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楊珍搞出了這個炫耀男朋友的聚會,最後卻變的像個落水狗一樣。

雖然。夏涵的謊言被揭穿,但她的朋友們卻因為石磊的出現,被沒有笑話夏涵,因為,他們雖小但也知道,現在的成功男人,背後都不止有一個女人,夏涵能夠和這樣的男人在一起,她們也都羨慕不已。

今晚的所有消費,最後還是算到了張坤的頭上。也就在今天晚上,石磊直接開了張坤。

今晚上石磊之所以會出現,也是因為有人舉報張坤在店裏胡作非為,做假賬,欺上瞞下,所以他才會出現,至於楊珍,張坤走之後,她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是啊!怎麼不相信?」

劉黎明慫了慫肩,無所謂的笑笑。

「相信,怎麼能不相信!」

夏涵撅了撅嘴,白了劉黎明一眼,說:「哎,石家的千金真是瞎了狗眼,竟然能看上你這種男人,真是可悲啊,可恨啊!」

「你是羨慕?嫉妒?還是恨啊?」

劉黎明寓意深重的看着夏涵,挑逗了起來。

「哼!」

夏涵冷哼一聲,牙尖嘴厲的說道:「我羨慕她幹啥?我只是為她感覺到可悲,走吧!」

「不相信!」

兩人一路鬥嘴,回到家中,已經到了凌晨,陳家的人都已經休息,劉黎明和夏涵也沒有在打擾。

因為出門的時候,陳思誠已經和夏涵說了,讓她晚上給劉黎明直接找個房間住下就可以了。

「我住哪個房間?」劉黎明進門,問道。

「隨便。」

夏涵冷哼一聲,說道:「一樓、二樓,三樓西邊的房間都是空着,你隨便挑一個就可以了!」

「是嗎?這麼多啊!」

劉黎明眯眼一笑,問道:「那你住在幾樓啊?」

「神經病啊,你挑你的,問我住在幾樓幹嘛!」

夏涵狠狠的看了劉黎明一眼,最後說道:「我住在三樓,怎麼,要不你也住在三樓?」「不,我不住,那我還是住在二樓吧!」劉黎明搖了搖頭。 「敢傷我司徒家的人,就是打我司徒家的臉,你們兩個誰先上來送死?」

唐裝老者凝視着李老,雙眼寒芒閃過,露出一絲輕蔑之色。雖然知道眼前這位練劍的老頭不簡單,但一想到自己這方這麼多人,也是露出無畏,此刻的李老在他眼中,宛如一個死人。

而李老身後的無名,完全地被他給忽視了,雖然對於這少年為何會御空飛行也有疑惑,但也沒多想,應該是因為這老頭的緣故。

當司徒家的唐裝老者說出那句極其囂張的話后,李老與無名皆是一愣。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怪異的笑容。

李老的劍斜指空中,泛白的頭髮隨風飄動,一身素袍。李老也不廢話,握緊佩劍,就要出劍。

「李老,要不我來吧?」

無名的聲音從他身後響了起來。

聽到無名的話,李老轉頭看向無名那天真無邪的笑臉。

「這個~多不好意思啊,那好,你來!」

李老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往旁邊一靠,似乎是想起什麼,眉飛色舞地看向下方的陳靈兒。

「孫女啊,不管你承不承認我這個爺爺,但我給你物色的這個臭小子,你可得把握好啊!」

陳靈聞言,臉頰微紅,稍微低下頭沉默不語。雖然她厭惡李老,但對無名卻有着一種不可言喻的感覺。

陳靈的表情變化雖然微小,但還是被一旁的陳玄捕捉到了,見此也是露出疑惑之色。沒有多想抬頭看向空中的無名,仔細地打量起來,漸漸地,隨着他的目光在無名身上遊走,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他先前一直在與李老談話,幾乎是忽略了那無名的存在。

而此刻的陳玄,驚訝地臉上還有些許喜色。回想剛剛李老的話,陳玄便是毫不猶豫地在心中有了決定。

「沒想到啊,這小兄弟,年紀輕輕居然如此了得,靈兒啊,為父不阻攔你們。」

此話一出,陳靈的臉頰更紅了。

此情此景,一旁的陳玄嘆息一聲,目光柔情地看向李曉晴。

「曉晴啊,你這父親來跟我們道歉怕是其一,來提親才是正事。真不要臉,給自己孫女提親…..!」

剛剛幾人的對話李曉晴都聽在耳中,對自己的父親話表示疑惑,對那少年也是好奇,陳玄的話剛落下,李曉晴頓時愣住,一頭霧水。

而就在此時,一陣大笑聲打碎了幾人的思緒,皆是回過神,抬頭看向空中。

「哈哈哈,你來?一個半步築基境想挑戰我們幾個?你在開玩笑吧?如果不是李仕玄,你也配與我等站在空中?螻蟻爾!」

說這話的正是那唐裝老者,在他眼中無名就只是一個半步築基的毛頭小子,但就是這個毛頭小子說要對付他們,這着實讓他感到可笑。

此刻的唐裝老者甚至他身後的幾位司徒家強者,都沒有感受到無名的真實境界,只感受到無名是半步築基境。這與劍道有很大的關係!

劍道境界與修鍊境界不同,練劍之人的境界只有比他強很多或練劍之人主動散發才能被察覺,還有一種人可以直接感受到練劍之人境界,那就是同為練劍之人,比如陳玄。

「這個~!李老,他們是瞎子嗎?「這時,無名轉頭疑惑地對李老淡淡地問道。

方才唐裝老者的話讓他也感到一陣無語,自己明明是御劍境,卻被他們說成半步築基境,難道司徒家的人都是瞎子?!

「哈哈哈,臭小子,是不是瞎子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陳靈可看着呢,好好表現,你也沒什麼經驗,隨便上,我幫你看着。」

李老說完,便不再理會,盤坐在劍上,不知從哪裏拿出一個酒壺,優哉游哉地喝起了酒。

其實他也是想看看無名突破御劍境后的戰力有多強。

唐裝老者見此,臉色微變,心中升起一絲不妙,但也就在腦中一閃而過,隨後依舊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

「你是要單挑呢?還是群毆!這樣吧,別說我們司徒家欺負人,司徒三你跟他單挑!」

唐裝老者對身後的司徒三淡淡開口,也不再理會,盤坐在一旁。在他眼中,無名與李老都已經是死人,此刻也不過是多花點時間而已。

司徒三聞言,慢悠悠地走向無名。

「單挑?你確定嗎?算了吧,你不是我對手!也別說我半步築基境欺負人,你們一起上!」

見到司徒三慢慢向自己走來,無名也是一臉不屑,雙手托在背後,擺出一副高人寂寞的樣子。

無名剛擺出那副欠揍的模樣,司徒三臉色難看,陰沉得可怕,在他看來,無名的舉動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

司徒三不再遲疑,周身氣息突然溢出,握着手中的刀就沖了出去。

剛衝出去時,周身的力量灌入刀中,化形,一把巨大的虛幻大刀凝實,伴隨破風聲砍向無名。

「刀裂劈」這是司徒三的殺招,一出手便是殺招,這些年不知多少人死在他的這殺招下,對此,他是無比的自信,自信一刀就能秒了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破風聲將近,無名不閃不避,依舊是那副高手寂寞的樣子,只見他右手兩指慢慢併攏,一指劃出,一道紫色劍光飛斬而出。

「嗖~蹦~」

剎那間,劍光砍在迎來的大刀虛影上,司徒三連連暴退,刀影碎裂,一隻手臂從空中墜落,鮮血濺射,駭人無比。

司徒三被震退三十米之外,頓時場中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看向無名,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特別是那位一直無視無名的司徒家唐裝老者,此刻的他猶如見鬼。

御劍境!如此年輕的御劍境界!

「你~你~」

此刻的司徒三被嚇到了,剛剛一瞬間他有死亡的感覺,那死亡氣息無比真切,如果不是他反應過來,此刻就是一具死屍。想到這裏,司徒三已經是冷汗直流,再回想自己的最強殺招被一道劍光斬碎,他可沒有輕敵!

此時此刻,他對無名已經存有畏懼之心!

「哎,我都說你們一起上啦!你看,這下好了,手臂沒了吧!」

無名站在原地,擺出那副高手寂寞的樣子,淡淡地對眼前那些司徒家的人說着,眼角餘光偷偷地瞄了一眼陳靈的方向。

「一齊出手,殺了他,快,一起殺了他。」

見司徒三被很輕易地擊退,唐裝老者反應過來,眼神冰冷,沙啞著聲音對身後幾人開口吩咐,對無名剛剛的那道劍光也是心生畏懼,此時此刻,他也感受到了威脅。

他小瞧了眼前兩個看似弱不禁風的練劍之人,更是小瞧了眼前的少年,他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少年不僅是半步築基境更是御劍境,這讓他倍感驚駭,特別是還如此年輕。

唐裝老者話音剛落,他先是沖了上去,緊接着身後幾人齊齊出手。

一名化神巔峰,三名半步御氣境,外加司徒三。

頓時間,天空黯淡,無數雲層破裂。只見那老者雙手交叉,口中默念,一道奇異符文出現在他面前。

看到這秘技,李老與下方陳玄臉上露出沉重的表情。

其餘四人也開始默念。

一瞬間,天空中出現了數不清的金色符文,在幾人衝到無名頭頂時,一個由無數金色符文組成的金色手印出現在老者四人的頭頂。

化符手,司徒家不傳秘術。

哼~

看着近在咫尺的金色手印,無名冷哼一聲,右手兩手指併攏,斜指空中,大喝

「天地無極,劍來!」

話音剛落,一道劍鳴聲響徹雲霄。

無名身後的鴻蒙劍突然飛出,頓時間無數劍影如同河流一般,砍在那個巨大金色手印上。

萬劍歸宗劍技,這是那布衣男子的劍技,在當初劍靈記憶湧入無名腦中時,便已經有了大概的了解,劍技的施展方法是劍靈給的,所有壓根不需要練習。

只不過此刻無名施展起來的威力僅僅只有真正萬劍歸宗的萬分之一。

劍技剛出,陳玄與李老便頓時呆住,石化在原地。

這劍技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李老神情激動,手中酒葫蘆不自覺傾斜,酒水從空中流下時,渾然不知。

劍影不停息地砍在巨大手印上時,手印逐漸破碎,劍光四射,那些司徒家的人也被劍影一穿而過。

萬劍穿心,五人瞬間被切成血霧,那司徒老者身體也破碎,但靈魂還在空中,準確地說也不能算是靈魂,這是一道若隱若現的虛影。

它是化境強者的靈魂力量。

片刻后,血紅霧氣慢慢消散,此時無名已經沒有什麼力氣,雙眼一閉,從空中墜落。

第一次施展這劍技,還未適應,身體中的力量有些混亂,從空中墜落。

李老見狀,趕緊丟掉酒壺,御劍而去接住無名,用手在他肩膀上一拍,一道劍氣慢慢鎮住他身體中暴亂的力量。

陳玄與陳靈,還有李曉晴三人還沉浸在剛剛的一幕中,直到李老抱着無名走到跟前才反應過來。

陳靈咽了咽口水。

「李~額不~李爺爺,他還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