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蘭把喬君抱的更緊了,深怕喬君跑了似的,「嗯嗯,喬,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好害怕!」 下午三點多。

林傾城的別墅內。

「爸!什麼事啊?」木蘭蘭對著電話,疑惑的問道。

「昨晚去哪了?今天一天都不見你蹤影,打電話又不通,你是不是想急死爸啊?」木天華在電話里語氣粗重的野怪道。

「爸!什麼事?公司出事了?」 國民老公的蜜戀 木蘭蘭奇怪的問道。

她為了工作,經常在酒店,關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木天華也不至於這麼急啊。

「今天有人找你!她說她是軒轅琳琅,她找過你五次了,現在還在公司的接待大廳里。我問她,她什麼也不說,她很可能有什麼重要的事要找你。」木天華道。

「我早猜到是她了!爸,還有別的事嗎?」木蘭蘭問道。

「有!今天爸接到了一個奇怪的電話,他說他叫軒轅劍,電話里他指名道姓要見你,現在他人已經在公司了。他還說你是他看上的女子,無論你有沒有男朋友,他都娶定你了。」木天華道。

「爸!他不會是神經病吧?我不認識什麼軒轅劍啊!」木蘭蘭皺眉著秀美,很是不悅的道。

「可他認識你,他說五年前就認識你了,只不過他沒來及跟你表白心意,他就去皓月國修行了。」木天華道。

「爸!什麼亂七八糟的!我根本不認識他。他再打電話過來,你直接掛了。還有那軒轅琳琅,我不想見她。叫她不要再來找我了。」

木蘭蘭說完,正要掛電話,木天華立即道:「蘭蘭,那個人身份特殊,我希望你能跟他見一面!」

「爸!你什麼意思?」木蘭蘭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

「我查過這個人,他很可能和軒轅家有關!如果真是這樣,我們就不能得罪他了,你是知道的,軒轅家是修真隱世家族,整體實力比南宮家,陳家還要強。我們一旦得罪了他,我們木家恐怕會有麻煩上身。」木天華沉聲說道。

「爸!那軒轅琳琅和他什麼關係?我聽說軒轅琳琅也是軒轅家的人。」木蘭蘭皺著眉頭問道。

「蘭蘭,你不是認識軒轅琳琅嗎?她和軒轅劍都是軒轅家的人。」木天華奇怪的問道。

「我們只在遊戲里聊過天,現實中沒接觸過。」木蘭蘭回答。

「原來是這樣,我也是剛不久讓人查了他們倆的身份,才知道的。」

木天華道:「蘭蘭,我還是希望你能見他一面,不管他處於什麼目的,在爸的心中,爸只認可喬君一個女婿。」

木蘭蘭想了一下說道:「行!見就見一面,不過我要帶上我的男朋友。我不想讓他誤會我。」

「這是應該的,等下了班,就在我們公司的咖啡廳,你們見一面。」木天華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木蘭蘭收起電話,看向了靠在沙發上,和林傾城說話的喬君,語氣溫柔的道:「喬,待會我要去見個人,你必須陪我去。」

「行!」喬君看向木蘭道。有人打他女朋友的主意了,他怎麼會選擇避而不見?正好,他想去見見那個軒轅劍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喬,我也要去。」林傾城眨巴著鳳眸,突然說道。

「那你就得問蘭蘭了。」喬君道。

「不光你要去,巧兒也要去。大家一起去,嘻嘻!」木蘭蘭嘻嘻笑道。

「蘭蘭姐,我們去了,會不會當燈泡啊?」林巧兒賊兮兮的問道。

「當燈泡的是他,又不是你們!」木蘭蘭道。

喬君眯了眯眼,「蘭蘭,下次這種橫蠻無理的人,交給我好了。對付這種人,只有把他打到徹底服氣了,他就不會再有下次。」

「嗯嗯,你是我的男朋友,以後這種事我全跟你說。」木蘭蘭絕美的俏臉上頓時充滿了甜蜜。

……

天華星際集團總部大樓,豪華奢侈的咖啡廳里。

柔和的光線下,一男子正小口品嘗著杯中那暗紅色的咖啡,他的動作優雅,顯得既有涵養。

這男子有著俊美的臉龐,曲線圓潤完美。長長的睫毛,深邃的眼眸,那斜飛的眉毛在凌亂劉海的遮蓋下若隱若現,高而挺的鼻樑下是一張微顯飽滿的雙唇。

除此之外,他的皮膚呈現古銅色,很健康的那種。烏黑亮澤的頭髮因為啫喱水的作用下,顯得層次分明,再加上休閑式的白色襯衫和黑色西褲,黑色皮鞋,使得他顯得無比的帥氣和俊美。

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軒轅劍!

此時,他對面端坐的軒轅琳琅穿著一襲乳白色抹胸齊膝裙,她的頭髮披散在柔美的肩膀上,如同瀑布一樣,顯得異常美艷絕倫。

「琳琅,五年不見!想不到你出落的如此美麗動人。」軒轅劍放下勺子,目光看向軒轅琳琅,淡淡一笑。

軒轅琳琅抿了抿嘴唇,「少主!五年不見,你比以前長得更加帥氣了,性格也沉穩了不少。」

豪門小老師 「那是自然,我在皓月國,一待就是五年,這五年來,我嘗盡了各種酸甜苦辣,呵呵,總歸一句話,修行真的不易。」軒轅劍點頭,隨機,儒雅一笑。

「我聽爸說你在皓月國大名鼎鼎的玄武真人門下修行,如今修為已經到了金丹九層,再差一步,就是元嬰期了。少主,可喜可賀!」軒轅琳琅道。

軒轅劍淡淡一笑,「五年時間,讓我從練氣九層突破到了金丹九層,確實需要慶祝一下。這不,我一來,伯父就做了安排,今晚大擺宴席,邀請了雲城各個修真家族的人來捧場。琳琅,到時候,你也一起啊!」

軒轅琳琅道:「既然是少主的慶祝會,那我必須捧場。」

軒轅劍看了一眼軒轅琳琅,道:「琳琅,交男朋友了嗎?」

「還沒有呢。忙著青丘爺爺交待給我的事,一直沒時間往那方面去想。」軒轅琳琅隨口道。

「我認識幾個國外的朋友,他們都是跟我一起修行的,不如介紹給你認識認識?」軒轅劍道。

「不用了,少主,我還是喜歡自己的選擇。你介紹的人,我肯定不喜歡,因為我一直主張自己尋找幸福,哪怕是一個乞丐,如果我喜歡上了他,這輩子我都不離不棄,永不分離!」軒轅琳琅道。 就在兩人隨意交談之際,木蘭蘭帶著喬君,林傾城,以及林巧兒走進了咖啡廳內。

軒轅劍看到木蘭蘭的第一時間,他就認出眼前的女子就是這五年以來,他一直朝思暮想的木蘭蘭。

此時此刻,軒轅劍突然莫名的緊張起來,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著無論是美貌還是氣質,都如此絕佳的木蘭蘭,他的心跳動的很厲害。

「您就是軒轅劍?」身材高挑,披著墨發,穿著新換的大紅色小西褲的木蘭蘭,踩著紅色高跟鞋款款走到軒轅劍面前,看向他,帶著禮貌性的語氣問道。

軒轅劍聞言,立刻從獃滯與緊張中幡然回過神來,他有些匆忙的站起,並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大手,「您好!木總,我就是軒轅劍!」

「你好,木總,我是軒轅琳琅,昨天晚上,我跟你朋友一起玩過戰地火線。今天特意來找您!相必您已經猜到我的目的了。」

坐在軒轅劍對面的軒轅琳琅也跟著站了起來,剛才她也被木蘭蘭的美貌和氣質震住了,她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很美了,美到讓雲城的任何男子都挪不開目光。

可是見到木蘭蘭的第一時間,她就知道,真正的木蘭蘭遠比電視上看到的木蘭蘭,還要美,美到自己都甘拜下風。

木蘭蘭並沒有伸出手,她先是看向軒轅劍,淡淡的道,「不好意思,軒轅先生,我一直都不喜歡和異性朋友握手。請見諒!」

聞言,軒轅劍的臉上並沒有露出尷尬之色,而是欣喜不已,木蘭蘭的這句話是在告訴她,他的女人根本沒有和異性朋友握過手,而他軒轅劍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女人。

如果他女人的手,隨便什麼人都握,他豈不是很沒面子?

「沒事,木總!」軒轅劍大度的說道。

木蘭蘭沒有理他,而是看向了軒轅琳琅,主動伸出自己的蔥白如玉的小手,淡淡的道:「軒轅小姐您好!昨天晚上,的確有人玩我號了,你的目的我也清楚,這個人我給你帶了回來……」

說到最後,木蘭蘭轉過身看向了站在她身後,穿著一身迷彩服的喬君和林傾城她們。

軒轅琳琅剛才一直被木蘭蘭的美貌和氣質所吸引,根本沒有去看她身後走過來的三人,現在仔細一看,頓時大為吃驚!

因為她除了看到喬君外,還看到了林傾城和林巧兒,這兩個母女花的美貌和氣質同樣跟木蘭蘭不相上下,各有千秋,她自慚形穢。

此刻,軒轅劍也看到了喬君三人,他的目光同樣被林傾城和林巧兒卻吸引,只不過林巧兒的臉上帶著稚嫩之氣,他一看就知道她還未成年。

因此他直接把目光定格在了林傾城身上,至於喬君,他直接給忽略掉了,一身迷彩服,足以推斷出他的身份和地位了。

「木總,您說的是這位先生嗎?」軒轅琳琅回過神來后,立馬將目光鎖定在了喬君身上,她發現喬君身上沒有任何靈力波動,這讓她百般疑惑。

按理說,喬君最起碼有練氣二層的修為,可她怎麼感應都感應不到喬君身上的靈力波動。

「不錯。昨晚就是他跟你一起玩了戰地火線。」木蘭蘭道。

「木總,我能冒昧問一句,他是您的保鏢嗎?」軒轅琳琅帶著好奇問道。

這個問題,也是重新把目光落在木蘭蘭身上的軒轅劍,極想知道的,因為他已經隱隱的感覺到眼前的男子,並不是他所看到的這種平易近人。這個人,他的身體里潛藏著一種巨大的危險。

這種危險不僅僅是喬君的修為和實力高深莫測,更重要的是喬君已經成為了他軒轅劍最大的情敵。

因為木蘭蘭的眼神告訴他,喬君和她之間一定有某種男女關係。

他閱女無數,這一點他豈能看不出?但是為了證實自己的判斷,他還是選擇了靜觀其變。

「軒轅小姐,你開什麼玩笑,喬,怎麼可能是我的保鏢?他是我的男朋友!」木蘭蘭說著緩緩走過去,毫無避諱的挽住了喬君胳膊。

喬君沒有說話,而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軒轅劍和軒轅琳琅。

軒轅劍看向喬君,極力壓制著心中的怒火,笑著道:「這位先生哪裡高就?」

「當兵!」喬君隨口說道。

「呵呵,應該是那種特種兵吧?那個部隊的?」軒轅劍儒雅一笑,顯得氣宇軒昂。

「不好意思,你的問題我不能回答。」有關部隊的任何事情,喬君從來避而不答。何況是問那個部隊,這軒轅劍是白痴,還是明知故問?

「呵呵,那好,這位先生總該介紹一下自己吧?」軒轅劍道。

「我叫喬君,軒轅先生,還有什麼想問的?」喬君突然眯起了眼睛。

「我給你十個億,一套價值五億的海景別墅,一輛價值兩億的全星球限量版頂級敞篷跑車,三個小時內就會送到你手中,喬先生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總裁上司out 軒轅劍雙手插兜里,淡淡的道。

換做是其他人,他早就直接一巴掌抽飛出去了,敢沾染他的女神,簡直就是在找死!

可面對眼前的人,他不能這麼做,他要用盡手段,羞辱他,羞辱到讓他自動離開他的女神。而羞辱他的最好手段就是砸錢。

「我不知道啊,軒轅先生你不妨明說了,我這個人很笨的。」喬君直接裝糊塗。

這讓一旁看好戲的木蘭蘭和林傾城心裡一陣好笑。不過涵養極高的她們倆,並沒有笑出聲來。

「嘈!」軒轅劍心裡大罵,嘴上卻說道:「喬先生,那我就直說了,希望你能離開木總,如果以上條件你不滿意,你大可以再加!」

「你的是這個意思啊?」喬君眯了眯眼睛,淡淡的道:「那好,軒轅先生,我給你十塊錢,一套價值一百塊錢的海景茅廁,一輛價值兩二百塊錢的全星球限量版頂級破自行車,三個小時內就會送到你手中,軒轅先生是聰明人,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軒轅劍即便再城府,也被喬君反擊的話氣的渾身發抖,他強忍著心中的憤怒,目中殺機暴虐,冷冷的說道:「喬先生,你是第一個敢跟我這麼說話的人。也許你還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吧?說出來,恐怕你就不這麼淡定了!」

說到最後,他的話音陡然拔高,就好像專門說給所有人聽的。

「軒轅家在雲城只屬於一個分支,其實真正的本家在五名界。而你軒轅劍應該是族長之子,也就是所謂的少主。

那個喪屍有點萌 而軒轅青丘,呵呵,他是你們家族修為最強的一個。軒轅先生,我說的對嗎?」喬君眯著眼睛說道。

這說的些,神級大本營的資料檔案里都歸類好了,五名界的所有修真家族以及門派劃分基本上都記錄在冊了。

凌珊珊給他的檔案,他們六人當中,只有他仔細的看過,當時他只看了一遍就記在腦海中了。 「你到底是誰??我們軒轅家族的機密,你一個外人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軒轅劍用猛獸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喬君,語氣低沉而冰冷!

如果喬君今天不給他一個能說服他的理由,他軒轅劍誓不罷休。

「金丹九層!也敢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真不明白你是白痴呢,還是覺得你的實力比我強!」喬君滿臉不屑的說道。

軒轅劍聽的此話,惡魔般的眼神殺氣閃爍,臉色猙獰無比!他怒了!真的怒了!

他堂堂軒轅家的少主,無論是在族中還是族外,從來都是他軒轅劍在欺負別人,什麼時候輪到一個毛頭小子當著他的臉說他白痴?

如果今天不給對方一點教訓,他以後怎麼在江湖上混?

很快,一股壓抑、冰冷的氣息將整個咖啡廳籠罩,讓所有人彷彿身陷九幽冰窖一般。

這是軒轅劍的殺意!緊接著,軒轅劍的瞳孔之中,之色,一拳砸向了喬君。

啪!隨著一聲響亮的巴掌聲響聲,軒轅劍的頭部帶著他的整個身體狠狠朝一邊飛去,砸在了遠處的玻璃牆上,撞得鋼化玻璃牆直接四分五裂,他的右邊臉頰更是出現了一個通紅的五指印,以肉眼可見的迅速臃脹起來。

這一巴掌自然是喬君抽的,他將軒轅劍抽得眼冒金花,頭昏腦漲,差一點來個腦震蕩。

「不自量力!」喬君一臉輕蔑冷道:「再給你一百年,結果也是一樣。仍然沒有反抗的能力!」

軒轅劍從光滑的地板上站了起來,沒有說任何話,而是朝前一步踏出,如同一陣疾風般,瞬間來到喬君面前,一拳刁鑽無比轟向了喬君的面門,這一招毫無破綻可言,有種讓喬君避無可避的攻勢。

可喬君是元嬰四層的修為,元嬰四層和金丹九層的區別,如同大象和螻蟻的差別!

就在他快要擊中喬君時,喬君的身體突然動了,輕鬆的一個側身,反手又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軒轅劍的另一半臉上。

啪——

清脆的巴掌聲再次響起,這一巴掌直接將軒轅劍再次抽飛!

『碰』一聲,軒轅劍直接撞在一旁的楠木桌子上,然後砸在光滑的地板上,很快,鮮血與五六顆帶血的牙齒從軒轅劍的口中噴出!

此時此刻,他兩側的臉龐腫脹不堪,如同豬頭一般,腦袋更是被喬君兩巴掌抽得昏沉沉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不清!

這一刻,軒轅劍有種極度崩潰的感覺,曾經的他,在年輕一輩,無論是資質還是修鍊天賦,除了五名界僅有的三個人,他幾乎可以說睥睨五名界,何況是世俗界?

可今天遇到喬君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這點修為,根本不算什麼。對方隨意一站,就像一座高牆一樣,無論他如何努力掙扎,都無法翻越過去。

喬君給他的這種恐怖的壓迫力,已經超過了大象給螞蟻的那種壓力。倒像是大山和一棵小樹,根本無法相比較。

此時,咖啡廳的人,除了林傾城,木蘭蘭,林巧兒幾人神色如常外,其他人,比如服務生,後面趕過來的咖啡廳的老闆娘,以及軒轅琳琅,此刻對喬君的看法徹底改變了。

尤其是軒轅琳琅,她現在除了激動就是激動,軒轅青丘交給她的任務她馬上就要完成了,她豈能不高興,不激動?

一個年齡不超過二十歲的男子,實力卻在軒轅劍之上,這一點足以說明他有恐怖的資質和修鍊天賦。

軒轅青丘曾經說過,他要找的人命中桃花運不斷。軒轅琳琅第一眼就看出林傾城也喜歡喬君,這樣說來,他的確命中桃花運不斷。

如果他的識海空間足夠大,超越了他現在的修為,那麼喬君不就是她要找的人嗎?

不過她修為太低,無法看出喬君識海空間到底多大。但她的大伯可以,她的大伯有元嬰四層的修為,看出喬君的識海空間到底有多大,應該不會有問題。

喬君緩緩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軒轅劍,突然冷冷道,「我覺得你這種人不配擁有如此高的修為,你還是當一名普通人比較好!免得在世俗界為非作歹!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軒轅劍臉色大變,慌亂的問道,「你要幹什麼?」

「我要幹什麼?當然是廢了你!難不成殺了你?」喬君滿臉鄙視的說著,大手直接覆蓋在了軒轅劍的天靈蓋上。

這一幕,讓軒轅琳琅臉色大變,她立即喊道,「喬先生,請高台助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