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時珍乃是一代名醫,活死人而肉白骨。人總有生老病死,不管你是一品大員,還是升斗小民,總免不得要被病魔找上門來。在京從醫多年,李時珍故交滿天下,任何人都會給他一點面子,又是什麼人這麼不開眼敢去找他的麻煩?

李時珍有些鬱悶:“被陸都督給請去了,在陸炳哪裏住了半個月,前天才算脫了身。”

“原來是陸炳,等等···…陸公不是病入膏肓藥石無效了嗎···…”吳節心中一震,突然想起,在〖真〗實的歷史上,陸炳應該在年前去世的,怎麼還沒死?

“恩,沒錯,依他當時的面相看來,是沒有救的了。”李時珍點點頭,說:“其實,到了陸公那一步,根本就救不過來。

死生有命,富貴在天。我們當醫生的職責並不是救命,而是減輕病人的痛苦,讓他們活得更有滋味,死得體面一些罷了。”

古人都信命數,即便是李時珍這樣的醫道宗師也是如此。

他嘆息一聲,接着道:“依陸公的脈相看來,定然是活不多這個冬天的。若我是他,根本就不會去想生死二字,將心態放平和了,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樂天知命,如此活得自在,走得從容。又何必大把大把吃藥,將自己弄得奄奄一息,苟延殘喘,生不如死?”

“也不知道陸家人是怎麼知道我進京的,陸家兩兄弟竟然找到觀裏來,在我面前長跪不起。說是陸公已經不成了,請我李時珍看到以前同殿爲臣的情分上,務必救他一命。沒辦法啊,既然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也不能不去。勞累了半月,總算保住了陸公一條命。”

吳節心中發沉:“陸公現在可好?”

李時珍:“不好,也就是吊着一口氣而已,隨時都有可以撒手人寰……其實,年前他若是走了也好。到如今,他已經徹底癱瘓在牀,手腳都爛了,又成了瞎子,這樣的日子過着根本就是一種折磨。佛家說得好,人身不過是一個臭皮囊,陸公的身子,爛得不成樣子。現在天冷還好,將來天氣一熱···…就是大限……換誰去,都不成······”

吳節這才明白,就因爲自己那一封信,李時珍進京之後就被陸家請了過去。也因爲有李時珍,本該在冬天去世的陸炳竟活到了現在。

這也算是他對歷史所產生的影響吧。

難道,這就是蝴蝶效應。

這隻蝴蝶撲棱着翅膀,會真扇起風來嗎?

一切都不敢確定啊!

“蝴蝶,蝴蝶,好美啊!”蛾子突然驚喜地伸出手去。

吳節轉頭看去,卻見一隻黃色的蝴蝶正在窗外,駕着春天的暖風,在熱氣流中慢慢升高。 吳節不知道陸炳因爲自己出現在這個歷史時空,而被李時珍延長了一個月的壽命究竟以意味着什麼,或者會對歷史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也許,就目前看來,這個影響微乎其微,可既然發生了改變,這個趨勢就是不可逆轉的。

將來會如何發展,誰能說得清楚。

對明朝最大的特務頭子,錦衣衛指揮使陸炳,吳節並沒有什麼太深刻的印象,也就是在陸家讀時見過兩面。在他眼中,這就是一個掉了牙齒的老虎,病得只剩下一口氣,同街巷中的普通老頭也沒什麼兩樣。

聽李時珍所說,陸炳的身子已經徹底崩潰,又殘又瞎,這樣的生命也談不任何質量。

吳節心中還是有些難過。

今天來這裏其實是李時珍帶信過來的,看來,李太醫肯定有事要對自己說。

吳節就問:“東壁先生今日叫吳節過來,可有事?”

李時珍點點頭:“士貞以前在陸府族的時候是否同陸家大公子陸軒有過節?”

“是啊。”吳節也不隱瞞這一點,很坦然地回答說:“以前因爲我於陸二公子陸暢交厚,陸大公子同吳節鬧得有些不愉快。但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如今陸軒已經是個糊塗人兒,以前的那些過節自然也不用再提。”

說到這裏,吳節心有所感,問:“東壁,陸軒的病能治好嗎?”

李時珍:“倒不難,他那種病屬於心竅一時矇蔽,需要長期服藥,在家靜養幾年,等到心思轉過來了,自然就會好起來。陸家也真是,陸軒都這樣了,還讓他在外做什麼官啊…”

嘆息一聲,他接着又問道:“士貞除了同陸大公子有些誤會之外·同陸家二位老爺可有……”

吳節聽李時珍說了半天,句句話不離自己於陸家的恩怨,心中更是疑惑:“東壁有話其說,說起來·吳節還曾經在陸家讀過半年說。陸家對我也是有恩的,我吳節可不是一個忘本之人。”

“那就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你。”李時珍神色有些難過,道:“想當年在太醫院做醫官的時候,李時珍和陸公也是熟識的。所謂醫者父母心,否則,即便是陸府的二位老爺跪求·我也不肯去陸家出診的,而且一呆還是一個月。一來是我同陸公還有些香火情分,二來醫者仁心,總可能眼睜睜看着一個大活人在你眼前死去。”

“陸公自知時日無多,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陛下,他想在臨走之前再見萬歲一面。”

吳節立即明白過來,陸炳和嘉靖是穿開襠褲長大的發小,感情深厚。在嘉靖登基稱帝之後·又在他身邊隨侍三十來年。拋開君臣關係不談,應該說,嘉靖是陸炳唯一的朋。

在死前·想同朋說幾句話,告個別,也是人之常情。

難道,陸炳託李時珍,想通過自己給皇帝帶話?

果然,正如吳節所猜測的那樣,李時珍道:“陸公知道士貞你是天子身邊的人,讓我給你帶一句話,無論以前陸家有任何不對的地方。還請吳節看在陸暢與他的情分,能不能讓他在臨死前見一次聖?”

吳節也嘆息一聲:“既然東壁先生這麼說了·吳節又如何敢推脫,盡力而爲。只是,陸公要去面聖,卻有許多難處,其中還需要做些運籌。”

按照明朝的制度,大臣們一旦染病在身·就不能朝,更別說去見皇帝了。古代的醫療手段落後,很多病都不知道具體的發病原理,自然無從防治防治。爲穩妥起見,四品以,有資格朝和麪見皇帝的大臣一旦得病,就只能在家隔離,等到病好之後,經太醫院的太醫檢查同意之後,才能回朝當值班。

否則你若得的是惡疾,偏偏要硬撐着去朝,豈不將大家都給傳染了。

像陸炳這種病得快要斷氣,癱瘓在牀,身有有潰瘍的病人,要見皇帝,根本就沒有可能。非常但李時珍的面子吳節卻不能不給,只能說盡力而爲,給皇帝帶一句口信,至於皇帝見不見陸炳卻不是吳節應該關心的了。

李時珍面露出一絲笑容:“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吳節:“東壁大約也知道,宮中自有規矩,以陸公目前的情形肯定是進不了宮的,只能讓陛下親自來陸府一趟。

但此事做起來卻甚難,吳節已經有半個多月面去西苑見陛下了……”

李時珍:“此事確實有些爲難士貞,還是我先前說的那句話。死生有命,我們做醫生的職責並不全是救命,而是讓病人過得更有滋味,死得更加體面。在我的眼中,無論他陸炳是錦衣衛指揮使也好,街邊的乞丐也好,臨死之前,務必要讓他走得安詳。”

吳節默然無語:“也罷,我等下就去見陛下。”

不管怎麼說,他還是爲李時珍偉大的人格所折服了。

說完話,吳節一拱手,就要告辭而去。

李時珍卻一把拉住他的手,笑道:“士貞別忙,此事也不用太着急,還有一事要同你說。”

吳節:“東壁先生還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我有一事倒要請教於你。”李時珍笑眯眯地看着吳節,道:“你不是假託我的名字弄了`導引術,獻於裕王妃,用於矯正胎位嗎?如今,王妃使了這套法門,竟然將逆胎矯正過來,並順利誕下龍孫。老夫替你擔了這個虛名,受之有愧。既然這套導引術如此神奇,今日有恰好見着了你,怎麼着也得將你這套功夫學到手才甘心。”

正如李時珍所說,大明朝進入嘉靖四十年後就迎來了一樁大喜事。李妃娘娘生了,是個男孩,這讓子嗣艱難的皇室鬆了一口大氣。

當時,嘉靖正與景王一道,同皇族成員在宮中團年。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年也不過了,徑直扔下景往,擺了御駕趕去王府見自己的孫子。

據小道消息說·嘉靖一見到這個孩子就哈哈的笑,連說了三聲:好皇孫。

並賜名朱翊鈞,這就是未來的萬曆皇帝。

這吳節也是聽人說過的,當年晚·皇宮裏放了許多炮仗,鬧到半夜。

他心中也是暗自得意,知道自己算是讓裕王府欠了自己一個大人情。

“據老夫所知道,民間每年產婦千千萬萬,十個孕婦中竟有一人因爲難產而撒手人寰。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若能將你這套法門學會,並讓老朽的那些徒子徒傳播開去,卻是一件積陰德的好事。”

聽李時珍這麼說·吳節正色道:“既然東壁先生這麼說了,吳節怎敢推辭?”

一品醫妃:王爺請息怒 在以前,受了多年的現代教育,吳節本是個無神論者,對於什麼陰德、功德一說本不以爲然。不過,自己連穿越這種事情都能遇到,無神論的信仰也自然土崩瓦解了。

至於宗教信仰,吳節對道家和佛家那一套也不太感冒。若真要有信仰·他寧可信仰儒家。

如果能夠將這套體操傳播開去,卻也符合儒家悲天憫人的胸懷。

說完話,吳節就拉開了架勢·將那幾式體操從頭到尾給李時珍演示了一遍。

李時珍看得神色大動,連連說:“這個引導法門倒有些意思,你且慢一點,我記錄下來。”一邊說話,一邊提筆在紙寫着什麼。

爲了方便李時珍作記錄,吳節放慢了速度,又演示了一遍。

說來也怪,吳節在做第二遍動作的時候,蛾子也留了意,站在吳節身邊·有樣學樣,一臉的鄭重。

吳節大奇:“蛾子你學什麼呀,這東西可不是你學的。”

蛾子面突然一紅:“我自學我的,老爺休要多管。”

李時珍擡起頭看了蛾子一樣,輕笑一聲:“是個男孩。”

“當真!”蛾子身劇烈地顫抖起來,眼淚卻撲簌落下。

李時珍一笑:“或許會有看錯·但不離十,等下我給你開一劑方子,但現在不能吃,要再等兩個月。”

蛾子撲通一聲跪在李時珍跟前,腦袋在木地板磕了一笑,哭道:“謝謝李太醫謝謝李太醫。”

李時珍哈哈一笑:“謝我做什麼,我是郎中,職責所在。”

щщщ⊙ ttκá n⊙ c o

吳節看得一頭霧水:“你們在搞什麼鬼?”

這個時候,連桂枝叫了一聲:“恭喜老爺,賀喜老爺,蛾子大姐有喜了,是個男孩。”

“啊!”吳節大叫一聲,整個人像觸電一樣呆住了。

李時珍和連老三父女相顧一笑,悄悄地退下樓去。

等屋中無人,蛾子才從起來,抹去眼淚,卻被吳節癡呆的表情嚇住了:“老爺,你怎麼了,可別嚇我!”

“我的媽呀,怎麼可能!”吳節又大叫了一聲:“不要,不要!”

蛾子大怒:“怎麼了,老爺看起來好象不開心。”

“不是,不是,開心,開心……只是,太突然了”吳節有些失魂落魄,我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完全沒有心理準備我還沒有準備好啊!

事情來得太突然,自然沒辦法離開。

於是,吳節等人就留在了庵中吃午飯。

孕婦是不能捱餓的。

“這算是一場驚喜嗎…驚是驚着了,喜,好象有點,只能慢慢習慣了。”吳節突然有些惶惑起來。

實際,別說是吳節,就算是現代社會的準爸爸們也都會有他同樣的心情。

現代社會的人成熟得都遲,很多年輕人二十七八歲了還是個大孩子。突然聽到說自己要做爸爸,剛開始並不感覺驚喜,反倒裏一團亂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家裏即將多出的那個人。

這中情形通常會持續一到兩個月,等到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這才意思到自己已經是個成年人,需要過一種全新的生活。

到這個時候,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纔算有充分的準備。

這一點,沒做過父親的人自然不會了解。

此刻的吳節正處於適應期間,心情複雜,既驚且喜,神思也有些恍惚,等到吃過午飯·纔算平靜下來。

慈壽寺的兩個道姑老得都走不動路了,做的飯菜自然是難以入口。不過,也不知道這兩個道姑從那裏弄了一把新鮮的豆芽菜,倒適合給蛾子補充維生素。

菜雖然做得很差·但花樣卻不少。比如熊掌豆腐,比如腐竹、比如干蘑菇,都非常不錯。

李時珍對飲食不講究,吃得連連稱讚,說自己自從寄居在道觀之■整日粗茶淡飯,如今日這般豐盛·倒是頭一遭。而且,這兩個道姑對人非常冷淡,現在卻如此熱情,倒是少見。

李時珍:“真讓人有些疑惑了,我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果然,等用過午飯,那兩個道姑就走到吳節身前,微一施禮。吳節以爲她們是來讓自己佈施的·就朝蛾子點了點頭。

蛾子忙將一錠銀子遞過去,吩咐兩個道姑爲自己腹中的胎兒祈福。

兩道姑兩道姑卻不收錢,反說看吳先生的派頭應該是個大官·爲夫人肚子裏的小公子祈福一事就包到她們身,也不要錢。只想請吳節幫忙打聽一下,看能不能讓有關衙門個有正經道的主持過來。

原來,明朝的道觀和寺廟都有衙門統一管理,和尚和道士們也會被記錄在案,通過身份認證之後,才能出家。有了身份,才能正式向善男信女化緣、作法事。所謂道,就是道士的身份證。如果沒這種東西,在世行走、舉行宗教活動·就屬於詐騙。

這座道觀的兩個老道姑都沒有道,自前一任主持去世之後,就靠着微薄的香火和田產過活,日子過得極其清貧。她們知道李時珍做個太醫院太醫,又偷聽到吳節是皇帝身邊的近臣,立即動了心思·想求吳節幫忙讓衙門裏派個正式的住持過來。

吳節本來不想管這種閒事,可蛾個敬畏鬼神之人,滿眼都是企求,吳節心一軟,就點了點頭:“道觀歸哪個衙門管我也不清楚,這樣,我幫你們問問再說。”

兩個老道姑自然是千恩萬謝,不表。

吃過午飯,吳節讓連老三護着蛾子回家去,自己則叫了一頂轎子去了西苑爲陸炳傳話。

卻也巧,嘉靖正好在玉熙宮,他今日並未如往常那樣在精舍中打坐煉氣,而是帶着幾個太監在宮後的小山坡看風景。

此時已經是初春天世界,玉淵潭歷裏的冰都已經融化,風吹來,滿眼波光粼粼。

山坡,青草已經發芽,綠得把人都心肺都沁透了。

“臣,吳節拜見陛下。”

“免了。”嘉靖今天穿着一件寬大的道袍,頭戴着金冠,風一吹來,大袍獵獵做響,彷彿要騰空而起一般:“一晃半月未見,可好?不請自來,定然有事。”

又朝幾個隨身時候的太監看了一眼。

那幾個太監都是嘉靖用老的人,如何看不來火頭,都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消失在山坡下。

吳節在皇帝身邊一向隨便慣了,聽到他問,故意苦着臉:“回陛下的話,不太好。”

嘉靖倒也奇了,問:“怎麼就不好了,大過年的,緣何如此喪氣。”

說着話,就抱臂坐在山坡。

吳節也挨着他坐了下去,道:“回陛下的話,臣的小妾身懷六甲,據李時珍李太醫說,是個男孩。

臣心中不安,感覺有些不好。”

“李時珍,他回北京了?”嘉靖有些意外,一笑:“吳節啊吳節,你這算是喜當爹了,怎麼還覺得不安,這可是大好事。所謂不孝有三,無後爲大,你今年十八了。”

吳節道:“陛下,臣家境貧寒,人丁不旺,喜歡了清淨。一想到家裏突然要多出一個人來,就覺得有些不習慣。”

“哈哈,這理由還真有些古怪!”嘉靖大笑:“別人都嫌自己家人少,你卻嫌多。好了,朕倒要恭喜你,賞你了。”說着,就從袖子裏抽出一物扔了過來。

吳節伸手接住,卻是一炳黑乎胡的如意,看材質應該是烏木。

他心中有些失望,怎麼不是金如意,玉如意也不錯啊,烏木這種東西在古代可不怎麼值錢。

吳節的表情如何逃得過嘉靖的眼睛,實際,在平日裏,吳節從來不掩飾自己愛錢這一嗜好。別說吳節,就連嘉靖本人,對金錢二字也有常人無法理解的狂熱愛好。單就這一點來看,嘉靖到覺得吳節這人在自己面前非常坦誠,與他大有知己之感。

嘉靖哈哈一笑:“別看不朕的東西,朕自從修了玉熙宮之後,也窮得緊。據李妃說,她之所以能順利爲產下朕好聖孫,多虧了你的那套導引之術,甚好,你是有功之臣,原也該賞你些值錢的東西。馬就是春闈,好好考,倒時候點你翰林,然後派出出趟肥差就是了。”

聽到嘉靖這話,吳節一陣大汗。這不是默許自己貪污嗎,只要不動皇帝他自己的銀子,一切都好說。

這個嘉靖皇帝,固然古怪,不能用常人的眼光來衡量。

吳節:“陛下,臣今日過來,還有一事,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嘉靖一提起孫子,心情大好,索性躺在草地:“就知道你有事情纔會過來,說。”

吳節微一沉吟,將陸炳想見嘉靖一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你很先染嗎?”嘉靖突然坐起來,冷笑:“吳節,馬就是春闈了,你是朕的身邊人,若你考不中,朕的顏面何在。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少管!”

語氣生硬起來。 從吳節被嘉靖派人捉進西苑以來,剛一開始,皇帝僅僅是爲了催稿,實在是忍耐不了等待吳節《石頭記》時的那種煎熬,。到現在,這本書吳節也有一搭無一搭地寫,嘉靖近事務繁忙,也不怎麼催。

後來,嘉靖有發現了吳節在青詞上的華,加上發現吳節理財的特長,對他的寵信是無以復加。

而吳節同皇帝接觸也是有不卑不亢,純粹是拿嘉靖當一個普通人看待。這一點讓嘉靖即感到鮮,又覺得愜意,但凡心中有事,欲找人傾吐時,都會第一時間想到吳節。畢竟,嘉靖也是人。

可以說,自嘉靖登基以來,除了陸炳,吳節是受寵的一個。

但今日皇帝突然翻臉,卻讓吳節有些措手不及,頓時怔住了。

看着皇帝拂袖而去的背影,吳節這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他和皇帝雖然相得甚歡,但兩人之間的君臣之別卻是明擺在那裏的。而皇帝顯然並不想僅僅拿吳節當一個弄臣,而是準備留給裕王的,爲未來的皇位繼承者儲備的人。

封建社會,皇權是要緊的事物。爲了讓裕王順利接位,將朝中的權臣大老一掃而空是嘉靖的既定策略。陸炳所把持的錦衣衛系統也在清除的範圍。

自己冒冒失失地來帶這個話,自然惹得皇帝非常惱怒。

這就讓吳節有些鬱悶了。

在山坡上呆呆地坐了片刻,他有氣無力地走了下去,準備回家。

山坡下,幾個先前侍侯嘉靖的太監見吳節鬧了個灰頭土臉,都掩着嘴偷笑。

這幾人同吳節本就熟,再加上吳節這人沒有架,很得大家的好感。

同這個時代的讀書人不同,一看到太監,要麼滿臉的鄙夷,要麼將他們當成潛在的壞蛋看待。在吳節眼中,太監僅僅是一份職業,都是身有殘疾的可憐人。你不能鄙視他們,也不能同情,就當他們是一個普通人好了。

因此,嘉靖身邊的太監們同吳節的關係還都不錯。

吳節沒好氣地說道:“別笑了,等下幾位公公見了陛下,還請稟告一聲,就說吳節回去了,等考完試再來侍侯。”

見吳節氣色不好,就有一個太監安慰道:“士貞先生,你在陛下身邊也沒多少日,他老人家的稟性你還不瞭解。萬歲爺的性看起來沉穩,其實是很急噪的。特別是同身邊人說話,心中想什麼,嘴中就說什麼,是個藏不住事兒的。萬歲爺無心說一句話,我們這些做奴的就要被嚇得魂不附體,可萬歲爺沒準轉過頭去就忘記了。”

吳節這想起,嘉靖皇帝常年服用仙丹,中毒很深,性暴躁易怒,還真不用放在心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