞅四周,區長的旁邊是沙發,但那一般的領導坐的地方,李沐不敢僭越,就挑了把小椅子坐下,端坐坐姿一臉嚴肅。

“你還是這麼謹小慎微啊。”區長淡笑道,“都已經是熬出頭的人了,不必過於拘束了。”

——熬出頭?什麼意思?

李沐試探着問道:“區長,您這是什麼意思?”

“來辦公室的路上沒人告訴你嗎?你已經被我預留爲下任的武俠分區副區長了。”區長用平靜無波的聲音炸下一個晴天霹靂。

這句話如閃電般襲過李沐的心頭,激起層層驚濤駭浪。他霍然動容,幾乎要從椅子上跳起來。

——副區長!?他竟然會主動提拔老子!?老子不是在做夢吧?那些人怎麼不跟我說?

等區長欣賞完李沐難得的失態後,他才含上一絲壞壞的笑容,道:“哎……我忘記了,是我吩咐他們先別告訴你的。”

“區……區長……這……這不是您在跟我開玩笑吧?”考慮到某人的惡劣品行,李沐仍然有些不可置信。

“這是職員升遷的名單。”區長將手頭的一份文件遞給了李沐。李沐接過後,死死地盯着上面的內容,待完全確定後,他的手指已經有些略微地顫抖。

——熬出頭了,這麼多年終於熬出頭了!就算是副的老子也成了領導啊!

李沐的眉宇間攢動着欣然喜樂,但還是被習慣性地強行壓抑着。他忽然閉上眼,細細回憶起過往充滿血淚和無奈的打拼,那點點滴滴的記憶如吉光片羽一般在腦海中一一閃過,最後化成了他嘴角一絲喜不自勝的笑容。

炎炎其華 但出於多年的職業習慣,他還是閉上雙眼,深吸一口氣,然後睜眼,儘量使內心平靜下來。然後,他目光真摯地說道:“感想區長的提拔。”

“感謝倒不用了。”區長笑道,“我之前對你百般爲難,你肯定在心裏罵着我恨着我呢。這道升遷令一下,你能不怨恨我就行了。”

“怨恨?我怎麼會?區長您對下屬嚴格要求是應該的啊。”李沐立刻作狗腿狀說道,“以後的日子裏屬下一定會竭盡全力配合區長的。”

“以後?”區長的丹鳳眼微微一挑,眼底流轉的魅惑頓時成了冰霜般的冷冽幽寒,嘴角的笑容近似譏諷,道,“這裏沒有我的以後了。”

李沐眉頭一皺,問道:“區長……您說什麼?”

區長冷然一笑,說道:“我馬上就要調去動漫分區做那邊的副區長了。”

“什麼!?”李沐詫異道,“這不是降職嗎?”

“未必呢。”區長笑得一陣慘然,“只怕有些人還覺得我算是撿了便宜呢。畢竟動漫分區的業務量比武俠分區的和仙俠分區的加起來還要大,一個副區長撈到的油水和這裏一個區長撈到的一樣。”

“這次您的降職,是不是和那些想撈油水的人有關?”李沐的面色凝重起來。

“撈油水倒是不打緊,他們愛撈不撈。但武俠分區是我的地盤,在我的地盤上怎能讓他們這些垃圾存在?”區長冷笑一聲,又道:“其實事情也很簡單,我擋了某些人的財路,他們看不慣了便要把我擠下去。”

李沐回想起區長以前雷厲風行的手段,又禁不住深深一嘆,道:“區長你這是何必?”自古以來,擋人財路者向來沒什麼好下場。

區長眼角微微上挑,“你又何必說這話呢?你忘了我以前是怎麼壓榨你的?”

李沐被說得一窒,只得訕笑道:“您那是鍛鍊。”

“鍛鍊?”區長笑道,“那你就不想知道我特意鍛鍊你的原因?”

李沐微微皺眉,想要開口說“想知道”,卻只能囁喏道:“區長您行事自有您的道理。”

“罷了吧。”區長無所謂地聳聳肩,說道,“以你的性子,只怕背地裏沒說什麼好聽的話。不過,我針對你起先是因爲一個人的話。”

李沐緊緊抿脣,但眼底期望的光芒卻暴露了他的真實想法。

“你來穿越司參加考試時的主考官是林淵那傢伙吧。”區長的目光忽然變得幽深起來,道,“他曾跟我說過,你——很不錯。”

“啥?”李沐驚歎道。他細細回憶起來,林淵每次見他都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談不上有什麼看重的意味。

“他向來不會把真實感情流露在表面上。”似是想到什麼往事,區長的笑帶了幾分懷念的意味,道,“從那時開始我就注意上你了。試探過你後,我也有了把你培養成副區長的意思。”

“所以……這些任務……全都是……”李沐很是無語。

“矮油~小李子我說看好你是真的哦~你圓滿完成我給你額外佈置的任務,我就承認你有成爲副區長的資格嘛~你不用太感激我的。”區長終於又恢復了那副熟悉的賤樣,雖然知他沒有惡意,但李沐還是有種往他臉上揍上一拳的衝動。不過這股子衝動很快就被他壓了下去,李沐咬了咬脣,逼出一道明燦笑容,說道:“感想區長的栽培。”

說完,他想到林淵那幽深無盡的雙瞳,心底一陣發寒,又道:“區長……有件事我一直沒敢說,但今天您說了這麼多,那我也就一吐爲快了。”

“什麼~”區長笑得一臉盪漾。

“當時仙劍世界的魔劍掉到了0335號逆水寒世界中,久而久之就引發了磁暴,也給我們的業績造成一定影響。”李沐儘量用平和的語氣說道。然後他一擡眼,試探着問道:“區長……您覺得魔劍的掉入真的只是意外嗎?”

區長收起笑容,正色道:“意外?的確是意外,不過是人爲製造的意外罷了。”

“那會不會是……隔壁區的高層所爲?”李沐這話若有所指。

“不可能是他。”區長一聽便想到李沐的心思,銷金斷玉似的說道。

“抱歉,我不該懷疑區長友人的品行。”李沐歉然道。

“不。”區長微微眯起雙眼,眸中閃現着幽深火焰,恍若鬼火一般閃爍飄搖,道,“我瞭解林淵這傢伙的性格。他要是想做,只會做得不留痕跡。”

李沐轉念想到林淵那看起來吊兒郎當的性子,又不禁嘆道自己思慮不周。變態區長的好友當然不會是笨蛋一個。顯然,操縱魔劍事件的另有其人,而穿越司的水也比他想象得更深。

“不必多想。”區長笑道,“只要你不像我這樣四面樹敵就可以混得很好。”

“區長你既然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四面樹敵,那爲什麼還……”李沐皺眉道。

“也許是我忍得太久了,所以不想再忍了吧。”區長幽幽道,“新任的區長是楊玖,她資歷幾乎跟我差不多深。所以她的區長位子算是實至名歸。”

——玖姐當區長?

李沐想到楊玖的詭異愛好,不禁一陣哆嗦,心中頓時愁雲萬里,覺得武俠分區的未來一片慘淡。但他還是溫和笑道:“玖姐是我的老前輩了,我們一定能相處融洽的。”

“對了。”區長突然不懷好意地詭然一笑,說道,“有件事我忘記跟你講了。”

“什麼?”李沐肅容道。

“俠骨丹心的世界發生磁暴,厲南星被捲入0335號逆水寒世界了。當副區長之前你還有一段小小的假期,這樣一來,你的假期生活似乎要更加豐富了。”

話音一落,李沐的臉登時黑了。

————————————————0335號逆水寒世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