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浩雙手掐決,目光死死的盯着靈泉眼的一舉一動。

轟隆隆一聲巨響後,龍霞鼎蓋緩緩飄出,露出了鼎內的世界。


靈泉眼緩緩下落,向着龍霞鼎內飄進。

“收。”而就在這個時候,曾浩大喝一聲,點向了龍霞鼎。

一聲龍呤聲傳出,龍霞鼎**出一道白靈光,照住了靈泉眼,當白靈光消失,靈泉眼也跟着失去了蹤影。

曾浩再次一揮,上萬塊下品仙石飛射而出,末入了鼎中,不見了蹤影。

這時鼎蓋才緩緩降落,從新蓋在了鼎身之上。

龍霞鼎的溜溜的旋轉了起來,慢慢變小,又從新回到了曾浩身內。

做完一切後,曾浩這才長長鬆了口氣。

他打算用靈泉眼和仙石,先充實了龍霞鼎內的靈氣,然後才種下靈藥,找造成一個靈藥園空間。

曾浩又拿出了一塊玉卷,貼在額頭上,閉上雙眼,開始品味起玉卷內的內容。

這塊玉卷內記錄的正是御神決,而曾浩打算從御神決開始修練起。

三天後,曾浩靈識退出了玉卷,從新拿出了龍霞鼎,查看了起來。

龍霞鼎空間,此時充滿了靈氣,曾浩相信,就算是伏牛山的靈藥園也終對沒有這般靈氣充裕。

曾浩微微一笑,拿出了一些練制練氣丹的主味靈藥種進了龍霞鼎內,這才從新回收龍霞鼎。

收回龍霞鼎後,曾浩從新將御神決的玉卷貼到了額頭之上,開始了品味研究起御神決起來。

又過了三天,曾浩再次將靈識退出玉卷,查看起龍霞鼎內的空間。

空間內,靈氣不但沒有被靈藥所吸收,反而更濃幾分,就連那上萬塊下品仙石也顯然靈氣充裕。

而三天前種入的靈藥此時已然長成了上千年的靈藥。

曾浩嘴角向上翹起,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將所以的靈藥都採摘出來,從新換上練制築基期所須的靈藥。

曾浩並沒有將所以靈藥都種入龍霞鼎內,他還是留有備份,外意龍霞鼎內靈氣突然一空,那自己可就虧大了。

而他又把練氣丹所須的靈藥封存好,放到了倉庫中,這是爲兩個分身準備的,讓他們自己練制練氣丹。

做完一切後,曾浩再次研究起御神決來。

御神決不比其他的攻法,修練手法也特奇異,一個不小心可能會讓魂魄受創,所以曾浩倍加小心起來。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曾浩每三天都會檢查一次龍霞鼎空間內的變化。

結果讓曾浩很是滿意,裏面靈氣每天都在自主增加,而那上萬塊下品仙石已然末入地下,隱隱有成爲靈脈的先照。

發現到這點後,曾浩很是興奮,一口氣埋入了上萬塊上品仙石,上十萬塊中品仙石。

與此同時,曾浩也將兩枚銅仁果樹移植進了龍霞鼎空間內,並將所有靈藥都種植了進去。

將時將所有廢棄的法寶也都丟進了龍霞鼎空間內,此時的龍霞鼎空間已然被曾浩擺放的滿滿。

他希望這此法寶能在靈氣的培肓下,從新回覆靈性。

至於他現在的靈藥已然很足夠了,練氣丹的主味藥夠了,築基期,也就是他現在唯一知道丹方,並有足夠材料練制的丹藥只有降靈丹了,而降靈丹又以妖丹爲主,所以所須靈藥也不多。

當然,曾浩還是種一些稀有的靈藥也種植在裏面,現在自己可能收不得,可是不代表以後自己用不得,所以曾浩也開始慢慢培植起靈藥,至於銅仁果樹,曾浩想將他們永遠種植在裏面。

而曾浩也不忘了種植一些培獸丹的靈藥,培獸丹的主味藥只有兩種,而輔助味藥倒要上百種,不過這些靈藥所須的年份不高,倒坊市到處都能收購得到。 曾浩從新盤腿坐在了蒲團之上,開始閉上雙眼,進入了無我無竟的入定之中。


經過一個多月的研究,曾浩已然掌握了御神決基本修練方法,他準備開始正式修練御神決。

御神決,乃是靈識修練的功法,而這修練方法說來也簡單。

就是不斷運用靈識聚集,兩靈識分成兩邊,相互衝撞。

讓靈識化實,達到相互攻擊,從而不斷自我修復增加。

而修練御神決,最大的困難就是要求修練者要承受兩團靈識相互衝撞所帶來的經神上的疼痛。


如果當修練者承受不了這種疼痛,而放棄,下場將是形神集滅。

曾浩從小就比別人堅強,自小就離開雙親,經歷種種摩練,至於這點經神上的疼痛,還他是咬緊牙關,廷了過來。

雖然每次修練御神決後,曾浩都會直接疼痛到身全顫抖不斷,被汗水打溼。

但曾浩還是一次次堅持了下來。

一年後,曾浩終於將御神決的第一層給修練完成,而靈識應一年來不斷的鍛鍊,此時的他靈識已然超過了普通的築基初期修士。

而在湖泊上面的猥瑣男子已然將被曾浩爆斷的手肩再次接了上去,並就地盤腿而坐,靈識向着四圍散開,監視着四周一切作靜。

曾浩在御神決修練有所小成後,休息了幾天,便開始了修練元神決。

元神決跟御神決差不多,然無神決是在於實體而,讓靈識完成一個個姿勢或手決。

元神決共分七層,而每一層都有不同的姿勢或手決,只要靈識能在一定時間內完成每一層的要求,便能成功進階,進入下一層。

而想要將元神修練成類似元嬰實體化,必須要修練到第四層,才能達到這元神化實,從而成爲一個自主體。

元神決第一層的要求就是修練者在三個時辰內,讓靈識連續掐動三百八十種不同的手決。

如果是用雙手,曾浩可以在幾個呼吸間便完成三百八十種不同的手決。

然靈識不同,在沒修練御神決前,曾浩只能控制靈識散開或收回。

別說要掐手決了,連讓靈識圍繞自己一圈他都做不到。

然就算現在,御神決第一層大成的他,也只是能將靈識分成兩團,相互撞擊而已。

至於要讓靈識完成手決,他還真是無從下手。

靈識,也就是經神力,當一個人經神力達到某種層度後,便能離身,自行活動。

然活動的範圍就是離身,向四周查看,而不是像人一樣或動或跳。

更別說是讓靈識掐手決了,而元神決的要求就是讓靈識掐動手決或做出某種高難度的動作。

曾浩一次次試想着讓靈識能像人一樣,擁有雙手十指,好來完成第一層所要求的手決。

然不管他什麼試,就是做不到這一步,不由讓他懷疑起曾魂是否隨便編出一套功法來騙自己。

一年後,曾浩依然沒能做到這一步,但他明顯發現,自己的靈識更加實體化。

雖然用肉眼依然無法看到靈識的存在,但感覺上,他可以很確定的感覺到靈識的實體化。

又過了一年,曾浩還是沒能讓靈識掐出手決,然他且肯定了一點,那就是元神決真是一套修練靈識的功法。

雖然現在他還是做不到讓靈識掐出手決,但且讓他出手靈識也能形成一雙手,只是控制起來超消耗靈識力。

也就是說,自己的靈識還太弱,無法做到這一點吧了。

時間的流逝,不得不說他纔是世上最可怕的殺人魔王。

曾浩已然在次元畫冊的仙府內修練了四年之久。

仙府內,某間修練室內,一個白衣少年,容貌普通之及,此時他正盤腿坐在一個蒲團之上。

雙手掐成蘭花指,放在腿上,雙眼緊閉,額頭汗流滿面,眼角跳動。

而在他頭頂上,此時整有兩決無形的大手,在掐決着很奇怪的手決,雖然他很艱難才掐動一個手決。

這白衣少年正是曾浩,而那兩隻無形的大手正是他靈識所化。

經過了三年不繼的苦修,曾浩終於能將靈識化實,雖然還到不在實體,但也能運用靈識掐動手決。

雖然現在的他,還作不到讓靈識連貫性掐動手決,但也踏出了一大步。

而曾浩此時的靈識,怕是不比普通築基中期的靈識低了吧。

曾浩鍛鍊靈識,已經用了四年時間,這四年內,他並沒有離開過修練室一步。

每天都盤坐在蒲團之上,不斷運用靈識,而他早已下定決心,不將元神決修練到第一層,絕不離開修練室。

就這樣,曾浩日以繼夜,不停斷的鍛鍊着自己的靈識,至到累到不行,才躺下休息一會。

俗話說山中一天,世上千年,曾浩迎來了在仙府閉關修練的第五個年頭。

而這天,整個次元畫冊空間內響徹着一聲興奮的長嘯聲。

任誰都能聽出那長嘯聲中夾帶的興奮情緒。

這長嘯聲的主人正是曾浩。

經過四年不繼的努力,曾浩終於在進入仙府的第五個年頭修練成了元神決第一層。

也就是運用靈識,連貫性的掐出了三百八十個不同的手決。

當曾浩連貫完成第三百八十個不同手決後,他很清晰的感覺到了自己的靈識再進一步變強大了。

那種艱苦奮鬥了四年後,終於得到回報的興奮情緒,曾浩也並不壓制,發出了一聲帶着真氣的長嘯之聲。

也難怪曾浩會如此興奮,連續五年時間都生活在經神疲憊不堪的感受中,又是疼痛又是疲憊。

最終在五年後,終於得到了回報,就算心性最沉穩之人,也會感沉到興奮。

五年苦修,換回一聲長嘯,想來這就是修真者的悲哀吧。

曾浩一想到這五年來的日子,心中就是感觸深刻。

在修練御神決時,所受的那種經神上的疼痛就不說了。

後四年內,曾浩幾呼每次運用靈識,至於自己連堅持的力氣都沒有,這才疲憊過度而倒地。

一回復一點體力,曾浩便會爬起來繼續修練。

這五年時間,比起他過五十年還要慢長上數十倍。 曾浩的長嘯聲,把曾魂以及柳靜都給驚動了。

至於兩個分身,在他的心神聯繫下,自然知道曾浩功法大成,興奮而發出的長嘯。

“主人,你什麼拉?”柳靜丫頭見曾浩沒事,便好奇的問道。

曾浩微微一笑,並沒有回答柳靜丫頭的問,只是一笑而過。

“看來你功法應該是略有小成了吧?以你現在的修爲,能以這麼短時間內修練成元神決第一層,實屬難得。”曾魂也微微一笑說道。


對於曾魂會知道自己已然修練成了元神決第一層,曾浩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當初自己在反覆試了無數次,都以失敗告終,也多次去找過曾魂,向他尋問。

而曾魂在生前,也曾經修練過此功法,自然也知道曾浩是修爲不足,靈識太弱,所以卡在了瓶頸。

剛纔在聽到曾浩的長嘯聲,曾魂便猜測出,他已然修練成了元神決第一層。



Leave a comment