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春一聽,立馬非常開心。

「大柱最聽你的話了,真是謝謝你啊!有你幫我勸他,我就放心了。」李秀春說完,便離開了。

下午的時候,大柱又來了。

「依依,你看,這是我給落落買的小鞋子,你看好看嗎?」

張柱拿著一雙鞋子對羅依依說道。

他每天都在小鎮上面上班,然後回來的時候,總是會給她和落落帶些什麼東西的。

「謝謝你,大柱,你不要破費了,落落的鞋子已經夠穿了。」羅依依感激地說道。

「依依,我就是想對你和落落好。」大柱說道。

其實大柱,長得很的不醜,身材也很好。

如果稍微打扮一下,換一身好的衣服和髮型的話,他一定也是個小鮮肉,大帥哥。

但是這是在鄉下,他們普片都比較樸素,平時不怎麼注意個人的形象。

如果找女朋友的話,大柱這個樣貌,完全是可以的。

就是家庭情況不好,他的父親癱瘓了。

當年他父親在煤礦裡面上班,然後坍塌了,腳被砸斷了一隻。

那次還出了幾條人命,煤老闆就跑了,一分賠償也沒有,家裡為了治好他父親的腿。

花了所有的積蓄,所以他的家很窮,這也是他一直討不到媳婦兒的原因。

誰願意將來自己的公公,是個癱瘓啊!

李秀春當然是非常著急了,再三勸說無果的情況下,只能來找她了。

「大柱,上次你媽叫你去相親的那個女孩,她怎麼樣啊?」羅依依問道。

大柱一聽,然後愣怔了一下。

「我不喜歡她。」

「為什麼啊?你媽媽說得對,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成家立業了。」

「依依,我只想好好照顧你和落落,其她的人,我不想要。」大柱著急地說道。

羅依依雖然感動,但是她不能連累大柱啊!

她和大柱根本就不可能。

她只是將他當成親人一樣的看待。

她的心已經千穿百孔了,怎麼會去喜歡大柱。

「大柱,我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我和你……」

「我知道,我和你不可能,你沒來藍嶺小鎮之前,你家裡一定很有錢吧,我大柱是配不上你,可是我也沒有奢求啊,我只是希望照顧你和落落,直到有一天,等你找到落落的親生父親為止。」 「依依,我希望你和落落能夠幸福,這就夠了,我沒有要你接受我的意思,真的,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了。」大柱說道。

可是,他越是這樣說,羅依依的心裡就越愧疚。

她何德何能,能夠遇上大柱這麼好的人啊!

「大柱,謝謝你,你以後就是我的親人了,我會將你當成家人一樣看待的。可是你有想過你媽媽嗎?你爸爸媽媽老了,我現在也有了落落,我能夠明白一個做父母的心理。」

「他們就是希望,你能夠成家立業,然後抱上孫子,你的父母辛苦了一輩子,難道你就忍心看著他們為你著急嗎?就算是為了滿足一下他們的心愿,你也應該找個女人,好好的過日子啊!」

說到這裡,大柱也沉默了。

他承認,羅依依說的很對。

可是他的心裡……真的不想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啊!

半響之後,大柱才說道:「依依,我知道了。」

隨後,他便離開了羅依依的家裡。

羅依依看著大柱失落的背影,心裡更是難過了。

這麼好的一個男人啊!

希望上天能夠眷顧他吧!

……

顧家。

顧珊珊拿著最近的報紙,看了上面的內容以後,她憤怒地將報紙給撕碎了。

真是氣死她了!

顧言馨和蕭逸晗兒子的百日宴,佔據了新文頭條。

更可惡的是,宋驍居然還認了顧言馨的兒子做乾兒子!

這顧言馨的兒子,一出生就帶著光環,怎麼不讓人妒忌啊!

她和顧言馨都是從顧家出來的,一個現在是高高在上。

而她,現在淪為萬人唾棄,什麼都不是。

這樣巨大的差距,更是讓顧珊珊感到心裡不平衡。

「珊珊,你別看這些東西了。」白鳳過來說道。

「媽,我不甘心啊,為什麼我的命就是這樣的,顧言馨一個小三生的孩子,她就那麼好命!」

「媽媽我也不甘心了,可是現在,我們只能等待時機,不能輕舉妄動,我相信,她總有一天會有弱點的時候。」白鳳肯定地說道。

她活了好幾十年,生活經驗和積累,可是比顧珊珊要多。

自然也比顧珊珊沉穩很多了。

「媽,我等不來了,我真的好想找人,弄死顧言馨的孩子!我看她還得意不!」

「珊珊,不能胡來,顧言馨的孩子,現在是全海城矚目的焦點,你目前是萬萬不能動他的,一定要等待機會。就算你現在弄死了那個孩子,可是蕭家的人,能夠放過你嗎?你可千萬不要搭上自己啊,我和你爸爸,下半輩子,就只能指望你餓了。」

「媽……」

顧珊珊還想說什麼,這時候顧玉明從外面回來了。

一臉垂頭喪氣的樣子,似乎心情很不好。

不,他從來就沒有心情好過。

「媽,他最近怎麼總是出去啊?」顧珊珊問道。

「可能……可能是出去散散心吧!」白鳳吞吞吐吐地說道。

顧珊珊也沒有懷疑,但這時候,顧玉明走到顧珊珊的面前。

「你身上還有沒有錢啊?」顧玉明問道。

「錢? 緋聞進行時 之前不是給了你們嗎?這麼快又花完了?這才幾天的時間啊!」顧珊珊問道。

「廢話少說,就你那點錢,你還好意思說給錢!」

原來我是妖二代 顧珊珊一聽,然後立馬就生氣了。

「你要是瞧不上的話,那就不要啊!我沒錢,你也別問我要!」

「不要臉的賤人!我打死你!」顧玉明說著,就要撲過來。

白鳳趕緊攔住了他,「你這是幹什麼?自己在外面輸了……」

白鳳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

「輸了?媽,原來他拿著我的錢,是去外面賭了啊?他什麼時候染上的?本來我們家就沒錢,他又去賭,這樣我們家遲早要被他敗光的!」

「珊珊,你爸爸他只是……」

「行啦,你別再替他說話了,我對你們真是失望!我沒錢了,你們也別問我要了!」

顧珊珊說完,便憤怒地摔門而去了。

「珊珊……」白鳳傷心地喊道。

顧玉明變成這樣,她也是不想啊!

前幾天,她才發現,顧玉明竟然在外面和別人打牌。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她一直沒敢跟顧珊珊說,現在還是被發現了。

顧珊珊出了門以後,心情真的是糟糕透了。

她想辦法,能夠徹底的擺脫顧玉明他們。

必須要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才可以。

可是這件事情,她只能去找賀明了。

……

蕭氏大樓。

顧珊珊許久未曾來這裡了,以前自己還算和這座大樓有幾分的關係。

現在,徹底的劃清界限了。

她什麼都不是了。

她看見蕭逸楓從裡面走了出來,一邊和助理說著事情,一邊忙碌的樣子。

他還是沒有變。

這麼帥氣的男人,曾經自己也和他同床共枕啊!

只是現在……

顧珊珊突然間有些懷念以前的日子了。

雖然蕭逸楓不喜歡她,但她畢竟是他名義上的妻子,在蕭家的地位還是有的。

能夠當他名義上的妻子,現在想想也不錯。

是海城裡面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現在說什麼也晚了。

這一切都是被顧言馨害的。

顧珊珊的心裡,有多了一抹的恨意。

這些仇恨,她遲早都是要找顧言馨算賬的。

她說過,她們之間的爭鬥,永遠不會停歇。

除非你死我活,總有一個人,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的。

一會兒,賀明急急忙忙的過來了。

看到顧珊珊的時候,臉上更多的是憤怒和著急。

「顧珊珊,你怎麼跑到公司來找我?上次我不是跟你說的很清楚了嗎?拿了錢以後,你不要來了。」賀明說道。

「我想你了。」顧珊珊淡淡地說道。

「呵——」賀明嗤鼻一笑。

真是夠諷刺的!

「下次,直接說你的目的好嗎?別用這些花樣,你難道不覺得很噁心嗎?」

「那你上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噁心啊?我還是你嫂子的時候,你討好我的時候,你怎麼不覺得噁心啊?」

賀明的臉色很難看。

「如果你來找我,是為了諷刺我的話,那現在夠了,我還要去上班呢!」

賀明說完,便準備離開。 劉總喝了一杯以後,然後遞了一杯酒給顧珊珊,「你也喝一杯吧!」

顧珊珊接過酒,然後爽快地喝下去了。

「真是豪爽啊!我就喜歡珊珊這樣的美女,真是善解人意。」

劉總說著,他的手越來越不安分了。

顧珊珊也忍了,反正賀明說了,他那方面不行。

他也只能這樣了。

一來二去的,兩人都喝了不少的酒。

緝捕落跑小甜心 顧珊珊這時候對賀明投去了一個眼神,似乎在問他,到底要陪到是時候啊!

她都快被這個老頭子,吃抹乾凈了。

但是賀明完全沒有回應顧珊珊,而是站起來說道:「劉總,你和珊珊好好聊一下,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好好好,快去吧。」劉總巴不得賀明趕快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