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自個兒的腳尖,我心中是一片凜然。我不曉得,自己為何要卑微到塵埃中。他們在一塊,自己有啥不敢面對的?

對華禹風,我早便不應當死心了么?想到這兒,一顆心變得麻木。我咬緊牙關,抬眸之即,華禹風跟簡妮恰好走至我們臉前。

對上他的目光,我發自本能的想要閃躲。但那一刻,卻強忍著心中的異樣,令自己鎮定下來。唇角揚起一抹微笑,我起身,大方客氣的說道:「華總,簡妮,真巧呀!你們……」

我倏然意識到,自己不知該問他們什麼,是應當問你們為什麼來這兒?還是應當問你們為何會在一塊?

既然做不到視而不見,那就硬著頭皮去面對罷!華禹風微微蹙眉,一對眸子霎時暗沉下。我面上的笑容,明顯非常是礙眼。

「真巧,青晨,你們竟然也在這兒用餐?」簡妮笑著說道。

「你個好小子,用應酬的借口回絕我,原是約了美女呀!」此時,朱可寒站起,掃了簡妮一眼,調侃道。

聽見這話,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顫。雖然,我極力保持著神色平靜,但面上仍舊透出一抹蒼白。原來,他是早就跟簡妮約好了,我的心卻特別的疼。

腦子中想象過無數回他們在一塊的畫面,但今天遇見心還是疼了,無盡的煎熬感傳遍了全身。

「我們走,換個地方罷!」華禹風冷聲道。

「走什麼走,既然都碰到了,就坐下一塊吃唄!」朱可寒熱情的邀請,起身笑著一把攬過了華禹風的肩。

華禹風沒做聲,目光不經意的掃過了我的面頰。

「還是不了罷!」簡妮剛開口笑著回絕。

而華禹風肯定的聲響,便響起。

「行,一塊吃。」講完,他扭身在我的對邊坐下。

簡妮此時一臉窘迫,愣了片刻之後,默默地坐在了華禹風的身側。一桌子人,從新坐下。

我強忍著心中的不適,笑著跟簡妮淺聊。我僅是覺得,面上的肌肉,有些僵直。可是,我卻依舊保持著微笑。那份看見倔犟跟自尊心,交織在一塊,緩慢在心中放大。

華禹風剛坐下,就摁響了桌上的服務鍵。

「先生你好,請問有啥可以幫你的?」服務生非常快便走上,恭敬的問候。

「點餐。」

「好的,請稍等。」

不到1分鐘的時間,服務生便把菜單拿來。

「你給他推薦一下,你們店裡的特色菜,我們點過的,便不必講了。」朱可寒對著服務生吩咐道。

「好的。」服務生恭敬的應聲,扭身過來面對華禹風:「先生,我們店裡的剁椒魚頭……」

「不必引薦了。」華禹風阻斷了服務生的話,轉向簡妮,露出難得的溫柔。

「你想吃啥?」

簡妮明顯一愣,一臉受寵若驚,面頰上霎時泛起了紅暈。

她窘迫的笑笑,含羞的說道:「我都可以,聽華總你的。」她講的眉目含情、柔情似水的樣子,我瞧了心中非常不舒適。

因此,我暗自挪開了目光,眼中閃過一絲苦楚。心中微堵,但,轉剎那間便釋然。這樣也行,我抿了抿嘴,給了自個兒一個寬慰的微笑。

華禹風抬眸,目光恰好觸及到我微微上揚的唇角。一聲暗哼,便隨口說道:「蜜汁烤雞腿,麻辣小龍蝦,再來一盤牙籤牛肉串。」聽見這些菜名,我霎時一怔,不敢相信的望向華禹風。

他這是要幹嘛?這些分明都是自己最喜歡吃的菜!人家簡妮也算是個大小姐,怎會愛吃這些低級的菜呢!

此時,朱可寒可能是感觸到了,我們當中這不尋常的氣氛。

而此時坐在華禹風身側的簡妮,微微蹙眉,但面上依舊保持著大方的微笑。

「青晨,今天朱總請客,你也別客氣,想吃什麼隨意點,朱老闆大方著呢!」此時,戴瑩瑩的聲響響起,親昵的拍了拍我的胳臂。

我霎時回過神來,對著戴瑩瑩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我曉得她是在寬慰我,她是最了解我的人,我內心的變化,她應當是最清晰的。

「恩。」我輕哼了聲,把心中的思緒壓下。

華禹風坐在我的對邊,時不時跟簡妮低聲說著啥,顯得非常親昵,我全當著沒看見。

服務生上菜的速度非常快,不片刻,所有的菜都上齊了。一桌子美味佳肴,香氣四溢。

「吃!吃!吃!」朱可寒開口招待著我們。

我望著桌上的蜜汁烤雞腿,正計劃伸掌時,華禹風夾起一個放進了簡妮的碗中。

「專門給你點的,吃罷!」

我在心中白了他一眼,不由得暗罵一聲:真幼稚!

可正是這幼稚的舉動,要我的心中極為不舒適。朱可寒見狀,神色微頓。趕忙夾起一個給了我,道:「這給你,你們也吃!」

說著,再夾起一個向戴瑩瑩的碗里送去。

「都給青晨罷!她愛吃這些,我不太愛喜歡吃這。」戴瑩瑩歉意的笑道。

我笑著接下,開口道謝。 霸體巫師 一家歡喜一家愁,簡妮望著碗里的雞腿,一時當中莫名慌張。大約是她沒這麼吃過雞腿,人家可是個大小姐。

「怎麼?不喜歡吃么?」華禹風輕聲問簡妮。

「沒、沒……」說著,她又咬了一口。那一刻,我好像看見簡妮的臉都黑了,食不下咽的感覺,煎熬盡顯面上。 我疑惑,華禹風莫非便沒留意么?非常顯而易見簡妮不喜歡吃這些,一直在忍著。雖然心中非常是排斥跟他們一塊用餐,但我對簡妮,卻沒意見。到底她在Yuval一直在照料我,在華舜風跟前也替我解過不少回圍。

抬手,我倒了一杯水給她,而後把自個兒跟前的青菜,轉到她跟前。想著這些青菜沒啥異樣,她應當可以勉強吃一些。

「先吃點清淡的。」我禮貌的說著。

「沒事,不好吃便不要吃了。」說著,華禹風把簡妮碗里的雞腿夾出,扔到盤子中。

又接著補充說道:「反正這類東西,唯有狗愛吃。」

此話一出,諸人一愣。

拿著雞腿正啃在口中的我,不由得停下。口中的那一大坨雞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此刻,我是窘迫無比。

猶豫了片刻之後,我還是選擇吞了進入。連同心中那些反駁的話,也一同吞下。可是雞肉卻好像卡在了心口。哽塞著非常難受。

我第一回發覺,這雞腿是如此難以下咽。神色霎時黯淡下。但我沒講話。

戴瑩瑩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剛要開口,便被朱可寒接去:「這雞腿挺好吃的。青晨。你也吃,甭客氣呀!」

只見他夾了個雞腿放在碗中,大快朵頤吃的津津有味。我感激的瞧了他一眼。示以微笑,窘迫的氣氛就如此緩跟下。

沒料想到朱可寒是如此個善解人意的人,居然以如此的方式。為我打圓場,我深表感激。

簡妮面上依舊懸挂著淺淺的笑容,聰敏的她應當不難發覺,我跟華禹風當中是有問題的。

此時,簡妮把麻辣小龍蝦轉到我的跟前,一臉跟善的說道:「青晨,你吃這,聽聞它是這兒的招牌菜。」

她笑的人畜無害,但我的一顆心,卻已經思緒萬千。

我心中一驚,神色微微慌張,那一刻,直覺跟我說,簡妮肯定是發覺了啥。望著跟前紅彤彤的小龍蝦,心中不由得打鼓。抬眸微笑,以示感謝。

簡妮盯著我,那目光彷彿在道:『吃罷,不要客氣』。

我霎時覺得自個兒的心,似是被監視了似得。可簡妮關懷的目光,要我無處逃脫。

豪門小悍妻 戴上跟前的一回性手套,我剛要伸掌去抓,臉前小龍蝦卻被轉去。我霎時撲了個空,抬眸一看,又是華禹風!

我一臉氣忿,逼問的話剛到嘴邊,就看見華禹風剝好了一隻蝦,放在簡妮的碗中,溫柔的說道:「吃罷!」

那一刻,我的眸子似是被什麼刺中了似得。有些疼!諸人皆是一怔。就連簡妮,也是一臉受寵若驚。

她欣長的手指頭微微遮住詫異的嘴唇,望著華禹風的目光中,是柔情似水的感動。HOMO集團的總裁,為她剝蝦,這是何等的殊榮。她一定激動的快要瘋掉了,看在我的眼中,卻疼在我的心中。

「謝謝華總。」簡妮道謝。

看得出來她不喜歡吃辣的,但仍舊義無反顧的夾起跟前的蝦仁放進口中。霎時,兩人恩愛盡顯。彷彿我們其它人都是燈泡似得,有些礙眼。

朱可寒不敢相信的望著華禹風,就似是看怪物似得,他不禁發出感慨。

「禹風,我沒料想到這一生,竟然還可以看見你給旁人剝蝦!」

可此話一出,桌上氣氛更加窘迫了。我的臉霎時一片透白,心連同身體一塊,都在顫慄。

強忍著令自己不要在乎,但我的心,卻不聽使喚。這兒,我終究再也待不下去。

「你們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間。」我聲響中,滿是壓抑的低沉。

我木訥的起身,沒去看華禹風跟簡妮,抬腳趕忙離開。如今,我只想逃離這兒。

只是我第一回來這飯店用餐,找了一圈沒發覺衛生間,卻繞到了我們桌子後邊的一個柱子后。

「那簡小姐你便多吃點。」說著,戴瑩瑩拿起勺子,滿滿一大勺子小龍蝦跟嫣紅油湯混在一塊,對著簡妮的碗里而去。

勺子猝然一抽,紅油霎時濺起,一大滴油霎時落在了簡妮的衣裳上。素色的蕾絲裙上,暈開一片污漬。

剛要問衛生間在哪兒的我,就看見戴瑩瑩演的這一出,我就曉得她是存心的,因此並未上前阻擋,我曉得她是關懷我。

「誒呀,簡小姐,對不起!對不起!」戴瑩瑩趕忙道歉,取出紙巾,對著她的心口而去。

此時,慌張的戴瑩瑩,不留神碰到了桌上那滿滿的一碗小龍蝦。碗打翻,她的手腕上被油湯澆了個透。而簡妮頸下,乃至裙擺,完全被油湯玷污,髒了一片。她動作迅疾,簡妮壓根來不及躲開。

「簡小姐,對不起!對不起!」沾滿油漬的掌中,拿著紙巾,為簡妮擦拭。她手掌的油,也在此時,全部沾在了簡妮衣裳上。

簡妮肅然起身,一對眸子中掩含著濃濃怒火,面色陰沉的嚇人。可此時,卻顧忌身為華禹風的好朋友朱可寒在場,沒發火。但我瞧的出來,她對戴瑩瑩非常不友好。

「簡小姐,我不是存心的。」戴瑩瑩撇著小嘴,表現著無法形容的委曲。揚了揚自個兒的手,表示她也是受害者。

六學要眇 只見簡妮把跟前的毛巾遞到戴瑩瑩手中:「無關,先把你自個兒擦乾淨,實在太臟啦!」唇角一勾,露出微笑。

戴瑩瑩的面上有些掛不住,一對眸子怨恨的掃了簡妮一眼,幽幽的說道:「簡小姐真是大人有大量,真是可惜了這一碗小龍蝦,這可是華總親自為你點的。他待會兒兒過來看見了,只怕會不開心。」

提到華禹風,簡妮面色一變。 都市護花保鏢 大約她倒不是怕華禹風怪罪小龍蝦的事,而是她如今這模樣,太過狼狽了。

「朱總,麻煩你跟華總說一聲,我有事先走了。」說著,簡妮起身離去。

「簡小姐,這些菜都還未吃完呢,不要走呀!」戴瑩瑩在後邊喊道。簡妮回頭,輕哼一聲,得意的笑道:「我跟華總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吃。」

簡妮踩著高跟鞋氣忿的走了。

看見簡妮走了,我便走去。

「瑩瑩,你這是幹嘛呀?」

「沒啥呀!」她講的雲淡風輕,我卻知道她是為我。

「衛生間在哪兒呀?」

「那邊左轉。」朱可寒像他背後47度角指了下。

「好!」

我扭身就朝衛生間走去。

上了廁所,我正要拔腿回去。一個聲響出如今了我的耳際。

「青晨?」甄治良的聲響。接著說道:「真是你,真巧呀!」

我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面上恢復了淡漠,沒搭話。甄治良湊上前了。問道:「你是跟華總來這兒用餐么?」

我原本不計劃跟他有任何交流,我一直認為。分開后沒必要做朋友,陌生人才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可是如今,他提到了華禹風。我便不由得來火。點了一桌子自己喜歡吃的菜來侮辱我。還罵我是狗。

「不是。我跟他無關。」我冷聲反駁甄治良。

「美歡如今怎樣了?上回,抱歉,是我母親太衝動了。」甄治良一臉悔意。

「還好。」我淡漠的回復:「她跟你無關了。因此,往後請收起你對她的關懷。有這份心思,你可以多花在賴幸妍的身上。」

「美歡也是我的女兒。」甄治良一臉苦楚。

「她不是你女兒。我想這一點你比任何人都清晰罷!」我面上的神情冷下。

「怎麼跟我無關?即便我不是親生父親,可是我當了他四年的爸爸。你不可以如此心狠罷?」他聲響有些激動,霎時迎來了旁人好奇的目光。

我扭身想離開,如此多人望著,我並不期望在這兒討論這些問題。跟他這類人,也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來。

甄治良伸掌攔住了我的去路,「青晨,我們好端端談談,行么?」

「談啥呀?」我的面上是淡漠,扭過身來。

跟甄治良談天,非我所願。

「我是真尋思著跟你懺悔,以前都是我的錯,我不怪你。」說到這兒,甄治良的眸子霎時黯淡了幾分,接著道:「我也知道如今華總對你照料有加,我即便想挽回你,你也不會給我機會。」

「恩,知道便行。」我面上依舊一片淡漠。

甄治良霎時無語言以對,半響才講話,「青晨,我就想知道,你心中一直忘不掉的人,是不是華禹風?我們結婚四年,雖然到最後是我對不住你,但那四年中,我也是真心實意的待你。我不介意你懷孕嫁給我,可是我想你給我一個答案,解開我心中謎團,要我死個疼快!」甄治良的眸子中是乞求,在他的話中,我霎時沉陷,站立在那裡沒動。

我的腦中猶如一團亂麻,片刻是四年前跟華禹風在一塊時的幸福畫面,片刻是自己傷心欲絕回國后,遇見甄治良滾被單的場景,片刻又是兩人再一回遇見,他霸道激烈的吻……可最後,畫面定格在餐桌上,華禹風一腔溫柔的給簡妮剝蝦。

「不是!」我堅定的開口,似是在回復甄治良的問題,又似是在告誡自己內心。即便是,我也不會承認。因為,我要強迫自己完完全全忘掉他。

「那戒指是華禹風送你的么?」

「這跟你無關罷!」我顯而易見愈來愈淡漠。

「你那麼在乎它,為啥?」

「我們已經離婚了,你跟賴幸妍在一塊,我沒絲毫意見。但這戒指對我至關要緊,我必須拿回來。」我微微吸了吸鼻子,聲響里是沉重跟認真。

「呸!你不即是望著甄治良送我戒指因此眼紅。」這時,賴幸妍出如今我們兩人的目光中。

我沒講話,不想再解釋什麼。

「想走?」見我扭身,賴幸妍一把拽住了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