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某個時段,有關於它的各種小道傳聞滿天飛舞。

有人說它在深達幾百丈的地殼中,有人說它在一望無垠的太空上,還有人說它藏在華夏某個熱鬧的都市裏…….

縱說紛紜,卻沒任何一種說法敢拍着胸脯說,自己才最正確的,如此一來,龍域基地的具體方位反而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老大……你說他,他是那個鬼地方里出來的……超級戰士?”由於太過激動,黑人狐狸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沒錯!他應該就是龍域基地裏培訓出來的超級戰士!”短髮男子第一次罕見地對隊員的疑問,表現出足夠的耐心。

狐狸點點頭,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他內心怒罵道:該死的東方白,差點坑死老子了!

幸好這一次任務是小隊任務,要那個小子的性命也是順勢而爲而已,如果自己還像以往一樣接私活……自己獨身一人,去面對那個神祕地方出來的超級戰士?想想都頭皮發麻!

看來,事後得找東方少爺收點壓驚費才行!

祕書與屠夫默默地閉上嘴巴,他倆對望一眼,紛紛看懂了對方眼眸底的那抹震驚,再也沒人提:什麼一近一遠組合,輕鬆搞定那個私家保鏢。

短髮男子掃了一圈四周,將衆人的表情盡收眼底,他冷冷笑道:“其實,沒必要對那個地方保持談虎色變的驚懼,不可否認,超級戰士在曾經某個時間段裏,在某個囂張的傢伙帶領下,橫掃全球,無一敵手!”

“但那畢竟只是曾經!”冰冷的話語裏帶着濃濃的不屑:“自從那個囂張的傢伙,和他帶領的那批超級戰士從這個世界上離奇失蹤之後,龍域基地就像拔了牙齒的老虎,失去了往日期的輝煌!現在的超級戰士。”他搖了搖頭:“只是一羣徒有虛名的烏合之衆!”

聽完短髮男子一番冷熱嘲諷的解釋之後,其餘三人心裏稍微安定一些。但同時,他們心裏紛紛浮起疑惑,平時惜字如金的老大,今天是怎麼了?居然主動跟大家說了這麼多話,這事太怪異了!


“噢!對了!”短髮男子繼續淡淡說道:“葉……辰?好像就叫這個名字吧!這小子不許你們任何人動,我要親手殺了他!”

老大要親自出手?好幾年沒展現過實力了的老大居然要親自出手?他和那小子究竟有什麼過節?

屠夫、祕書、狐狸三人心頭一震,他們望着錯暗光線中,短髮男子殺意肆虐的眼眸,已及無比猙獰的臉龐,沒人敢多問半句。

三人一齊點頭。

天邊,最後一絲光線斂去,整片大地,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吞噬。

……

這幾天,葉辰一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自從他把顏軻從劫匪手中救回碧水別院之後,這小妞就一反常態,連上門探望的沿河三姐妹都不見,把自己關在書房裏,足足關了一整天。

再次出來後的她神色如常,只是,她對葉辰的疏遠意思,連感情線略顯大條的孫雪睛都能看得出來,甚至顏軻還在有意無意地避開他。

所以,每當孫雪睛路過葉辰身畔時,她總是以一種很奇怪的眼神打量對方。這禽獸,不會在救援大小姐的途中,一時沒忍住,把大小姐那個啥了吧?

爲此,葉辰摸了摸鼻子,在大廳裏抽了一下午的煙,仔細地回憶了救援時自己的所做所爲……似乎,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呀?

好心喂她吃兔子肉,帶她去溪邊洗臉,晚上坐在火堆旁替她守夜……按道理,自己爲她做了這麼多事,她該感激自己纔對,不應該是這副態度對待救命恩人吶!

想了半天,葉辰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哎!罷了!女人的心思果然很難懂。

另外蘇蕾方面,在她一翻大刀闊斧的改革之下,她的公司也重新邁上了正軌,再加上她高薪聘請幾個得力干將之後,蘇蕾這個老闆兼總經理,也慢慢地清閒下來。

她甚至將自己的下班時間,調整到5點,每天早早回來,在家裏燒好一大桌子菜,眼巴巴地等着葉辰回來,像一個溫柔賢惠小妻子。 事實證明,聰慧的人,在各個領域裏都是相通的,經葉辰幾番指點之後,蘇蕾的廚藝水平大幅度提升。

現在,葉辰基本很少自己動手下廚,似乎,享受蘇蕾的服侍已經漸漸成爲了習慣。


唯一讓葉辰煩惱的是,蘇蕾這妹紙在外面穿昂貴定製職業裝,一副神聖不可侵犯模樣,但在家裏穿的,卻是性感十足的睡衣,一副任人採摘的姿態。

這讓禁慾了好長時間的葉辰,時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好幾次,他都想把蘇蕾按倒在沙發上,然後虎撲上去,長驅直入,來一場盤腸大戰。

但一想到電梯裏,她對自己說的那番話,葉辰便急匆匆地跑到廁所裏去衝冷水。

更讓葉辰痛苦的是,每次,他辛辛苦苦衝了半個小時冷水,才把心裏的躁意壓了下去,結果打開門,穿性感睡衣的蘇蕾站在門口,用一副萌萌的表情問他:你剛纔怎麼了?


於是,葉辰剛剛消停一會的寶劍又“噌”的一聲擡頭,再次朝對方敬禮!葉同學再度跑回浴室裏打開水龍頭……

妹紙,別挑戰我忍耐的極限啊!小心小爺將你就地正法了。

……

今天,葉辰一大早趕到碧水別院,發現二樓大廳裏的氣氛有些古怪。

平時一見自己就跟見了鬼一般的顏大小姐,這次並沒有快速起身逃離現場,她安安靜靜地坐在長桌前享用西式早點。

一身昂貴OL裝外加黑絲高根的孫雪睛,默默站在顏軻身後,時刻處於一副防備的狀態……自從上次楊降的事件發生過後,她幾乎對顏軻是寸步不離。


照例,葉辰每天見到孫雪睛之後,都會先在她那豐滿的線曲上飽覽一番,然後從渾圓的臀部,轉到修長的黑絲大腿上,再收回目光。

對於葉辰這種近乎無賴的舉動,孫雪睛已經習以爲常了,甚至她悲哀的地發現,自己不但不討厭他的目光,有時,還會有意無意地挑選擇一些凸顯身材的衣服,來迎合他的眼神。

難道,跟變態接觸久了,自己也染上了變態的習性了嗎?

看到葉辰上了樓梯,一旁的秦管家立馬提着一套深藍色的服裝走了過來:“葉先生,你試試這套衣服合不合身?”他說着,將衣服遞到葉辰手裏。

葉辰神情微愣,難道碧水別院準備正規化,所有私家保鏢都要穿制服?

待他打開包裹衣服的塑料外罩之後,他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這是一套深藍色的校服,材質名貴,針腳整齊細密,一看就知道是純手工製作……葉辰這纔想起,眼下已到8月底,沿河大學差不多也該開學了。

在書房裏換上這身名貴校服的葉辰緩緩走出來,整個二樓大廳都驟然一亮,在裁剪得極爲貼身的服飾襯托下,他身材修長,陽光帥氣,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讓人心跳加速……整個瞧來,他多了幾分學子的書卷氣息,少了幾分大褲衩流氓的味道。

長桌前的顏軻忍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心想,這混蛋看起來,倒還是蠻帥的,難怪樑珊珊那小妮子春心蕩漾,整天在我這兒打探查他的消息……哼!大色狼,就知道到處招惹女人……

不知爲何,顏軻心頭泛起一股淡淡的酸意,忽然,她對眼前的美味早點失去了興致。她放落手中的刀叉,淡淡地說道:“秦叔,今天是開學第一天,我們得去早一點,有很多姐妹們一個暑假沒見了,大家可能要多聚一會。”

望着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孩子,秦管家微微笑道:“小姐,今天開學,我就不陪你過去了,等會由葉先生送你過去,以後,你在學樣裏的一切事務都由葉先生負責。”

“什麼?”顏軻俏目微瞪,一臉不可以思議地指着葉辰說道:“秦叔,你說,以後我在學樣裏的一切事務都由這小子負責?我沒聽錯吧!”

秦管事微笑着點了點頭:“小姐,你沒有聽錯,這是老爺親口吩咐的!”

“我家老頭?”顏軻聲音陡然拔高:“我不信!我要跟我老頭子通話,一定要他把這小子換掉!換掉!”她絲毫未顧忌葉辰摸鼻子的無辜表情,匆匆從兜裏掏出手機,點開光屏,撥通某個電話。

“抱歉!您撥打的電話暫時不在服務區……”

聽着手機裏傳來的忙音,顏軻回望秦管事,大聲問道:“秦叔,這是怎麼回事?老頭子的電話怎麼打不通?”

秦管事苦笑了笑,他實在無法理解,小姐與葉先生之間倒底發生了什麼……小姐平時性格雖然囂張大膽了一點,但她絕對不會無理到這種程度,更何況還是一個搭救過她性命的人呢?

秦管事用不解的目光瞄了葉辰一眼,然後回頭解釋道:“老爺正在研發一項頂尖科技,這段時間裏,除非他主動打電話過來找我們,否則,我們沒法聯繫到他。”

“哼!”顏軻氣呼呼地將手機丟到桌子上,發出砰的一聲砸響,她背側而坐:“不管,反正就是要換掉他,要不,讓孫姐姐陪我去上學也好!”

秦管事再次苦笑了笑:“孫小姐在碧水別院裏保護你的安全,而葉先生則以學生的身份在學校裏護你周全,這是老爺吩咐的,我也沒有辦法!”其實,他心裏還有一句話沒說,葉先生的實力明顯比孫雪睛要高出很多,如果讓孫雪睛跟過去,不止老爺不放心,我也不放心啊!

顏軻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她用她堅強的背影,無聲地告訴大夥,這事必須得按我說的來辦!沒得商量!

在一旁沉默了半晌的葉辰忽然走了過來,他朝管事與孫雪睛笑笑道:“你們先去忙你們的吧,勸說大小姐的工作就交給我,保證辦妥當。”

秦管事看了看葉辰,又望了望顏軻,臉上擔憂之色一閃,接着,他點了點頭,走下一樓。

“喂!葉辰,你可別亂來啊!”孫雪睛走到樓梯口,又回頭來警告對方一聲,畢竟眼前這個局面,似乎除了按葉辰所說的去辦,還真沒什麼好的解決方法。

“走吧!走吧!”葉辰推着她的肩膀下樓:“放心,我保證大小姐毫髮無損……” “秦叔,不要走,孫姐……”見到這兩人聽了葉辰的話,走下一樓之後,倔強的顏大小姐終於有些慌神了。

“嘿嘿!喊吧!喊吧!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聽見的。”葉辰笑眯眯地顏軻走過去,只是,他的聲音與他的舉動,構成了某幅經典畫面。

“你要幹嘛!別過來……”顏軻身子往後一傾,慌亂地說道。

“幹什麼?”葉辰微微笑道:“當然是送你去上學啊!”

“不去!”顏軻內心稍微安定一點,她瞥了一眼葉辰,沉聲說道。

“真不去?”葉辰臉上的笑意越發濃烈。

顏軻頭一偏,很清晰地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那好吧!”葉辰嘆了口氣:“那我就勉爲其難地扛你下樓吧!”

“你敢!”顏軻陡然站起身來,退後三尺。

“有啥不敢,又不是沒扛過!”葉辰大大咧咧地朝對方走了過去。

“慢!”在葉辰即將走到自己身旁時,顏軻忽然叫住他,她銀牙一咬:“不用你扛,我自己下樓!”


哼!在碧水別院裏,秦叔和孫姐都向着你,不過等到了沿河大學,本小姐的地盤上之後,我發誓,一定要你好看!

“早這麼配合不就什麼事都沒了?”葉辰顯然不知道,顏軻向他呲出了牙齒。

十五分鐘之後,顏軻換上校服來到她專用的華夏X系列轎車後坐。

這是一輛火紅色的轎車,相比華夏炎黃頂極跑車系列,華夏X系列更注重的是安全與舒適,除了以上兩大特性之外,它還擁有流暢的線曲與帥酷的外型,在年輕市場中,具有極高的人氣。

司機這個很有前途的職業,自然就落在我們葉辰同學身上了。

啓動,掛檔,退出車位,華夏X列系緩緩朝車庫外駛去。果然不愧主打安全與舒適兩大特性,坐駕駛室裏,基本聽不到發動機的聲音,更感覺不到半點顛簸。

漸漸,車速加快,窗外景色飛速後退,車子出了東湖別墅,一路朝南,上外環,最後風景秀麗的沿河西區生態公園前停了下來。

而沿河大學,這座重點學府,就座落在遠離城市喧囂的生態公園旁邊。

車緩緩停泊在學校的車位上。

打開車門下車,葉辰幾乎被眼一片浩浩蕩蕩的高檔車海給驚到了。

沿河大學的停車場,幾乎是一座萬國汽車展覽館。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停的都是各式各樣的高檔車輛,從大西歐到美利堅,再到東瀛小嬌車,再到聞名世界的華夏系列,應有盡有,而且價格還沒有低於二十萬華夏幣的……

葉辰感嘆,大學生活,就是美好啊……

顏軻自從上了華夏X系列之後,便抱着書包坐靠在後排坐位上,一言不發,不知她道心裏倒底在想什麼,或許,她俏麗的眼眸中,不停閃爍的光芒,象徵着某種預兆。只是,專心開車的葉辰同學,明顯沒有留意到。

到了沿河大學之後,顏軻默默下車,關上車門,朝校園內走去。

這顏大小姐還真不夠意思,走也不打聲招呼。

“喂!等等我!”葉辰鎖好車子,快步朝顏軻追了過來。

青春、美麗、活潑、動人的大學妹紙們,我葉辰來了!

……

走在校園小道上,葉辰和顏軻這對從外觀上看過去極其般配,但動作卻極其不和諧的男女,迅速吸引了許多人的觀注。

“咦?那位美女看起來很眼熟啊!”甲學生。

“豈止很熟,簡直就是非常的熟,就是想不起來她是誰!”乙學生。

“兩位二貨,趕緊擦一下你們嘴邊流下的口水,知道她是誰不?嚴軻啊,沿河大學十大美女之一,天天晚上出現在夢裏的女神,能不熟嗎?”丙學生。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丙學生接着一臉高深莫測地說道:“重點是:你們知道跟在她身邊的,那位長得比我差一點的帥哥是誰不?”

雖然對於丙這種打壓同性,擡高息我身價的言詞很鄙視,但甲乙兩同學還是非常給面子地齊齊搖頭,接着他們反問:“莫非,你知道是誰?”

“不知道!”丙同學很乾脆地說道:“不過,臉皮達到這種程度的他,絕對是我的偶像啊……”顯然,在他眼眸裏,緊隨顏軻身後,不停地向四周來往美女吹口哨的葉辰,臉皮厚度明顯達到了宗師級別。

“切!”甲乙同學一齊鄙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