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沁無奈的看着我說着,隨後便是直接起身離開了餐廳裏,我看着李沁離開的背影,我的心裏也有點說不出的滋味。

畢竟我跟李沁也經歷了那麼多,我也知道她對我的感情,所以我現在的在想,是不我這樣做的太過分了?

可是我這個想法只是剛剛出現,我便是打消了這個念頭,李沁那樣對我和我的兄弟,她從來都不會覺得對不起我,那我爲什麼要爲她考慮?

我直接一口喝光了咖啡,感覺真的很苦,我深吸了一口氣,便是離開了這個咖啡廳。

當我這樣走出來的時候,我就聽到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了一眼,正是玲瓏姐給我來的電話。

“玲瓏姐?”

我接聽了電話之後,直接對着電話中說道。

“你現在忙嗎?方便不方便來家裏一趟?”

玲瓏姐這個時候動聽的聲音傳了出來。

“好,我馬上過去!”

我說了一句之後,便是直接掛斷了電話,接着我便是直接向着玲瓏姐的住處趕了過去。

我也好久沒有看到玲瓏姐了,所以我的心裏也挺想念她的。

我打了一輛車,然後便是來到了玲瓏姐的家裏,玲瓏姐此時應該是剛剛起牀不久,頭髮還有些許的凌亂。

可是玲瓏姐這樣的大美女,雖然是頭髮有些凌亂了,但是依然透露着一股慵懶的美。

“出什麼事情了嗎?玲瓏姐!”

我進到了屋子裏之後,立刻就看着玲瓏姐問道。

“沒什麼事就不能找你了嗎?”

玲瓏姐坐在了我的身邊,然後笑着看着我這邊問道。

“當然不是!”

我連忙看着玲瓏姐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其實我也挺想見你的了。”

“那你還不來找我,”玲瓏姐白了我一眼,似乎不太相信我說的話。

“我就是最近都有事情,纔沒有過來找你!”

我連忙對着玲瓏姐解釋說着,玲瓏姐也看出來我有些着急了,她連忙笑了起來,睡衣下的飽滿也立刻讓人心悸的顫動了起來。

“跟你開個玩笑,你看你緊張的,”玲瓏姐笑着看着我這邊說着,然後問道:“我就是想看看你,最近有沒有什麼事情,你也不聯繫我,就只能我聯繫你了。”

我也立刻知道自己錯了,不應該這樣一直不聯繫玲瓏姐,確實應該早點聯繫她好了。

我連忙抓了抓頭,然後說道:“也沒有什麼大事情,就是處理了一下李沁那邊交接給我的地盤,然後她今天又找我跟她合作。”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玲瓏姐臉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反而是變得緊張了起來。

“她找你合作,什麼合作?”

玲瓏姐立刻就關心的對着我問了起來,我也簡單的把要吃掉鄭家的事情說了。

玲瓏姐聽到我說了這些之後,臉色也立刻就變得凝重了不少。

“這麼說的話,對付鄭家的事情,都是要李沁說的算了?”玲瓏姐沉思了一下,立刻就看着我這邊問道。

我也立刻對着玲瓏姐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差不多吧,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不過我看她現在應該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肯定是要跟我合作,”我看着玲瓏姐認真的說道。



我是十分自信的樣子,可是玲瓏姐卻看着我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這個還真的不一定!”

我聽到了玲瓏姐這樣分析,立刻我的心情都有些緊張了起來,因爲我本來都不擔心李沁會搞鬼了,被玲瓏姐這麼一說,我一下子就緊張了。

“爲什麼?”

“因爲我實在是信不過李沁那個女人,”玲瓏姐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看着我這邊說道:“那個女人不知道會搞什麼手段,畢竟她對你有那麼大的仇恨,說不定真的會聯合鄭天河,到時候坑你一把。”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想法,的確是跟我當初的想法差不多,畢竟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

“我感覺,應該不太可能,”我仔細的考慮了一下,然後說道:“李沁對我也有其他的感情,應該不會跟鄭家聯合。”

“這可不一定,畢竟控制鄭家,可比控制你要簡單的多,”玲瓏姐繼續看着我說道。

“反正你自己考慮一下,凡事一定要做好最壞的打算,”玲瓏姐看着我認真的說道:“不過,姐也支持你的決定,你自己能決定好就行!”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也看着她點了點頭,我繼續在玲瓏姐這裏陪伴了一會之後,我的手機就接受到了李沁發來的消息,她說已經約好了鄭天河一起吃飯。

我看李沁那邊已經準備好了,我就跟玲瓏姐說道:“姐,那我就先走了,李沁那邊約好了。”

“好,那你自己小心!”

玲瓏姐也看着我這邊說道,我立刻就點了點頭,然後才離開了玲瓏姐這裏。

在趕往那邊的路上,我也直接就撥通了熊哥和徐天等人的電話,讓他們都準備好,他們也知道了我要過去的地點。

熊哥等人也立刻就給我回復了,說沒有問題,我看這個情況,自己也不用擔心什麼了。

而且我感覺李沁跟我的關係,絕對要比對鄭天河好。

當我來到了約定好的包廂裏之後,我就看到了李沁和鄭天河已經在這裏了,我也徑直走了進來。 我進來了之後,我就看到了這個鄭天河的表情明顯變化了,而且好像是對我很憤怒似的。

不過我面對着鄭天河的這個表情,依然沒有太大的表現,我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怎麼?看你這個表情,似乎很不想看到我啊,”我看着鄭天河笑了一聲說道。


“哼!”

鄭天河明顯也沒有瞧得起我的意思,依然是冷哼了一聲,然後便是看向了我這邊,說道:“我只是沒有想到,一條臨陣脫逃的喪家之犬,竟然還敢回來!”

我聽到鄭天河的話,頓時我的心中便是一陣不爽,這個傢伙竟然也說我是喪家之犬。

我看着鄭天河冷笑了一聲,說道:“是嗎?我如果是喪家之犬的話,那你現在算什麼?什麼都不算吧?”

我現在可是吃定了這個鄭天河,因爲我知道李沁肯定會跟我聯合,吃掉這個鄭天河的勢力。

鄭天河面對着我的挑釁,直接不理會我了,反而是看向了身邊的李沁,然後說道:“好了,看這個情況,我們是要再把這個傢伙趕走一次了!”

我聽到鄭天河的這個話,心頭猛然沉了一下子,因爲我聽他這個話語裏的意思,分明就是要聯合李沁一塊把我趕走。

我立刻就看向了李沁那邊,李沁看着我的表情也立刻就笑了一下。

“鄒運,實在是對不起了,”李沁看着我這邊笑了一聲,然後便是無奈的對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立刻就明白了,李沁果然是聯合這個傢伙一塊欺騙我了。

“沒什麼對不起的!”

我直接冷聲說了一句,我也不是沒有考慮到這個情況,我直接冷聲說着,然後便是說道:“我也有這個方面的準備了!”

我現在真的很慶幸,自己提前給熊哥他們打了電話,讓他們提前準備好了,不然的話,我可能就真的要難辦了。

不過我忽然發現,我這樣說完了之後,鄭天河依然沒有絲毫的緊張,好像是十分淡定似的,包括李沁也是一樣。


“呵呵!”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鄭天河立刻便是冷聲笑了一聲,說道:“是嗎?你覺得你手下的那些人,還會來救你嗎?”

我聽到了鄭天河的這個話,立刻我就意識到了不妙,因爲如果李沁真的出賣了我,她肯定也會考慮到這點的。

“你放心吧,他們不會來了,我已經告訴鄭天河,讓他的全部人,去攔住你的人了,”李沁此時也得意的看着我這邊說道。

“李沁!”

我這個時候立刻憤怒的對着李沁那邊喊道:“虧我這麼相信你,你竟然出賣我!!”

我是真的沒有想到,李沁居然真的如同玲瓏姐說的,這樣出賣了我,我就算是提前做好了準備,那也沒有絲毫意義了。

李沁面對這我的憤怒,也絲毫不在意,她直接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還真願意相信我,那是我辜負你了,我給你道歉!”

李沁這樣說完了之後,我心頭頓時更加來氣了,因爲我真的是願意相信她的,畢竟我倆之間經歷了不少的事情,我也知道她對我的情感。

可是現在事實證明,我真的不應該相信她,她這個女人是爲了達到目的會完全不擇手段的。

“要怪只怪你這個人貪得無厭,”鄭天河此時也得意的笑了一聲,然後便是起身對着我這邊說道:“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想要吞掉我的勢力?”

“鄭天河,你要是也願意相信這個女人的話,那你肯定也會被她騙,”我連忙冷聲對着鄭天河那邊說道。

“你也應該知道,李沁這個女人有多麼擅長背後捅人刀子,你要是相信她的話,遲早會落得一個很可怕的下場,”我對着鄭天河那邊勸說着。

鄭天河聽到了我的話,也連忙看向了李沁那邊,估計鄭天河跟這個李沁也有隔閡。

我看到鄭天河似乎有些心動了,我連忙說道:“你之前跟她聯合,落到了一個什麼地步,不用我多說了吧?”

鄭天河聽到了我的話,也立刻就用疑惑的神情看向了李沁那邊,我現在知道唯一的辦法,也只能這樣挑撥他跟李沁的關係了。

“鄒運,你不會真的覺得,這種時候的挑撥離間,會真的有用吧?”李沁得意的起身對着我這邊說道。

“鄭天河,我李沁對鄒運的仇恨你不會不知道,如果我真的要算計你的話,我也不會出賣這個傢伙了,”李沁看着鄭天河輕聲說道。

“呵呵,我當然知道,我也願意相信你,”鄭天河干笑了兩聲,然後對着李沁說着。

我聽得出來,這個鄭天河雖然說相信李沁,可是明顯還是因爲我的話,有些懷疑李沁了。

“李沁,你已經不得人心了,你難道還不知道嗎?”我冷聲對着李沁說道。

李沁聽到我的話,目光一陣冰冷,然後看着我說道:“少來了,不得人心的是你!”

“你這麼無恥,不得人心的,怎麼可能會是我?”

我冷聲對着李沁說道,李沁沒有回答,只是用一雙美眸憤怒的看着我。

鄭天河這個時候也忽然開口了,他直接冷聲說道:“鄒運,你不用說其他的了,現在我要你名下的全部場子!”

我聽到鄭天河的話,立刻我的眉頭就皺起來了,因爲這個鄭天河竟然說要我名下全部的場子。

可是如果鄭天河要了我全部的場子,那李沁會得到什麼?豈不是說李沁什麼場子都不要了?

我感覺李沁不可能這樣什麼都不要,我立刻就疑惑的看向了李沁那邊。


“鄭天河,你就不覺得奇怪嗎?李沁這麼精明的女人,她怎麼可能會跟你合作,還不要場子?”我連忙對着鄭天河那邊說道。

“不錯,我當初也有這個疑惑!”

鄭天河看着我笑了一下,然後便是淡淡的說道:“不過李沁給了我一個十足的理由。”

“十足的理由?”

我立刻就驚訝的看向了李沁那邊。

“別這麼驚訝,這是我跟鄭天河談好的籌碼,他要你名下的全部場子,我只要你就足夠了,”李沁冷聲對着我這邊說道。

我這才知道,難怪李沁會什麼場子都不要,現在在她看來,教訓我比拿到其他的場子更重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